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六十七章 雾中魅影(一)

第六十七章 雾中魅影(一)

 
    下美尼斯,巴尔卡勒,蒲树镇。

    蒲树镇位于美尼斯新王国的边界处,与蜥蜴人的蛮荒领土隔着第四、第五瀑布,城镇边陲毗邻圣河,周边地区多山、盛产香料和宝石。加上肩负供应边防地区粮草物资的责任,凭借地利成为了下美尼斯最富饶的地区。

    城镇沿着传送物资的石板‘御道’辐射分布,低洼处人口稠密,地势越高民居越稀薄,从高空往下俯瞰,呈现出一棵蒲树的形状。最高处有一座面积不大的神殿,供奉着太阳神阿图姆和他的妻子战争女神穆特,站在顶端,能够一眼将蒲树镇的所有风光尽收眼底。

    圣河在蜿蜒的峡谷中奔腾流淌,一年四季都不休止,连最寒冷的冬季也不结冰。奔腾的水声仿佛巨兽的闷吼,长年累月响彻在当地居民的耳畔。

    ……

    晚上五点左右,天色已经变得昏暗,街道两边,墙壁上的罩灯已经陆续亮起。

    城镇的大街小巷显得格外安静,所有的居民都在享用晚餐,街道上也没有什么人,偶尔传报军情的陆行鸟骑士从石板路面上飞快驶过,留下一串空旷的振翅声。

    “差不多就在这里。”

    伊文扛着行囊,穿过恢弘的城门,抬起头,望着远处渐渐没入山峦的夕阳,发现那边伫立着一座神庙。

    先去神庙问问情况。

    想到这里,他便加快步伐,前往蒲树镇的阿图姆神庙。

    狩猎恐惧兽的战争,是以神庙为节点,御道为线,猎魔人为刀剑的外科手术式战争。

    从猎魔人接受任务、领取赏金,到他们死后的安葬抚恤,都要经神庙一手处理。同时,它们还要与当地的治安部门分享情报,参与搜查工作,尽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和猎杀恐惧兽。

    因此伊文每次行动之前,都要和当地的神庙通通气,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冲突,同时争取更多的便利。按照网络游戏的说法,他接触过蒲树镇的神庙祭祀之后,就等于点亮了该区域的地图。

    蒲树镇的阿图姆神殿,这是一座典型的美尼斯式神殿,背靠山崖,呈狭长的条形,正门前有两排羊头狮身石像。进入正门后是神殿的前庭,这是举行公众仪式的场所,普通平民只能到达这里。

    由于此时伊文是一身标准的猎魔人装扮,一路走到前庭也没人阻拦。再往外柱厅走的时候,就算是擅闯禁区了,因此很快便被拦下来。

    和往常一样,出示自己的证件之后,守卫们立刻就换上了恭敬的表情。

    跟着他们走进外柱厅,密密麻麻的石柱排列在这里,石柱前是历代太阳王的雕像。他们的投影和柱身的浮雕随阳光的变化而变得斑驳,使人在光与影的变迁中感到柱后还有无限大的空间,从而产生敬畏,臣服于帝王的威严之下。

    外柱厅向前,就是这座神庙的大殿,殿前伫立着两个巨大的石柱,柱头被塑造成女性脸庞的形象。或许是经历了太多的风雨侵蚀,女人的面庞显得古怪而忧郁,不知道正在做怎样的表情。

    “拜见陛下!”

