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四十章来战!

第一百四十章来战!

 
    人们都说剑乃君子之器,百兵之祖,地位崇高。

    但在李白看来,剑作为武器,所诞生下来的唯一目的便是杀人,哪怕是被称颂为神圣的轩辕氏,一把轩辕剑下亡魂也何止上万?

    可他杀人的目的是什么?

    轩辕氏为的是定鼎天下,那么他呢?

    李白的眼神炯炯,片刻后,他张开手,天空中悬浮的天河剑顿时落下,险而又险地贴着他的脊背滑落,剑锋刺入石板,随即定住。

    他顺势坐下,倚靠在天河剑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像是在假寐,但在更多人眼中,则更像是手足无措之下的自暴自弃。

    “这一手倒是漂亮,不过也仅仅只是漂亮罢了。”

    “莽撞了。”

    “这个李太白性情倒是一如传闻中的那样,锋锐无匹,这样的性情适合剑道,但终究过刚易折,少了些变通。”

    几个教习站在山峰之上,俯视着李白,纷纷摇头。

    “过刚易折?”

    听着隐约回响的低语,李白仿佛捕捉到了什么,神情中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如果过刚易折的话......哪怕折了又何妨!

    人这一生有太多需要弯腰的理由了,只要有了第一次,人就会在这不断地妥协中,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妥协。

    那么我呢?

    他想起了当初他所想到的直抒胸臆,他的剑道本就已经有了雏形,而此刻,他不过是要将其确立下来罢了。

    所以,我的剑道是......一往无前,永不后退?

    但所能前行者,绝不后退!

    但所能站立者,绝不跪下!

    听起来的确很有意思,但假如是木兰拿着大砍刀来砍我呢?

    那我肯定分分钟跪了,与其说是一往无前,永不后退,不如干脆便称这剑道为“恣心”。

    顺心而为,即为恣心。

    ......

    山峰上,教习们背负长剑而立,面色肃然。

    “能够在剑柱留下自己剑意者,皆为人中龙凤,尤其是他现在面对的那根剑柱,是当初那人所留,一剑横压当世所有天骄......”

    “呵呵,若那人能活到现在,想必东方世界早就决出公认的剑圣了。”

    “是啊,这道剑柱还是他当初刚刚破境圣道时所留,若是他能活到现在,所有剑柱怕是都要被他的剑道所占据,连部长都不会例外。”

    几位教习的神色中露出唏嘘,哪怕那人早已死去,他所留下的这道剑柱仍旧伫立在这里,纵然是一些圣道境界的剑客,仍旧无法取而代之。

    不是修为不足,而是那人的剑道,仿佛悬浮于天穹之上,从开创出的第一步,就要比无数人穷尽半生所走出的剑道要来得更加高耸。

    “闯剑柱本来不会受伤,但那林琅不知其中玄妙,偏偏选择了这根,唉,也是自讨苦吃。”一名教习幸灾乐祸道。

    “荀烨,慎言,注意你的身份。”一名教习皱起眉头,训斥道。

    “倒也不怪荀师弟,那林琅骄傲自大,上我的课时屡次出言驳斥,搅乱课堂秩序,若非他所言还有几分歪理,我早就告到青鸾峰了!”另一名教习摇头道。

    荀烨低声道:“和那林琅相比,我倒是更看好李飞鸣,日后当为我稷下中流砥柱,林琅此子虽然有几分才华,但野心太重,日后必然是要回他那家族逐鹿天下的。”

    “记得当初也有人闯过这道剑柱,是叶凡吧......好像他就没受伤。”

    几人交谈着,早已忘记了仍旧还坐在剑柱前的身影,因为他们很确信,李白绝无可能闯过那道剑柱,取而代之。

    因为那道剑柱源自于当初稷下最富传奇的剑客——聂政!

    那是虽然未成夫子弟子,但在当初同台竞技之时,却稳压夫子的第七弟子,如今稷下剑道第一人,剑道部部长,人仙级大佬的传奇存在。

    若说李白正面搏杀一尊圣境二重天的强者,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话,那么当初聂政还未入稷下时,便以宗师之境一战杀尽韩国相府数十名宗师,两位圣者的战绩简直如同神话。

    “诶,要开始了!”

    他的话音刚落,那端坐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身影便睁开了眼睛。

    李白的神情略带疲惫,眼睛里密布着血丝,但是随着他站起身,停止脊梁,一股极为锋锐的气息陡然间自他的脊梁中升起,向着天空中刺去。

    “有点意思。”最中央的那名教习眯起了眼睛。

    不仅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眯起眼不敢与那道身影直接对视,只因那剑锋——太利!

    下一刻,他的身影仿若与那天河剑的清澈剑光凝为了一体,原本淡淡的光华骤然间爆发而出,宛如大日横空,遮蔽一切!

    没有什么比这道光还要亮,也没有什么比这把剑更利!

    下一刻,一道身影便已盘踞在剑柱之上,虽然摇摇欲坠,虽然嘴角渗血,但仍旧稳稳地立在上面!

    “不可能!”

    “绝无可能!”

    一声怒吼骤然间响彻整座山峰,便看到云气席卷,狂风呼啸而起。

    “是叶凡师兄!”一道道惊呼声接连响起。

    只见一道瘦削的身影自石阶之上缓缓升起,黑发狂舞,一张满脸寒意的英俊男子在无数道目光下径直来到了第一根剑柱之前。

    “我不知你使了什么阴谋诡计取胜,但你侮辱了聂政前辈,我作为聂前辈的再传弟子,”

    “这股气息!”

    “原来叶凡师兄这几年来不显山不露水,实力却早已突破到了圣境!”

    他的目光扫过人群,凝视着其中站立的一道身影。

    “林琅,想必你已经为你的骄傲自大付出代价了,所以你亵渎前辈的罪过我就不同你计较了......”

    “但是你!”长剑出鞘,直指李白,“必须付出代价,哪怕你只是个新生,仍旧要为你的阴谋诡计而负责。”

    端坐在剑柱之上的李白睁开眼,冷漠地望着叶凡道:“来战。”

    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废话。

    李白平素最不喜的就是放嘴炮,

    “看来当初他闯剑柱,应当是参悟了聂政的剑道!”那名教习沉声道。

    “循他人之路而走,本是下下之选,但若是那人的剑道......”旁边的教习苦笑,“叶凡叶凡,果然非同凡响,平素都道他是有自知之明,今日一看,原来早已走在了同届生的前面,怪不得不屑与林琅之流争锋。”

    林琅站在人群中,面色满是羞怒,他平素以第九届生剑道第一人自居,却不曾想,这个平时沉寂许久,一直被他以为是不敢与他争锋,有自知之明的叶凡,早就把他甩在了后面。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套路好熟。】

    【叶凡......这名字听起来就像是主角!】

    【哈哈哈哈,主播要被主角打脸了,我就知道,在主播的剧本里,他的人设应该是主角垫脚石的那种存在。】

    “我本不欲与人相争,奈何聂师虽然未曾教导我一日,但仍旧是我毕生所尊重的人,所以——你必须付出代价!”

    顷刻间,一道璀璨剑光冲天而起。

    “看我剑招——长虹贯日!”

    李白默然间抬起了一只手臂,无数道锋锐的真元缭绕而起,在他的手中重新凝化出天河剑的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