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大了!

    这一瞬间,伊文勉强保持冷静的心态差点崩溃。

    现在两个虚空引擎完全敞开,光暗能量源源不断涌入身体,没完没了的冲突震荡,撕裂损毁着一切所过之处的神经、血肉——时间一长不死也残!

    “咳咳咳!”

    在这过程中,他眼底里熔岩般的色泽更加深了,隐隐有诡异的猩红,胸腔里仿佛奔涌着岩浆,张开嘴,却吐出了烟花一般炽红的火星。双手因为剧痛而深深刺入地面,炽烈的光之力压迫着伊文的身体组织,金色光痕所过之处肌肉崩裂、滴落点点血红。

    “必须关闭光之力的虚空引擎,否则一旦引动火焰原核,使其点燃的话,我现在由暗之力强化的身体就会瞬间崩溃!”

    他咬牙忍受着体内烙铁灼烧的剧痛,随着剧烈的痉挛苦苦支撑,精神力集中到胸前的虚空引擎,竭尽全力寻找着解脱的办法。

    轰——!

    陡然间一阵剧烈的轰鸣声打断了伊文的思绪,抬起头,看到一道白色光柱从头顶斜落而下,仿佛来自天界的神罚,准备净化人间的罪孽和邪恶。不知为何,他全身的寒毛竖起,被一股毛骨悚然笼罩了全身,脑海中也出现了某种强烈的抵触感,似乎在本能的厌恶这束光。

    光线辐射着巨大的热量,令周围的空气蒸腾扭曲,落地处的草坪尽数灰飞烟灭,不留一点生机,反而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陛下,您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纯白炽热的光柱中,传出了大祭司低沉模糊的声音。

    “你算计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伊文脸部肌肉剧烈抽搐着,裂开渗出金光的缝隙,视线死死锁定了光柱,试图从中找到奥兹曼迪斯的身影。

    “不,我的陛下,我没有任何恶意,光暗冲突的磨练,是让您获得不朽的关键。”光柱中声音平静的宛如一泓湖水。

    “不朽?”

    他愣了一秒,表情瞬间扭曲起来,猩红的双眼几乎渗出血,蓦地发出怒雷般的暴喝:

    “去尼玛的不朽,我都快炸了!”

    “陛下,这无止境的光暗冲突就如同锻钢的炉火,会剔除您体内的每一丝软弱,最终百炼成钢。”

    大祭司的声音似乎带着神秘力量,另笔直的光柱切开地面,旋转出一个巨大的光阵,一圈水纹般的白色涟漪。汹涌起伏的光之波纹渐渐凝实,就像是真正的液体,很快淹没了伊文的身体。

    “怎么回事?”

    他能感觉到,这股力量正源源不断不断渗入自己体内,虽然没能中止光暗冲突,却在不断抚平自己的创伤。

    伊文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白色涟漪,这些涟漪在起伏之间,飞速弥合着裂开的缝隙。每一次的损伤弥合,身体强度都会有微弱的增幅,而这种增幅正在以每秒数次的速度迅速积累。

    “这个老东西,是把我当成人形兵器在炼制啊!”

    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后,他的恐慌并未得到平复,反而泛起了另一股寒意——包括光暗冲突在内,自己所走的每一步,似乎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

    大约两个昼夜后,在白色光能的帮助下,伊文的身体强度勉强适应了光暗冲突,体内力量虽然还在冲突,却已经无法损伤到身体机能。他不知道这股白光究竟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奥兹曼迪斯这么做有什么深意,但这股力量在修复损伤的过程中,给身体的增益是实实在在的。

    “这老东西,怕是下了不少本钱。”

    伊文知道保住性命之后,重新冷静了下来,想通很多关键问题。

    从对方修复自己身体的娴熟手法来看,这一手算计,肯定是布局已久,演练过多遍,至少自己不是第一个实验品。这样的话,接下来自己的所有举动,对方肯定都有应付的预案。

    想要从他手里脱身……几率怕是接近零……

    就在伊文脱离生命危险,考虑如何脱身时,奥兹曼迪斯干瘦的身影出现在光之潮汐旁,眼眸深处光芒大盛,某种无形力量波动轰然倾泻而出,包裹住了那个白光萦绕的身体。

    “陛下,请不要抗拒这股力量,我正在帮您关闭虚空引擎。”

    他没有说话,从精神层面向伊文传达信息。

    “……”

    伊文低下头,遮掩住深幽的眼神,理智的没有选择抵抗。

    “很好。”

    大祭司似乎很满意他的顺从,控制白色光能,开始针对性的湮灭光与暗之力。这股力量是霸道的,汹涌的,仿佛海啸一样可以摧毁一切,顺着伊文的神经网络向跟深处蔓延,所过之处混乱纠缠的光暗之力瞬间消散湮灭。

    而就在体内能量一空的刹那间,他抓住机会,再度尝试关闭虚空引擎——心脏部位的空洞狠狠向内收缩。就像是某种双层的机关,一层接着一层,两层虚空引擎在差之毫厘的瞬间先后关闭。

    “成功了。”

    伊文微微松了口气,默默站起身,面向太阳的方向,阳光照耀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反射出金属质感的光芒,汗水像是装点在他胸口的宝石一样发着光。

    “恭喜您,陛下,您的身体已经强化了一倍有余,用不了多久,就能承受神圣仪式的洗礼。”奥兹曼迪斯站在他身后,弯腰低头,表情动作像极了忠实的奴仆。

    “我累了,需要休息。”

    伊文强忍住爆发的冲动,没有理他,转身走进了神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