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六十章抢人头的来了

第一百六十章抢人头的来了

 
    “你嘟嘟囔囔地在说些什么?”青叶有些诧异道。

    李白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在祈祷这次的任务不会横生什么枝节。”

    “放心,有学姐罩你,没问题的。”

    青叶很自信,区区一个五千学分的任务,对她而言并不难。

    毕竟在稷下的剑道部,她虽然不能与那些最顶尖的强者相提并论,但也是十分强大的宗师境剑手,又选修了魔道能力,相辅相成之下,就是那些剑道部的大佬都不敢轻易与她为敌。

    曾经她所完成的最高奖励的任务,是一万学分的难度,与之相比,区区五千学分只能算是日常。

    “那便提前谢过学姐了。”李白苦笑道。

    “好说,我们这就出发吧。”

    她的笑容很灿烂,似乎真的很开心。

    就是不知道是因为有李白这一强援作为臂助还是因为和李白一同做任务本身就很值得开心。

    李白个人感觉是前者,要真是后者他也没辙,假如优秀是一种错的话,那么他觉得自己早就已经无药可治。

    两人的离去并没有引发多少瞩目,在这宝贵的旬休日,所有人都在忙着自己手头的事,缺学分愁饭吃的抓紧时间做任务;泡妹子的抓紧时间送礼物,请吃饭,请逛街,加快攻略进度;咸鱼抓紧时间补觉……

    在稷下的日子其实与李白那个世界的大学生活别无二致,很多观众早已见惯不怪,只是他们没有想过,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能有这样的生活又是多么的罕见与……难得。

    这是一片净土,哪怕许多稷下的学子们毕业离开,返回各自的势力,仍旧愿意尽全力去守护这里。

    ......

    河阳谷坐落于稷下的东南,距离大概有三百多里地。

    这里已经超出了旧齐地的范围,属于三国之地中并州的边境。

    魏蜀吴此时之间的关系此刻已经很紧张了,曾经三国之间的恩怨情仇,正伴随着其间夹杂着的大小诸侯势力的崛起,再度浮于水面。

    值得一提的是,三国之地并非真的只有魏蜀吴三国,而是诸侯割据,大小军阀相互倾轧的一片战乱之地,在这里,叫得出名号或叫不出名号的诸侯大大小小足有数十。

    小的拥兵两千,占城一座;大的拥兵数十万,横跨数州之地。

    而魏蜀吴三国就是其中最大的三个,建立起国号,并将这国号长久延续下来的诸侯国,为诸侯霸主,是最有希望统一这片土地的三个诸侯国,这其中又以曹魏最强。

    至于那些在漫长的岁月中,如同昙花一现,陨落更迭的诸侯国们,早已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忘,成为了一场并不值得缅怀的笑谈。

    而在三国之地,除了大大小小的诸侯以外,还存在着一个个盘踞在当地,根深蒂固的魔道世家,与那些诸侯们纷纷暗通款曲,试图在这乱世谋求更进一层的资粮。

    比如说那二乔出身的庐陵乔家......

    李白以前不知道这些,还以为所谓的三国之地真的只有三国鼎立,还是青叶告知的他这一点,这世界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百姓们都是憎恨乱世的,但这个世界上总有坚信着‘乱世我为雄’的傻瓜在一次又一次地掀起战争,并称之为最好的时代。”青叶站在李白的身后,揪紧他的衣角。

    两人此刻正踏在天河剑凝聚的剑光上,狂风猎猎,掀起他们的衣袂与长发,这个场景很唯美,最起码直播间里的观众们早已截了不知多少张图。

    等风渐渐小了下来,她继续道:“比如说最近崛起的一位新诸侯,杀了原刺史丁原,占据了并州之地的吕奉先,一身武艺极为出众,纵横三国之地无人能敌,据说有圣道强者出手,尚且被他一箭射灭,又有麾下八健将,怕是又一位枭雄人物。”

    吕奉先......吕布吗?

