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786章 干都干了还怕说

第786章 干都干了还怕说

 
    曹铄来到后园,袁芳已经带着甄宓等人在那里候着。

    见他回来,袁芳等人迎了上来。

    “前些日子就听说夫君离开下邳,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袁芳问道。

    “沿途回来的时候,我捎带着看了看民情。”曹铄说道:“关云长领兵来到淮南,再怎么说我也会有些担心。”

    “难怪夫君回来的这么迟。”袁芳说道:“我昨天就令人准备了酒宴,等着为夫君接风,可是左等也不回,右等也不会,只好和姐妹们吃了。”

    “为我接风的酒宴已经吃了啊?”曹铄看向郭欣,笑着说道:“谎报军情,说,要我治你个什么罪?”

    “昨天的吃了,今天的可没有。”袁芳说道:“夫君要是还不回来,一天一桌酒宴,我们可都得多长好几斤肉。”

    “你可不能再长了。”曹铄往她腰上捏了一把:“要不是你喜欢骑马到外面乱跑,腰上应该也生出赘肉来了。”

    “姐妹们都在,夫君怎么没个正经?”袁芳扭了下身,避开曹铄,没好气的嗔怪道。

    “都是自家人,又没有外人。”曹铄说道:“捏一把怎么了?你们几个除了春华,有哪个不是浑身上下都被我摸了个遍?”

    张春华冲他吐了吐舌头,其他女子都是微微一笑。

    女人嫁了夫君,有了枕席间的事情,就不会再像没有出嫁时那样容易羞涩。

    尤其是面对夫君,甚至比男人还能放得开。

    曹铄虽然当众调笑袁芳,众女子倒是都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夫君才回来,也是累了。”袁芳说道:“先回屋歇歇,我为你奉茶。”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贤惠了?”曹铄问道:“以前那个大大咧咧无法无天的袁家小姐哪去了?”

    “嫁给夫君,要是还像以前那样,不知夫君会对我有多少不满。”袁芳说道:“思来想去,既然已经做了人妇,我当然得有所收敛,免得被外人说道。”

    “你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了。”和袁芳并肩走着,曹铄说道:“其实路上我一直都没怎么吃好,现在虽然天色还早,把酒宴先开了,我们边吃边聊,也是挺好。”

    “既然夫君饿了,那我吩咐伙房把酒宴送上来。”袁芳应道。

    她随后吩咐甄宓:“甄姬,你去看看,让伙房快些送菜。”

    甄宓应下,转身离去。

    “现在后宅的事,都是甄姬给你打下手?”曹铄问道。

    “正是。”袁芳说道:“得亏有她,许多事情交给她办,我也放心。就连去请太后,我也是让她去的。”

    “你是正室,请太后当然得是你去。”曹铄说道:“这种事怎么能让甄姬代劳?”

    “我这人笨嘴拙舌,夫君又不是不知道。”袁芳说道:“甄姬会说,她去了,也能把事情办的更加圆满。”

    曹铄微微一笑,没再多说。

    袁芳或许还不知道,曹家和袁家都解决了周边的强敌。

    两家为了扩展势力,必定会有一场大战。

    双方开战,作为袁家的女儿,袁芳很可能会被曹操迁怒。

    曹铄虽然有决定保住她,却没有把握还能让她坐在正妻的位置上。

    即使给她留住了正妻的位置,恐怕后宅将来也不会是她说了算。

    “夫君在想什么?”发觉曹铄神色有些不对,袁芳问道。

    “没想什么。”曹铄说道:“只是有些感慨。以前在许都的时候,我手中没有多少兵马,也没有自己的地盘,虽然事事都要父亲点头,却也不要考虑太多。如今来了淮南,又夺了庐江和徐州,我才发现父亲这么多年,真的不容易。”

    “掌管地方哪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袁芳说道:“我家父亲也是一样,这么些年,我就很少见他露出笑脸。”

    “袁公不爱笑?”曹铄问道。

    “倒也不是不爱笑。”袁芳说道:“只是因为河北各地的事情惹的心情烦闷,他就会不理会我们。实话说,有时候我还是挺惧怕父亲。”

    “袁公是英雄,凡是英雄都有英雄气。”曹铄说道:“普通人可受不住他们身上的气场。”

    “我是父亲的女儿,难道也受不住?”袁芳微微一笑,向曹铄问道:“夫君算不算是英雄?”

    “我?”曹铄咧嘴一笑:“我现在顶多算是个英雄坯子,还没完全塑造成型……”

    “难怪我们见到夫君都不惧怕。”没等他说完,袁芳笑着向跟在后面的大小乔她们问道:“你们怕不怕夫君?”

    众女子虽然没有应声,却都是甜甜一笑。

    曹铄回头看了她们一眼,撇了撇嘴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怕我……”

    “夫君征伐天下,总得有些英雄气概。”袁芳说道:“连后宅都不怕你,以后还怎么号令三军?”

    “英雄气是要用在外面,而不是用在自己女人身上的。”曹铄说道:“我在外面,无论什么人,只要他敢与我为敌,我必定让他后悔莫及。然而回到家里,这里本来就应该是其乐融融的地方,你们都是我的夫人,虽然在被窝里外面要相互拼杀,却是拼杀的柔情绵绵爽快淋漓。自家人面前,我还讲什么英雄气?难不成我要整天板着脸对你们,让你们一个个都过的不舒心,那样才算安稳?”

    “好了!”袁芳甜甜笑着说道:“夫君说的这些我都懂,也知道夫君对姐妹们好。算我说错了话,难道还不成?”

    搂住她的腰,曹铄说道:“又不是在外人面前,说错话也不算个大事。”

    袁芳抿嘴一笑:“有些日子不见,夫君说话是越来越让人听了心里舒服。”

    “那是。”曹铄压低声音,嘴唇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才回寿春,今天晚上我肯定是要宠幸我的正妻。到时候不仅让你心里舒服,还连带着双腿之间那个风流窝里也一样舒服。”

    “又没个正经。”袁芳笑着翻了他个白眼说道:“夫妻间房中的事情,也是能随意说出口的?”

    “那有什么说不出口?”曹铄一本正经的说道:“干都干了,难不成还怕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