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傀儡皇帝的人形机甲修炼手册 > 第三章 染血的八条
    美尼斯和入侵者拟定的谈判位置,位于王城和天体的边缘交接处,那里刚好有一座新建不久的军事要塞。原本是埃赫纳吞王修建的王都防线,可惜到他死都没派上用场,而如今,这里成为了美尼斯帝国谈判受降的耻辱场地。

    湖中王城,埃赫塔顿,宫廷外围。

    穿着一身繁重礼服的伊文,顶着熊猫眼走出长廊,像条濒死的鱼一般仰起头,远眺着高空天体。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伸了伸腰,努力驱散内心深处的阴云,准备迎接自己成为傀儡王的新一天。

    他这口气还没舒完,一声沉闷的响声从忽然右侧传来,接着就是淹没一切的刺目金光,耳畔隐隐传来马匹粗重的喘息声。

    “怎么回事?”

    伊文眯着眼睛,缓缓适应了这阵强光,看到一匹体型强壮的金色战马,正不耐烦的踢踏着前蹄,以一种桀骜不驯眼神的斜睨着他。

    这匹战马的鬃毛宛如雄狮,不受重力影响的向上漂浮,都是没有半点杂色的纯金色,从头到脚燃烧淡金色的火焰。它左侧和身后,还有体型几乎没有差别的另外七匹战马,身上束缚着漆黑缰绳,连接后方敞篷式的黄金战车。

    “太阳战车!?”

    由于其造型过于醒目和独特,伊文看了一眼,就立刻知道了这辆车的来历。

    据说这辆战车,曾经是太阳神阿图姆的御驾,白天载着他穿行在天空中巡礼,夜晚又带着他穿过冥界返回到东方以再次重生。即便后来被万年之船和太阳方舟取代,却还是象征太阳神身份的重要信物,黄金战马也具备高度的灵性,只会服从于它们认可的人。

    “上来,大臣们已经先一步出发,你要走另一条路线。”‘艾露萝梅站在战车前沿,抓着缰绳,低头对着他说道。

    “好……”

    伊文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把权杖夹在臂弯里,快步走向战车。

    就在他和黄金战马擦肩而过的瞬间,对方忽然嗤的一声,从鼻孔里狠狠喷出一股气流,吹到地上,吹散大片的碎石灰尘。

    咴——咴咴——!

    接着八匹战马同时发出刺耳的嘶鸣,高高的扬起前蹄,狠狠踏下,巨大的力量震得地面石板碎裂,大量碎石和尘埃跃向半空又刷刷落下,像是下了一层灰尘雨。

    人瞧不起我,几匹马也瞧不起我!

    伊文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蓦地吐气发声,心脏部位印出一枚金色日轮,全身浮现出无数细密的黑色轨迹。日轮瞬间收缩,随即膨胀发光,金色光流眨眼间溢满了黑色轨迹。他整个人瞬时自内向外涌出金色火焰,掀起一道极速扩张的火焰圆环,轰然扫向八匹战马。

    轰——!

    黄金战马被迎面而来的火浪撞了个正着,哀鸣着倒在自己掀起的碎石中,挣扎了一会儿,才耷拉着脑袋爬了起来。狼狈的重新起身之后,战马们看他眼神也变了个样,低头垂目的驯服了很多。

    伊文的天赋可是得到王室认可的,这些年也没懈怠,年纪轻轻已经开启了虚空引擎。加上是太阳王的血脉,对烈焰战马的威慑力先天就强,发起飙来驯服这几匹马还是没问题的。

    “……”

    艾露萝梅看到这一幕,瞳孔蓦地收缩,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微微露出了几分诧异。

    “连马都学会了欺软怕硬……”

    他瞥了一眼为首的黄金战马,把对方之前的眼神还给了它,加快步伐翻上了战车,冲王女点头示意:

    “我们走吧。”

    “不,和你一起去的人,不是我。”她微笑着摇头,松开缰绳,轻轻跳下了战车。

    “是我!”

    说话的是一位红发女军官,穿着一套整齐的戎装,身材苗条,修长的双腿蹬着配套的笔直纤细的长裤,蹬着黑色矮跟漆皮单鞋,显得很是清爽干练。

    她走出门庭的阴影,停在伊文面前:

    “陛下,我的名字是蕾尼,以后将是您的随行护卫官。”

    “你和我去吗?”

    他指着自己的鼻尖,诧异的望向艾露萝梅:

    “可我不会驾驶太阳战车啊!”

    “不需要驾驶,而且它们也认识路。”

    “……”

    他见对方说的笃定,只能硬着头皮跳上车座,同时用力抱住了一侧的扶手。

    “坐稳了,陛下。”

    女军官抓住了缰绳,侧脸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出发吧!”

    随着‘摄政王’的话语落下,太阳战车在广场上转了个圈,奔驰在宽阔的直道上。像是飞机一样助跑了几公里,速度越来越快,一缕缕浓烈的火焰,从车轮内散发出来,如同有生命般垫在轮下。

    嗖——!