    传说中的三国战力第一的武将(演义版),连赵云都不是其对手的无双之魔......只是看现在的时间段,他应该还未堕入黑暗,觉醒贪狼之星的力量,否则就不单单是一箭射灭圣者了。

    李白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端,战争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彻底结束,但愿这大周崩析之后的世界能够尽快重归统一,这样起码......会有一段相对和平的时光到来。”

    乱世人命如草芥,这对于一个后世人而言,无论再怎样杀伐果决,习惯了血腥,也绝不可能熟视无睹。

    “我看你和你的那几个舍友走得挺近,以后也想随他们建立一番事业?”青叶问道。

    李白摇了摇头,心不在焉道:“志不在此。”

    “也好,掺和进那些军阀混战也不是什么好事......对了,我们此行的河阳正是并州辖地,完事小心,解决完任务我们立刻就回。”青叶道。

    ......

    天空中划过了一道剑光,剑光落地,化作两道身披黑白相间的稷下长袍的身影。

    几百里的路程若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在这个道路堵塞,山川密布的时代,要想安然穿越至少也是好几天的事情了。

    但对于李白自然不在话下,短短半个时辰就能赶到,而且并不费力。

    御剑飞行这种手段,无论是用来装逼耍帅还是赶路,都实用非常。

    “我们先找个当地的村民问问消息吧,毕竟之前得到的消息已经是两天前的了。”青叶低声道。

    “好。”李白点了点头,他没做过这种任务,但也很清楚情报的重要性,“这里的气息......一片死寂,我们小心些。”

    放眼望去,山崖之下原本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如今变得斑驳宛如长了牛皮癣一般,一块块枯黄色的与原本的苍翠色泽呈现出泾渭分明的两个极端。

    “对了,刚才一路......你到底在看什么?”李白微微皱眉,回过头望去。

    一路上,或许是错觉,他一直觉得对方虽然嘴上一直和自己交谈着,眼神却一直聚焦到了自己的屁股上。

    便看到青叶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郁闷道:“被你发现了......我只是想找找看你的尾巴藏在了哪里?”

    李白没明白啥意思,惊讶道:“什么尾巴?”

    “就是这样的尾巴啊......”说着,一条毛绒绒的狐狸尾巴就从她的屁股后面伸了出来,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她并不忌惮展露自己属于魔种的那一部分体貌特征。

    李白发了一会儿愣,强行按捺住自己吐槽的欲望,镇定道:“我没有尾巴,也不是魔种混血。”

    青叶皱眉:“不可能啊,你身上的味道那么浓......”

    李白吓了一跳:“真的吗?”

    什么味道?

    狐狸有什么味道?

    狐臭呗!

    自己难道不仅继承了千年之狐的血脉,难道连狐臭也继承了吗?这以后还怎么抱木兰,会不会被嫌弃?

    不对!我当初在传承记忆中,清楚地记得青丘狐没有狐臭的......

    青叶严肃地点了点头:“就是狐类魔种血脉的气息,而且很纯净,如果不是你成功加入了稷下,我一定会怀疑你会不会是真正的狐类魔种或者......觉醒者?”

    李白明白了一些:“是这样吗?”

    他说着双目渐渐化作金色的竖瞳,澎湃的血脉力量汹涌而起,一寸寸坚冰自他脚底凝聚,化作莲台......随即雪白的长尾骤然延伸而出:“这就是狐类的气息吗?”

    他微微皱眉,这种感知类似于青丘狐传承记忆中对妖气的感知,看来这魔种在某种程度上,倒还真的很像是妖,只是虽然魔种的血脉一般都有缺憾,但魔种混血反而要比人妖混血更加常见得多。

    “你看,还说你没有尾.......”青叶原本得意的笑脸渐渐凝固,“尾......九条?”

