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九十章 冲突
    “原来是伊文陛下,自从您卸去尊位之后,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呢。”

    说话的是一位白袍老人,他手里提着长长的水烟壶,右手小指末端佩戴着黄金蛇纹的家徽戒指。在一位老仆的陪同下坐在花坛旁,看上去已经很老很老了,身材削瘦,像极了一只干瘪的猴子,偏偏披着宽大的白袍,有一种微妙的沧桑感。

    这句话看似只是简单的寒暄,但是联系伊文的近况来看,就是在暗讽他从未掌握实权,又卸去了太阳王的身份,根本没有摆谱的资格。

    “……”

    伊文闻声回头,看了他一眼,轻轻放下夏莉:

    “这位是?”

    “在下是希尔蒙德家族的提雷克,您没有处理过政务,不认识我并不奇怪。”

    老贵族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偏偏语气带着一丝与年龄不符的倨傲尖酸。

    “他是现任的财政大臣。”

    神官少女拉扯着他的衣摆,小声说道。

    “原来是提雷克大人。”

    伊文佯装醒悟的点点头,从侍者的餐盘上端起一只细身酒杯,啜饮着其中的液体,目光重新投向老者:

    “既然您还记得我做过两天太阳王,那么也应该知道,我还保留了王号和仪驾,面对王应该持有怎样的礼仪,难道财政大臣对此一无所知么?”

    “女王陛下念在老朽为帝国服务多年,如今年老体衰,特许入殿免礼。陛下虽然身份尊贵,但还是需要遵从女王的旨意行事。”

    提雷克挑起眉毛,一语双关的说完后,不冷不热的瞥了他一眼,又恢复了那副老态龙钟的姿态。

    “抱歉,您说什么?”

    伊文捏着细身琉璃杯,又饮了一口杯中的液体,接着疑惑的望着他,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样。

    “……”

    老贵族眉头一皱,正欲说话,接着猛然一惊,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整个人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被看不见的细丝操纵着,朝着那个傀儡王的方向走去。

    伊文看似平静的注视着他,眼睛是漆黑的,可是深深的看进去会觉得那里面有灼人的火焰在燃烧,似乎是反射月光引起的错觉,又似乎正在窥视自己的内心。

    我的身体,怎么会!?

    这是念力!

    他竟敢!他竟敢!

    提雷克心中怒不可遏,可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缓步向前,颤颤巍巍的低下头,一副准备屈膝跪拜的姿态。

    他抬起头,注视到伊文此时看似平静的神态,那颗保持傲慢的自尊心忽然隐隐作痛,就好像是捂着地疮,突然一下被刺破,流出脓血来!

    绝不!!!!!!

    他在心中猛地一声咆哮,凭借着意志力,硬生生抵抗住了身体的趋势,浑身颤抖的站在了对方面前。

    “家主!?”

    老仆很快发现了主人的不对劲,迅速扭头,将目光对准了伊文,眼瞳红光一闪,隔空瞪视着对方。

    然而就在与其对视的刹那间,他的意识和身体骤然一震,直接感觉到一股无形力量轰然间辐射而来。隐隐约约笼罩了四面八方的虚空,狠狠的向内收缩挤压,使得自己心灵,都有一种扭曲的感觉。

    “……”

    老仆目光一散,变得空洞起来,像是忘了刚刚发生的一切那样,傻乎乎的站在原地。

    这一瞬间,提雷克也注意到了伊文的眼神,那双不可思议的黑眼睛,再度望向自己的眼睛,漆黑、凌厉、直刺内心,仿佛可以穿透肉体直接审视灵魂。

    纵然已经卸去太阳王的尊位,可他终究拥有冥王的神力,更是功勋卓著的审判者。自己是昏了哪门子的头,为什么非要跳出来当第一个靶子。

    忽然间的悔意如同蛇一样从老贵族心头游过,留下阴冷的痕迹。

    罢了罢了,冥王盛怒,自己一介凡人又如何能挡?

    他面如死灰的低下了头,放弃了抵抗,可就在这一瞬间,那股压迫自己的力量骤然间消失了。

    “免礼免礼!”

    伊文满脸盛情的迎了过来,握住提雷克垂在身侧的手掌,顺势扶住了他的身形:“我不过随口一说,哪里敢让阁下行此大礼,提雷克大人不想离开的话,尽可以留宿一晚。”

    他现在的动作举止,结合老贵族刚刚的表现,就好像对方真的要行礼,却被他自然而然的劝阻了一样,一副彼此谦让相处融洽的姿态。

    “不敢不敢,既然陛下没有兴致,我们当然不便打搅,我代表希尔蒙德家族向陛下告辞了。”提雷克眼睛一眨,便心领神会,当即露出无比恭顺的姿态宣告走人。

    他作为一个官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油条,哪里不懂自己是被打了个巴掌赏了颗枣,但是心里还是一阵感激,毕竟全靠对方手下留情自己猜免了一场羞辱,当然也懂投桃报李。

    “……”

    在场的贵族们也是一头雾水,怎么刚刚双方还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态度,这会儿又变得如此谦让,难不成刚刚那一瞬间他们做了什么交易!?

    不过既然刺儿头不打算继续纠缠,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又缺少其他举足轻重的人物出面,只能捏着鼻子跟着走人。

    “……”

    伊文看着贵族们做鸟兽散的身影,唇角露出一丝笑容,举起细身酒杯,扬起脖子将酒水一饮而尽。

    比起跟这种官场上的老混子斗嘴,他更喜欢直接来硬的,但也没必要把事情做绝,毕竟瓷器国很多哲学里都强调太刚易折、过犹不及的道理。

    “伊文哥哥好帅气!”

    夏莉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几乎变成粉红的桃心,接着皱起眉梢,露出忧郁的表情:“如果艾露萝梅姐姐不高兴,又要处罚你,那该怎么办?”

    “放心吧,现在是她有求于我。”

    伊文唤来侍从,将酒杯重新放回托盘,目光投向远处宫廷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冷冽:“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家伙的性格,她是一个理智凌驾于感情的人,在恐惧兽的威胁面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为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