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六十九章无人问津的高级任务(二合一)

第一百六十九章无人问津的高级任务(二合一)

 
    “陪青叶学姐做了趟高等级任务,学分四六分。”李白解释道,“毕竟以咱们的实力,那些高级任务其实也不是做不了。”

    周瑜眼前一亮:“对啊,咱们领不了高级任务,但咱可以和高年级的学子合作啊。”

    但随即他又皱眉:“只是这高级任务在高年级尚且是僧多粥少,那些抢到任务的学子又怎么可能自愿和我们这些新生合作?”

    李白笑道:“对我们自是如此,但你可以找你的小乔学姐嘛。”

    周瑜脸色一垮:“太白你说笑了。”

    在这个时代,赘婿的地位是最低的,所以任何和吃软饭搭边的事都很受人排斥。

    而且周瑜本就因为小乔入学早,成了他的师姐,且这几天对他暗地里多番照料耿耿于怀,经李白这么一说,顿时感觉扎心了。

    李白也只是随口一提,没打算继续撩拨周瑜,从这几天周瑜的拮据也能看出,他是不想受小乔照顾的。

    不然凭小乔在稷下混迹这么多年的老资格,周瑜之前也不至于每天都得扫大街,啃窝头。

    他话锋一转,道:“对于这剑轮回,你知道多少?”

    “略有耳闻,据说只是鸡肋,太白你怎么会选择这个秘境?”周瑜思索道,他不是剑峰学子,自然不会太过关注十二秘境中最不入流的剑轮回。

    “剑轮回......对别人而言或许是鸡肋,但对我没有比它再合适的秘境了,而我在里面经历了十世轮回。”李白深吸了一口气道,“整整十个人生。”

    酒兴正浓,月色下,李白在酒意的刺激下稍显迷离的眼神中盛满了沧桑,虽然仍旧是很年轻的外表,但却给人一种已经步入老年的疲惫感。

    周瑜微怔:“十个......人生?”

    李白笑了:“加起来估计能有五百年了,好在那到底是梦境,与现实不同......只是终究还是有几分怅然,也有点思念那些梦中的人物。”

    “很可笑对吧,明明都是自己虚想出来的人物,但是那样的生活......也很有趣啊。”

    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第一生,那等了他大半辈子的李华梅,还有后来成为他妻子的木兰,昭君......只是很快他就将其压了下去。

    毕竟只不过是一场梦境,杂七杂八的经历忘掉就是了,只留下那些十世轮回所得的剑道之基就足够了。

    李白的语气虽然轻松,但周瑜听到耳朵里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轻松之意,甚至感觉仿佛如同山岳一般沉重。

    周瑜的声音有些低沉:“我原本以为你只是很努力,现在看来,单单努力二字还远远不够......你是在拼命啊!”

    十世轮回五百年——听起来就给人一种悚然之感。

    他问道:“你就不怕彻底迷失?”

    李白摇了摇头:“我没想到会这么危险......听看守秘境的守门人说,以往的学子进入秘境后,所经历的虽然同样是十世轮回,但加起来最多也就十余年的样子。”

    若不是他神魂够强,又与青莲大佬共存一体,他很有可能再度人格分裂,这件事想想还有些后怕。

    周瑜道:“若是你提前知道了这场秘境的危险性又会怎样?”

    李白迟疑了片刻后道:“知道了......大概也不会放弃吧。”

    “为什么这么拼命?”周瑜沉声道,“我总感觉你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赶着你一样,你不过也才二十有三,这个年纪就有如此剑道造诣,哪怕放眼天下,也属一流了。”

    李白笑了笑:“我来自碎叶,我曾戍守长城,在那里我有许多同袍仍旧在奋战着,而我却离开了战场,来到了稷下......”

    “他们还在战斗,每天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而我还能在这里同你喝酒,相比起来,这种生活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有些危险,也算不得什么了。”

    “我想有朝一日能够凭借自己手中的剑终结那里的战乱,将和平带回给我的家乡,我希望这一天能早些到来,所以我希望自己能更快成长起来。”

    周瑜点了点头,神情中流露出了一丝敬意:“太白高义,若日后我完成我的使命,必定同你一同去往长城,助你一臂之力。”

    李白哈哈一笑:“逗你的,我哪有那么伟大。”

    他摇了摇头,嘴角延伸出了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公瑾,你有什么理想吗?壮大你的家族,或者是辅佐孙吴统一三国之地?”

