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六十四章 猎魔战记(三)

第六十四章 猎魔战记(三)

 
    夏日黄昏慵懒的阳光照射在驿站旁边一条萧条的街道上,在这条街道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着一间小小的酒馆。绿色的藤蔓沿着斑驳的古砖墙,缠绕在焦糖色的木板招牌上,这个小店的名字“暮夏之风”就被雕刻在上面。

    橙黄色的阳光透过酒馆的百叶窗,在灰白的墙面投下斑驳的痕迹。

    安静的店里,穿着围裙的老板娘轻轻的擦拭着柜台上的酒杯,她面前的吧台上,坐着店里最醒目的客人,一名穿着白色短袖的美少年。

    他沉默的喝着饮料,一堆武器装备堆在旁边的地板上,隆起的弧度像是一座坟墓。

    “……”

    年轻漂亮的老板娘偷偷看着他,放下擦拭好的酒杯,手指抚摸着木制柜台上的纹路。她和对方不是第一次见面了,通过那些武器装备也能看出来,他是一名猎魔人。

    不过,这么年轻的猎魔人,还真是少见。

    她看着对方夕阳下完美的侧影,心里面不免有些同情心泛滥,下意识将对方当成了一个背负凄凉过去,小小年纪就经历了残酷训练,不得不踏上猎魔战场的人。

    周围的食客也是刻意与其保持距离,小声谈论着话,那不是一种冷漠的疏离,而是一种尊重和谦让,这也是目前大部分人普遍对待猎魔人的态度。

    ……

    恐惧兽在黑暗中恣意侵袭,直接导致了猎魔人这个职业的诞生,其中既有神庙培训的正规猎魔人,也有为了赏金、正义、或者复仇铤而走险的非正规猎魔人。

    不管正不正规,猎杀恐惧兽都是绝对正义的事业,因此帝国方面对这些铤而走险的人,也保持着一种拉拢和鼓励的态度,民间的看法当然也差不多。

    只要猎魔人的品行不是过于恶劣,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旁人的尊重。

    猎魔人本身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能活下来的人都不会缺钱,也比较享受这种精神财富,因此短短一年多时间,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行内规则。

    这些不成为的规矩,在伊文极力的推动下,很快被官方接纳,命名为猎魔条令。

    一、猎魔人负责杀戮恐惧兽,绝不将武器对准人类。

    二、猎魔人必须保持品行高洁,绝不与犯罪分子为伍。

    三、猎魔人优先守护,而非杀戮,绝不能为了猎杀、诱捕恐惧兽去残害无辜。

    如果做到以上准则,非正规渠道的猎魔人,也能享受到神庙给予正规猎魔人的福利,并且不幸牺牲之后,有资格葬入祭祀和贵族的陵墓(这点对注重死后世界的美尼斯人来说,非常重要)。

    做不到的话,就会被剥夺猎魔人的身份,即便杀了恐惧兽,也得不到赏金,更有可能遭受其余猎魔人的排挤乃至于明杀。

    良好的自律精神,普遍认可的正义事业,加上官方给予的厚待,猎魔人受到尊重,当然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

    悦耳的风铃响起,悬挂着铃铛的厚重木门被打开了。

    “欢迎欢迎,想要来点么?”

    栗色的长发被开门带进来的清风吹得轻轻摇动,老板娘一边在围裙上擦着细白的手指,一边对着进门的顾客微笑。

    来者一名充满英气的美丽少女,渗着汗水红晕的俏脸在阳光下发着亮泽,高挑的身材披着覆盖式遮阳斗篷,摘下兜帽,扎成马尾红色长发显得清爽干练。

    她径直走到了年轻的猎魔人身旁,拉开凳子坐下。

    随着拉开凳子的声音,伊文开口说话了:

    “来杯冰啤酒怎么样?”

    “果汁就好。”

    蕾尼很帅气的打了个响指,同色毫不客气抢过伊文的杯子,一口喝光了变得有些热了的冰啤酒,修剪整齐的细白手指,轻轻抚摸着杯子边缘残留的水汽。

    “您要的果汁。”

    老板娘奉上果汁的同时,眯着眼睛,瞳孔里闪耀着好奇的光。

    “谢谢!”

    蕾尼接过陶杯,轻抿了一口,甘甜清冽的感觉充满味蕾,果汁汁顺着喉咙滑下,舒畅异常。

    “最近我有一些新的情报。”

    “什么?”

