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八章 虎口狼穴
    神官们感激自己废除了受降条约中传教的部分,保住了他们的饭碗。所以投桃报李的送上冥府圣典以示敬意,并且愿意集中在太阳王周围,增加宗教的凝聚力——这种事放在正常的实权太阳王身上才算合适。

    他不是一个被挑出来挡枪的傀儡王,手里没有一兵一卒,何德何能让一直桀骜不驯的祭祀集团俯首称臣?

    自己有多少斤两,伊文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祭祀阁下,失去双翼的鹰威慑不了群鸟,没有栋梁的大屋只能算空壳,废除第七条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教团确实需要一个领袖,但那个人不是我,只能是您。”

    他很有自知之明的接过了冥府圣典,倒掉了‘迷魂汤’。

    “陛下,现在不是当初了……”

    奥兹曼迪斯叹了一声,眼帘低垂,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衰颓了下去,仿佛两百年的风霜积累到这一刻涌了身体:

    “教团经过王女殿下的打压,实力早已十不存一,之所以能救回陛下,还是得了随行官员的无私帮助。现在外有强敌,内有奸佞,教团的根基都摇摇欲坠,我们哪里还敢有异心,对陛下不利呢。”

    “……”

    伊文听到这里,身体顿时一阵不寒而栗——就连随行官员中都有祭祀集团的人,这还是他们屡遭打压的结果,这帮神棍势力也太大了吧。

    “陛下不也是感同身受么?”

    大祭司用深陷在眼窝下的眼睛看着他,语气突然变得慷慨激昂起来:

    “那魔女把持王庭,倒行逆施,结果战势不利却胁迫您去认降。而这身败名裂的死局,却被陛下利用,硬生生扳回一局,挽救了百万信众,足以证明陛下英明神武,不愧为神王后裔。”

    “没有那么夸张,我就是有点急智而已。”他连忙否认。

    “陛下谦虚了。”

    奥兹曼迪斯见伊文油盐不进,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接着低低的轻笑道:

    “我是谋害埃赫纳吞王的罪魁祸首,您对我有戒心是正常的。但是,您真的以为,现在不依靠教团的帮助,能够安全的活下去么?”

    这老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伊文见他突然话锋突然一转,立刻警惕起来,试探着问道:

    “阁下的意思是说,有人要害我?”

    “那个鲜血魔女(教团对艾露萝梅恶称)之所以扶植陛下登位,就是为了让您承担战败的责任,而现在陛下已经完成使命,也就是说——对她而言再没有利用价值了!”

    大祭司抬起头,脸上皱纹褶子剧烈蠕动,挤成了一张狰狞的怒容:

    “您以为拼死挽救国家利益,就能得到人民的宽恕吗?不不不,我的陛下,人民没有您想象的那么聪明,他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只要艾露萝梅隐瞒你流的血,真相就会消失,黑白也将从此颠倒!在她撰写的历史里,您只是一个懦夫,而她才是为了国家利益据理力争的功臣!”

    苍劲有力的厉喝,犹如一根根冰刺,刺进了伊文的心里,另他几乎窒息。

    “这么说的话,那些帮助你救回我的官员,也会被处理掉吧……”他低下头,两只手用力攥紧了被褥——不得不从承认,对方说的这些话,还是有一些说服力的。

    “是的。”

    奥兹曼迪斯脸上的怒容渐渐平复,像是变脸一样,又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幸运的是,我们也救下了其中的两位,同时也取得了沾着您神圣血液的条约原稿。借助教众的力量,我们有能力还原真相,只需要陛下做出理智的选择。”

    伊文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感觉仿佛有一枚冰冰凉凉的刀片顺着一个弧度,慢慢刮着自己的后脑——果然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穴,这帮混账没一个好东西。

    “当然!”

    他起了冥府圣典,将其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冷静的看着对方:

    “王室与教团的关系,就像是俄赛里斯神和阿图姆神的关系,我们彼此独立,却又混同一体。为了美尼斯,为了整个海博伦星,我会和阁下一起战斗到底!”

    “陛下能理解我的苦心就好!”

    大祭司终于露出了由衷的笑容,看了一看冥府圣典,低下头,恭恭敬敬的说道:

    “陛下对教团有恩,我们也需要您强大起来,掌握黑暗的力量对抗那个魔女。献上圣典绝没有不忠的企图,希望陛下尽快消去疑虑,研习圣典。”

    “我明白。”他不冷不热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除了至高圣典之外,为了表达所有信众的敬意,我们还将为陛下献上神圣的洗礼,让您获得不死不灭的身体。”

    “什么!?”

    伊文听到这句话,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瞪大眼睛看着对方,脸上满是活见鬼的表情。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请陛下好好休息,尽快恢复体力。”

    大祭司看到他的表情,也不解释,带着一副和蔼可亲的慈祥笑容退了出去。

    ……

    不死不灭?

    实在是荒谬了!

    如果阿图姆教团真有这种祝福,他为什么不给自己用?

    伊文知道海博伦星存在超自然的力量,研习太阳真经也能延年益寿,却没听说过任何超自然力量能够让人不死不灭,这种瞎话只能骗骗傻瓜。

    既然能断定‘不死不灭’的祝福是假,那么老狐狸的用意又是什么,会不会是变着法想害自己?

