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五十九章新的任务(二合一)

第一百五十九章新的任务(二合一)

 
    “谢谢老师!”钟无艳惊喜道。

    夫子苦笑着摇了摇头,神情中闪过了一丝无奈:“这是最后一次了,你最好奉劝你那夫君不要抱有借助稷下之力复国的念头......”

    “否则夫子虽老,但还是提得动刀的。”

    钟无艳郑重地点了点头。

    或许在很多人眼中,夫子已经很久没有和人动过手了,对于夫子的形象,虽然崇高如世间巅峰,但对于其实力反倒看得不是很重了。

    就像人们一提到唐皇武则天,所想到的第一点绝不是其个人武力上的强大,而是其文韬武略以及背后的国家。

    毕竟都当了皇帝了,普天之下值得其亲自动手的存在已然是少之又少。

    这样的比较很贴切。

    现如今只有那些辈分极高,寿命久远的武道人仙与魔道巨擘们还记得当年,由夫子一人一剑所掀起的滔天血海,积尸成山。

    无数同辈的天骄陨落于其手,那些曾经惊才艳艳,放到现在能够撑起一个庞大家族未来的天之骄子在那莽荒的年代就如同流星一般陨落于其手。

    那可是个一言不合,就杀人全家,覆灭整族的杀星。

    钟无艳哪怕到现在仍旧清楚地记得夫子当年最常说的一句话:“教不成的话,就杀掉吧。”

    只可惜当年肆无忌惮的年轻夫子已经一去不复返,现在的夫子需要守护整个稷下书院,所以他变了许多,因为有了在意的东西,便再不想以往孑然一身而来得肆无忌惮。

    钟无艳很清楚夫子为了稷下做出了多少改变与牺牲,所以此刻涌上心头的是浓郁的愧疚。

    她忍不住想起了当年,在她因为魔种混血,从而倍受欺凌,流浪到稷下的时候,是夫子接纳了她。

    那个时候的她鲁莽而又任性,不知闯了多少祸,她一次又一次地以为夫子会赶她离开,但最终夫子没有,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帮她收拾烂摊子。

    甚至到后来偷空三贤者的积蓄出走,三年后又带着一身伤病回来,仍旧是夫子帮她解决了追兵,只是她用来报答他的是又一次的背叛。

    而且这一次她席卷走了更珍贵的财富——稷下的藏书阁。

    然而夫子仍旧宽容地原谅了她,所以她还给夫子的是整个稷下的土地,成为齐国王妃的她有这个资格......稷下对夫子而言意义非凡,但对她同样也是至关重要的家与避风港。

    “对不起......”她道,“老师,我放不下,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您之外只有他曾毫无保留地真诚待我,当所有人都为我的野蛮粗鲁而生出厌恶的时候,是他!是他排除万难,娶我为齐国的王妃。”

    “所以对不起,老师......廉颇师兄比我更有担当,我和他争了很多年,但这一次我承认,他比我强。”

    “这一次,我实在放不下。”

    钟无艳站起身,在离开幻想乡的时候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要去拯救她挚爱的夫君。

    半晌,夫子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儿大不由娘,女大不中留啊。”

    “当初所有人都道他娶了你是倒了大霉,甚至争相为他的生命安全下注,但现在看来,这恐怕才是他这一生所做,唯一一个正确的决定。”

    ......

