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六章 阿图姆教团
    昏迷中,伊文的意识渐渐沉重,产生了缓缓沉入深渊的错觉,温暖像是液体一样,被一丝丝的从身体里剥离出来。他感到了寒冷,那是一种深入灵魂的阴寒,意识一点点的冰封冻结,越来越模糊。

    但在最后一刻,一股炽热而猛烈的光破开无边的水,从上方降落。

    伊文的感知中荡漾起华美的金色,就如夕阳的碎光融入了涡流中,猛地裹住他,以一种至强至烈的力量,把他从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强行捞了出来。

    “嘶——!”

    伊文猛地深吸了一口气,混合着某种熏香的空气灌入肺部,大脑恢复了几分清明。他吃力的睁开眼睛,视线下意识投向光源——在清澈碧绿的水晶灯盏下,在阴影和烛光的交汇处,一位模样秀丽的短发少女,正坐在床榻边惊喜的看着自己。

    这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十三岁上下,齐刘海下一双眼睛圆圆的像极了杏仁,很是俏皮可爱;眉尖微微上挑,眼神既清澈而又活泼,一只鼻子又挺又直,有一种朝气蓬勃的气质。

    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健康的小麦色肌肤,长手长脚,手心里捧着一枚冒着热气的宝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伊文觉得女孩望着自己的时候,眼球表面似乎闪过金色的微光。

    “你醒了?”

    少女猛地凑到他面前,伸手探了一下鼻息,这才放松下来。她长出一口气忍不住拍拍自己的胸口,脸上露出一个姣好的笑容来:

    “太好了,总算把你救活了。”

    “那个……请问你是?”

    “我是夏莉!”

    她露出阳光的笑容,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教团的持灯者,也救活你的人,还不快谢谢我。”

    “谢谢……十分感谢!”

    他发自真心致了声谢,然后昂起头,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四壁张挂着高及殿顶的帷幛,帷幛边缘用银线绣着阿图姆教团的日轮符号,雪白的帘帷映着柔光,透出几分暖意。窗棂上悬挂着烛台、银铃,做成兽口形状的薰炉燃着安神的香料,此时正烧得滚热。

    “这里是……神殿?”

    “是啊!”

    夏莉似乎没什么心眼,听他这么问,马上欢快的解释道:

    “是祭祀大人派人把你接回来的,到这里的时候就剩一口气了,我烧掉了一颗生命宝石才把你救了回来,以后记得还我啊!”

    “还,当然还!”

    伊文点头应和着,脑筋开始转动——自己明明昏倒在谈判席上,为什么会出现在阿图姆教团里面……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她口中的祭司大人,应该是阿图姆教团的高级神官,但是有魄力把自己从艾露萝梅手上抢出来的神官,怕是只有那位跟埃赫纳吞王斗了一辈子的老怪物奥兹曼迪斯吧。

    老怪物救了自己,目的肯定不单纯……难道是想对付自己名义上的堂姐?

    想到这里,伊文面色一沉,心里烧起一股怒火。

    整天被人利用来利用去,这傀儡王的日子太难受了,才当了一天,自己就丢了半条命,再这下去,迟早被活活玩死。

    “你没事吧?”

    夏琳看到他面色不对劲,起身伏到床边,素手探向他的额头,测了测体温:

    “好像有点发烧啊。”

    “没事,只是有些闷,打开窗帘透透气就没问题了。”

    “嗯!”

    女孩轻快的应了一声,小跑到窗边,用力拉开了白色的窗帘。

    “……”

    薄薄的阳光穿过云霭,洒入殿内,伊文眯起眼睛,突如其来的阳光有些耀眼,也稍稍驱散了他心头的阴霾。

    “你说的祭祀大人,是奥兹曼迪斯阁下吗?”他见对方有些单纯,便尝试着套话。

    “是啊。”

    夏莉欣然点头,挺起小胸脯,露出骄傲的表情:

    “我可是他的学生!”

    “那真是了不起,看你这么聪明,还会医术,奥兹曼迪斯阁下肯定很喜欢你吧?”

    “当然了!”

    她头抬的更高了。

    “嗯……那你知道我是谁吗?”伊文眯起眼睛,有些紧张的问道。

    “知道啊,祭祀大人说,你是我们的王,也是教团的恩人。”

    女孩被他夸的飘飘欲仙,有些急于表现自己,因此没有一点迟疑,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像是到竹筒一样全都抖了出来。

    “恩人?”

    伊文愣了一下,接着回忆起自己做那些的事,如果他废除第七条的坚持成功了,那还真是对阿图姆教团有恩。

    这么说的话,我是赌赢了么……奥兹曼迪斯救自己倒也合情合理了。

    悬着的心稍稍安定,伊文忽然感到一阵耳鸣,像是机械运转的极限时高频警告音,又就像有一把锉刀在脑子里锉来锉去,让他头痛欲裂。

    “嘶……”

    他忍不住捂住头,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心点啊!”

    夏莉顿时认真了起来,提高音调,一板一眼的嘱咐道:“你现在的状态,不能想太多废心神的事,否则头脑会吃不消的。”

    “……”

    伊文病怏怏的躺在床榻上,眼皮愈发沉重,对方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疲惫的阖上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周之后。

    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落地窗上,水花溅开,水珠沿着琉璃哗哗地往下流,形成了一层透明的水膜。庭院里白茫茫的一片,暴雨倾盆,这根本就不像是下雨了,似乎是天上有一条河流倒翻了过来,指头粗的水柱奔流而下。

    “七天了……”

    伊文坐床榻上,披着一件真皮大氅,皱着眉梢望向窗外。他虽然看着雨势,心思却早已飘到了其他地方。从醒来的那天开始算,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七天,期间一直由夏莉负责生活起居,没有见过第二个人。

    依对方的黑历史来看,他劫了自己,无非是想对付便宜堂姐……便宜堂姐完蛋的话,自己也铁定跟着完蛋。如果能帮着堂姐搞定着老头,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

    砰——!

    就在伊文思考的时候,夏莉突然的推门而入,飞快的跑到他面前,眉飞色舞的说道:

    “祭司要见你啦,马上就到!”

    “终于来了!”

    他顿时精神了起来,坐直身体,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