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三十八章宫本北上

第一百三十八章宫本北上

 
    夕阳西下。

    远方的山坡后,那渐渐沉入山脊的落日散发着余晖,两道戴着斗笠的身影被拉长了影子,向这边缓缓走来。

    每一个被海风吹出的褶子里都载满疲惫的渔夫自大海中归来,他叫海生,生于大海,死于大海的海生。

    海生用已经快烂掉的手从船舱里拖出来装着鱼获的网兜,大喊道:“你们这群瓜娃子哟,整天嘟嘟囔囔啥子修行,修行也是你们能想嘞?”

    “瞅瞅你们黑搓搓的样子吧。”

    “能进稷下的都是天上星星落下来变成的大人物撒,你们也不照照狗尿(sui)瞧瞧自己的瓜怂样儿,算个哪门子大人物哟。”

    海生一面说着一面将桅杆拔下,用麻绳将船拴好,开始扛起桅杆往岸上爬,然而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话。

    他就像是着了魔,无时无刻不在自言自语,哪怕嗓子已经沙哑得像是两块粗铁片在碰撞......

    直到两个并不高大的东瀛人站在他的面前,询问他能不能出海时,他才恍惚着回过神。

    他看了看自己破破烂烂的船,又看了看空荡荡的岸边,嘴里嘀咕道:“都死了撒......全都死球了,一个都不剩嘞。”

    “老先生?”竹下连声叫了很多下,海生才讷讷地转过头,呆滞的眼睛盯着他,半晌才道:“你说么子咯?”

    宫本微微皱眉,没听懂。

    竹下反应了许久,才恍然道:“我们想出海,去扶桑,不知老先生能否相助,我二人必有重金答谢。”

    “开么子玩笑撒?”他指了指自己的小船,勉强操着方言味很浓的官话道,“这是小舢板,不是大船,出不得海。”

    宫本武藏叹了一口气,他身边的竹下君抿了抿干瘪的嘴唇,从怀中掏出了三锭白银,这个时候的扶桑很穷,但又很富,因为扶桑产银。

    之所以找不到出海的大船,则是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月,扶桑与大陆间的海域都将刮起“神风”。

    无论是大船还是小船,除了在近海还算安全,只要远航,绝对是十死无生,但回家的心又是那么的急迫......

    “你给我银子也没用撒。”海生露出了无奈的笑,假如是以前,三锭银子虽然在这小渔村花不出去,但兴许还能帮助幺儿去上个学,只是现在......

    你们这些不听话的瓜娃子哟!

    “你们要去东瀛撒?”

    东瀛是华夏人对扶桑的称呼,意思是东方的海岛,没有轻蔑的意思,但是扶桑人仍旧喜欢“扶桑”这个日出东方的称呼。

    竹下和宫本点了点头,面色愁苦。

    “听说啷个东瀛起了血祸,现在回去可不是时候撒。”海生咧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血祸对于平民百姓而言,更像个传说。

    只是这传说距离他们并不遥远,当初血祸乱秦,也不过只是十几年前的事情。

    “正是因为血祸,我们才要回去啊。”宫本叹了一口气。

    竹下小声道:“其实连佐佐木先生,柳生先生还有那些迷雾之森的巫女都奈何不得那个血族之王徐福,我们回去也未必能起什么作用。”

    宫本沉声道:“那也要回去,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家乡。”

    竹下憋了一会,脸色涨红:“可是......我们死在大海里的可能性更大。”

    宫本愕然。

    海生望着这两个异国来客,突然露出了狡黠的微笑:“你们可以去稷下啊。”

    “稷下能帮我们渡海回家?”竹下问道。

    海生自豪道:“稷下无所不能!”

    最终,宫本武藏与竹下转道北上,稷下本就东临沧海,并不会耽误他们太多时间,大概两三天就能到了。

    临走的时候海生请求他们带上了两个鱼骨戒指,他说他的孩子们做梦都想去稷下看看,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们都死在了海里。

    海生无奈道:“本来有三个嘞,还有一个被幺儿戴着喂鱼吃嘞。”

    大海就是这么残酷无情,哪怕是靠海生存了大半辈子的海生,仍旧无法阻止暴虐起来的海洋吞噬他的骨肉,但并没有太多悲伤。

    海边的人们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离死别。

    告别两个过客,活着的人仍旧要为活着而努力,哪怕活着仅仅只意味着活着。

    ......

    稷下

    李白沿着索道慢悠悠行着,稷下的课程排得并不是很满,但集中分布在每旬(十天)的后半部分,前半部分大多属于学子自由支配的时间。

    所以李白其实还是很闲的,刚刚下的课是基础算学,是解锁基础机关学与魔道阵学等多个学科的前提。

    哪怕身为剑道部的学子,李白仍旧不可能只上剑道部的课。

    换句话说,他还得选修许多基础课程,这些基础课程则都是共通的,无论被分配到哪个学部,都需要共同去上。

    这绝非没有必要,远的不说,起码能增加学子对其他科目的了解,免得以后离开稷下,被那些乱七八糟的邪门儿功夫给阴了。

    须知许多江湖上闯荡的豪侠大多死于一些诡谲伎俩。

    而且知识就是力量,算学对于战斗同样是一种辅助,举个例子:按照某人的加速度,计算提前量从而开枪崩死某人——这就需要算学知识。

    只是这基础算学实在是太过简单,哪怕他自忖不是个学数学的料,但经历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李白,放在这帮新生里仍旧能算得上是大神级的人物了。

    此时,他正要去上的是“基础剑道学”。

    剑道部的负责人是袁子的七师兄,据说一身剑术通天彻地,为夫子十一位弟子中杀伐最强,哪怕是唐国的剑圣裴旻也未必能与之争锋。

    只可惜这位“七师兄”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剑道部的绝大多数学子都从未见过他。

    李白登上山峰,便看到一把把笔直竖立而起的石剑耸立在山崖边上,每一把石剑都散发着强横的剑意,无论何者,都至少来源于一位剑道圣者的。

    李白微微眯起眼睛,感受着这一道道强横的剑意,久久没有言语。

    “饿啊……一天没吃饭了。”隐约能听到一帮人聚在一块,面色苍白,虚弱道。

    “没办法,只能想办法挣学分了,听说农学部最近需要人去担大粪,学分奖励不少……”

    “担大粪……简直有辱我等身份,在家我连茅房都没去过,都是仆人帮我倒夜香桶!”

    “今时不同往日,河安兄,这里可不是你我的家中。”

    “我看东来峰发布的有清理朝歌遗迹的任务,奖励颇为丰厚,比那清理茅厕,担大粪的任务简直强了不知多少!”

    “别做梦了,朝歌的魔种最弱也是宗师境,那些老生都不敢轻易进去,依照你我这种水平,进去了也是分分钟被团灭的事。”

    就在这时,一声清鸣冲天而起!

    天河剑,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