    稷下镇上的酒家。

    李白正与宫本武藏推杯换盏着,青叶坐在旁边自顾自地吃着素菜,很有礼貌而又不失疏离地同两人交谈着。

    而竹下……这个恪守仆从本分的扶桑剑客,从始至终都没有落座。

    “先生,能在这里见到你实在是宫本的幸事。”宫本武藏仍旧有些激动,“我早就该猜到,区区圣道强者,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先生。”

    李白的笑容到现在反而不尴尬了,一方面是堂堂戏精的自我修养,另一方面则是抛开种族不言,李白对宫本武藏还是很欣赏的,这样的欣赏所带来的便是先天的好感,类似于一见如故。

    像这样纯粹的剑客,无论在哪个时代,是哪国人,都值得尊敬。

    “很抱歉没能帮上宫本先生你的忙,我在稷下到底只是一介普通学子......但是若宫本日后返回扶桑时,我愿与你通行,到扶桑去见识见识那所谓的血祸。”

    李白的确很想见识见识血祸,而且他隐隐有预感,得到了范海辛皮肤以及制裁之枪的他,很有可能命中注定将参与到这场剧变之中。

    甚至于下次直播内容干脆就是血祸!

    宫本武藏激动坏了,他还以为李白是人仙级的大佬......

    所以十分激动道:“先生高义,有先生助拳,此行返乡必将能剿除祸患,宫本不胜之感激,简直.......”

    这不,激动得连话都说不顺了。

    不过李白也并没有解释些什么,术业有专攻,论对付起血族,他觉得自己所能发挥出的力量还真不一定比人仙差多少。

    这个世界的人们之所以能让血祸绵延,久久无法断绝,一方面是因为血族在王者大陆的这位大佬徐福太过强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血族这种魔种与其他魔种迥异,拥有着更为强悍的恢复能力与宛如瘟疫一般蔓延的感染能力。

    而且血族的智慧往往不低,配合一些血族秘术,神出鬼没于黑暗中,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宫本先生我还有要事,暂且先回去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会替先生留意一下消息,若东来峰批准了先生的请求,我会第一时间告知先生。”李白站起身道。

    宫本真诚地感谢道:“那就多谢李先生了。”

    望着李白离去的背影,宫本武藏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

    竹下君感叹道:“太白先生真有君子之风啊!”

    宫本武藏点了点头,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了。

    “宫本先生……您怎么了?”竹下惊道。

    “我想起了故乡的樱花,也想念阿通的笛声......”宫本武藏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阿通现在怎么样了,血祸究竟蔓延到了怎样的程度?”

    “神风一起,通讯断绝,上次收到消息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了,对于这些我们一无所知。”

    他忧心忡忡地将酒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虽说儿女情长为剑道之束,但我现在,真的控制不住心中的担忧。”

    竹下君沉声道:“宫本阁下,阿通姑娘剑术造诣也不差,又通晓一些巫女之术,定当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吧。”宫本叹了一口气,随即一言不发地上了楼。

    ……

    山路上,把玩着新买来的簪花的青叶笑道:“今天我在东来峰上接了一个奖励五千点学分的任务,怎样?要不要一起?这一届新生里,有资格跟学姐我一起做这个任务的,恐怕也只有你了。”

    针对新生的任务难度一般较低,奖励也很少,五千点学分的任务对于新生已经是不敢想象的恐怖任务,也几乎不是他们所能完成的。

    李白心不在焉地随口应道:“承蒙看得起……但此事还是明天再说吧,今天还有些重要的事情,就不奉陪了。”

    青叶眨了眨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仍旧很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那我明天再来找你。”

    “好,明天见。”

    李白把她的东西递给她,自己嘴上啃着一个买来的苹果,一边吃着一边往回走。

    回到西来峰的校舍,李白的心情不禁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宫本又强大了!

    这个在游戏中屡屡遭削的家伙实力简直如同坐火箭一般,而且自己又不是青莲大佬,本来人家天赋就比自己好,正常情况下的修炼速度根本比不过人家。

    哪怕自己有系统的帮助,自己想要单凭剑道,就这么按部就班地修炼下去,想要超越宫本武藏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看来……不能再这么咸鱼下去了!”

