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三十章李教习

第一百三十章李教习

 
    以前有人说:夫子比天还要高,比地还要深,比天上的日月都要璀璨,假如世界上缺了夫子,那么纵然万古岁月,依旧如同漫漫长夜,缺失了光明。

    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夫子应当是个很传奇的人物,他就像是每个话本小说里都惯常描述的威严塾师,会拿着戒尺打你的手心,会告诉你许多警世名言与处世之道,希望你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时,能够少走弯路。

    在学子们的想象中,夫子说任何话都是富有哲理的,会有淡泊如水的语调,也会激昂顿挫地挥舞手臂,会和蔼地抚须夸赞你,也会毫不留情贬斥你的所作所为......

    一千个人的眼中有一千个夫子,但这一千个夫子的形象大多都是有共性的,那就是夫子肯定是个严肃而又睿智的老者。

    甚至于他做任何事都会被认为是富有深意的。

    哪怕只是用手环住茶盏囫囵喝下,那有些粗粝不堪的动作也会被最痛恨粗鄙的贵族们认定顺应着某种天地至理,甚至有想象力丰富的人会解读为:夫子在告诫学子们做事要脚踏实地,不要搞形式主义。

    尽管实际上的原因不过是夫子很懒,这样很省力罢了。

    夫子不是什么正经的夫子,他喜欢挖完鼻屎蹭到熟睡的庄周衣服上,有的时候还会恶趣味地拿好几天不洗的臭脚凑到庄周鼻孔前。

    现在又添了一个“闲的没事打兔子”的消遣,尽管那兔子仅仅只是长得像兔子罢了,但夫子仍旧固执地叫他“肥兔子”,只因为它不是橘色的。

    庄周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庄周,他仿佛已经和王者大陆的人们脱节了,生活在了另一个次元,那里可以让他尽情遨游,所以他现在对于稷下而言,几乎已经成了一尊泥塑木雕。

    倘若不是那头庞大到连人仙高手都会感觉到恐惧的“鲲”会经常性地从幻想乡跑出来放风,他的存在感早就要被削到极致了。

    至于剩下的墨子,这一工科男早在上个月就去了长安,有人想要毁坏他毕生珍惜的造物,据说这事又跟墨子的老对头鲁班大师有关,所以他很干脆地就走了,带走了初号机与两个驾驭进击者和金属风暴的墨家门徒。

    于是......稷下三贤中唯一一个正经的人走了,所以也别指望稷下的考核能有多么正经了,尤其是在夫子连庄周原本设定好的考核梦境都给玩崩了的情况下。

    所以就会出现如下场景:

    李白站在一帮围拢过来,各种嘘寒问暖,各种花枝招展的荆氏女子中央,无奈地看着一个个远远站在一旁看笑话的荆氏刺客们。

    他现在真的很想问问设定这个考核的考官:“你踏马到底有多么不正经?”

    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干啥了,阴阳家的人已经被杀了个精光,没有葬花圣者牵制,那些阴阳门徒对于神出鬼没并占据主场优势的荆氏刺客们而言,不过是一盘臃肿的大菜罢了。

    李白跟着干掉了几个奇怪的阴阳门徒,领略了不少阴阳秘术......至于原本的考核任务,已经被他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要他就这样把整个桃源内的人都杀光是不可能的,哪怕仅仅只是梦境,不说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他也没这本事啊。

    他爆发虽强,底牌层出不穷,一波操作直接秒掉了大BOSS,但偏偏对付起这些小喽啰会很吃力。

    就像他是一个高爆发的刺客,一套秒掉一个超级硬的坦克,但他本身仍旧很脆,去对付那些普通刺客完全是伤害溢出了。

    而那些普通刺客又完全能伤到他......

    而且说实话,按照他对稷下的了解,那个原本的任务十有八九是个大坑!

