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七十六章 巴尔卡勒的伤痕(六)

第七十六章 巴尔卡勒的伤痕(六)

 
    “这家伙……”

    贝鲁特目睹着泰莎从自己面前一闪而过,奔驰着直扑恐惧兽,并且将其瞬杀的身影,忍不住眯起眼睛,心悦诚服的感叹道:

    “明明不是速度型的神咒,却跑的这么快……真是了不起。”

    这名相貌粗犷、身材魁梧高大的红发壮汉,就是伊文任命的四队队长——炎之咆哮者贝鲁特,持有烈火与干旱之神赛特的神咒,念力强度和泰莎不相上下。

    他穿着一袭黑色的柳叶铠甲,细密而轻质的甲片包裹住所有要害部位,前臂带着一对银白色的金属护臂。尖刺状肩铠两旁,各镂空着一道缝隙,两点红色的幽火在其中闪烁着。

    “小小一座城镇,居然聚集了这么多头恐惧兽,神话中的世界末日真要来了么?”

    贝鲁特叹息着低下头,接着又迅速抬起,瞳孔射出精芒,语气变得斗志昂扬起来:

    “不过,能和审判者并肩作战,也算不虚此生了!”

    猎魔人身形展动,全力几个纵跃,立刻跨越了数百米距离,逼近黑雾和现界的交接处,并且毫不犹豫的一头扎了进去。

    嗖——!

    空气里一阵光线旋转,他身上瞬间燃起了炽红的烈焰,黑色的甲片响亮地扣合起来,精密的圣书体浮现在铠甲表面,呼吸般明灭着……

    “净化之焰!”

    进入黑雾范围后,他立即召唤来一阵狂暴的火雨,成千上万的火球呼啸着,从曲折张开的暗红光膜中射出,无情地轰炸着邪祟之物,在污浊的大地上溅起沸腾的岩浆。

    “嗯!?”

    下一刻,猎魔人立刻沉腰低头,将半个身体倾斜了下去——强大念力带来的第六感指挥着他,以超越意识的速度动了起来。

    嗖——!

    贝鲁特低下头的刹那间,只觉得有一柄极锋利的锋刃从头顶掠过,冰冷且无比坚韧的锋刃差之毫厘间横扫而过,切掉了他头盔上的半束羽饰。

    “什么东西!?”

    他心有余悸的侧脸一看,只看到一道边缘带锯齿的细长触手,从黑雾深处贯穿而来,回旋着在空气中划出一条扇形弧面,接着迅速隐入黑暗。

    然后下一个瞬间,更多细长触手贯穿而来,仿佛海底的海葵释放出万千红线,猎魔人避之不及,顿时被密密麻麻的肉色细刃裹住。而随之而来的拖拽,带着万钧之力,狠狠的将贝鲁特拉向黑雾深处,黑暗深处甚至能看到一张狰狞的口器正在开阖。

    “你休想!”

    猎魔人露出狞笑,猛地挺直腰杆,任由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紧接着,他铠甲上的圣书体密密麻麻地燃烧起来,全身笼罩在一片耀眼的红光里。他从胸膛里发出一声怒吼,双手反扯住触手,两条腿起落间踩踏出深陷的脚印,居然在缓缓后退!

    黑雾中发出阵阵邪祟的哀鸣,迅速隆起一个巨大的弧形,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从雾气浮出来。

    “给我断!”

    就在恐惧兽身体似现非现情况下,贝鲁特的身体猛地一转,右手臂高高扬起,瞬间镀上了一层岩浆的色泽。

    嗤——!

    暗红的手刀当空劈落,划出一道红芒,直接斩断了所有的触手。

    嗖——!

    刹那之间,获得自由的猎魔人立刻奔驰着飞梭而出,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跨越了数十米距离,携裹着火焰的拳头轰然砸向恐惧兽。

    可就在即将触到邪祟之物的时候,他的拳头居然被硬生生地截停了——漆黑如墨的球型壁障凝聚成型,牢牢护住了其中的恐惧兽。当猎魔人熊熊燃烧的铁拳砸中这面壁垒的瞬间,破碎的涟漪顿时向着四面八方溅了开去,在周围激起阵阵燃着火焰的强风。

    “呼……呼……呼!”

    贝鲁特并未就此放弃,他面甲下脸孔愈来愈狰狞,瞳孔燃烧着,泛着岩浆一般的暗红色。盔甲表面仿佛地表皲裂,裂缝中隐约有熔岩流动。

    嗤嗤嗤——!

    负能量凝聚的壁垒中,故技重施的射出一根根细刃,但是这回一触碰猎魔人燃烧的铠甲,便被灼烧的干枯断裂,根本没有发挥切割绞杀能力的余地。

    轰轰轰——!

    两股的能量在接触点相互涅灭着,恐惧兽巨大的身体在轰鸣中,竟仿佛风中的树叶般颤动起来。壁障如同激起的涟漪般渐渐向内凹陷,形成褶皱,露出内部恐惧兽丑陋的身体。

    “嘿嘿!”

    贝鲁特眼见护盾已经被自己烧穿,立刻举起另一只拳头,火焰如同旋风般附着而上,又是流星飞梭的一击,零距离的砸在恐惧兽身上。

    砰——!

    冲击力令平地掀起一阵火焰风暴,恐惧兽的身体直接被火焰贯穿,凝聚出来的护体光盾也在同时宣告破碎。

    在猎魔人快意的视线中,燃烧的恐惧兽居然像是蜡一样溶解了,化为一大团漆黑如墨的腐臭液体。并且不时地伸展出黏稠畸形的手脚,看起来仿佛是一具正在被超强酸溶解的尸体,又或者是被沼泽吞没的腐尸。

    就在贝鲁特认为邪祟已经完蛋的时候,黑色液体里居然挣扎出四肢般的形状——像是金蝉脱壳一般,一具半溶解的血肉骷髅,骤然间钻出了粘液,飞快的跑向黑雾深处。

    “还能这样!?”

    没料到恐惧兽还有这手的猎魔人,立马追了过去,他迅速取下银色臂环,狠狠的向前一掷,半空中形成燃烧的火焰圆环,带着凶猛而炽热的高温气浪袭向魔物。

    此时的恐惧兽只剩半口气,哪里还敢再硬接他的火焰,像是壁虎断尾一般,奔跑着直接甩出右臂。断裂的手臂狠狠抓住圆环,牵制了不到一秒后,便被火焰烧成灰烬,却给主体争夺到了宝贵的逃生时间。

    “想跑?没那么容易!”

    猎魔人目光一凝,燃烧的眼瞳直直盯着臂环,使其狠狠一震,速度骤然暴增一倍,延伸出一道暗红的火焰轨迹,精准命中了奔逃中的邪祟之物。

    “……”

    恐惧兽怨毒的回过头,口器张开,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枯瘦黏稠的身体瞬间燃烧着爆破开来。

    “这就是我的首杀了。”

    贝鲁特目睹着邪祟之物彻底消亡之后,伸手一扬,燃烧的银色臂环顿时倒飞回来,分毫不差的套回了右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