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牌美女总裁 > 第七百六十一章 交通事故

第七百六十一章 交通事故

 
    柳旭东摇了摇头,看向李正阳的眼神中全是怜悯:“瞧你这话说的多没脸没皮,你不是要陨落,而是已经陨落了!原本还想跟你较量较量,瞅瞅你那可怜兮兮的样,一点虐你的欲望都没有了。”

    李正阳咬了咬牙,冷声道:“你不是要滚蛋吗?怎么还不走,劳资看你一眼,胃里的东西都能吐出来。”

    “你以为我愿意看到你?”柳旭东撇撇嘴,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很是傲娇的说道,“中午的飞机,劳资就走。”

    李正阳站起身来,觉得跟这货着实不能愉快的沟通。

    “李正阳,暗月的人什么时候过来?”柳旭东脸色一沉,很认真的问道。

    李正阳被柳旭东冷不丁的一句话问懵了:“暗月什么人来?”

    “保护你的人啊!”柳旭东黑着脸,没好气的接着道:“你刚才不是牛逼哄哄的说一个电话,暗月的高手就寸步不离吗?”

    李正阳扭头看向柳旭东,眼神跟看傻逼没什么两样:“你什么时候也脑残了,劳资让人过来贴身保护?那跟脖子上挂个‘劳资废了’的牌子有区别吗?不是招着仇家过来砍吗?”

    柳旭东转念一想,点点头:“有道理,确实能起到这个效果。”

    “若真有人要对劳资下杀手,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点在。”李正阳丢给柳旭东一根烟,道:“别操心了,我没事。”

    “真没事?”柳旭东蹙蹙眉头,还是有点不放心,“你仇家不少。”

    李正阳都要吐血了:“先前我不是武者的时候没人动我,现在劳资就算再不济,也比一年前强,他们敢牛逼哄哄的过来?柳旭东,你怎么了,婆婆妈妈可不是你的性格。”

    柳旭东叹了一口气,超沙发上一靠,正色道:“还不是被刺激的!”

    “你和朱月月如果是中午的班机,收拾收拾就可以出发了,一来京都的交通不是很靠谱,二来机场安检比较严,如果不赶早,误了飞机耽误课程是大事,毕竟朱月月还是学生,一切以学业为主。”

    朱月月站在一边点了点头,轻声问道:“李大哥,你什么时候回通阳啊?”

    “最近可能没时间,你也知道我比较忙。”李正阳爽朗的笑笑,“等我闲下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回去看你和柳旭东。”

    “哦。”朱月月咬着红唇,小声道:“最好再去看看囡囡。”

    “囡囡怎么了?”李正阳蹙着眉头,“难道她那边遇到了什么麻烦?”

    “挺好的,怎么可能遇到麻烦呢,有赵强他们在通阳照顾着我们,好的不得了。”朱月月幽幽的叹了口气,对李正阳道:“她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念叨你,如果你回去了,一定要去看看她。”

    “我会的。”李正阳想也没多想,走到柳旭东的身边:“我那边还有很多事情,我就不送你了。”

    “就算你没事,你也不会送我的。”柳旭东斜瞅一眼李正阳,懒洋洋的道:“想开点,这么多坎都过来了,修为暂时没了,又不是人死了,完全可以再练。”

    “这还用你交代?”李正阳冲着柳旭东一摆手,“赶紧走吧,从这里到机场开车要很长时间。”

    京都大学的夜晚还是比较幽静的,李正阳在这附近徘徊了一天。

    至于原因嘛,那就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经脉中都不能聚集丝毫的真气。

    “我的好兄弟啊,别折磨我了好吗?”李正阳摸着肚子,垂头丧气的说道。

    叹了口长气,有气无力的往住处走去,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挂着一辆军方牌照的轿车停在门外。

    李正阳蹙蹙眉头,这这么晚了,谁过来找自己?如果是换了以前,用神魂探索一扫,就知道了,可惜现在......

    啥也不说了,老老实实的开门吧。

    钥匙还没插进锁孔,夏文婧迈着小碎步一把将门推开:“咦,我正准备出门找你呢,下次出门一定要带手机,这样有事也好联系。”

    “我又没走远,带手机干什么?”李正阳懒洋洋的说道,“外面的车是谁的?”

    “我的!”国安局第七组组长杨志国从客厅站了起来。

    李正阳一阵头大,尼玛,劳资这边正烦着呢,你个不长眼睛的跑来干嘛?李正阳懒洋洋的朝沙发上一靠,阴不阴阳不阳的道:“我说老杨啊,千万别告诉劳资,你这次过来是给劳资安排活儿的,最近我很忙,都忙得焦头烂额了,头都大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杨志国的表情有些不对劲,那架势跟死了亲爹似的。

    “呃,我说,这天刚黑,你就耷拉着一张脸给谁看呢?”李正阳撇撇嘴,从口袋里掏出了烟叼在嘴里,没好气的说道。

    如果是换了以前,听到李正阳这话,杨志国肯定会跳起来,可现在让李正阳疑惑的是,这货还是那一副无比哀伤的神情。

    “林建......死了!”杨志国从嘴里说出这句话,低下了头。

    李正阳听到杨志国这么说,拿着打火机的手一颠,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吧嗒一声,将香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声问道:“怎么死的?”