    黄金战马踩踏着火焰,忽的离开地面,带着一道火焰轨迹腾向天空。

    ……

    太阳战车在天空中疾驰,清晨,霞光万丈,战马的嘶鸣穿透重重云雾,车轮两侧燃烧着金线般的轨迹。白茫茫的云海中,燃烧的太阳战车犹如另一轮太阳,显得神圣不可侵犯。

    “……”

    伊文这还是第一次坐‘飞车’,虽然有些心惊肉跳,却还是希望飞的越久越好,最好永远飞不到目的地。他看了一眼女军官,发现对方表情冷静的可怕,似乎全然不在乎接下来发生的事。

    反正背锅的是我,她只是监视我的旁观者,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他自嘲的摇了摇头,再度望向天幕时,发现半空中天体底盘的中心位置,出现一个橘红色的细线。起初很小,很快就变成了一道光团,像一只缓缓睁开俯瞰大地的眼睛。光团继续扩大,很快向下延伸出一道倾斜的光柱,笼罩了王城边缘的军事要塞。

    “他们已经到了。”

    女军官轻轻的告诉他,声音不大,却能清晰的穿到对方耳中。

    ……

    王城要塞,顶端。

    伴随着战马的长嘶,太阳战车绕着要塞不断转圈,一圈圈的减速下降,带着螺旋形的金色轨迹,缓缓落向大地。

    嘭——!

    一声闷响后,马车着陆了。

    战马打着响鼻停在原地,女军官和伊文一左一右跳下车,看到要塞的指挥室外,除了帝国士兵外,还站着几名衣着奇特的人。

    他们穿着一身看不出质材的封闭式装甲,色泽灰黑、棱角分明,完全契合人体的肌肉线条,明亮的表面带着简练的勋章镀饰。头盔眼部覆盖一层墨色晶体,形似月牙,口鼻部位外凸,整体形状有点接近蓝星的防毒面具。

    “……”

    看到入侵者的真面目之后,伊文眼睛盯着他们的头盔,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

    进入指挥室,正中央是一张古朴的实木长桌,刻满了蝎、鳄鱼和鹰花纹,承重柱上内嵌着镶金的日轮徽章。墙壁上悬挂着历代太阳王领袖的画像,最新的那幅是就是埃赫纳吞王,这座要塞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入侵者穿着相近的装甲端坐在桌边,腰背挺拔,他们通过某种手段,已经掌握了这里的语言,甚至能够用埃赫塔顿的口音朝他们打招呼。

    两方代表照面之后,自称海博伦贸易财团负责人的入侵者,就拿出了受降条约。

    一.美尼斯政府赔款4.5亿德本,分39年还清,年息4厘,本息共计约9.82亿德本,以海关税、常关税作担保。

    二.将埃赫塔顿东部划定为使馆区,成为“国中之国”。在区内原住民不得进入,海博伦贸易财团可派兵驻守。

    三,设置保护区,美尼斯帝国险要关口,由海博伦贸易财团接管。

    四,清算反抗军,惩治给予财团严重损失的将领,名单由财团拟定,由财团法庭审判、处理。禁止美尼斯帝国的原住民成立或加入任何“与财团为敌”的组织,违者处死。凡是发生武装叛乱的地区,官员立即革职永不录用。

    五,承认联邦公民在美尼斯帝国境内有超然地位,美尼斯帝国司法机构无权干涉。联邦公民可任意往来任何地区,并允许经营商工业等各项生意,购置的土地皆拥有所有权。

    六,联邦政府拥有美尼斯帝国境内所有矿产的开采权。

    七,允许联邦神职人员入境传教,政府无权干涉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八,美尼斯帝国解散议政院,由海博伦事务总署接管,全权代表太阳王治理帝国,拥有人事任免权。

    当伊文看到这些条约之后,差不多也明白了上一代太阳王为何宁愿自杀了,换成他蓝星的母国要签这种条约,他也是宁愿去死。八项条约签下来,即基本上是把能卖的都卖光了,加上宗教文化的侵蚀,整个美尼斯怕是要万劫不复了。

    真的签了,我就算能活着离开这儿,也迟早死在起义军手里。

    伊文此刻的脑门上冷汗滚滚,他在这里,可不是孑然一身的孤儿啊,上面还有个无依无靠的母亲呢。

    幸好美尼斯帝国的代表不止他一个,几名擅长雄辩的官员立刻站了出来,愤愤不平的指责对方狮子大开口,毫无诚意,要求他们重新拟定条约。

    然而对于这些官员的要求,自称海博伦贸易财团负责人的基恩则是完全置若寡闻,只是告诉他们——自己的军队,可以在半个月之内将美尼斯全境变成一片火海。

    此话一出,刚刚还滔滔不绝的雄辩家顿时焉了,犀利的言辞一下子失去了力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语言上的反击,都是苍白无力的。

    谈判的局势基本是一边倒,拥有绝对实力的海博伦贸易财团,单方面掌握着节奏,任美尼斯方如何辩驳抗议,总是能用一两句威胁轻易驳回。

    “……”

    伊文全程沉默,他知道这次谈判不会有任何悬念,因为美尼斯这边能用的牌实在太少,几名大臣的雄辩术再高也没用。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不甘心就这么等死的他,开始绞尽脑汁的思考办法,同时观察四周的事物,试图从中汲取灵感。

    就在这时,伊文突然发现了一个细节,那个负责人基恩身后的一名护卫,似乎一直在关注自己身旁的女军官,并且紧握着双手,身体微微颤抖。

    这两个人认识吗?

