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二十九章老婆帮我砍他!

第一百二十九章老婆帮我砍他!

 
    “怎么,还在发愁巡守者的发展吗?”苏烈出现在城头凤鸟旗帜的下方,望向北方的目光同样显得忧心忡忡。

    往来的商队和潜伏在北夷人中的斥候所带来只言片语,拼凑起来,无不说明着北夷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势崛起。

    仿佛铁木真真的就是北夷传说中的天命君主,苍狼之王,一出现,便将统一并重建那个早已分裂了数百年的草原大国。

    可想而知,那一个个拥有着数十万人口,数万强悍铁骑的大部族联合而起,所建立的王庭,又将何等可怕,整个西域将第一次拥有一股能与大唐争锋的力量。

    而北庭与安西两座都护府的军队却在魔种入侵的这一场大灾难中损失惨重,虽然战后的西域仍在休养生息,李恪的铁腕手段也在迅速吞并一个个西域小国。

    但速度还是太慢了......届时倘若更为强大,甚至可以说是脱胎换骨的北夷大军南下,进犯西域。

    长城真的还能一如既往的守住吗?

    花木兰叹了一口气:“时间太短暂了,巡守者哪怕再怎样发展,终究不过是个民兵组织,要想在未来的战争中守住长城,实在太困难了。”

    “没有军阵,巡守者要想作为战场上的一支决定性力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苏烈叹道,“以往北夷人就吃了没有军阵的亏,否则以他们的骑术,西域归属于谁还犹未可知。”

    花木兰面色忧愁,久久不语。

    军阵的传承被牢牢把控在武将世家中,那是远比武道传承更加珍贵的存在,在军阵的催发下,哪怕是武道宗师级的将领,也能借助成千上万普通士兵的力量直面圣道强者。

    所以哪怕是武道传承不弱的花家,仍旧没有军阵的传承,否则花弧也不至于戍边几十年,仍旧不过是个折冲都尉。

    “我最近和铠在琢磨一个军阵,我父亲当初追随太宗皇帝战斗过,也曾传承下来九五战阵之一的凤翼阵,只是早已残缺,不过铠懂得的知识很多,经过这几天研究,我们已经有了替代残缺部分的眉目。”苏烈道。

    说这话的时候,苏烈忍不住有些自豪,语气中有几分邀功的意味。

    那可是能让巡守者的民兵队伍脱胎换骨的军阵啊,虽然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但也真的是很让人自豪的事情,所以应该会得到队长的夸奖吧!

    “等等。”花木兰突然皱紧眉头,神情微变。

    她随即闭上了双目,手心上烙印的同生契约此刻正闪耀着明亮的光彩,相隔不知几万里的远方,一股波动降临在她的脑海。

    虽然没有任何话语的传递,但她却突然仿佛明白了什么——“他需要我的力量。”

    她闭上了眼睛,下一刻,她的双目失去了一切光彩。

    雕刻瓣鳞花的大剑横扫而过。

    绽放刀锋!

    苍破斩!

    大剑虚斩而下!

    片刻后,她的双目再度焕发神采,嘴角溢出骄傲的笑意,而这时她才回过头看向苏烈,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多日来的愁闷。

    “你刚才说什么?”

    苏烈嘴角抽动了一下。

    “没......没说什么。”

    .......

    葬花圣者漠然拭去了嘴角的血迹,在他的胸口,三个碗口大小的焦黑血洞呈品字形排列着。

    裁决虽然也只是A级武器,但作为当初曾经弑神,且武器受持械者实力影响较小的枪械类武器,攻击力的强大程度简直毋庸置疑。

    虽然仅只三发子弹,但那威力甚至还要强于李白此刻刚刚掌握了皮毛的青莲剑歌。

    “呵呵......”

    他的笑容诡异而有恐怖,甚至更添了三分癫狂。

    “的确很出人意料,但是也该到此为止了。”

    被还不到圣者级的对手伤到,甚至心中还产生了死亡的危机感,这根本就是天大的耻辱!

    当初这葬花圣者在进行转生之术,成为人仙级的阴阳大宗师后,甚至敢与阴阳家的领袖东皇太一竞争首领的位置,可想而知其心底有多么的心高气傲。

    然而此刻居然蒙受如此耻辱,愤怒宛如火焰,几乎要把他整个人所吞噬,恐怖的气息延伸而起,圣道境界的强悍力量如同火山爆发般步步攀升。

    连那些正与刺客们争斗的阴阳门徒们都感受到了这份力量的恐怖,纷纷向后退去,与对面围拢在荆氏千金周围的刺客们对峙着。

    荆氏千金苦笑道:“他让我去叫族中的圣道强者来援......但是,现在的荆氏,哪里还有什么圣道强者......如今荆氏存亡,只能看你了。”

    ......

    “很出人意料。”袁子沉声道,似乎感觉这样说的力度有些不够,过了片刻后,又补充道,“非常出人意料。”

    “如此强大的魔道机关,我怀疑那根本就是自上古传承下来的神器,而非现代匠师所打造的仿品。”大腹青年满脸惊异。

    “他的剑道造诣很高,我怀疑他就是前些日子,名动长安的剑客,诗剑仙李白。”袁子道。

    大腹青年皱眉,深思道:“可他不是死了吗?”

    袁子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了下去。

    三枪险些灭杀一个圣者,哪怕不提此人本身,单看这件魔道机关,就足以震撼整个稷下。

    不仅仅是因为其本身的威力,也因为那代表了另外的一个机关体系,与稷下墨门所走的路子截然不同的体系。

    ......

    葬花圣者的气息越发恐怖,李白站在原地的身体仿佛被彻底压制住了行动,站在原地仿佛只能坐以待毙。

    “死吧!”