    不过很快,整个场景便定格了,紧跟着砰得一声就化作了一团朦胧的烟尘暮霭,李白再看过去时,眼前已然变作了青山绿水,周围则是一帮正以看怪物般的眼神盯着他的学子们。

    “恭喜你通过考核。”

    脑海中响起了一个略带无奈的声音,是袁子。

    之所以语气无奈,是因为原本这场考核不会有通过者,主旨在于考察学子的性情以及对魔种混血的宽容度,以及学子的自我独立思考能力。

    在梦境之中,虽然未必能完全看清这个人内心深处掠过的想法,但通过其表现进行对比,将那些心怀叵测,过于阴狠的人排除完全是有可能的。

    但偏偏遇到了李白这个怪胎。

    从一开始到结束,几乎全是以力破关,这能看出来个啥?

    甚至于最后连葬花圣者这个考核最终大BOSS都被夫子提前调出来了,那就算是绝大多数稷下上届毕业生,在稷下学习足有十年的老油条都很难对付的存在,结果反而被干掉了......

    “小兄弟,我觉得你不应该来考核学子,剑道部缺个教习,你要是答应的话我可以直接给你调过去,你也就不用参加考核三了。”

    李白避开众人的目光,低声道:“你是谁?”

    “我是你们这次考核的主考官,你可以称呼我为学长,或者袁教习。”

    李白狐疑道:“你真能给我直接调成教习?当教习有什么好处,我可不想整天给一帮熊孩子当保姆,而且我也不认为我现在的实力有多强,仍旧需要学习,若是因为这事耽误了我的学业可不成。”

    袁子的声音梗了一下,讷讷道:“哪怕成为教习,你仍旧是稷下的学子,需要跟随剑道部一同上课,只是在下个学期的时候需要开设一门选修课。”

    “选修你这一科的学子越多,你就能收取越多的学分,学分是稷下内部的流通货币,大到一门功法传承,小到一碗饭都需要学分来支付,刚入学的第一个半年,你与其他学子不会有任何区别,仅仅只是身份略有差异罢了。”

    李白若有所思,片刻后惊喜道:“那是不是所有学子看到我都得打招呼叫老师了?”

    袁子:“......”

    合着当教习你就是想让别人喊你老师......

    他完全无法理解以前被学校强制要求对任何一个老师都要打招呼,往往出去上趟厕所,能“老师好”“老师好”叫个十来遍的李白心中的怨念。

    “当然不可能,你对他们没有传道受业解惑之功,如何能自矜为师?”袁子郑重道。

    李白叹了一口气:“说白了啥好处都没有呗?”

    袁子:“......”

    你还想要啥好处?这可是稷下教习!

    哪怕只是个荣誉称呼说出去也能让一大帮人肃然起敬的存在了,要不是看你那套剑术体系有别于传统,怎么也不可能让你个新生来当教习的好不!

    “好处也不是没有,你可以拥有任意进出教习宿舍与训练场地的权限,也能与剑道部的其他教习们交流心得体会......对了,我稷下的教习们与葬花圣者那样的二流圣者可是截然不同的。”

    李白脸上腾起了一丝笑意:“成交!”

    渐渐的,随着时间流逝,还存在的另外三人也依次被丢了出来,当然,他们出来的晚,不代表他们的成绩就比李白强。

    最终结果,诸葛亮成功取信于荆氏,但谁曾想半夜阴阳门徒和葬花圣者就偷袭过来了,诸葛亮若是提前布置好阵法还有几分胜机,但很可惜,夫子是打定主意不会给其他学子通过考核的机会了。

    刘备也是类似的结果,倒是原本表现得一直差强人意的周公瑾,没能取信荆氏,被荆氏追杀得紧了,直接放火烧山......

    结果阴阳家过来拉拢他,被他严词拒绝,随后战死于阴阳门徒与葬花圣者的群狼攻击下。

    饶是如此,被他反杀者也着实不少。

    经此一战,火系魔道术的威名可谓在这些学子中大振,许多学子甚至都打定主意,要在入学之后研习火系魔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