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七十章 雾中魅影 (四)

第七十章 雾中魅影 (四)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都听您的?”

    图泽虽然暂时冷静了下来,但是慌乱之下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还是六神无主,只能求助伊文。

    “你立刻去通知所有神官,让他们撤离神庙到镇上集合,同时吩咐手下联系地方长官,把恐惧兽即将袭击的城镇消息告诉所有人。我现在就去通知猎魔人,切记动作要快,武器之外的东西一律不准携带!”

    他飞速的说着,忽然目光一凝,横握着剑柄举起佩剑,狠狠的掷向墙壁。

    嗖——!

    利剑飞梭着延伸出一道银色直线,仿佛是锐利的光束,倾斜着洞穿了几堵墙壁,横穿着划过半个街道,径直刺向另一座旅馆的阳台。

    ……

    巴尔卡勒,蒲树镇,路边旅店。

    “什么声音?”

    内盖尔从睡梦中惊醒,耳畔隐隐听到一个声音,像是有人拿着指甲轻轻刮着琉璃,吱吱拉拉的。接着便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呼气,一下又一下响在耳边,一阵阵的阴寒。

    “……”

    他烦躁睁开眼,坐起身望着窗外,整个卧室静静的,窗外有风雨吹拂着树枝轻轻晃动,像是张牙舞爪的枯手。

    周围的光线稀薄,挂钟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三年,采光却像是半夜一样,低沉且平稳的呼吸声在耳边此起彼伏——那是和他一样,晚上守夜白天休息的猎魔人。

    “该死破地方……如果不是那位大人也在这里……”

    他嘟囔了一句后,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的时候,无意中却瞥见阳台有个白色的东西,正在微微晃动着。

    “是泰沙么?”

    内盖尔猛地惊醒,从事猎魔行业一年以来,他经历过数次生死危机,已经养成了随时保持警惕的习惯,对异样的气息极为敏感。

    就在朦胧不清的天光下,只见阳台中央竟然站着一个人!及腰的长发,纤细的腰肢,浅红色的长裙,那是一个歌舞演员打扮的女人!

    他一个激灵翻身而起,顺手抽出一直抱在怀里的佩剑,平端着护在胸前,同时用审视的眼神观察对方。

    定睛一看,内盖尔才发现,那是一个极美的女人。

    她身着华丽的浅红色纱裙,秀发在脑后盘了一个发髻,雪白的粉颈点缀着一条银色项链,在柔和的天光下发出好看的光泽。无袖的纱裙露出雪亮的双肩,轻盈的小臂显出一种骨感的美,纱裙下摆只到膝盖并没有掩盖那修长的小腿,将那美好的身段完全突显出来。

    女子背后一片朦胧柔和的天光,内盖尔怔怔的看着她,隐隐有种置身梦境的感觉,仿佛那不是一个突然出现在阳台上诡异人影,而是舞台上最美的皇后。

    “……”

    他使劲擦拭着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

    只见她张开双臂,缓慢地向着栏杆倒退,夜风之下,发髻散落,瑰丽的金色长发飞扬而起,像无数触手一般盘旋扭曲。不仅如此,她的脚步很轻,完全没有一丝声响,宛如飘在空中的虚影。

    “……”

    内盖尔的呼吸渐渐加重,望着对方那双勾魂夺魄的美眸,身体像是牵线木偶一般,迈着粗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朝她走去。

    在猎魔人的视野中,她的皮肤白皙细腻,眼睛用墨色眼影放大,勾勒成完美的杏眼。眉毛妩媚修长,挺直的鼻梁,那娇艳的红唇,在飞舞的秀发之间,朝他抛来一阵诱惑的风情。

    咚——咚咚——!

    他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视野里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那名美若梦幻般的女人。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仅仅是敞开怀抱,露出勾人的微笑——从内盖尔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一个渴求拥抱的怀春少女一样。

    “我来了……我来了……”

    猎魔人露出痴迷的笑容,喃喃自语着靠近对方,走到阳台边缘,终于心满意足的将她拥入怀中。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软玉温香,只有死尸一般的冰冷僵硬。

    好冷!

    他猛地惊醒过来,再度望向怀中的少女,顿时惊的魂飞魄散——这哪是国色天香的舞台皇后,分明是一具用丝线串联起来的少女残尸。

    咯噔——!

    内盖尔惊吓过度,身体控制不住的一阵哆嗦,人偶少女的脑袋受到牵动,僵硬的耷拉下来,和脖颈呈现出诡异的折角。明明早已经死去多时,那双空洞的眼眸却在极速转动,嘴角同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救命……救命!

    猎魔人眼瞳里盈满恐惧,全身都像浸在雪水中,冻僵僵、凉冰冰的,根本无法动弹。

    咯咯咯——!

    人偶少女断裂的颈椎忽然一阵脆响,耷拉的脑袋竟开始剧烈晃动,嘴角诡异的笑容愈来愈浓,像是锋刃撕裂的豁口一般,突然间咧到了耳根。紧接着,她身体蓦地动弹起来,如同一只没有骨骼的八爪鱼,四肢逆关节的缠住对方、死死搂紧,并且力量愈来愈大……仿佛是要活活绞死对方一样!

    救……救命!

    内盖尔脸上沁满了冷汗,蚀心的恐惧仿佛洪潮一般袭来,瞬间湮没了整个躯体。胸脯剧烈起伏着,却无法喊出半个音节,身体像是麻痹石化了一样,丝毫无法动弹。

    嗖——!

    淬不及防之间,一道锐利的白光闪烁而过,携带的劲风像是刀子一样,割的他皮肤生疼。

    这道锐利的银色从街对面横穿而来,形成一道狭长的银线,瞬间贯穿了人偶少女的脑壳,径直掠起她的身体,‘哐当‘’一下狠狠钉在墙壁上。

    “得救了!?”

    内盖尔顿时恢复了行动能力,如释重负的瘫软在地,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露出了劫后余生的惨笑。

    “刚刚的闪光是……?”

    他呼吸渐渐平复,顺着银光飞梭的方向望去,发现贯穿人偶少女的东西,原来是一柄窄身长剑。

    这柄修长锋锐的窄身长剑,通体泛着一层森冷夺目的寒气,倾斜着贯穿了邪祟的脑壳——仿佛一枚放大版的钢钉,将它钉死在阳台侧壁上。

    “嘎啊啊啊!”

    人偶少女猛地一阵痉挛,连接身体的丝线齐齐断裂,顿时变成了一滩烂肉,四分五裂的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