    “恐惧兽有大规模南下的可能性。”

    伊文注意到老板娘竖起的耳朵,也不在乎她偷听,反正都是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没有谁会相信,因此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根据我最近的发现,恐惧兽有集群现象,这或许意味着,它们已经开始有意识的集中力量准备爆发。甚至有可能……它们当中已经出现更为高级、能够发号施令的恐惧兽。”

    “我们出去说!”

    蕾尼露出认真的表情,立刻抓住他的手,飞一般的冲出了酒馆,两人迅速消失在夏日黄昏温暖的阳光里。

    ……

    两人漫步在街道的林荫下,饶是一年来伊文长高了不少,和个头直奔一米八的蕾尼走在一起,还是一对亲昵的姐弟。

    “你是猎魔人隐形的首领,拥有审判之眼的人,这方面拥有绝对的权威性。我本身没资格质疑你,但是你知道自己的发现意味着什么吗?”

    蕾尼望着远处渐渐低沉的落日,出神的说道。

    “我当然清楚。”

    伊文轻轻点头,瞥了一眼她白皙的侧脸:

    “帝国方面应该有所准备,根据我的推断,第一波爆发地点应该在下美尼斯地区,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应付这场战争。”

    “我会将这一切如实的汇报女王。”

    蕾尼眯起眼眸,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清风,突然问道:“你不想回家么?两位陛下(艾露萝梅和夏莉)都很想念你。”

    “当然想回家。”

    伊文停下步伐,看着树荫里的女军官,微笑着说道:

    “但是猎杀恐惧兽对我而言,已经是一种使命而非任务了,在将它们削弱到没有我也能应付之前,我不会停止工作。”

    这一年多的时间来,由他杀死的恐惧兽占猎杀率的三分之一,这才能勉强保持帝国对怪物的攻势。

    伊文不敢想象,如果自己退休,恐惧兽会猖狂的什么地步。

    而且杀戮恐惧兽收集噩梦气息,对他的冥府魔道大有好处,这才十几个月的时间,身体的强化已经接近成熟体,可以说是突飞猛进。能够保持这样的势头,自然再好不过,除了留学以外的事情都能搁置。

    “我明白了。”

    蕾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美丽的红瞳内波光闪烁,最后轻轻阖上:“总而言之,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战争,千万要保重啊。”

    “我会注意安全的。”

    伊文看到女军官关切的神色,忽然想起了要紧的事,从怀里掏出一叠稿纸:“这是这个月的研究进展,你拿去交给堂姐吧。”

    这段时间以来,他忙里偷闲,每个月都会按时交稿,小学课本的算术题都快编完了

    “你真是个精力怪物……”

    蕾尼接过稿纸,嘀嘀咕咕的收进怀里,表情满是不可思议。

    她实在是无法理解,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专注两件极耗心神的事情,难不成对方长着两个脑袋吗!?

    ……

    窗外的小镇夜光,洒在旅馆里,让一切就向在透明的水里一样。

    “……”

    伊文从修炼中醒来,目光越过敞开的窗户。外面是幽静的林间小路,树影斑驳,一些不知名的夜间生物正在追逐打闹,宁静而祥和。轻嗅着淡淡的花香味,他干脆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这时,夜风从窗边吹了进来,带来一阵莫名的寒意。

    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再望向窗外时,发现外面已经全黑了,高大的类乔木植物剩下一点模糊的轮廓,稀薄的月光流泻进入,成为房间里唯一的亮光。

    窗外树影斑驳,耳边不时传来呜呜的风声,不知为何,伊文觉得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在凝视自己,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沙沙沙——!

    夜风忽然大了起来,茂盛的枝叶被吹得动摇西摆,就像无数阴影在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

    伊文望着眼前的一切,露出了警惕的表情,现在他已经拥有足够的自控能力,不会吸收原始的噩梦气息,当然也就不可能进入虚无之境。

    换而言之,眼前发生的一切,绝不会是幻觉。

    这时,一个模糊的人影从窗口一晃而过。

    “是谁!?”

    他连忙起身追了出去,紧跟着对方跑到走廊,看着对方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走廊深处,两旁的烛光不断闪烁着,给人一种莫名的诡谲感。

    伊文一路追到走廊尽头,却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于是用力的敲了敲脑袋,怀疑自己在做梦。

    此时整个走廊并没有别人,周围空荡荡的,昏黄的烛光下充溢着一种冷清而诡异的气氛。几道漆黑的幽影在地板上蔓延,无声无息的,仿佛仅仅是窗外树木的投影,却能自由的附着在地面上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