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赖上我 > 第1641章 让你吃就吃

第1641章 让你吃就吃

 
    陈幽幽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心里真是无比的忐忑,对于张小宇身边的人,她也是了解了一些,知道这个许宁馨还有郑宵洁,也知道两人是在特殊部门,但是却不知道两人是在隐龙小组,遇到张小宇的女人,她不怕别的,就怕她们不同意张小宇帮她,那她可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在房间里面一直坐卧不安,可是张小宇却一直也没有过来,也不知道到底情况如何了,她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等待。

    这两天在苏宁,她也是与家里进行了数次沟通,不只是跟陈家现在掌舵的大表哥,而且还跟家里的其他长辈们也沟通了一番,但是大多数的人都是不同意放弃陈家现有的东西,就算老爷子他们保不住了,但只要有这些多年积累的资本在,他们还是有东山在起的机会。

    年轻人大多都是支持这个观点,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以前在家里虽然也是很受关注,但上面即有陈家老爷子,又有各位叔伯,真正轮到他们管事的地方并不多,而现在陈家上面两代全都被带走,这就让那些年轻人们一个个手里都有了不小的权利。

    这人一但真正拥有了权利,再让他们放下,那就是很不容易了,而且他们以前的生活环境也都是养成了他们目空一切的习惯,就算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没有意识到他们将遇到的事情有多么危险,还在为得到了权利而沾沾自喜呢。

    而陈家的一些长辈,尤其是女人,这时候却是大为担心,她们看的就比较长远,也劝说那些年轻人同意张小宇提出来的条件,可是这些年轻人都不肯答应。

    另外还有一点让陈家老一辈更加担心的是,这些年轻人们不是心往一块使,而是各自有各自的想法,陈家现在已经隐隐的分成了三个大的派系,都在想着如何让自己得到更大的权利和更多的好处。

    这让陈幽幽真的很伤心,在她的印象之中,陈家就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那都是相当的开心快乐,互相关怀,可是现在这些人竟然有这么多的私心,连爷爷他们的安危也不管了,一心就只为着他们自己的利益。

    而那些兄弟们,这时候就是一个劲的让她缠住张小宇,不管如何,也要成为张小宇的女人,以前她以为大家这样追她,也不过就是为了陈家,现在她则是感觉到那些人并不是这样认为,他们只是想因为她与张小宇的关系,最后是让张小宇保他们,而不是去保里面的爷爷和和长辈们。

    现在他真的要重新认识这个家,重新认识家里的人,她们再也不是那些疼爱她的哥哥姐姐们,她感觉他们好可怕,从他们的身上,她已经感觉不到那种亲情,只有赤裸裸的利益。

    如果不是她现在还想去见爷爷,想去见父亲,那她真的很想放弃了,这样的家,还值得她为之付出吗?

    想到这些,陈幽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两只眼睛也是红了起来,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甚至于跟张小宇还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到头来却是毫无意义,这简直就是太让她难以接受了。

    第二天上午,张小宇才来到了陈幽幽的房间,陈幽幽马上迎了上来,紧张的说道:“今天可以去看我爷爷他们了吗?”

    张小宇点了点头,道:“今天可以了,不过只能与你爷爷和父亲见一面,其他人,那就不能去看了。”

    “嗯嗯,那就行。”陈幽幽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了一种极度复杂的神色。

    张小宇又看了看陈幽幽,道:“脸色这么不好?”

    “我……我昨天晚上没睡好。”陈幽幽低头又扭起衣角来了。

    张小宇也没说什么,陈幽幽早已经收拾好了,两人就直接下楼,不过在电梯里面,陈幽幽的肚子突然咕咕的叫了起来,张小宇皱了一下眉头,道:“一直没有吃饭?”

    “我……我不饿。”陈幽幽连忙回答。

    张小宇也没有多说,但是与陈幽幽下楼之后,则是到了二楼的餐厅。

    陈幽幽忙道:“不用了……我们……还是先去看爷爷和父亲吧。”

    张小宇一瞪眼睛,道:“让你吃饭,你就吃饭,别废话。”

    陈幽幽嘴扁了一下,不敢再多说话,乖乖的跟着张小宇去取了餐盘,然后只是取了少量的食物。

    挑了一个座位坐好,张小宇把自己面前的餐盘推到了陈幽幽的面前,道:“吃饭。”

    陈幽幽顿时愣了一下,道:“你……你不吃?”

    “我都吃完了,就知道你不会自己打,这是给你的,赶紧吃吧,不管怎么说,你这次也是跟我一起来的,我也不能让你饿着。”

    陈幽幽眼眶有些发红,这些天她真的是心力交萃,张小宇模样虽然凶,但却是让陈幽幽又感觉到了一种关怀,低着头轻轻的喝着粥,眼睛却已经不由自主的流到了粥碗里。

    一张餐巾纸递到了她的面前,张小宇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你嫌粥淡的话,可以吃点咸菜,别自己往里面加料。”

    陈幽幽连忙接过纸巾,由于慌乱,手却是碰到了张小宇的手上,这让她竟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下子竟然变得有些窘迫了,连忙拿着纸巾擦去了泪水,而由于这种窘迫,她倒是不那么的伤感了。

    陈幽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那天与张小宇发生那种事,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或者说,那时候她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屈辱,但是现在竟然有那么点不一样了。

    陈幽幽喝了点粥,又吃了小半个馒头,然后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她心里毕竟还是牵挂着爷爷和父亲,现在能吃下去一些东西,那也是张小宇逼的。

    她停下来,张小宇就直接站了起来,陈幽幽连忙快步的跟了上去。

    宾馆门口就停着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张小宇直接上了车坐到了驾驶的位置上,陈幽幽也跟着坐到了副驾驶,心里却是暗暗想道:“这张小宇果然厉害,这车明显是军里的,张小宇跑到京城就有自己专用的车,那在部队里面的地位肯定是不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