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六十七章周郎无眠

第一百六十七章周郎无眠

 
    十世轮回终于到此结束。

    【好一场狗血大剧。】

    【好感动,小白帅,师兄小哥哥也很帅啊。】

    【为什么没有床戏的镜头,心塞塞。】

    【话说那个小国公主真的是昭君小姐姐嘛?】

    弹幕一遍遍地滚动着,毫无疑问,这一世的轮回相比较之前的平淡而言,有热血,有兄弟情深,有绝世美人,像是一部年度大戏,让观众们看得非常爽快。

    除了李白自己。

    十世轮回,刨除那几个不需赘述的平淡人生,但凡值得一提的这几生其实都非常富有戏剧性。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实际上生活有的时候远比传奇小说还要来得更加传奇也更加荒诞。

    李白经历了整整十个轮回,十世不同的人生足以绵延五百年之久,但经系统剪辑之后,观众们所看到的只会是一个个片段,在短短的一个时辰内播放完毕。

    否则时间线的不对应哪怕是系统也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

    只是这十生的厚重对于李白自身而言,可绝不仅仅只是那一个个片段所能展现出来的。

    那厚重的经历足以令他脱胎换骨,细致真实到每一天都需要每一分每一秒都具体而微的生活,也足以令他沉沦。

    而这才是剑轮回最恐怖的一劫。

    曾经的学子们还从未有过完整地度过一场如此庞大的十世轮回的纪录,他们所经历的轮回,不过是其漫长人生中截取的一小段,拼凑起来,最多也不过十年左右,因为那样厚重漫长的经历不是人类的灵魂所能承受的。

    哪怕是超凡脱俗的武道圣者也做不到,因为他们的超凡仅仅只是肉体的超凡,而不包括灵魂,灵魂若是经历的太多,哪怕肉体仍旧年轻,他们也将迅速苍老,走向衰亡。

    只有修真者!

    这些本质已经超脱于人,更是将肉身视作渡海之舟,本质上修得是神魂而非灵肉的存在,才能承受如此厚重的经历。

    毕竟这十世轮回,加起来也就堪堪五百余年的样子,而李白哪怕只是金丹后期,如今的寿命也早已达到了恐怖的八百年之久。

    这也是李白的剑轮回,与以往相比,显得都有所不同的原因所在。

    黑夜下的剑峰,月光交织的如同水榭般的地面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李白的身影从缝隙中挤出,他踉跄着跪倒在地,神情迷茫。

    而此刻的后山,早已空无一人,只剩下被剥开的树皮上,他那仍旧嵌在其中的铭牌在月色下反射着毫光。

    他睁开眼,像是在注视着眼下那暗黄色的泥土与星星点点的碎石块,实际上却没有丝毫的焦点,他的灵魂在迅速壮大,那潜藏于金丹之中的神魂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但在这迅速壮大的神魂中,却隐隐有了一道道细密的纹路在显现,缠绕在那个虚幻的小人之上,像是一道道充满蛮荒气息的图腾。

    然而那绝不是什么图腾,而是恐怖的——裂纹。

    他的神魂即将迎来分裂,届时,他在剑轮回中经历的每一个人生都将复活在他的脑海中,而他原本的人格,对于身体的掌控力,也将瞬间被压缩至十一分之一。

    因为他本就已经拥有了一个人格。

    “李白,醒来!”

    一声暴呵宛如晨钟暮鼓,轰然间在他的耳畔炸响,紧跟着,一道淡青色的莲花宛如自水墨画般沁染而出,点在了他的神魂之上,密密麻麻的裂纹瞬间消隐。

    李白蓦然间惊醒,气喘吁吁,已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瘫坐在地上,喃喃道:“十世轮回,十世性情,若不是在这紧要关头被唤醒,恐怕立刻便要分裂出十个人格?”

    哪怕这十个人格强弱不一,最强的也就是最后一世的轮回,也远远无法与他本体抗衡,但这仍旧恐怖至极。

    李白的神情有些凝重起来,郑重道谢:“谢谢你了。”

    依旧高冷的青莲大佬什么也没说,再度陷入沉寂。

    他其实能够清楚地发现,不仅他在变得越来越强,青莲大佬同样也是如此。

    最开始的青莲大佬给李白的感觉就像是汪洋大海,感受不到边际,但等到后来,他就发现青莲的气息更像是天空中的星辰,根本摸不到边际。

    这不是实力上的强大,而是神魂!

