TXT小说下载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熙皇 > 第三百零三章:荀堪效忠(第二更)

第三百零三章:荀堪效忠(第二更)

 
    第二天清晨,在县衙之内临时搭建的灵堂当中,只见文武汇聚,满满一堂,袁熙跪在地上,恭敬向着袁绍的棺木磕了三个响头后,慢慢抬起头来,目光坚定道:“父亲,原本儿应该立刻扶灵返回北方,以王者之丧礼安葬父亲,然曹贼未免灭,天子临难,国仇家恨未报,儿唯有舍小情而付大义,兵发官渡,二战曹操,重振我袁家之盛名,为父亲报仇血恨,为天子除此国贼,还望父亲在天有灵,保佑孩儿”

    说完后,袁熙再次磕了一个响头,慢慢站了起来,转身望着满堂文武,眼神冰冷道:“曹贼害我父亲,祸乱朝纲,熙与他不死不休,传令下去,今日午时出兵官渡”

    “诺!”

    “荀大人”袁熙喊道,望着那已经高达八十一,并且还在上升的忠诚值,语气很温和,果然如李儒所说,荀堪这类的文士,都有这一种特别的洁癖,那就是不允许自己的名声有丝毫被污蔑的可能,遗书是荀堪亲笔写的,他也是亲耳听到袁绍让袁熙继承北方之主,大将军之位,所以不论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还是为了北方的稳定,荀堪都绝不会三心二意,反而会忠心耿耿,极力维护袁熙的正统地位,证明他的忠直。

    “主公,有何吩咐”只见站在文臣第一位,甚至李儒之上的荀堪立刻恭敬的站了出来,抱拳轻声道,一声主公叫的袁熙浑身舒坦。

    “白马乃是南北之第一道关卡,十分重要,熙带大军前往官渡之后,这白马,熙打算让您和敬志共同守卫,不知道您可否愿意”荀堪的尊敬,也让袁熙称呼礼貌了起来。

    “堪愿意,定然为主公守好白马”荀堪立刻应道。

    “好,荀大人要多注意,多关怀,多采取一些策略,让那些还流浪在外的士兵们都回来,这一次虽然他们逃了,但其主要原因不在于他们,告诉他们,熙愿意绕过他们这一次,让他们回去与家人团聚”袁熙嘱咐道,这也是他留下荀堪的主要原因,因为荀堪地位不凡,名声显达,他说的话,大家都信,这对收拢流兵,归附其心,将有巨大的帮助。

    “堪明白,请主公放心,定然会让流兵们明白,主公仁厚和正统”荀堪抱拳回道。

    “哈哈,好”袁熙满意的笑了笑。

    “侯爷”见袁熙和荀堪说完之后,高览突然着急的站了起来,但又连忙道:“不!主公,末将也想参与官渡之战”

    袁熙眉头一挑,望着那期待的目光,知道高览这位赫赫有名武将,实在想上战场了。

    李儒淡淡一笑,站出道:“主公,曹操麾下猛将如云,确实需要高将军的力量,凉看就由玉锐将军统帅两万人镇守白马吧!玉锐将军为主公之亲卫副将,忠心耿耿,绝无问题”

    袁熙望着立刻满脸开心的高览,笑道:“那好,玉锐”

    “末将在”玉锐立刻站了起来,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激动,他跟高览不一样,他一直统帅亲卫,保卫袁熙,虽然很光荣,他也很愿意,但为将者都想着统领一方,只要他做的好,袁熙定然会再次委以重任。

    “就由你辅助荀大人镇守白马,记住,白马的稳定是第一位,出了一点问题,熙就把你的人头拿下”袁熙严肃的警告到,毕竟玉锐还没有高览那般能征善战。

    “主公安心,末将定然死守白马”玉锐保证道。

    “好,那大家回去准备,今天午时立刻出发”袁熙命令道。

    “诺!”

    “文丑将军,你留一下”袁熙突然喊道。

    文丑一愣后,连忙道:“主公,有何吩咐”

    “熙听说将军为关羽所伤,要不要在休息一下,若是需要,也可以留在白马”袁熙关心的问道。

    文丑顿时一急,连忙道:“主公,末将的身体早就好,正想借助这一次机会,在会会那关羽,上一次若不是他们白马山中设伏,让末将心神失当,绝不会被关羽所伤”

    文丑的话中,带着一股浓浓的不甘和羞辱,以及仇恨,对关羽斩杀颜良的仇恨。

    “哈哈,那好,将军同去,熙有预感,将军这一次定然不会在输”袁熙笑道。

    “多谢主公”文丑感激道。

    众人相继离开之后,只见在偏堂当中,荀堪突然主动找上了李儒。

    “凉军师,有件事情堪想跟您商量一下”荀堪低声道。

    “荀大人,客气了,尽管说”李儒微微一笑,荀家一门人杰,不论是谁都带着一份尊敬。

    “是这样,逢纪一直在牢中吵着要见主公,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荀堪关心问道。

    李儒眼中精光一闪,道:“荀大人的意思某明白,不过目前时机未到,但有一点请荀大人安心,主公不会对逢大人怎么样,他跟郭图是完全不一样的”

    听到这话,荀堪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袁熙会向对待郭图一样,处置了逢纪,毕竟大家一起这么久,众人对他很尊敬,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荀大人,其实逢纪一文臣,主公根本不放在心上的,倒是另外两位公子,荀大人要好好看管啊”只见李儒突然意有所指道。

    荀堪瞳孔一缩后,立刻承诺道:“军师,放心,主公的地位是名正言顺得来的,堪亲笔记录的,任何人企图违背遗命,都是对堪的侮辱,都是对老主公的不尊敬,堪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哈哈,荀大人不但忠直,更分轻重,明大理,如此儒也安心了”李儒立刻赞赏道。

    荀堪点了点头后,严肃道:“军师,曹贼诡计多端,你们一定要小心,我军不可在败了”

    “荀大人安心,曹操这一次翻不起风浪的”李儒自信一笑。

    当天午时,袁熙重新披甲上马,带着浩浩荡荡十多万大军,出了白马,向着官渡急速而去。

    另一边,只见官渡之上,此时鼓声大作,喊杀声震天,手持双戟的甘宁带着几千人站在曹军军营四百米之地,嘴角带着冷笑。

    “给我放开了骂”甘宁道。

    “曹操你个龟儿子,快出来受死”

    “听说曹操是阉人之后,真是奇怪了,阉人怎么由儿子”

    “这你还不知道,偷人呗,哈哈”

    “混账!”只见曹军军营中门打开,许褚带着几千士兵愤怒无比的冲了出来。

    甘宁在看到营门打开之时,已然微微一笑,轻轻一挥手,道:“我们撤”

    “诺!”

    当许褚带着大军追出来的时候,甘宁已经退回了阵营,许褚咆哮道:“有种你们别跑啊!”

    “哈哈,有种你来追啊!”甘宁不屑的说道。

    许褚紧紧的一握大刀,但当看到旁边一个个明显带着疲惫的士兵后,气愤的同时眼中也划过一丝担忧,

    几个月的连续大战,丝毫未有的松懈,士兵们不仅仅是身体疲惫,更多是精神上的疲惫了。

    此时在曹军的军营当中,只见一处粮车之上,曹操随意的坐在上面,拿着一根麦苗晃来晃去,丝毫没有理会外面的叫骂,整个人好似陷入了沉思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