    杨志国叹了口气:“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李正阳拍案而起,如同狮子一般怒吼:“你他吗的脑子进水了?林子会出交通事故?国安局的历史上有兄弟是因为交通事故死的吗?”

    “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夏文婧按住李正阳的肩膀,柔声道。

    杨志国咬了咬牙,沉声道:“我刚开始也是不信的,可是调取了监控视频,也查了肇事者的身份,确实找不到蓄意为之的蛛丝马迹!你也应该清楚国安局第七组的实力,两天之内,我们完全可以将他祖宗四代查的清清楚楚,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这确实是一起交通事故,但即便是如此,第七组和侦察组都没有撤离,都在盯着鑫春市警方将这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事故是怎么发生的?”李正阳挪开夏文婧的小手,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

    最近的烦心事实在是太多了,自己都开始不冷静了!这种情绪会对自己的判断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暗月那边麻烦重重,必须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杨志国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原来,一辆宝马以超过一百九十码的速度闯了红灯,将一辆奥迪轿车撞得支离破碎,奥迪轿车内三名男性当场死亡。

    “在闹市区将车子开到一百九十码,真是够疯狂啊。”李正阳冷笑一声,瞟了瞟杨志国,淡淡的说道,“肇事者的资料呢?”

    杨志国当然知道李正阳问肇事者的资料要干什么,沉声道:“正阳啊,这事由于影响的层面太大,已经惊动了高层,高层示意按照法律法规严肃处理,所以你还是别管了。”

    “按照法律法规严肃处理?怎么个处理法?”李正阳冲杨志国微微的一笑。

    “法律自然会做出最公平的判决。”杨志国盯着李正阳的眼睛,“林子曾属于我们第七组,就算调去了公安机关,可还是我们的组员,这么多年,无意间可能得罪一些人,如果这个节骨眼上有人对肇事者狠下杀手,那么就是破坏法制。”

    李正阳撇撇嘴:“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不是你的风格。”

    “不是又能怎么样,上头盯着进,非常紧,否则劳资早就活活的打死那小子了!他吗的!”杨志国气呼呼的说道。

    李正阳淡淡说道:“既然做不了什么,你他吗的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报丧?”

    夏文婧拽拽李正阳的胳膊,柔声道:“杨组长的心里也不好受,你的语气不要那么激烈。”

    “劳资已经十分客气了!”李正阳将香烟熄灭,话语比寒风还要冷。

    “我知道你心里在怨我,可我穿着这身制服,必须为大局着想。”杨志国低着头,静静的说道,“高层追认林建为烈士,葬入京都八宝山,八点三十分追悼会开始,原本按照夏春燕将军的意思,这事要瞒着你,等事情风平浪静之后再跟你说,可是林建生前跟你关系很铁,我觉得如果你不参加,说不过去,林建前阵子还拖人打听你,还问你的平安......”

    说到这里,杨志国的声音开始哽咽,眼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刷刷的流了出来。

    渐渐地他的哭声越来越大。

    夏文婧鼻子一酸,眼眶也跟着湿润,正要上前安慰安慰杨志国,却被李正阳给拽了回来:“让他哭吧,哭一会儿就好了。”

    “那你......”

    “我没事。”李正阳又点燃一根烟,紧锁着眉头,抬头对杨志国说道,“已经七点了,再不去,连林子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杨志国擦擦眼角,轻咳一声,竭力的让自己的脸色变得很自然,对李正阳道:“会场一定要注意情绪,七组的那些兄弟们还是很听你的话,若你闹腾起来,肯定要出乱子。”

    李正阳没好气的道:“顾好你自己就成,堂堂七组组长,少将军衔,待会在现场控制不住情绪失声痛哭,那问题才真大了。”

    杨志国狠狠的瞪了李正阳一眼,声音还是有些哽咽:“你他吗的嘴里蹦不出来好话!”

    夏文婧几步走上前,小声道:“我以前对林局长很是尊敬,能不能跟你们去参加他的追悼会?他是我们民族的英雄,去给他送个花圈是应该的,此外你们这种状态开车我也不放心。”

    未等李正阳开口,杨志国就答应下来:“好吧。”

    殡仪馆,军人和警察整整齐齐的站在两边。

    见到李正阳到来,身穿变装的七组人员齐刷刷的敬了一个礼。

    一边的军人和警察齐刷刷的看着这边,他们对杨志国敬礼还能理解,可那个高壮的男人是谁?为什么队员们看他的眼神比看杨组长还要尊敬?

    李正阳还了一个礼,然后挥挥手,对大家伙道:“对不起,来晚了。”

    然后他看向正前方,被鲜花簇拥的林建,就要朝前走,杨志国一把拉住了他:“军方高层和公安部高层与国安局高层都在,不要造次,按照程序送别。”

    李正阳甩开杨志国的手:“我是来送朋友的,不是参加什么狗屁仪式的!”说完大踏步向前走。

    尚未接近遗体,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蹙蹙眉头,冲身边的警卫使了个眼色。

    “同志,请按照程序来,尊重英雄。”戴着白手套的警卫拦住了李正阳的路。

    “尼玛的程序!”李正阳打手超前一推,警卫硬生生的退了好几步,差点一个踉跄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