    周瑜犹豫了片刻,苦笑道:“太白,你说的确实是我曾经的理想,但现在我想了想,那不是我的理想,而是我的使命。”

    李白抬起头,能够看到周瑜在阴影下侧脸的剪影,到底也有几分不甘心的意味在里面,哪怕这是他一出生作为世家子弟就需要承受的命运。

    其实就现在这个年纪,周瑜虽然已经有了日后的那个雄姿英发的美周郎的气质,但眉宇间仍旧稍显稚嫩,少了些城府,多了分真诚。

    这个时代的人们需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那些后世一般的年轻人所无法想象的家国天下,就压在他们年轻的肩膀上,就像他的那场镖师的人生一样。

    尽管一统三国这种宏大的重担要远比给老婆买周福记的金钗以及养家糊口的担子沉了不知多少倍。

    但对于他们自身的能力而言,其实差别不大。

    “我很期待看到你手握乾坤的那一天。”李白笑道。“终结三国之地的战乱,将其重归于统一,同样功德无量。”

    周瑜也笑道:“我也很期待看到你搅动天下风云的那一天。”

    最后一杯残酒,就着这笑声渐干。

    “不够尽兴啊。”周瑜叹了一口气,将酒壶中最后一滴酒水喝了个干净,“你这酒虽烈,但量还是太少,还有吗?”

    “有倒是有,不过是比你喝的这个牛栏山更好的。”李白掏出了无尽的酒葫芦,这酒葫芦里的酒放的时间越长就越香,他也是忍了好久才憋到现在拿出来。

    一拔掉木塞,周瑜的眼睛就瞪大了。

    “酒香清澈,沁人心脾,你这酒......难道是传说中早就失传了的仙人醉?”

    李白摇了摇头:“废话少说,拿你酒壶来,我给你倒点。”

    周瑜皱眉道:“这酒壶瓶口这么细,万一……”

    李白摆手打断道:“呵呵,放心,我有数。”

    反正不让你用咱的酒葫芦,那是我和木兰专用的。

    周瑜盯着李白的动作,随着金黄色的酒水倒出,香气越发浓郁,他抽动着鼻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哀嚎:“我就说了别倒,你看你,居然洒出了一滴,这......这简直暴殄天物!”

    李白翻了个白眼:“闭嘴吧你,有的喝你还有啥不满足的,若不是你今天心事重重,会有你的份儿?”

    “哈哈哈,这么好的酒,玄德和孔明却无缘品尝……啧啧啧。”周瑜晃着酒壶,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单是闻这香气就感觉到了几分醉意。

    不是酒气冲头的那种烂醉,而是一种舒缓怡人的沉醉。

    李白:“那你别喝了,我把你那份儿分两份儿给他俩送过去。”

    周瑜连忙别过酒壶:“别啊!这一小葫芦酒容量太小,若是四人相分,顶多只能尝个味儿,不可能尽兴。”

    “但若尝味不得尽兴,对他二人也是折磨,不如我二人稍作牺牲,替他们承受此等折磨——太白,我们此举可是深得佛祖割肉喂鹰的真谛啊。”

    李白:“……”

    呸!凑不要脸!

    弹幕也炸了。

    【诸葛亮: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刘备:MMP!】

    【话说小白你这酒到底什么味儿啊,是不是冲得蜂蜜当道具,我这看你们这表情也太浮夸了。】

    【吸溜,简直口水直流。】

    【唐三:我掏七万,你立马给我来一葫芦尝尝!】

    ......

    第二天,东来峰上,学子们正站在巨幅的任务横幅前议论纷纷。

    “卧槽,两万学分!这么高奖励的任务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抢啊!”一名从后面挤过来,蓬头露面的学子惊呼道。

    “抢个屁抢!你也不看看任务说明。”一名学子白了他一眼,语气突然变得诚惶诚恐了起啦,“诶,是公羊师兄!”