    “……”

    他看着那扇的黑铁房门,心里满是不屑和警惕,眼角余光不时疑神疑鬼的扫向四周,仿佛家具里的阴影里都藏着恶魔,随时可能冲出黑暗谋害自己。

    “对他而言我还有利用价值……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伊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注意力投向冥府圣典,翻开印着冥神形象的扉页,一行行刻画精简的圣书体映入视野。圣书体是美尼斯的官方文字,属于象形字,语法结构也很接近汉语,所以他学习这门语言的时候,没有遇到多少困难。

    不知道是不是古代语法的问题,伊文看着圣殿的内容,只觉得每个字自己都认识,连起来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连个翻译也不给,那老狐狸是不是在戏弄我?”

    伊文考虑了一会儿,觉得那老头应该没这么无聊,就这么稍一愣神,忽然感到手上有种丝丝凉凉的感觉。

    怎么回事?

    他低头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冥府圣典闪烁着无数曲折的冷光,翻开的纸页表面,所有圣书体全都变得立体起来,迅速扭曲成了大大小小的精密齿轮。

    咯——咯咯——!

    这些齿轮或正或逆的彼此旋转,缓缓地自内相向外撑开,像是一扇敞开的机械大门,露出了被囚笼般高架管道包围的核心。这颗暗绿色的核心表面包裹着网络状的金属坑线,藏在暗金色的高架管道中,就像是某种诡秘而瑰丽的宝石。

    “……”

    伊文怔怔的盯着核心,隐隐之间,他以一种被注视的感觉,那颗核心就像是某种生命体的眼睛,而金属坑线则是眼中的血丝。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身体却在不由自主的颤栗,核心深处仿佛隐藏着一扇看不见的门,门的后面,隔着幽暗无底的冥府——而窥测自己的视线,似乎还在冥府深处。

    “黑暗黑暗无上黑暗!”

    这时一阵狂热的赞颂从他耳畔炸开,每个音节都充满爆炸般的力量,仿佛隔着遥远的时空经历无数转折到达此处,无穷无边的回音。

    无数细细的白丝从核心中蔓延出来,一下缠住了伊文的胳膊,钻透皮肤,刺入肌肉,连上了神经网络。

    “嗯!?”

    他觉得周围的环境顿时一变,空气仿佛变成浅浅的水流,所有物体都蒙上一层透明的胶质。与此同时,耳畔的声音也都消失了,感觉就像…………被隔绝在世界之外。只有海量的信息元素仿佛蝌蚪一般,铺天盖地的朝着自己流淌,无声无息的沁入身体。

    很快的,伊文感到自己脑海里多了很多知识,明明刚刚掌握,却像吃饭喝水的本能一样,镌刻在记忆深处,似乎早已经融会贯通。

    怎么感觉……这个冥府圣典,跟硬盘一样呢。

    他咀嚼着刚刚接手到的知识,发现冥府圣殿的功能,还真像地球上的硬盘,就是一个信息的储存媒介。而那些细细的白色仿佛是数据线,只要插入到合适的设备中,就能传输隐藏在核心中的知识。

    几分钟后,伊文觉得手腕一麻,视野中的空间也恢复了原样,发觉那些白线正在脱离自己,缓缓收回核心内部。

    同一时间,冥府圣典上流动的冷光也随之淡化消失,恢复了原本的色泽。齿轮滚动间重新靠近、互相嵌合,恢复成一扇立体的青铜门扉,隐入纸页,再度变成了晦涩难懂的圣书体。

    跃动着烛光中,伊文低着头,凝视着自己的左手,墙壁上烛光的阴影被他瞳光驱散,眼底仿佛流淌着熔岩。

    “源自冥府的……黑暗……这书难道是真的?”

    他默默望向落地窗外的天空,又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的冥府圣典。

    ……

    艾露罗梅站在琉璃窗前,望着外面发呆,偌大的议事厅只剩下她一个人。天空阴沉的仿佛黑夜,暴雨还在哗啦啦的冲刷地面,空间里全部的灯都亮着,苍白的烛光照在她的背后。

    办公桌上,象牙白色的杯盏里,是泛着淡金光晕的茶,旁边的花边小蝶里,是几颗色泽可口的瓜果。

    “陛下。”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什么事?”

    她眼神微动,转过身,望向身后迎面而来红发少女。

    “最新的消息,伊文陛下很可能在奥兹曼迪斯手里。”

    “是么……那只该死的老狐狸!”

    艾露萝梅捧起杯盏,啜饮着杯中的茶水,她的眼睛低垂,像是被阴影笼罩,不再是那种纯净的银灰色,而像是风雨下起伏的海面,幽深冷厉。

    “我很抱歉……”蕾尼见她沉默不语,低下头,露出了羞赧的表情。

    “这件事不怪你,是我疏忽了,没想到那老狐狸居然为了一个傀儡王,牺牲了半支圣教军……真是有魄力啊。”

    艾露萝梅轻轻放下了杯盏,看了一眼自己的副官:

    “他最近一段时间肯定有大动作,继续搜查的同时,记得观察整个教团的动向。只要这些神棍浮出水面,就把他们连根拔起!”

    “遵命。”

    蕾尼颌首领命,默默抬起头,迟疑的问道:

    “那……陛下怎么办?”

    “他做的很好,令我刮目相看。”

    艾露萝梅看着她,眼神平静,唇角扬起浅浅的笑意:

    “不愧为阿图姆神的子孙,我恰好缺少一个优秀的助手,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将他活着救出来吧。”

    “遵命!”

    女副官顿时松了口气,立刻俯首领命,快步退了出去。

    “居然落到了那只老狐狸手里,还真是一个霉运缠身的家伙啊……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潜质吧……”

    王女步履轻盈的走到窗边,香肩靠着琉璃壁,望向伊文寝宫,银灰色眼瞳中的光仿佛能穿越一切,去向无限遥远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