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五十五章凛凛人如在!

第一百五十五章凛凛人如在!

 
    恐怖的魔音席卷而出!

    这一次,那黑影罕有地郑重了起来,所以这声音也就变得越发恐怖,听在耳朵里,仿佛有一尊雷神在你耳膜前擂鼓,每一个鼓点都恰好落在了你的心跳上。

    【哇靠,比昨天的版本还劲爆!】

    【我要屏蔽声音了!实在是太难听了!】

    【好刺激好刺激!感觉自己要死掉了,太刺激啦!】

    【爆满山与之相比,根本是云泥之别嘛!来,小白白跳一段极乐净土,要女装噢!】

    【尽管这声音真的很难听,但看着这帮稷下学子,我仍旧只能露出一丝尴尬而不失妈卖批的笑容。】

    李白顾不得看弹幕,面色大变,险些止住了自己的歌声,那魔音灌耳比之以往要来得更加恐怖,仿佛要震破他的耳膜,声声打乱他的节奏。

    但饶是如此,他凭借着新学来的乐家乐理,仍旧在大声高歌,只是那曲调已然渐渐不在其上,难以产生那种令人菊花绽裂的恐怖效果。

    “该死,这就要放大招了吗?”

    李白捏紧了拳头,突然一声大吼使得自己耳畔的魔音为之一清,随即趁势放声高歌:“接我新招!”

    “法海你为什么不同意我们的爱”

    “你不想让我们幸福吗自由自在”

    “......”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刘备惊呼道:“此音......居然如此魔性。”

    周瑜面色微变,神情中透露出了一丝希冀:“莫非,太白真能赢过对方?”

    黑影的面色渐渐阴沉,在那天空之中,隐约可见一尊七层宝塔轰然降临,那宝塔呈现金色,顶端隐隐有雷蛇环绕。

    而在那塔下,更有一条不知有多长的森然白蛇昂首嘶鸣,神色冰冷,带着虎啸雷音,向着黑影就是镇压而下。

    这座雷峰塔并非是真实存在,对付其他或许毫无用处,只能博人一笑,但对于乐道之争,此塔却是利器。

    因为李白对于乐理之道连入门都算不上,尽管这些来自异界的歌曲各有威能,但要将之运用于实战,李白就力有未逮了。

    不过单纯的乐理之争,他倒是岿然不惧。

    黑影若是真在战场上,自然可以对之熟视无睹,只需暂时不施展音攻即可,但这是乐理之争,他绝不会后退,也绝不会就此停下他的歌声!

    “怪不得......小珂今天会让我小心些,原来你倒还真有两把刷子。”

    黑影的神情中闪过了一丝狠厉,随即再度高声唱道:“不孝之人杀杀杀!乱我心者杀杀杀!”

    七个杀字化作锋芒毕露的血色长剑,若在真正的生死交锋,这血色长剑只需一个照面就足以削下李白的头颅,但此刻,黑影仍旧操控着这血色长剑,向着天空中的雷峰塔呼啸斩去。

    ......

    “曾经我赵国也很羸弱,地利不及楚地沃土千里,雄踞东南,可攻可守;钱粮不及齐地,濒临东海,经略盐铁,富极天下;武不如魏国武卒,悍勇无双,称雄七国,数次占我邯郸......”

    “昔日的武灵王便是在此等局面下筚路蓝缕,率领国民开启变革,胡服骑射,西破林胡、楼烦、北灭中山,拓地千余里在这东周之地开辟了偌大基业,后来七国乱起,相互攻伐,也正是我赵国成为了抵御北夷与秦国兵锋的屏障。”

    “如今秦地虽盛,但那赢皇暴虐,任由血族之术盛行,且赵地百姓仍旧心向于我,大王只需卧薪尝胆,暗中积蓄力量,他日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卷土重来之日必不远矣。”