    甚至可以这么说,倘若青莲大佬能够修仙,一日之间成就鬼仙,然后连续渡过九重雷劫,成就阳神大道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只可惜这个前提注定不可能成立。

    青莲大佬强则强矣,却并非是独立的灵魂,而是李白的另一面人格,自然无法脱离李白而存在。

    其实青莲的强大就是李白自己的强大,只可惜为了不被对方过于强大的人格主导自己的人性,李白注定不敢过于借助其力量。

    而且神魂之力若是无法渡劫,磨砺出阳神,单纯在战斗力上,也未必能同这个世界的顶尖存在——超智慧体们对抗。

    他随手从商城里兑换了一枚增加修炼速度的丹药吞下,一股暖流化开,融入了他的四肢百骸。

    经历一场梦境,他对系统的观感比起以往的略带排斥,已经变为了真心接受,这并非性情大变,而是人生阅历的增长使得他抛开了一些以往看不透的本质。

    纵观他获得系统以来,所有的主线任务其实都是直指他的本心,或特意为他的成长作铺垫的。

    长城血战,依他性情,自然绝不会苟且偷生;所以有了守护长城的主线任务。

    之所以到来稷下,不过是因为他当初在边地对木兰的戏言,却是一语成谶。

    ......

    种种表现都意味着系统是在为他服务,只不过是他的辅助工具,而不是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奴隶主。

    所以这种担心很没道理,归根结底还是李白自身有一种不安全感在作祟,从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事情,但实际上......所谓的馅饼,也未必就如他一开始所想的那样,是馅饼。

    他撑着身子站起,神情疲惫,摇摇晃晃地扶住那棵歪脖子树,取下了嵌在其中的铭牌。

    “小伙子,你很不错。”

    老谷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递过来一个类似于铁质的小酒壶,李白侧过身盯着对方,片刻后伸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他有轻微的洁癖,哪怕十世轮回的沉淀仍旧没有改掉这个臭毛病。

    老谷不以为忤,自顾自地灌下去了一大口,说道:“我看了你的第一世,只看了第一世,我觉得你小子真的很不错。”

    李白敏锐地注意到了对方的右手被切掉了大拇指。

    人的五根手指中最重要的毫无疑问便是大拇指,尤其是对于一个武者而言,没了大拇指甚至连武器都握不住。

    然而对方的的手仍旧很灵活,只是食指的中段有些弯曲,像是代替了大拇指的功能,所以生生磨得变形了。

    “前辈你也很不错。”李白笑了笑,“只是......我的轮回,你能看到?”

    老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只看了第一世的几个片段,不过管中窥豹,能经历如此细致而又完整的人生,自稷下建立以来,你是第二个。”

    李白微微一笑,没有自矜的感觉,更没有产生什么无关紧要的好奇心。

    只是道:“关于第一个是谁的问题我就不问了,前辈我们以后有余暇再聊,今天实在是有些乏了。”

    老谷点了点头:“明天来这里一趟,有东西要给你。”

    李白点头,踉跄驾起剑光离去,他的御剑飞行正在渐趋大成,等到他突破金丹的桎梏,就可以由踏剑而行变作人剑合一,化为长虹飞行。

    那时,无论是速度还是其他各个方面,都远非昔日能及。

    走近寝室,和三个舍友打了招呼后,他便躺到了床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然而虽然身心俱疲,但长夜漫漫,他却无心睡眠,也无心修行。

    捷径不是好走的。

    这十世轮回,他的积累真的很深,现在他的肉体虽然疲惫,但神魂正在显著增强,这种前提下,他根本不可能睡着。

    而除了神魂的好处,更加显而易见的好处则是那十世轮回所得的剑道之基——这样庞大的积累虽然还无法彻底将他的的剑道之基夯实,但只要他将其梳理归纳出体系,自然而然就能水到渠成,得到蜕变。

    于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李白便开始了胡思乱想,从最初的一世人生开始回忆,每一个模糊了的音容笑貌都值得他去思念。

    在这纷乱的思绪中,不知为何,他的脑子里突然又蹦出了那句很有名的话,君子藏器于身,伺机而动。

    这下我倒是器动了,连娃儿都有了,就是不知道,这算不算出轨……毕竟咱那一世的老婆,也是木兰啊!

    李白突然听到了一阵长长的叹息声,侧过头去看,便看到周瑜翻了个身,似乎从熄灯到现在,他一直都没能睡着。

    李白干脆无声无息地跃下了床,来到了周瑜床头。

    “要聊聊吗?”

    黑暗中,周瑜的一双眸子亮得像火,隐隐藏着忧虑。

    闻言,点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