    复姓公羊的男子挠了挠满是油腻的头发,没计较那名学子的冒犯,皱眉道:“要去扶桑?”

    那名学子点头道:“对啊,而且扶桑血祸正炽,血族之王徐福更是成名已久的魔道巨擘,又通晓血族秘术,恐怕连诸子都未必能压制得了他,此去十之八九是回不来了。”

    “噢,那倒是挺有意思的。”公羊的双目中闪过了一丝跃跃欲试的光芒,不过转瞬就熄灭了。

    他略带惋惜道:“只可惜时间太长了,若是去了,怕是连今年的学员大比都没办法参加了,我可是期待了好久的。”

    那名学子附和道:“是啊,去一趟扶桑至少也要一年半载,区区两万学分,根本不值得浪费如此多的时间。”

    公羊师兄名为公羊流水,是故晋国的皇族后嗣,家学渊源,一手剑术冠绝当届学子,纵观稷下最擅长战斗的剑道部,也只有叶凡等寥寥几人能与之比肩。

    听了那名学子的话,公羊流水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你根本不懂......这个任务的真正价值,根本就不是那两万学分啊。”他怅然道,他是真心想要参与这场注定将会惊心动魄的旅程。

    但很可惜,已经蛰伏多年的他根本没有这种余暇。

    他必须参加这场年度大比,击败那些他早就想要击败的对手们......因为今年是新生入学的一年,同样也是老生毕业的一年。

    新生入学在暑期,而老生毕业,则在岁末,这将是他最后的一场年度大比,他必将夺得第一!

    东来峰被这个新任务闹得沸沸扬扬,两万学分不可谓不多,在稷下,哪怕每天都好吃好喝,大鱼大肉,也足以生活两三年的时间了。

    若是拿去同那些魔道部与机关学部的学子交易,就算是那些能够对圣者起到作用的高级魔道阵法与机关都能换到十余件之多。

    这个数字若是换算成黄金,至少也有上千两,而且有价无市。

    但很可惜,与它的代价相比,这奖励就显得有些少得可怜了。

    比如青叶和李白之前所做的那个任务,虽然想要接到要凭运气,但最多不过个把月,也能领上一两个,再算上一些零碎的杂活,凑够两万学分并不算太难。

    起码远比远渡扶桑,生死未卜这种事要简单得多。

    然而到了中午,似乎是发现学子们俱是无人问津,东来峰将那任务的奖励悄然间提升至了三万。

    而且是不计人数,只要参加,回来之后每人都能获得三万点学分。

    只可惜,仍旧没有人领取这个任务。

    本以为东来峰接下来还会继续提高任务奖励的学子们却发现东来峰彻底沉寂了,仿佛发布这个任务不过是例行公事一般......

    ——————

    山下稷下镇

    竹下忿忿不平道:“稷下的人明显就是在糊弄我们,说什么一切都凭学子自愿之类的话,全都是些推脱之言,宫本先生,他们......他们怎能如此不负责任!”

    宫本武藏长叹了一口气:“竹下君,看来要回扶桑,终究还是要靠我们自己了。”

    竹下哼了一声,气急败坏地开始收拾行李:“那该死的老头,白骗了我们帮他了个忙,结果一无所获,走吧,咱们现在就走,哪怕是沉到大海里,咱们也不在这里看他们这些汉人的眼色了。”

    宫本摇头道:“先别收拾,再等几天,李先生同我约好了会尽快来找我,要走也得等他赴约之后再走。”

    竹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叹息道:“李先生是个好人,只是他也帮不了我们啊,神风还会持续月余的时间,若李先生跟我们一同回扶桑,反倒有可能害了李先生的性命......”

    “除非我们继续等下去,但那个时候,扶桑早就乱成不知什么样子了!”竹下忧心忡忡地跪坐在蒲团上,沉声道。

    宫本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看似平静的面容下早已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

    他攥紧了拳头,暗暗祈祷着:“阿通,你一定不要有事啊,一定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