    “你......你是大圣!”青叶手都快哆嗦了,原本以为是偶遇了一个同族,而且还是自己挺崇拜的诗人,正好可以做朋友,却不曾想......居然是大圣!

    “完蛋,我刚才好像一直在盯着他屁股看!”青叶脸上温婉如同大姐姐一般的笑容凝固了。

    “怎么了,叶子学姐?”李白笑眯眯道。

    青叶嗷得嚎了一嗓子:“别!别叫我学姐,你是我学姐!不,你是大佬!”

    ......

    走进山谷中的村落,两人相顾无言。

    之前的事让俩人都挺尴尬,现在是这么个情况:青叶脑补李白是曾经远古时代的狐族大圣,在女娲一发元气炮下深受重伤所以潜入稷下,重走修行之路。

    所以青叶现在对他特别恭敬,这种态度的巨大转变,让李白也不禁无奈地觉得,自己好像又做了一件很堵心的事儿。

    “小心些,这个村子里已经没有丝毫生命气息了。”走进村落的两人表情变得越发严肃了起来。

    李白对这种气息不陌生,曾经在长安他也曾见识过......这是阴阳门徒的气息。

    “桀桀桀,稷下的学子终于来了吗?”

    伴随着一阵诡异的笑声,整个村落突然风卷云涌,一阵狂暴的风沙陡然间席卷开来,而就在则风沙中,一道道若隐若无的身影迅速冲了出来。

    “不好,是圈套。”青叶大喊道。

    李白毫不意外,他微张双手,天河剑化作无数道流光溢彩,自寒月冰魄剑匣中流淌而出,汇聚入他的手中,随即,无数道剑气骤然激射而出。

    修真者的飞剑既能用于直接对敌,也能当作法剑来用,这一刻,虽然没有施展任何剑术,但单凭这天河剑的剑气,就足以灭杀任何低于宗师级的强者。

    砰砰砰——

    一阵爆豆般的声响响起,李白微微皱眉,虽然在他的感知中,敌人已经被消灭掉了,但这席卷而起的沙尘暴仍旧干扰了他的神识,使得在这种情况下,他无法准确分辨是否有潜行能力高超的刺客隐藏在其中,伺机而动。

    “能让这风沙停歇吗?”李白沉声道。

    青叶点了点头:“我尽力而为,大佬。”

    她现在反倒不紧张了,因为有大圣级的大佬在场,她觉得天下之大,任她纵横。

    尽管大佬现在实力一般,但这种老古董肯定有着大把的底牌,青叶觉得这波很稳,可以直接莽一把。

    随即便看到其头顶出现了一堆狐耳,强大的魔道力量汹涌而出,灌注到了她的双指之间,只见她虚点前方,娇叱道:“定风波!”

    轰——

    风沙顷刻间止息。

    “哟,果然不愧是稷下出来的高徒,居然还能破得了老夫这狂沙阵。”一声戏谑的苍老笑声响起。

    只见在那被狂风摧垮的废墟间,一道身披月白色长袍,长袍胸襟上铭刻有白色残阳的少年人正金鸡独立,站在一根石柱上。

    此人面貌像是少年,但口中发出的声音却宛如即将步入棺材的老古董,充满了诡异的违和感。

    “是阴阳宗师!”李白面色微沉,以前在长安的时候他仔细了解过阴阳家的结构划分,共计有四名人仙级或巨擘级的大宗师,每名大宗师麾下又有四名圣道境界的佼佼者,被称作阴阳宗师。

    据说每一名阴阳宗师都是圣道五重天之后的强者,与当年的葬花圣者完全是两个层次的存在。

    “大佬,干掉那个装嫩的小贱人!”青叶此刻早已没有丝毫风度可言,躲在李白的身后,指着阴阳宗师,狐假虎威道。

    “我TM......”李白觉得全世界都在针对他刚田武。

    “不用推诿了,反正都得死,看你白白嫩嫩的,不妨事的话,就让老夫先吃掉你吧。”阴阳宗师奸笑道。

    李白:“......”