    伊文跟着守卫走到殿前时,神庙的祭祀和集体神官刚好迎了出来,俯身便拜——即便对方早已卸下了所有的权利,至少还保留了王者的尊号,又是猎魔人隐形的首领,这样的礼仪还是受得起的。

    “都起来吧……这次就算了,以后见我不必跪拜。”

    他无奈的拧起了眉毛,很想告诉这些人,自己早就不是太阳王了,但按照以前的经历来看,只怕还是没有人会听进耳朵,只得作罢。

    “陛下莅临蒲树镇,是为了视察……还是说,有别的什么事?”名为图泽的祭祀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小声问道。

    “没有别的事,只凭着感觉跟过来。”伊文随意的回答道。

    如果换成别人这么说,肯定已经被乱棍打出庙外了,但是他这么说,却没有人敢多嘴,甚至连质疑的想法都没有,毕竟审判者的传奇猎杀率摆在那儿。

    其他猎魔者查找恐惧兽,麻烦程度跟侦探破案差不多,查找目标、验明真身、判断危害到最后收网猎杀,过程非常的耗时耗力,往往都要结伴作战。而伊文只需要跟着感觉走就行,由于噩梦气息相互吸引的关系,恐惧兽在他面前无所遁形——这也是他一直当独行侠的原因。

    “最近一段时间,镇子有什么命案,或者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吗?”

    “诡异的事情暂时还没发生,命案确实有一件,可那是打架斗殴的误杀,和恐惧兽没有关系。”祭祀谨慎的回答道。

    “这样的话,你们给我找个向导,带着我在镇子里转一转。”

    伊文很相信自己的感觉,既然这里有噩梦气息,那么就一定有恐惧兽的存在。现在没有杀人,只是邪秽一时的忍耐罢了,狐狸的尾巴,总是会露出来的。

    “那就由我来做向导吧。”祭祀图泽自告奋勇的说道。

    ————————————————

    图泽和伊文骑乘着两头陆行鸟,一前一后的在小镇内穿行,每走到一处,这位祭祀都能滔滔不绝的讲出当地典故以及目前的情况。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万籁俱寂,黑暗像布帷一般遮盖了天地。

    借着朦胧的月光,两人漫步在街道的小巷里,图泽明显没有伊文这么旺盛的精力,努力表现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露出了疲乏的神色,说话之间也没了先前的活力。

    噶嘎——!

    就在他们接近镇子中心时,天上突然传来几声刺耳的尖叫。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通体乌黑的怪鸟出现在民居上,正在疯狂地上蹿下跳着,一双乌沉发亮的翅膀不断扑腾,发出刺耳的尖叫。

    这只鸟的体型硕大,接近成年人的高度,头部特别宽大,嘴短而粗壮前端成钩状。双目的分布、面盘和耳羽使原本鸟类的头部与人脸极其相似,咋一看有种说不出的狰狞。

    噶嘎——!

    怪鸟看着伊文,双翅一抖,像是一团黑影般飞掠他面前,接着迅速蹿上半空。可那双深邃的眼瞳,却一直死死地盯着他们,幽蓝的光泽在暗夜中特别明显,仿佛能穿透人心。

    它拍打着双翼逃向了远处,几片黑如夜幕的羽毛像深秋的枯叶般,缓缓地降了下来。

    “胆子不小……那是什么鸟?”伊文好奇的问道。

    “那是人面枭……”

    祭祀眼瞳微颤,喉头抖动了一下,下意识压低声音解释道:“被当地人视为死亡的使者,据说,只有在特别重大的灾难发生之前,才会现身。”

    “特大灾难!?”

    伊文眼里闪过锐利的光,身影猛地腾跃而起,夜空下如同幻影闪烁,追逐着怪鸟消失在浓稠的暮色中。

    “等!等等我!”

    图泽望着他迅速远去的身影,狠狠一咬牙,驾驭着陆行鸟追了上去。

    ……

    伊文以最快速的速度追逐着人面枭,双方的距离渐渐逼近,可就在途经一座豪宅时,它猛地低头撞向一扇栅栏门,随即像是破碎的泡沫般消失不见。

    他蓦地停下步伐,模糊的身影瞬间凝固下来,站在人面枭消失的门前。

    透过铁栅栏向内望去,高墙内参天的乔木像天然屏障,把里面的建筑和景物牢牢地包围在其中,给整个建筑增加了些许神秘莫测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