    马车上,臂膀上戴着两个巨大拳套,肌肉魁梧,仿佛随时能够裂衣而出的壮硕男子正向着身边神情苦涩的少年展望道。

    少年的穿着破烂,但身上却带有一种掩盖不住的皇室威仪,他是赵国国君,曾经的公子嘉,如今的赵王赵嘉。

    只可惜,这国君当得并不如意,如今身边只剩下寥寥数十骑胡服骑手,虽说皆是精锐,但在秦国数万锐士,几十万正卒的面前,简直如螳臂当车般,根本不值一提。

    “廉将军,如今秦国在嬴政的统率下鲸吞六国,厉兵秣马,有席卷八方,气吞万里山河之势,复国......谈何容易。”赵嘉苦笑道。

    “寡人现在已经不指望能复国了,只求能寻一安稳地方了却余生。”

    廉颇的脸色微苦,摇了摇头,指向车窗外,那一张张疲惫的面孔:“大王难道忘了他们的牺牲了吗?四十万大好儿郎,被那白起坑杀,献祭魔道邪术,此仇可忘?”

    赵嘉面色微变,咬牙切齿道:“当然不敢忘,只是寡人......”

    他一拳砸在车窗,眼神悲哀。

    他不是蠢货,所以他很清楚如今复国之事早已无力回天,且随着时日推移,赵地的百姓终将渐渐淡忘赵王室的存在,他们将忘记自己的身份,将以秦人自居......

    无论是复国还是复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他累了,他真的不想背负这样的宿命,哪怕他现在能与嬴政当面一战,生死由命,他也不想就这样投身于一件看不见任何希望的复国大业。

    “罢了,就把一切都给他吧......毕竟赢秦与我赵国宗室,也算同源。”赵嘉苦涩道。

    “大王,曾经我赵王室的确与秦王室同宗,是为兄弟之族,但如今......”廉颇规劝道。

    赵嘉的脸色越发阴沉,他突然间爆发道:“廉颇!你够了!大赵已经亡了,没有了,不复存在了,哪怕寡人回到赵国,又还能征起几个兵?长平一战,邯郸十室九空,要寡人连妇女孩子都征集成兵马吗?你清醒清醒吧,自当年那一战之后,自寡人接过这顶王冠之后,赵国就已经亡了!”

    赵嘉怒吼道。

    突然一声尖锐的嗡鸣打断了他的声音,随即便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方传来,只见在那茫茫大漠的远方,一道黑线显现,无穷无尽的黑色潮水汹涌而来。

    而最中央被那秦军锐士簇拥的铁面人,正是大秦上将军——白起。

    “秦人来了!”赵国的骑士们纷纷惊呼道。

    “大王,保重!”

    廉颇粗犷面孔上闪过了一丝决然,他骤然间发出了一声怒吼,匆匆冲出马车,高声道:“赵人,护佑大王,某家为尔等断后!”

    战马上的赵国骑士们眼神通红,沉默地以拳捶胸:“廉将军胜哉!”

    “大王,赵未亡!”

    廉颇回头深深地望了赵嘉一眼,这一眼带着希冀,随即他的身影如同一颗炮弹,轰然间直冲天际,化作一道流星,直接砸在了千军万马的对面,虽千万人吾往矣!

    赵嘉的面色惨白,一名赵国骑士突然大声道:“你们护送大王,我等随廉将军同战!”

    “也算我一个!”

    “我等袍泽一场,生当同寝,死当同穴!”

    一名又一名赵骑冲出,义无反顾追随着那道孤寂的身影。

    最终,只剩下了两名赵国骑士,被其余赵骑阻止,留了下来。

    赵嘉望着那一道道义无反顾离去的身影,不知不觉间已然泪流满面。

    “凛凛人如在!谁云赵已亡?”

    “我大赵,还未亡!”

    他擦干了泪水,纵深跃出马车,骑上战马与两名赵骑飞奔而去,他将卧薪尝胆,此生以振兴赵国为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