    伊文有些奇怪,忍不住多留意了对方一眼,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对方忽然拔出了腰间的十字形武器,闪电般掷向蕾尼。

    小心!

    伊文立刻惊起一身鸡皮疙瘩,张口提醒的瞬间,他忽然意识到,如果能利用好眼前的这件事,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谈判的挽回劣势。

    “去死吧!你这屠夫!”护卫官的怒吼瞬间淹没了众人辩驳的声音。

    女军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从容不迫的坐在原地,那种程度的武器,她甚至不屑于闪躲,连自己的防御屏障都无法突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坐在座位上一直保持缄默,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太阳王伊文,突然跳了起来。

    他张开双臂,像是扑火的飞蛾一样,义无反顾的护在了女军官身前,任由十字形武器刺入胸膛。

    嗤——!

    高温利刃穿透伊文的胸膛,血液变成红色的蒸汽喷出,这一瞬间,整个谈判室的气氛顷刻冰封冻结。

    “……”

    女军官看着他,眼瞳收缩成了针尖般的一点,射出锐利的冷光,左手瞬间滑向佩剑,腰背一弹,直接就要掀桌砍人。

    伊文忍住胸口的剧痛,用身体封住了她的视线,紧接着,被自己的血雾所笼罩的他,在场面彻底混乱之前,用尽最大力量嘶哑地喊出一句话:

    “都不要慌!我没事!”

    这句话似乎起到了一定作用,入侵者的负责人连忙约束部下,并且以一种气急败坏的语气,命人将那个胆大妄为的疯子给押了下去。

    “别动手!”

    伊文靠在女军官的身体上,侧着脸,看了她一眼。

    他们的目光只是交汇了短暂的一刹那,那一瞬间,对方便发现这个男人眼神出乎意料的平静,就像是清凉的泉水渗入心田,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

    “好。”

    她点点头,松开了握住剑柄的手,

    “继续会议吧。”

    伊文忍住剧痛,吃力的拔出凶器,丢在地上,冷静的坐回了原地。

    “在这神圣的会议上,我的人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我很遗憾。”负责人基恩此时也平静了下来,虽然是致歉,语气里却没有多少歉意。

    “没关系,我不怪他,我们继续。”

    伊文拔出伤口时,故意撕裂了烧焦的血肉,导致创口崩裂,血液汨汨的滴落在地。

    “陛下,您的身体……”

    “陛下,暂时中止会议,先去处理伤口吧!”

    “陛下,这里交给我们就行。”

    随行的官僚们纷纷开始规劝,试图让他先去治疗伤口,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位太阳王是背锅侠,迟早要完蛋,但是现在毕竟有君臣名分,该表示的时候还是要表示的。

    “我的话有那么难懂吗?”

    伊文执着的坐在原地,视线环顾一周,最后落在八项条约上:

    “我胸口上的伤口很痛,但是这种痛苦,比起我心中的痛苦,不算什么!”

    “……”

    美尼斯的随行官员哑口无言,沉默了下去。

    “从现在开始,到流干最后一滴血为止,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里!”

    他瞪圆了眼睛,像是愤怒的公牛一样穿着粗气,手指蘸着血液,微微颤颤的划去了第四条:

    “我不能让那些忠于国家的人,和我一样死于耻辱。”

    这家伙!他是在威胁我!

    基恩看着对方流血不止的伤口,忽然意识到,眼前的年轻君王如果死去,就会成为美尼斯的英雄,激起他们的反抗意志。财团控制美尼斯的计划也会延期,即便强行镇压,也会面对此起彼伏的起义军——这些人,未来可都是财团的劳动力啊!

    美尼斯的太阳王么……果然是个硬骨头……

    即便是敌人,看到这样的硬骨头,也不得不发自心底的说一声钦佩。

    其实不仅仅是他,这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太阳王的态度——他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做筹码,换取国家的利益啊。

    “……”

    弄清楚了现在的状况,包括侍从在内,所有美尼斯帝国的官员,均是肃然起敬。

    几名年迈的官员,看着少年太阳王笔直的背影,鼻子一酸,很快脸上就是老泪纵横——君非亡国之君,臣非亡国之臣,这诺大的美尼斯,怎么就要亡了呢!?

    事实上伊文也没有那么高尚,他这个傀儡国王,还想活命的话,必须要想方设法的洗白自己。亡国的八条就是算签,一定要删几条。这次利用入侵者那边猪队友送来的机会,他灵机一动,使出了这门苦肉计,给自己抹上悲情的色彩。

    能挽回多少声誉,就挽回多少声誉吧。如果不行,那就让自己死在这里,总好过背上卖国贼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