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五十一章 传承者
    数日后,冥王神殿的餐厅内。

    平时来去匆忙的餐厅今天显得格外热闹,空气里流淌着欢畅的气氛,穹顶垂下的车轮形烛台光芒四射,一张又一张的雪白桌布被烛光映红。餐桌上的食物大部分是水果和肉食,小部分是纸莎草茎块混合糖制作的糕点,剩下的则是蔬菜和奶制品。除了清淡了一点之外,可以算是色香味俱全。

    “干杯!”

    清脆的碰杯声接连响起,灯火通明的空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这是祝贺慈善拍卖会完美落幕的庆功宴,入席者都是神殿内部人员,在经历了整整一周的忙碌后,他们终于清闲下来,得以享受美食和奖金带来的喜悦。

    在神殿全体成员的努力下,价值八百万德本的货物,卖出了三千三百多万的高价,不仅完成了艾露萝梅当日划定的红线,还略有超出——也就意味着有二十分之一的经费落到神殿账上。

    删去分红的花费,冥王神殿账目上的收入依然客观。

    更重要的是,伊文悬在心中的一颗重石,也总算是轻松落地了。

    “这一次能够筹集这么多善款,全部依赖陛下主持大计,为了这次拯救灾民的功绩,我敬您一杯!”

    领了赏钱的主账喝得熏熏然,言辞谈吐都有些囫囵不清,费劲的站起身,举杯面朝着伊文行了一礼。等对方微微颌首之后,便自己顾自己的将酒水一饮而尽,软软的倒回了座位上。

    他们的饮料是一种泡沫很大的啤酒,液体是清澈的蓝色,香味浓烈,口感清爽微甜,酒精度数并不高。能喝的半醉半醒,只能归结到‘心情好愿意醉’的范畴。

    “是啊是啊,伊文哥哥好帅气!”

    夏莉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磕瓜子的松鼠一样不断点头,脑海里不断回放着他肩抗铜钟拉风出场的一幕,瞳孔内倒映的烛光都几乎变成了心形。

    “一般一般。”

    伊文佯装矜持,捧起一只笛形银杯,眼眸半眯,浅啜了一口杯中的液体。

    望着杯中细蛇一样弯曲的烛影,他稍稍恢复的心情又沉了下去,只能强作欢颜的迎合众人,假装自己也很高兴。

    虽说是勉强逃脱了恶女堂姐的魔掌,但伊文的心情始终好不起来,毕竟有一帮人躲在暗处整天想尽办法要杀自己。如果不能把这帮逆贼一网打尽,他吃顿饭都吃不踏实。

    酒过三巡之后,气氛完全活络开,众人三五成群的玩起了小游戏,伊文自斟自饮了片刻,终究耐不住心中的烦躁,凑到亚辛身边附耳问道:

    “陛下那边有消息么?”

    “女王封锁镜湖之后,确实抓住了几名叛党,但他们都在第一时间服毒自尽了,所以并没有得到关键的情报,因此……事情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亚辛有些迟疑的回答道。

    “只怕是奥兹曼迪斯的残部!”

    伊文放下杯盏,声音里透着一股寒意。

    “……”

    亚辛眼瞳一闪,回忆到事情的经过后,很快得出了结论:

    “陛下您是通过自爆的那个刺客……推断出来的吗?”

    作为伊文的护卫官,他做到了全程保持警戒,在席间是一点酒水都没沾,因此目前大脑十分清醒,就算处于闹哄哄的环境里,也能跟上对方的思路。

    “说的不错。”

    伊文点点头,回忆起刺客的动作,敏锐的眯起了眼眸:

    “那名刺客的剑速非常快,甚至能够进行远程打击,移动速度也是出类拔萃,极有可能是风暴神咒的持有者。另外,他能无声无息的混进神殿,我怀疑跟神殿内部人员有关联,这根矛头最后也是指向风暴神殿。”

    “我很抱歉……”

    亚辛表情略微僵硬,露出了一丝局促不安——理论上他和这里的大部分人,包括夏莉在内,都属于奥兹曼迪斯的旧部,遇上这种事真的非常尴尬。

    “和你无关!”

    伊文留意到他表情的变化,很快知道自己必须缩小打击面,立刻补充了一句:

    “这帮人手里有入侵者的武器,恐怕不仅仅是奥兹曼迪斯的部下这么简单,你们和可能也是他们的目标,千万要注意安全。”

    “感谢您的提醒。”

    听到这句话,他的脸色顿时好了很多。

    ————————————

    深夜,幽暗的前厅内一片寂静,伊文点燃了一盏烛台,光线变得明亮起来,照出打磨光滑的地板,有些灯柱让火光的影子拖得老长,犹如一条条铺垫在地上的黑线。

    他走到青铜壁画面前,将手掌按在了壁画上,属于冥府魔道的幽暗能量缓缓注入其中。下一瞬间,就仿佛是夜晚苏醒的都市般,壁画开始由外而内的一层层亮了起来,并发出沉闷的鸣响声。

    不多时,壁画表面像是液体一样扭曲浮动,向外凸显出豺狼头颅的轮廓,一双暗黄带竖瞳的眼睛缓缓睁开,俯视着面前的人:

    “很高兴见到你,死者的盟友,我能感觉到你心中的困惑,那么……今天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冥府魔道给我带来了很大困扰,每次研修它,都会让我接触到一些特殊的气息……仿佛来自另一个次元,这些气息甚至能将我代入另一个次元。”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几天前的夜晚,你就站在这里,说过同样的话。”神殿魔神凝视着他,有那么一瞬间,像是眸子变得像是爬行动物一样狭长,泛着冷光。

    “但你给我的答案是一无所知。”

    伊文捧起烛台,抬起头,看着那双阴冷的眼瞳:“现在的问题变了,告诉我,冥府魔道是否还有其他的研修者,他们各自都是什么下场?”

    “其他的研修者……”

    守护者眼眸微凝,做出深思的表情,沉吟片刻之后:

    “冥府圣典的研修者本身就寥寥无几,冥府魔道更是其中的偏门,如果存在其他研修者的话,我应该能记住他们的名字才对。可惜非常遗憾,我的记忆中,传承冥府魔道传承的人只有你而已。”

    “感谢你的回答,我换个问题。”

    伊文审视着它的眼睛,继续问道:“究竟是不存在别的传承者,还是说,不存在另外修炼有成的传承者,请你清晰的告诉我一个答案。”

    “……”

    守护者的眼眸微微闪烁,吐出沉重的音节:

    “我的答案是——不存在别的传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