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六十二章 猎魔战记(一)

第六十二章 猎魔战记(一)

 
    下美尼斯,涅伽达绿洲,诺克西斯村。

    相比较人口稠密的上美尼斯,经济欠发达的下美尼斯地区,村庄的规模普遍小得多。

    诺克西斯村的整体布局很简单,两条交叉的夯土大道就是全部的交通设施,它们在村庄中心彼此交接,形成了一个小型广场。而依附在道路两旁的民房中,则居住着将近三百户的村民——这已经算是相当大的一个村庄了。

    和村庄相隔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就是哺育这片国土的圣河,其间夹杂良田无数,由于现在是雨季,这些肥沃的田地大部分都被水淹着。混合在空气中那微弱但清晰的咆哮声,也向所有人证明了这点——那是不知疲倦的浪涛撞击在岩石上所发出的轰鸣。

    一个根植于绿洲,毗邻河流,交通发达并且人口稠密的村庄,这些条件加起来,就是污秽之物最理想的藏匿地点——尤其是那些贪食人类血肉的恐惧兽。

    恐惧兽,是帝国官方对这类怪物的称呼。

    他们认为贪食人类血肉的生物,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能当成最残忍的野兽对待。

    自从反抗入侵者的战争失败开始,美尼斯庞大的国土上,就陆续出现了食人的怪物。

    这些怪物平日里以人的面孔活动,形态举止也和常人无异,能够数周不饮不食,可是一旦食欲爆发,就会暴露出嗜血可怖的本来面目。

    与之相对应的,帝国方面依托各地的神庙体系,组织了大量的讨伐队予以肃清。

    其中作为活跃,也最为战功显赫的那一支,当属与冥王神殿的讨伐队。这支队伍传奇首领,就是太阳王艾露萝梅的伴侣,冥王夏莉的兄长——伟大的审判者伊文。

    民间的传说中,他有一双辨别正邪、区分善恶的眼睛,能够让伪装成常人的恐惧兽无所遁形。因此,在他光荣的战绩中,从未有过杀戮无辜的恶行,也没有任何一只恐惧兽能够逃脱制裁。

    而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王者,又是为何突然放下一切,投身于驱魔事业呢?

    最广为传播,也是最令人信服的版本,是这么解释的:

    距今一年多前,在镜湖湖畔,审判者偶然击杀了第一只恐惧兽后。他惊讶于怪物的恐怖和邪恶,觉得不能放任这些污秽之物残杀无辜,必须予以肃清。于是关心民间疾苦、嫉恶如仇的他,主动放下所有的权利,奔波于全国各地,为他的人民而战。

    经历无数正义而高尚的战斗之后,伟大的审判者由此诞生。

    当然了,这些都是伊文过于彪炳的战绩,结合人们善意的想象,诞生出来的‘神话传说’。

    至于事实情况如何,只有极少部分人心知肚明,不过他们就算站出来揭发真相,也没有人会在意。

    反正伊文的足迹走到哪里,哪里的恐惧兽就绝迹,铁一样的事实被大众看在眼里——他们愿意相信世界上存在这样一位审判者。

    ……

    浓重的夜幕下,沉睡的村庄早已醒来,到处都是闪亮的火把。那些交织成火龙的光芒在大街小巷中窜动着,形成不安与焦躁的大网,笼罩在整个村庄之上。

    “恐惧兽!是恐惧兽!”

    伴随着惶恐不安的阵阵尖叫,火把光影下的村庄附着了一丝阴霾,湿热的空气中仿佛混入了寒流,而街道上的躁动也击碎了原本的宁静。

    当地民兵手持着火把在村庄各处要道设置了路障,而村里的青壮年也在长者们的指导下行动起来,有的举起火把爬上屋顶,有的扛着盾牌堵在路上,有的则是装备好武器盔甲加入了民兵队伍。

    尽管对手仅仅是一名饥饿已久的恐惧兽,但没有人敢有一丝疏忽——否则必定会付出血的代价,这是从无数场惨剧中积累的宝贵经验。

    此时恐惧兽还保持着人形的伪装,表面上是一名衣着不菲的中年绅士,手里还拄着一根镶嵌宝石的拐杖。但其猩红眼瞳中嗜血的杀意,肌肉扭曲的面庞,以及全身剧烈蠕动的骨架,无一不在暴露他异类的本质。

    怪物的身后有超过二十名以上,全副武装的民兵在追赶着,它的动作极其灵活,弹跳之间仿若猎豹一般无声无息。但民兵身上的盔甲却发出震天的响声,将所有人的心神都吸引了过来。

    “恐惧兽畏光怕火,用火把堵住他!”

    几名追赶的民兵队长大声的高喊着,前方的青壮立刻回应着掷出火把。

    “嗷嗷嗷!”

    尽快恐惧兽的动作极其敏捷,但是看到扑面而来的几十根火把时,还是发出了畏惧的惨嚎。下意识的停下了奔跑,它这一停,就失去了逃走的机会,不得不面对前后的包抄。

    “受死吧你这怪物!”

    为首民兵队长用愤怒的吼声壮胆,同时拉开了手中的弓弦,打磨锋利的箭头寒光闪烁,迅速对准了恐惧兽的身体。

    “呼……呼呼……”

    人形怪物瞪着外凸的猩红眼珠,用手臂护住脸部要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随着它的胸膛起伏,空气里顿时弥漫了一股浓重的腥臭味。

    “射击!”

    民兵一声令下,对面的青壮年立刻举起盾牌,毫无顾忌的利箭像是蜂群一般激射而出,带着当地民众的恐惧和愤怒,倾泻在恐惧兽的身上。

    “咕哇哇哇!嗷嗷嗷啊!”

    人形的怪物在箭雨中左避右闪,仿佛一团模糊幻影般迅速扭动,大多数利箭全都扑空,但仍有小部分箭矢命中了目标,令它发出不断痛苦的嚎叫。

    “大伙儿坚持住啊!它快不行了!”

    为首的民兵队长见状顿时精神大振,嘴里吆喝着,手里也没有闲着,将弓弦拉的如同满月,箭如流星一般射出。

    嗖——!

    这一箭正中怪物的胸膛,另那团扭动的幻影瞬间停滞,更多的箭矢像是飞蝗一般激射而出,顿时将其扎成了一团刺猬。

    噗通——!

    恐惧兽重重的摔倒在地,几下抽搐之后,彻底没了声息,

    “结束了么?”

    民兵们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准备泼上火油,永绝后患。

    嗖——!

    下一瞬间,一道寒光恐惧兽的尸体上呼啸而出,就如同划破乌云的闪电,带着耀眼的银光,划开了温热的空气。只是转眼之间,长剑,铠甲与躯体就在那道光芒之中一分为二。金属的碎片搅拌着血腥的肉块四下飞散,夯土地面顿时被染成了暗红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