    白白嫩嫩的说的是他,不是青叶。

    卧槽!

    你们阴阳家都这么变态的吗?

    正想着要不要放大招,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震天的马蹄声,紧随而来的是宛如雷神降世般的怒吼声:“哪里来的渣滓也敢在本大爷的领地造次!”

    阴阳宗师笑容戛然而止,看向远方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居然敢打扰老夫的用餐,不可原谅!”

    他张开手,漫天遍野所有的生命在这一刻尽数被他汇聚入了手中,紧跟着为之引动的,则是宛如大海般无边无际的魔道海洋。

    一道火红色身影如同一道霹雳骤然间冲了出来,只见来者头戴雉鸡翎,肩披百花袍,身着兽面吞天铠;手握丈二方天戟。

    他的相貌堂堂,剑眉高高扬起,神情桀骜,睥睨八方,正是那......无双之魔,吕布,吕奉先!

    “区区世俗武将,若你带千军万马前来老夫还有所忌惮,但就凭你一人,哼!”阴阳宗师傲然道,“记住了,杀你之人——裘百里!”

    轰——

    大地剧烈震颤,一个巨大的黑色巨龙正在阴阳宗师手中的能量团中汇聚,空气泛出一阵阵涟漪,李白与青叶俱都是面色微变。

    “这就是吕布?”

    “如果真是他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望着那即将施展出恐怖魔道术的阴阳宗师,骑在火红色战马背后的年轻战将伸出手狠狠一抓。

    这一抓之下,一声苍茫狼嚎声自天地间回荡,与此同时,仿佛无形的巨狼自空中踏落前爪,一只无形的森然利爪直接划过了大地,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凹痕。

    而下一刻,它的另一只爪印就将落足与阴阳宗师的头顶!

    阴阳宗师的脸色骤变,只觉手心汇聚的生命力在这一瞬间居然无形之间被那穿着铠甲的战将给夺走了,黑色巨龙的凝聚过程居然被生生延长了三分之一,根本无法立刻释放出手!

    “不好!”

    只见他的身体骤然间被三根森然爪痕撕扯成了碎片,尽管下一刻他就重新汇聚成人形,但此刻他脸上的自负与骄傲早已尽数化作了恐惧。

    “怎......怎么可能!”

    这是——贪狼之握!

    “记住,杀你者,并州吕奉先!”

    年轻战将傲然道。

    一杆方天画戟化作流星,轰然间飞入苍穹,它的升势渐渐达到顶点,随即开始以更加恐怖的加速度坠落,就在此刻,吕布的身影也骤然间高高跃起。

    “哈哈哈哈,所到之处,无人能挡!”

    在那方天画戟落在阴阳宗师的头顶之时,被飞跃而至的他抬手抓住,随即狠狠横扫,带起滔天血光,宛如魔神降世......吕布直接砸在了大地之上。

    轰——

    烟尘弥漫,恐怖的黑色光圈席卷开来。

    那实力甚至已经达到了圣者八重天的恐怖层次,哪怕在整个阴阳家也属于接触了高等级转生之术的高层人物的阴阳宗师,就如此干脆利落被直接劈成了一团碎肉。

    【出现了,三国第一强者——吕奉先!】

    【呵呵,不过是演义版本的第一强吧,正史上吕布仅仅只是弓马娴熟......】

    【骗人的吧,我刚才试了试,我的吕布根本没有这种功能。】

    【我的屌缠在哪里?】

    青叶的面色悚然,紧紧地扯着李白的衣袖:“这人,好吓人!”

    李白的脸色微白,心头也有点悚然,毕竟对方这份实力,在这三国之地,恐怕已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除非新一代的三国强者尽数成长起来,否则在现如今,他就是无敌的——无双之魔!

    “你们又是何人?”吕布高举方天画戟,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