    黑色的魔道巨手仿佛遮天蔽日般狠狠拍下,这一刻,没有人怀疑李白接下来的结局是什么。

    “荆氏刺客们,准备出手!”荆氏千金大喊道,这一刻,纵然还对李白身份心中存疑,但唇亡齿寒,荆氏只能选择出手相助。

    然而伴随着烟尘升腾而起,一道身影在万众瞩目中骤然间腾空而起。

    “这就是圣道的威压吗?果然强悍。”

    只见李白面色平静,踏空而起。

    随着他的升空,脚下步步生莲,一簇簇银白色的莲花凭空而现,在承载李白落足的一瞬间,下降旋转,飞腾而去。

    纯净洁白的莲花转瞬间便密布了整个天空,仿佛锁定了空间中的某几个魔道力量的元点,纵然天地间此刻尽数充斥着葬花圣者的恐怖力量,此刻居然也凝滞了片刻。

    “葬花圣者控制天地间魔道元气的圣道力量被封锁了。”袁子惊呼道,“这是什么手段,难道是当初传承自诸神的剑术?”

    大腹青年愣愣道:“我就纳闷了,有这份剑术传承,还来稷下做什么,就是七师兄的剑术传承也未必及得上他啊!”

    “该死的臭虫!”葬花圣者双目几欲喷火,他的身体骤然间化作了一条仿佛能够吞天噬地的黑色巨蟒,浓郁的魔道气息滚滚而来,形成飓风。

    就算不用圣道力量,就算他此刻已然深受重创,单凭他的化身,也足以将其碾压。

    圣道之别大过天!

    然而就在此刻,李白的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无数朵莲花在此刻轰然间爆散而成了无数道剑气,大地巨木尽数被切割成粉碎。

    葬花圣者化身而成的巨蟒被斩碎无数道鳞片,他狂吼道:“这一剑杀不死我,你死定了!”

    李白冷笑,站在原地的身躯看似被葬花圣者倾尽所有的圣道之力所束缚住了,但他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恐的意味。

    “老婆,帮我砍他!”

    只见在葬花圣者的身后,一道虚幻的影像显化。

    【木兰!】

    【花花,我女神!】

    【MMP,我花花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直播间里炸了,无数弹幕刷过。

    只见手握雕刻瓣鳞花大剑的女武神在无数人惊艳的目光中明艳一笑,仿佛凛冬朝阳,温暖了整个世界。

    下一刻,笑容尽化冷冽,有如寒冬朔风。

    随即,那沉重如山岳般巍峨的大剑向着身前的巨蟒头颅狠狠斩下。

    绽放刀锋!

    大剑之上,光芒璀璨,宛如朝阳。

    巨蟒忍不住昂起头,冰冷的竖瞳中闪过了一丝骇然。

    “苍破斩!”

    清冷的声音响彻天地,下一刻,无坚不摧的巨剑便自巨蟒的脖颈处狠狠掠过。

    大地顷刻间崩裂,魔道力量的风暴轰隆隆爆散开来,刺客们纷纷退避三舍,那些阴阳门徒们更是狼狈逃窜,整个森林都在这一剑之下被彻底夷为了平地。

    烟尘渐渐消散,露出了那庞然巨蟒遍体鳞伤的身形,而它的脖颈处,一道血线渐渐蔓延开来,惊骇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不......不可能!”

    下一刻,巨蟒那庞大的头颅轰然间坠落,腥臭的紫红色鲜血宛如瓢泼,洒满长空。

    荆氏千金愣住了:“真......真杀了?”

    “小姐定然要将此人拿下啊!”一名刺客道。

    另一名刺客凑过来忧心忡忡道:“可是......此人好像有老婆了。”

    “无妨,做小三也不怕!”

    “没错,只要锄头挥得勤,没有挖不垮的墙角。”

    “就是,再者说了,我们不过是想要接种下蛋,也不需名分。”

    原本面色冷峻的刺客们纷纷议论开来,荆氏千金脸色一红,羞愤道:“你们都给我闭嘴!”

    观战的学子们面色如土。

    “还是宗师境就把圣者斩了?”

    “我感觉我这辈子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最后那招......召唤出的女武神,好漂亮。”

    “别想了,你没听见刚那人喊得是‘老婆帮我砍他’吗?”

    “果然,好菜都让猪......”

    “说啊,接着说啊,人家是猪你是啥?”

    那学子憋得脸色通红,终于脱口道:“我......我特么是你大爷。”

    顿时,两个人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起来,被飞鸣师兄一手拎一个扔出了稷下。

    辛疾和子腾面面相觑,半晌后终于道:“你有没有发现飞鸣师兄的情绪很不对劲?也是,每五年都有一次晋入幻想乡,成为夫子亲传弟子的机会,飞鸣师兄原本还很有希望的。”

    “结果发现自己还不如一个新入学的学子。”辛疾苦笑道。“不光是飞鸣,恐怕整个学院的那些天骄们都要梦碎了。”

    【我明白小白刚才喊的那句“老婆帮我砍他”是什么意思了。】

    【这波狗粮吃得痛快!】

    【别人家的女朋友……】

    【刚忍不住吐槽自己女朋友又懒又馋,还不会帮男朋友砍人,遇见事只会嘤嘤嘤……结果现在,我知道她会砍男朋友了。】

    袁子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这样的招式......果真新颖。”

    大腹青年:“总感觉这位学子的语气中充满了对单身狗的蔑视。”

    正在喝茶的老夫子忍不住将口中的茶水喷了一屏幕,怎么办?原本设定没人能通过的考核被人通关了!现在怎么圆?

    他急急忙忙跑过去,一脚踹醒正在睡觉的庄周,扯着他的领子,唾沫星子直喷道:“快起来办事,我把你给我的梦境给玩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