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我要通过他们的考核吗?”飞行器上,伊文闭着眼睛问道。

    “是啊,罗素那家伙是个出了名的老顽固,就算我通过上级施压,也要求你必须通过考核才能入学。”选择自动飞行模式的海薇因靠背椅上,一边用后视镜检查自己的妆容,一边用无奈的口吻回答。

    “那么,是怎样的考核呢?”

    “文职考核是大量的机械理论知识,武职则是通过纯净之盾‘暗门’的机关,然后接受念力测试。”

    “这么说,我只能闯暗门了?”伊文仰起头,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其实也没关系啦。”

    海薇因通过后视镜看到对方此刻的神情动作,还以为他是受到了打击,连忙安慰道:“就算今天没能通过,只要耐心等待一段时间,等他调离纯净之盾后,一样可以得偿所愿。”

    “调离?你有这样的权利么?”伊文闻言睁开眼睛,狐疑的看着她。

    “从政治方面施加影响而已。”女接待官神秘一笑。

    “那么……究竟应该怎样通过暗门呢?有什么限制和规定么?”

    “不可以携带武器,不可以穿着防护甲胄。”

    海薇因放下化妆盒,头抬高,任由温润的气流吹拂脸颊:“组队会提高难度,三人以上免入,出现意外事故己方全责,就这么几条。”

    “没了?”

    “没了。”她很确定的回答。

    “……”

    他坐在车座的后排,坐得笔直。随着飞行器愈来愈靠近纯净之盾,伊文的脸上只有平静,学院暗门上黄金鸢形盾纹章映在他的眼睛里,像是金色烈火燃烧在黑暗的井底。

    ……

    金属转轴发出沉重的轰响,高大的尖形拱门缓缓洞开。

    暖烫的蒸汽潮般倾泻而出,洒在伊文身上,前方是条漆黑的甬道,浓密的白色蒸汽从甬道尽头涌来,但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那个瞬间,他有种错觉,眼前看不到尽头的暗门,似乎连接着另一个次元的彼岸。

    伊文拾级而上,走到台阶尽头就停下了脚步:

    “海薇因小姐,在进入暗门之前,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

    跟在他身后的女接待员微微一怔。

    “如果您这样的公职者误入暗门,会不会产生造成重大事故?”

    伊文转过身,俯视着对方面容,衣摆随着气流的拂动飞扬而起。

    “我当然不会有事啊,那些机关设施都是有辨识能力的,只会对没有安全级别的闯入者启动。”海薇因不以为然的答道,忽然皱了皱眉,脸上的微笑慢慢沉下来:

    “慢着,您该不会是想!?”

    “抱歉了!”

    伊文没有等她说完,五指虚抓向下一探,顿时将女接待员凌空摄起,夹在臂弯里,纵身冲进了暗门后蒸汽四溢的甬道。

    ……

    “你你你你!放开我啊!”

    被黑发少年夹在臂弯里,像个大号布娃娃的海薇因花容失色,拼命扭动挣扎着尖叫起来。

    “以你的安全级别,机关不会发动的不是么?那就全当陪我走一趟吧。”

    伊文说话的同时,身影如风的极速穿行,仿佛是奔驰的火车头,带着四溢的劲风越过一道道长廊。

    “话、话是这么说,但是有有有个万一怎么办?罗素那个老顽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啊啊啊!”听到他的话之后,女接待员挣扎踢打的力度小了一点,嘴里灌风,一种含糊不清的声音尖叫着。

    “放心吧!你都说了之后还有念力测试,那家伙再顽固,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胡来。”他保持高速全力冲刺,同时温言安抚对方。

    “好像有点道理,但是你要小心点,别乱用我啊!”

    此时此刻,女接待员再无法保持端庄优雅的面貌了,双手用力捂着嘴巴,双眼泛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当然不会!”

    说话的同时,伊文发现前方浓密的蒸汽中浮现出激光发射器的轮廓,立刻毫不犹豫的将海薇因举起来,像是盾牌一样架在身前。

    “混蛋皇帝啊啊啊呜呜呜呜!”她看不清状况,只知道自己又变了个姿势,忍不住放声大哭。

    嗞——!

    激光发射器的扫描仪上红光明灭,像是人类犹豫的眼神,几度频闪之后最终熄灭,直至伊文通过为止,都没有发动攻击。

    ……

    “太卑鄙了!”

    中央校舍最高层的办公室内,管理者罗素看着甬道内的画面,气得暴跳如雷,一下子失控的捏断了钢笔,蓝黑色的浓墨从拳缝中汨汨溢出。

    “您也不必担心,既然他连正面通过暗门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念力测试必然失败。”

    说话的是一位年轻男性学员,十八岁左右的年纪,褐色皮肤的脸上浮现着坚毅的表情。白色微卷的短发梳理整齐,左手托举着一枚水晶球,右手提着金属提箱,格外显眼的是插在大腿两侧的宽刃剑。

    他穿着一身纯净之盾的白色制服,皮革衣领高高竖起,整套衣服看上去就像很多小方块片链接拼成的,紧紧裹着他肌肉分明的身体,仿佛是一件铠甲。

    “说的不错!”

    罗素平静下来,略略沉默之后抬起头:

    “魏玛,这次测试就由你出面吧,严格按照标准审核,如果不合格立即予以驱逐。”

    “那么交给我吧。”

    魏玛轻轻颌首,保持着一张面具般僵硬的脸,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

    “通过了!”

    伊文闷头穿越甬道,看着眼前骤然开阔的美丽景象,顿时精神一震,同时也没忘记轻轻放下当了半天人质的海薇因。

    “呕……咳咳咳!”

    女接待员像只出生的小鹿一样,颤颤巍巍的站在地上,脸色发青,捂住嘴巴,一副晕眩到几乎呕吐的表情。

    “抱歉了,原本我是不必这么做的。但是来联邦之前,身体状况出了一点意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伊文拍打着海薇因的背脊,一脸歉意的说道。

    “伊文陛下!”

    女接待员猛地转过头,向他怒目而视,缓缓平复了几口气息之后,恢复了冷静从容的神情:“如果你心里早有计划,完全可以提前跟我商量,突然间这么做,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

    “如果我提前说实话,你愿意为了我冒这个险么?”伊文拢了拢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