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四十二章剑柱的好处

第一百四十二章剑柱的好处

 
    “叶凡师兄居然输了......”

    “这新生简直要逆天啊。”

    “果然不愧是能写出欲上青天揽明月这等诗篇的强人。”

    学子们议论纷纷,显得很激动,但教习们却俱面面相觑,不发一言。

    那个人的剑术......居然输了。

    五百年来,剑道天赋第一人,若不陨落,有望成为神圣的聂政的剑术,居然输了,难道说,又一个横压天下的剑道奇才要诞生了吗?

    叶凡死死地盯着李白平静的双目,半晌后冷冷道:“叶某承认你有资格占据师傅的剑柱,也承认叶某看走眼了一回,但失去的,叶某会再拿回来的。”

    “下一次,你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叶凡的神情渐渐平复,又恢复了冷峻的模样,转身离开,那身影在众人的目光中,显得越发孤傲,像是一匹冻原中行走的孤狼。

    【小哥哥还挺帅啊。】

    【呸,这就是一个装逼犯。】

    【明明输了还嘚瑟,小白下次揍死他。】

    不光发弹幕的观众们这么觉得,在一旁观战的学子们也觉得叶凡的举动未免显得有些没风度,但在李白看来,却觉理所应当。

    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他微微颔首:“承让。”

    虽然从一开始,叶凡的态度就很不友好,并且还给他安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但不得不承认,对方从始至终都在留手。

    他只想教训他一顿。

    而李白,在那一刻,是真正毫无保留地出剑,若叶凡避之不及——他会死。

    所以他赢得有些取巧,但剑道之争从来不需要借口,胜即胜,负即负,因为往往输了,即代表死亡,也因此,叶凡没有说任何胜之不武的蠢话,只是默默离开,等待下一次的挑战。

    届时,他将不再留手。

    李白的笑容有些苍白,酒水渐渐在他的腹中化开,让他的脸上多了些血色。

    他扫视着周围或震撼或崇拜的目光,摇了摇头,随即纵身跃下。

    伴随着他的离开,仿佛影子分离一般,一道与他一般无二,只是稍显模糊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剑柱之上。

    轰——

    剑柱上一道道复杂的铭文迅速亮起:猛禽,狩猎,长生,兽痕,鹰眼,无双......在这小小一根剑柱上,赫然拥有着密密麻麻将近上百的铭文。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里每一道铭文,最弱也是三级铭文,甚至于连传说中极为罕见的五级铭文也有足足七个。

    汹涌澎湃的力量自剑柱上升起,向着李白端坐在其上的那道虚影灌注而入。

    他的脸上露出了奇异之色,那道虚影与他同源,所以这些力量在灌注进去的同时,就如同寄存到了其体内,而自己则随时可以来收取。

    一旦收取,这份力量就会与他融合,毫无障碍地提升他的修为。

    “没想到这稷下单单一根剑柱,都有如此深厚的底蕴,怪不得世间无数人都对此趋之若鹜。”李白沉默地望着那渐渐凝实的虚影,随即转身。

    “只是如此一来,这剑柱就不能丢了,我需要变得更强,甚至去占据更多的剑柱,如此一来,才能尽力缩短碎丹成婴所需的数百年的积累。”

    “毕竟,我和这王者大陆的宗师还是有差别的,能令他们突破的力量,搁到我这里,恐怕还不足十分之一,再加上紫金丹的缘故,怕是只有百一。”

    他的剑道真的很强,恣心,即随心所欲。

    没有比这更高大上,也没有比这更加难以攀升的剑道了。

    所以在未来,已经可以预见,这条剑道之路他必然会走得无比艰难,毕竟,人这一生想要做事随心所欲,实在是太过艰难了。

    微微驻足片刻,他踏着铁索,想要离开。

    云雾缭绕间,他的身影渐渐淡去,但原本还只是小声议论纷纷的人群,却在此刻轰然间爆发。

    这事实在太过劲爆,毕竟叶凡展露出的实力,已经可以威胁到那些资格最老的老生了,却居然败在了一个新生手里,种种展开曲折至极,说出去怕是都不会有多少人信。

    青叶面色微红,神情中异彩连连,看得一些学子更是心痛至极,发誓定要好好习练剑道,要与那李白争锋,哪怕不敌,也誓要让青叶师妹看到他们的决心。

    突然,一名学子伸出手指道:“他怎么又回来了?”

    果然,便看到李白的身影重新出现在石阶上,他默默地穿过剑柱,向上而来,在无数人的目光下,依旧平静,显得宠辱不惊。

    终于,他站定在众人面前,向着一脸震惊地望着他的学子,认真道:“这位师兄,请问2-17教室怎么走?”

    那名学子愣住了,愣了好久。

    他还道此人径直走来是要干啥,却不曾想过,居然是问路,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

    还是他旁边站着的青叶面色古怪道:“随我来,我为你带路。”

    “多谢师姐。”

    “不用谢。”青叶巧笑嫣然。

    望着那两道渐渐攀上石阶的身影,几名教习有些发愁。

    “都有这份实力了,还来上我们的课做什么?”

    “尤其是待会要讲的基础课,此人会不会上来便大声驳斥我?”一名发际线颇高,体型敦实的教习揉了揉太阳穴,显得苦恼。

    “自求多福吧。”旁边的几名教习望着将要为李白等新生上基础剑道学的那人,纷纷摇头叹息,各自离开了。

    留下那教习一人暗暗苦笑,随即进了教室,准备上课。

    然而令他十分惊奇的是,上课时,李白不仅没有对他的讲述做任何反驳,反而十分认真地做笔记整理并频频提问。

    尤其是他提的问题不仅简单,而且每每发问便会问到点子上,不仅不是刁难,反而像是在为他作铺垫,令他的教学变得极为顺畅。

    一切仿佛都是按照他的剧本来,没有哪一节课比这节课上的还要更加轻松兼愉快了。

    尤其是那些新生,见李白都如此认真上课,无形之间也都更努力听了起来,看向他的目光也更多了份敬重,令他简直满意到了极致。

    教习心中暗暗点头,等到下课时,特地叫住李白,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教习,多谢了。”

    李白满脸懵逼,随即苦笑道:“是我要多谢王教习为我传道受业解惑。”

    教习姓王,全名海硕,字秋生。

    王教习心中对李白的上道越发满意,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越发柔和了起来:“改日在青鸾峰请你吃酒,务必赏光,对了,你新立剑柱,十日内不会有人来挑战,但十日后那叶凡定然会卷土重来,务必小心应对。”

    李白一怔,拱手道:“多谢教习告知。”

    心中隐约猜到了王教习释放善意的原因,却是有些无语,因为那些基础的东西......他是真不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