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东西!”

    胖子老板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后背抵着围栏,双腿却仍旧不停蹬着地面,想要再往后靠,那是,恐惧到极点的表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失声道:“你不是死了吗!”

    “你肯定死了,不会有错!”他的手,紧紧抓住椅子腿,咆哮道:“我看着你,被射中十几支弩箭,怎么可能还不死!”

    “我的确被射中十几支弩箭”我冷笑道:“但我为什么要死?”

    随手,将四颗血淋淋的人头,丢在他跟前,我道:“不过,你的四个护卫,倒是真的死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一次,胖子老板旁边,和他一样狼狈龟缩的某贵族,失声道。

    “他是我的老板”阿诺德嘿嘿一笑,道:“也是新英勇公会真正的掌管着。”

    “原来,你......”胖子老板的肥手指向阿诺德,他愤怒道:“你竟敢背叛我们!”

    “我从来就没有效忠你们,何谈背叛?”阿诺德冷笑道:“况且,你只是不断榨取我金钱的臭虫,而他!”

    阿诺德指向我,道:“他才是真正给了我机会,让我挺起胸脯做人的恩人!”

    咦?我有那么伟大过吗?

    嗯......

    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明白,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他这么感激。

    或许,这只是他讨好我的一种方式吧。

    正在这时,楼梯处,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胖子老板大声道:“哈哈哈,你们完了,我的人上来了,你们都得死!”

    阿诺德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在看一只即将被处死,却又不停狂吠的疯狗。

    上来的冒险家,数量的确不少,实力也很平均,若是换了其他不及十级的冒险家,或许会苦战一番,但很遗憾,他们遇上的,是拥有足以与圣光匹敌的杀意的我。

    于是,他们都躺了,血流一地。

    胖子老板的精神,瞬间崩溃了,他眼中的得意,已经荡然无存,只有恐惧,还在源源不断的滋生。

    不仅是他,其他三个贵族也是如此。

    高台下,战斗仍在继续,很是胶着。

    我对着黑暗处说了一句:“把他们四个,带回密室。”

    “是。”

    好似幽魂般,一个全身暗色衣服的人,显现出来。

    这是一个精灵,但他的眼神却和精灵充满希望的眼神不同,是黑暗的,充满了威慑与无情。

    在他出现的瞬间,胖子老板,以及其他三个贵族,就昏了过去,被吓昏的。

    就连阿诺德,也被吓得一激灵,远远的躲开。

    随后,我跃下高台,拔出大太刀,直接杀了进去。

    三人对四人,战况暂且胶着,突然多了我一个,对方的阵脚瞬间大乱。

    阵营乱了,战斗,也就即将结束了。

    四个人,两个被我干掉,一个被哈罗德干掉,还有一个,被斯托干掉,不过最后那个没死透,又被金思琪补了一剑。

    回到地下室,四人已被固定在行刑架上。

    三个贵族这时缓过劲儿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喊着,说自己是贵族,拥有赦免权,不然会受到惩罚,等等一系列废话。

    当我冷笑着把手令展现给他们后,三人都傻了,贵族头衔被剥夺,三人从此恢复平民身份,屁都不是了。

    再看胖子老板,之前还渴望三人能够借身份救他一命,现在可好,三人自身都难保呢,用什么去救他。

    于是当即哭爹喊娘,哀求着我放了他,说什么兄弟之情,说什么朋友之谊。

    对此,我冷笑不止。

    真把我当兄弟的话,会用弩箭射我?

    我没有叫雷恩老板直接用刑,而是等斯威夫特将与他们有关的各位老板一并押来后,当着他们的面,述说他们犯下的所有罪责。

    最开始,某几位老板还不肯说,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结果被雷恩老板当场处决了。

    有了杀一儆百的例子,其他老板瞬间被吓尿了,一个接一个把四人的罪行供认出来。

    待全部供认完毕后,我便将他们统统放了。

    雷恩老板将记录了罪行的本子递给我,整整一厚沓。

    “把这个交给斯威夫特”我对金思琪道:“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好”金思琪道,转身就走,这时,哈罗德突然道:“小毅,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

    “我打算等你们走了之后再处理他们”我道:“我怕你们看不下去。”

    一边说,我也转身朝门外走,一边道:“说真的,那场面,我也看不下去,不过,收拾那个胖子的时候,我必须在场,我这个人,最不能容忍的几件事中,就有辱骂我未婚妻这一件,所以,我要亲眼看着他,一点一点被撕碎!”

    拷问三个被剥夺头衔的贵族,用了三个小时,折磨胖子老板,用了三天。

    我将胖子老板搜刮压榨的财产的一部分,交给斯威夫特。

    斯威夫特将所有收缴的财产,如数交由兽人王处理。

    此举,受到兽人王赞扬,且因为财产数目庞大,给他升了一级爵位。

    至于另一部分胖子老板的财产,我匿下了,作为新英勇公会与巨石公会的流动资金。

    借贷组织的倒台,直接影响了小半个巴兰城,许多涉事老板、店主因此惴惴不安,巴兰城城主特意发出公告,宣布不会追究余党责任,但要求每位居民都遵纪守法,不要妄图以为依靠某个私人组织就能一手遮天。

    这话一语双关,既说给那些老板、店主听,又说给我们这些公会的会长听。

    然而,他这话,对于冒险家公会而言,丝毫没有威胁性与说服力。

    尤其五大公会,便是和风大陆最大的五个组织,它们都与皇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既属于五大城镇,又独立于五大城镇。

    至于其他大型公会,也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势力,虽然彼此之间偶尔会有嫌隙,但多半不会闹僵。

    中小型公会大多则选择安于现命,毕竟它们小,一个不小心,不需要皇族贵族派人来缴,就会被管辖当地的大型公会给覆灭了。

    除了冒险家公会外,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组织独立于皇族贵族,那边是冒险家基地。

    这组织的强大,甚至连当初敢于杀死外族冒险家,亲手覆灭若干大、中、小型公会的阿喀琉斯,都不敢冒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