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六十八章夜风小楼酌酒话

第一百六十八章夜风小楼酌酒话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夜深人静的校舍楼,山风本就凛冽,晚风更可寒意入骨。

    披了一身红色大氅的周瑜跟在李白的身后,脚步沉重,神情怅然。

    而就在此时,一瓶盛在精美琉璃器中的烈酒砸在了他的身上。

    周瑜怔怔接住,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连太白都发现我心中所虑了吗?”

    “太明显了。”

    李白笑了笑,神情渐渐也转为惆怅:“今晚不醉不归。”

    “好。”周瑜道。

    两人沿着西来峰早已长满野草的小道,来到山岗上的小楼,这里是整个西来峰地势最高的地方,却是罕有人来,连楼前的石阶都已被丛生的杂草所掩盖。

    一方面大部分的学子不知道还有这地方,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地方也实在是乏善可陈,唯独一个看山景,稷下还有太多比这里更出色的地方。

    小楼已经微破,廊柱掉了漆,推开虚掩的木门,便能看到那蛛网密布的房梁与满是灰尘,踩上去嘎吱嘎吱响的木地板。

    小楼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地上还丢着一堆学子吃剩下的鸡骨头。

    周瑜踢开那几根骨头,笑道:“虽然不知那些纠察是怎么监视到我们的,但看样子这个小楼倒是他们检察的死角。”

    李白飞身跃上了楼顶,站在露天的廊柱上道:“没多大意义,藏食于野,虫蛀兽啃,单看那些被山猫咬碎的骨头渣子就知道这个方法不靠谱。”

    风势越发凛冽,脚下即是万丈深渊。

    李白很喜欢站在这种地方,因为曾经的他有恐高症,但是自从学会御剑飞行之后,这种症状就消失了。

    恐高源于人类基因内刻骨铭心的铭记。

    因为从高处掉下来会死会疼,久而久之这种痛被烙印到了基因里,所以人类才会恐高。

    也正因为如此,当人类成为一种不会因从高峰跌落而死,甚至骨子里已经蜕变成另一种超凡生命时,对于高度的恐惧也就不复存在。

    周瑜也跟了上来,他站得有点远,并没有与李白并肩站立。

    他虽然不恐高,但体魄无法与武道强者媲美,若狂风大作,必有跌落之险。

    这种可能虽小,但并不是没有。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李白张开双手伸了个懒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啊。”

    “好诗!”周瑜赞叹道。

    “好什么好诗,叫你出来不是让你赏析诗的。”李白哂笑道,“来,我也想听听是什么事让咱平时一沾枕头就着的周公瑾彻夜难眠。”

    周瑜犹豫了片刻,无奈道:“本是私事,不想劳烦太白费心,但此事……我实在是一筹莫展。”

    李白道:“是关于小乔姑娘的事吧?”

    周瑜点了点头:“太白你也知道江东乔家,想必对世家在三国之地的地位也是有所耳闻的。”

    李白道:“嗯,没错。三国之地世家林立,上品无寒门,非世家子弟无法掌权的说法流传甚光,各州郡官员皆由世家子弟担任,一些诸侯甚至都是当地世家手中的提线木偶。”

    周瑜道:“没错,三国之地就是世家的天下,任何一方诸侯的背后都必定有魔道世家的影子,比如曾经灭亡了的荆州刘表,就是当地世家推举出来的傀儡。而曾经的江东乔家,哪怕在这整个三国世家中,也属一流,他们家族流淌着拥有魔道力量的血脉,代代皆出英才,族中甚至拥有一位强大的魔道巨擘。”

    李白嗤笑道:“我倒是一直好奇,拥有魔道血脉到底算不算是魔种混血。若算,那这魔种混血之间的待遇相差的未免也太多了些。”

    大把大把的魔种混血被迫害至死,活着的也倍受歧视,需要小心隐藏着自己的血脉特征才能苟全性命,唯独那么寥寥几个地方对于魔种混血没有歧视。

    然而在另一边,同样是魔种混血,那些魔道世家反而混成了上等人,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件很可笑也很令人心寒的事。

    周瑜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没错,这世界的确是不公平的,但是拥有魔道血脉与魔种混血确实还是有所不同的。”

