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末好女婿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西山风云

第一百四十一章 西山风云

 
    在京师以西数十里,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山体高大,层峦叠嶂,乃是太行余脉。其中海拔千米以上的就有一百多座山峰。

    从西南至东北,分布着并行的四列大山,自北向南依次为:灵山-黄草梁-灰金坨-笔架山;白草畔-百花山-老龙窝-髽髻山-清水尖-妙峰山;九龙山-香峪梁;马鞍山-卧龙岗。而西山镇就坐落在最南侧的卧龙山南麓。

    永定河自西北向东南穿越四列大山,形成200多里的峡谷和宽山、窄谷。山地切割严重,各岭脊之间形成大小沟谷300余条,地形可谓复杂。

    在这广袤的山区,分布着众多的矿藏,其中以煤矿存量最多,也最为有名。在百花山、九龙山两翼,分布着众多的煤矿,其中又以永定河大峡谷间的门头沟煤矿最多,储量最广。

    自元朝以来,西山的煤矿一直供应着整个北京,在这里有成千上万的矿工成年累月的在深山之中挖煤,换取钱财养家糊口。

    当然,就像种地的农民一样,挖煤的矿工也是处在最底层,煤矿是属于矿主所有,他们不过是卖苦力换得铜钱养家糊口。不过花费的力气比种地要更多,长年累月的在矿坑里挖煤,背负着沉重煤炭爬出,严重的摧残了他们的健康,能活过四十的矿工寥寥无几。

    正常年景下,一个矿工挖煤,足以养活一家数口人,而只要几十里外的北京城还烧煤炭,他们就不愁饭吃,这点相比靠天吃饭的农民又要好了许多。

    当然,天有不测风云,当北京城不再需要煤炭的时候,大部分矿工就失去了生活来源,比如今日,由于满鞑的入侵导致北京城门关闭数月,挖上来的煤炭卖不掉,一下子没有了进项的矿工们日子顿时恓惶了起来。

    没有了进项,靠着家里的那点存粮铜钱根本维持不了多久,不到两个月,很多矿工家里已经断了顿。没奈何,很多人只好向矿主借高利贷,然后购买粮食糊口。明知道欠下的驴打滚的高利贷需要他们数年乃至半辈子才能还清,却也毫无办法。

    百花山靠着永定河有一处河谷,河谷的高处分布着上百处低矮的房屋,这是一个名叫灰峪村的矿工们聚居的村落。

    其中一座房屋中,矿工萧冰正在对同伴感叹,“不行了,再不能这样下去了,要不了多久,咱们所有人都成了狗日的祝屠夫的奴隶,后半辈子都要为其卖命!”

    萧冰二十来岁,生的健壮魁梧,一双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作为矿工收入实在有限,而为了给母亲治病又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导致他二十多了还娶不上媳妇,父亲早死母亲过世后,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人,好在几个月前远方表兄李刀子来投,才使得他不再这么孤单。

    李刀子和萧冰一样年轻,只不过眉间一道狭长的刀疤使他破了相,本来还算俊朗的脸露出了狰狞,显得很是凶恶。

    “你想怎么办?哥哥我全听你的。要不要咱们一起去把那狗日的祝屠夫给宰了!”李刀子狞笑着摩擦着腰间的短刀,本是军户出身的他早已耐不住成天下矿挖煤的寂寞日子。

    “说的简单,想宰了祝屠夫哪有那么容易,他家的高宅大院不说,就是豢养的几十个打手也不是咱们所能对付。”萧冰叹道,“再说,咱们要是真的宰了祝屠夫,那可是杀人造反,等朝廷的大军过来,咱们就死无葬身之地。”

    “唉!”李刀子叹息一声,顿时也蔫了,在边军呆过的他,自然知道军队的厉害。

    “不过咱们也不能就这么忍了,咱们要联合更多的矿工,一起去给那狗日的祝屠夫施压,逼迫他取消高利贷,以正常的利益借钱给咱们,不,先预支几个月工钱给咱们。”萧冰的眼睛亮了起来。

    “早该这么干了,每日里猪狗一样给祝屠夫干活,还要忍受他高利贷的盘剥,这样的日子老子早就忍不下去了。”李刀子重重的拍打着屁股下的木凳,叫道。

    接下来的几日,萧冰和李刀子二人四处串联,萧冰慷慨大方,在矿工们中间人缘极好,迅速说服了几百名矿工,同意和他一起去向祝屠夫施压。

    就在大年二十八这一天,四五百名矿工聚在矿主祝屠夫的庄子之外,对着里面叫嚣着。

    “他娘的,大过年的你们想干啥?要造反不成?”祝屠夫在几个打手的簇拥下爬上了墙头,冲着外面高喊道。

    听到造反二字,众矿工静了下来,纷纷把目光看向了领头的萧冰。谁都知道祝屠夫有着深厚的背景,他的后台是京师里的某个贵戚,这样的人不是贫贱的矿工能得罪的起。

    “祝老爷,我们来不为别的,就是想要朝您讨要个说法!”萧冰越众而出,仰起脸来冲着墙上的祝屠夫高声道。

    “我认得你,你叫萧冰!”祝屠夫冷冷的盯着萧冰,“说吧,朝我讨要什么说法?”

    “祝老爷,我们这些人您大都认识,都是跟着你挖煤的矿工,很多人跟着你都挖了半辈子了。眼下大家拼命挖煤,你不仅不给工钱不说,借给我们的钱还要那么高的利息,您这是再逼我们家破人亡啊!”面对凶狠的祝屠夫,萧冰心里也有些打鼓,不过还是强撑着向祝屠夫喊道。

    “北京城门都关了,挖出的煤卖不掉,我怎么给你们工钱?你们也不是没有看到,挖出了的煤堆成了山,这两个月来可有一斤走了出去?”祝屠夫阴冷的说着,“既然是借钱,肯定要利息,这是几千年来的规矩,你们不愿掏利益,可以不借啊,又没有谁逼着你们!”

    “可是我们都是跟着你挖煤半辈子的人啊,您就不能行行好,免了那些利息,借的钱可以以后从我们的工钱扣啊!”萧冰悲声高叫道。

    “免去利息?老子的钱是风刮过来的?你萧冰欠了我一两五钱,一个月后就得还我三两,一文钱也不能少!”祝屠夫冷哼道。

    看着祝屠夫那冷酷的样子,萧冰知道再求他也没有用,既然软的不行,那只有来硬的了!

    PS:情绪不高,作者君急需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