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五十四章 斗兽场
    埃赫塔顿斗兽场建立在几座小山之间的谷底,基址本是王庭花园里的人工湖,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两百年前,用八万名蜥蜴人俘虏作劳役,消耗八年时间完成。

    整个建筑占地两万平方米,周长六百米,最大可容纳九万观众。它是美尼斯帝国东扩征服阿克什福地区后,为纪念太阳王赫拉克托姆丰功伟绩而建的,王朝鼎盛时期的雄壮英伟从其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那个时代的美尼斯帝国,已经脱离了古典时期对宗教、对生灵较为纯粹的理想主义追求。转而着眼于现实的享受,这种改变结合膨胀的财富,逐渐演化为对实际物质和感官刺激的需求。

    斗兽文化,更是一个彻彻底底以肉欲和感官刺激为乐趣的文化。

    角斗场开幕时,猛兽从圈中放出,角斗士被驱入赛台,他们们戴着狰狞的面具,穿着闪亮发光的盔甲,用铁剑和盾牌表演角斗或斗兽。与那些战场上金戈铁马的将士不同,他们没有冲锋的豪情,仅仅是用自己磨练纯熟的技艺,取悦看台上的观众而已。

    观众席上,衣冠楚楚的贵族将军们畅享美酒,搂着美人,享受着人与人、人与兽、兽与兽血肉横飞地撕咬。

    而面对那些俘虏来的角斗士,非自由民,上层人物的乐趣还在于可以伸出大拇指赐予奴隶生还,或者大拇指朝下处决奴隶——这些角斗士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他们一念之间。

    美尼斯斗兽场是一种平面为椭圆形的建筑物,中央一块平地作为表演区,周围看台层层叠叠的逐排升起。支承观众席的是三层放射式排列的筒形拱和沿外圈回环的拱顶。立面各层用券柱式作装饰,券洞口立雕像,每层的柱式风格都各不相同,从婉约含蓄到奔放雄伟,拱券变化和谐有序,极富节奏感。

    前面是祭祀席,中间是贵族席,后面是平民席,最高处有一圈柱廊,可供管理篷顶的人休息。每隔一定的间距有一条纵向的过道,这些过道呈放射状分布到观众席的斜面上。在观众席后,是拱形回廊,它环绕着角斗场四周。

    斗兽场的内部装饰也十分考究,火山岩镶砌的台阶还有花纹雕饰。在第二、三层的拱门里,均置有气势汹汹的野兽雕像。兽槛和角斗士的预备室在表演区的地下,那里有排水管道。不用时,这些地方,都用闸门封闭。

    角斗时,表演者被由机械操作的升降台带上场。

    “杀杀杀!”

    “撞死它,撞死它!”

    “用角顶,快用上你的犄角!”

    此时,一场兽与兽撕咬搏杀的避开,正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愈演愈烈。

    交战的双方,是两只饥饿的壮年装甲兽,称号分别是‘钢皮’和‘长尾’。

    巨齿兽是一种体形庞大的爬行类生物,它们外观和蜥蜴相似,体长达十二米,鲨齿状的獠牙尖锐锋利,额顶突出三支硕大的尖角寒光粼粼。身躯完全包裹于一层又一层鳞片编织的甲胄中,由四条钢柱般的下肢灵活地支撑着。生长在身体末端的长尾尖端犹如利刃,可以轻易贯穿任何靠近的敌人。

    “嘶!”

    体型庞大经验丰富的‘钢皮’占据力量优势,犄角配合长尾的攻击令对手抓不到破绽,只能龇着獠牙绕它转圈,粗长锋锐的尾巴地面上磨出浪花般的尘埃。

    “嘶嘶嘶!”

    ‘长尾’的吼叫愈发急躁,疯狂的摇摆头颅,赛前灌入体内的药物令它血脉偾张,理智愈发模糊。最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突然舍弃战术,固执地冲向对手,似乎只有这种蛮横的战斗方式才能倾泻出深埋体内的焦躁。

    轰——!

    两只庞然大物接触的刹那,一团翻滚的尘埃在它们之间爆了开来,整个赛场上腾起一阵弥漫的尘云,‘长尾’最有力的武器尾巴一个横扫,狠狠抽打在‘钢皮’的背脊上。

    砰——!

    轰然巨响,血花四溅,‘钢皮’背部的鳞甲骤然崩裂,破开一道豁口,可以看到撕裂的肌肉。接着,它以与庞大身躯不相称的敏捷回转过身,张开獠牙,直接锁住了对手的咽喉。

    “呜呜呜!”

    ‘长尾’发出痛苦的哀鸣,扭动身躯奋力挣扎,粗壮有力的尾巴左右拍打,试图击中对手。

    但是均被狡猾的‘钢皮’轻易躲开,它死死咬住对手的脖颈,淅沥沥的血液顺着利齿滴落在地。坚持到对手的力量有所衰弱之后,‘钢皮’猛地俯下身体,四肢抓地、肌肉鼓胀,骤然间昂身甩头,直接将长尾掷了出去。

    嗖——!

    巨齿兽沉重的身体掠过地面,像是皮球一样划过弧线,狠狠撞在比赛台的外壁上,带起的剧烈震动将好几十名观众从座位上掀翻。

    “嗷嗷嗷!”

    ‘长尾’落地之后,挣扎着翻身而起,正欲重整旗鼓,但对手沉重的脚步声已然抵达耳畔。

    ‘钢皮’一路疾驰到对手身旁,抡起长尾打在‘长尾’的侧脑,伴随着令人牙酸的碎裂成,‘长尾’颅骨开裂,昏黄的光线,血仿佛晚来的急雨,泼出很远很远。

    “钢皮!钢皮!”

    “钢皮!钢皮!”

    “钢皮!钢皮!”

    伴随着雷鸣般的欢呼声,‘钢皮’示威性的抬起前爪仰天长啸,接着垂下头颅,在众人的围观中,开始享用对手的新鲜血肉。

    ……

    斗兽场最顶层的看台上,伊文默默凝视着这一幕,心里百感交集,看着‘钢皮’狼吞虎咽的身影,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为了美尼斯,我拼尽全力,最后竟落得这个下场。”他看着比赛台上的巨齿兽,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

    根据艾露萝梅对待他的方式,伊文联想到了一个词——熬鹰。

    对方没有杀他,也不打算杀他,只是在千方百计的驯服他。

    不论是给自己冥王的封号,还是寝宫里那窒息的一吻,或者是现在沦为角斗士的境况。都是那个女人的计谋,这些或是糖果,或是大棒的招式,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他心甘情愿俯首称臣。

    如果伊文真是一个十三岁的懵懂少年,被她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恐怕真的会死心塌地奉她为主吧。可惜他是个心智与年龄不符的穿越者,他能接受亲情的笼络,却不能忍受权术的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