    “能够达到魔道巨擘,也就是类比武道人仙层次的强大存在其血脉中都流淌着强大的魔道力量,他们的后代便形成了世家。”

    “究其根源,或许二者本质是相同的,但我们到底没有那些魔种混血耳朵,尾巴之类的异类特征,所以......”说到这里,周瑜停住了。

    其实归根结底,无论是魔种还是周瑜,小乔这些拥有魔道血脉的世家,都是人类所缔造的魔道生物,只不过缔造出来的方式不同罢了。

    但仅仅只是表现形式的差别,就使得二者的待遇天差地远。

    搁以前,李白或许还会生出几分不忿,嘲讽两句。

    但此刻却没有了什么特殊的想法,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王者大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阶级,如同金字塔一般泾渭分明的阶级组成了人类的社会。

    而少数底层人可以通过努力爬到更高的层次,则是维护这个阶级稳定性的最重要手段。

    “不提这些,你继续说。”李白扬起酒壶道。“来干一杯先。”

    周瑜和他碰了杯道:“曾经,乔家是我们东吴的柱石,但现在......随着乔家那位魔道巨擘的陨落,乔家的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但他们却不思放权,仍旧牢牢把持着我吴国各个要位,许多乔家子弟更是尸位素餐,鱼肉百姓,此乃自取灭亡之道。”

    李白想起了历史上,由江东猛虎孙策掀起的那一场对世家的清洗,世家于三国诸侯,既相互依靠,又相互制衡,但从权力的角度上来看,二者确确实实是对立的无疑。

    “所以现在,你与乔家的联姻已经不合时宜了,对吗?”李白皱眉道。

    “没错,不光家族来信……就连我的好友孙仲谋也告诫于我要早早地同乔家划清关系......”周瑜叹息道。

    “这件事你不感觉你想得太复杂了吗?”李白皱眉道,“让你与乔家划清界限,又不是让你与小乔划清界限,孙伯符与大乔不是一样订婚了吗,难道他还能对乔家赶尽杀绝?”

    李白晃了晃手中的酒壶,摇头道:“这件事你想得未免也太严重了吧。”

    周瑜浑身一震,随即苦笑道:“不是我想的太严重,而是以史为鉴,在政治斗争中,想得再怎样严重都不为过。”

    “或许在你眼中,出嫁从夫,小乔若是嫁给我,与乔家的联系便断了,但你可知晓......乔家的那位魔道巨擘,就是一介女子。”

    李白皱眉:“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周瑜苦笑道:“小乔的天赋太好了,也就是说小乔拥有东山再起,重立乔家的能力。而大乔不同,大乔早就已经同乔家斩断了一切联系,成为了沿海百姓崇敬的女神......”

    李白摇了摇头:“其实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就足够了。”

    “请说。”

    “你爱小乔吗?”

    周瑜斩钉截铁道:“当然。”

    “你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吗?”

    “不能。”

    “所以你还苦恼什么?”李白翻了个白眼,“保住她不就得了,或许你需要做出些牺牲,但是别告诉我你连这么点东西都舍不得。”

    周瑜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岂是那么容易舍得的......太白你我出身不同,有些事情你不懂,但我相信你肯定能够理解——男儿在世,哪能只有爱情。”

    李白皱了皱眉:“或许你是对的吧。”

    为了爱情抛弃一切,虽然听起来很浪漫,但置生你养你的父母于何地?更别提其他的东西了,对于世家子弟而言,其实很多事情的重要性都远远比不得家族的存续,这其中甚至包括了自己的性命。

    只要出身于世家,哪怕是堂堂周公瑾,对这一点也不能免俗。

    “看来我今天恐怕是没办法为你解惑了。”李白笑着和周瑜碰了碰杯,再度饮下酒水,“你们世家的事我不懂,但我知道,只要做出了决定,以后就不能后悔了。”

    “无妨,这些事说出来也就轻松了。”周瑜笑道,“我周公瑾也不至于连这么点主见都没有,该怎么样,我心里其实已经有数了,倒是我看太白你也是心事重重啊,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白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追忆,苦涩道:“今天我进入了剑轮回秘境。”

    周瑜愣住了,惊呼道:“你从哪来的学分?”

    李白:“......”

    为什么你关注的重点会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