    这些天来他虽然努力,但其实有很多稷下的资源都没有有效地利用到。

    比如说……十二秘境之中的剑轮回。

    剑轮回并非什么特别强大的秘境,比之存在于剑峰之巅,被所有剑道部学子憧憬的神秘剑冢,剑轮回显得就太过平庸了些,在十二秘境之中根本不值一提,纯属凑数的。

    据说剑轮回是由三贤者之一的庄周所构筑的梦境,在这场梦境中,进入者可以经历十次剑道轮回,即每一次轮回都将是走到剑道上的强者的轮回。

    听起来还不错,能够汲取十世强者的经验。

    只是这强者的定义一般比较水……宗师几乎一个没有,普通学子所经历的人生大多只是普通剑客,正路走不太多,弯路反而走了不少。

    这样的梦境轮回,哪怕经历一遍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反而会影响他们本身还处于幼苗状态的剑道。

    但这对于李白则不然,他的剑道很强,任何低层次的剑道都会成为他的资粮,进入这个秘境可以显著夯实他的剑道之基。

    只是此刻去明显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他的剑道太高,太强,也太过宏大,所以需要承载其的基础也就越强。

    这就好比一座金字塔,想要修筑的越高,承载其塔尖的底座就越庞大,所以以那秘境中的普通强者的剑道来填充他的基础,不说是沧海一粟,作用也实在有限,不然以他现在的造诣怎么可能还比不过那些普通学子的基础?

    只是欲受王冠,必承其重,要想拥有最强大的剑道,剑道之基也必须有最深厚的积累!

    不过刨除这些缺点,剑轮回仍旧是一个很好的参悟机会,在李白的规划中,是除了上课,感悟使用冰剑学子的剑道之外的第三个利器,能显著缩短李白夯实剑道之基的时间。

    至于之所以之前没去将之完成,一方面是因为时机不够成熟,他打算在自己剑道即将突破时再作为助理,使得自己一蹴而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穷。

    没错,感悟这个秘境需要花费学分,而且点数不少,一口价2000!

    这对于绝大多数还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新生们几乎没有一个能拿得出这笔钱来的。

    不过今日听青叶所说的那个奖励丰厚的任务,倒是有了个机会。

    ......

    他琢磨了会儿,索性又回到剑峰的剑柱群中去感悟历代先贤的剑意了,这一感悟就直接到了黄昏,返回宿舍和三个舍友聊了会,便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收拾好行李赶去见青叶了。

    见了李白,青叶惊讶道:“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任务就这么答应了?”

    李白苦笑道:“最近手头有点紧,很缺学分。”

    青叶了然道:“我明白了,那我先跟你说一下任务描述吧——首先这个任务有关于阴阳家,难度不低,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在河阳谷,有人看到了草木泛黄,虫兽失去了生命力变作了干尸……这很明显是阴阳家吸纳万物之灵的手段,现在倒是还未波及到人。”

    “但阴阳家之危险你应该也是清楚的,若真是他们在搞东搞西,很有可能会制造一场波及甚远的灾难!”

    稷下的任务很少有为自己牟利的,而这个任务虽然危险,却是为了黎民百姓,并不违反其原则,很多稷下的高难度任务也同样是如此。

    “又牵扯到了阴阳家吗......”

    见李白眉头紧锁,她又道:“不过我们也未必就会遇到阴阳家的那些大人物,其实就目前所得到的情报来看,对方只是吸取草木野兽之灵,顶多也就是刚入门的阴阳门徒,很容易对付。”

    阴阳家其实是一个类似于邪教的组织,上线发展下线,由于其易于入门且立竿见影的邪法,所以很快便席卷了整个大河流域。

    身为穿越者,李白其实有一套远比阴阳家更先进的传销模式......咳咳,所以说,穿越者搞什么修真,搞什么工业革命,直接搞传销最合适了!

    当然正统的阴阳家还在稷下,他们运行的路子又与大河流域受东皇太一掌控的阴阳家截然不同了。

    “话是这么说,但你越是这么说,我反而越没底。”李白翻了个白眼,青叶你这Flag立得太明显了,这趟过去,要是不遇见什么阴阳家的大人物才奇了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