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二十八章阴阳家来袭

第一百二十八章阴阳家来袭

 
    李白现在反倒不着急了,呵呵笑道:“现在知道说我们不是敌人了?早干嘛去了?”

    宫装女子眼睛深处闪过了一丝寒芒,嘴上却是娇嗔道:“诶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啊?”

    李白冷笑一声,一只手宛如铁钳,握住了对方那已经挣碎一角寒冰,想要脱困而出的皓腕:“少来这套,就你这点姿色也想学人家玩美人计?”

    宫装女子恼羞成怒,强挣了两下,没能挣脱李白的钳制,那冰冷的天河剑反而在她的脖颈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见李白真有要杀她的意思,她自然不敢再造次,不过心中不免腹诽:妈蛋,我这姿色怎么了?荆村第一美女好不!

    似乎看穿了女子的想法,李白顺手将她指间夹着的刀片取下,不屑道:“夏虫不可语冰。”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我?”刀片离手,她仿佛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所以说每个刺客都长着好几张脸,那种能让人一眼看出就是刺客的人,往往在这行也干不长久。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们想怎么样?我若是放了你,你们如何保证我的安全?”李白倒也没做什么出格的动作,既然无仇,就别再因为嘴上想占点便宜,把这仇给立起来。

    宫装女子见李白没借机提什么过分的要求,面色也缓和了许多,低声道:“此事也不能怪我们紧张,毕竟你扯得谎实在是太离谱了,况且我们从始至终也没想过就这样杀了你。”

    李白一脸看白痴一样的表情道:“刀都快戳我脑门上了还说没想杀我?再者说了,我确实是迷路了,也确实是西域碎叶人氏,出生于绵州昌隆,怎么就扯谎了?”

    “碎叶国去年刚被大唐纳入治下,你这么快就......”宫装女子眉头微皱,她本来想说“忘记国耻”的,后来又觉得,“或许是我荆氏隐居太久,有什么消息没收到?”

    李白微怔,碎叶早在太宗皇帝时就被大唐纳入版图了,满打满算,十年都算少说的了,怎么搁这女人口中就成“去年”了?

    结合之前女人口中的“少年裴旻”,他隐约察觉到了一丝端倪。

    难道是时空穿梭?这是给我送到十几年前了?

    李白不信,虽然王者荣耀里,稷下三贤的弟子之一孙膑虽然掌握了时空力量的一丝皮毛,但那不过是机缘巧合下的结果,还搭进去一个田忌。

    要想做到可控地送人穿梭时间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连神明都做不到,尚且不如神明的三贤者肯定也做不到。

    所以......应当是梦境吧。

    毕竟稷下有庄周,庄周梦蝶的传说哪怕是没接触过王者荣耀的人想来也都是清楚的。

    心中想着,李白嘴上却道:“你让你的人先退开百米开外,我就放开你离开这里。”

    那宫装女子却皱眉道:“你要离开?纵然你放开我,今日我们也不可能就此放你离开,不然你若泄露了我荆氏秘地,大祸必至!”

    李白张了张嘴,好笑道:“我要说我肯定守口如瓶,你肯定是不信的,说个实在点的,究竟怎样你我才能达成一致?”

    “除非,你留下来,入赘我们荆氏,否则绝无可能放你离开......”那女子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居然升起了一丝如同醉酒般的酡红。

    【哈哈哈,喜闻乐见。】

    【小白白又被逼婚了,诶,我为什么要说“又”?】

    【这妞不错啊,要我就嫁了。】

    【呵呵,要你估计就是直接砍死了,这事是看长相的。】

    【扎心了.....】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关于“只能来世当牛做马”与“只能以身相许”的梗了。】

    李白翻了个白眼:“拉倒吧,唬人的吧,我这闯进来啥损失也没有,还能净赚一个老婆?天上掉馅饼的事除了是坑没有别的可能了。”

    那女子气道:“你这人好生多疑!”

    她忿忿地解释道:“我荆氏自从遁入桃花源来,族中弟子天赋便一代不如一代,前些年族中甚至出现了许多痴儿,明明血脉浓度很高,但偏偏......”

    “脑袋不好使是吧?”李白了然道,想来应当是荆氏封闭后,近亲结婚越发普遍,在这种条件下,新生儿脑袋不好使还算好的了。

    那女子微怔,点头道:“族中先贤通过卜算后,认定这是一种血脉诅咒,要求我们三代之内不得近亲通婚,方能将其摆脱。”

    李白道:“那你们直接去旁边的市镇掳掠些男女回来不就得了,别告诉我你们荆氏还会顾及那些平民百姓的想法。”

    那女子苦笑道:“只是和那些凡人所诞下的子嗣虽然很少有痴儿了,但生出的后嗣天赋实在太过平庸,长此以往,荆氏绝学必定尽失,我荆氏纵然依旧存续,也不过名存实亡罢了。”

    李白皱眉道:“所以就挑了我这么一个天赋绝佳的外人当种马?”

    这么一想,这小日子过得还挺诱人,天天从早啪到晚,除了啪就是啪,估计在场的观众们估计有一多半立刻都要心动......

    那女子大窘,轻啐道:“你这人说话怎么恁得粗俗......不过若你天赋真是了得,我那几个妹子兴许......”

    话还没说完,直播间就炸了。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从了吧!】

    【小白,从了吧,为了兄弟们的幸福......对了,到时候一定要直播!】

    【可怜铁杵磨成针......】

    【从你麻痹,忘了木兰了吗?】

    【也对......我们刚刚就开个玩笑,小白你一定要坚挺啊!】

    李白皱眉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我连对方姓名都不知晓,就谈婚论嫁?再者说了,入赘是不可能的,别说入赘,哪怕娶你都不可能!”

    那女子银牙咬得咯咯作响,这人太可恨了,再者说了,谁特么说是我要嫁给你了!啊呸,是我要娶你了!我自始至终说的就是我那几个妹子好吧!

    ......

    云端之上,大腹青年忍不住问道:“师兄当初你也......”

    袁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初我可没有这个待遇,毕竟我就一凡胎......那荆氏千金要我娶的是她的贴身侍女,但我当初还有生了重病的老母要照顾,怎能就此入赘到荆氏,一去不回?”

    大腹青年忍不住腹诽道:“果然是看长相的......”

    袁子苦笑道:“于是我便求那侍女为我向荆氏千金求情,放我出阵,并与那女子约定,等我送去老母,便主动去寻她......那荆氏千金见我言辞恳切,便应了我的要求,背着长辈们偷偷开阵将我放出,却不曾想后来......”

    “那约定自此我也没有再完成的机会了。”袁子的神情黯然,平静的双目中罕见地闪过了一丝狠厉。

    阴阳家!

    他捏紧了拳头。

    阴阳家占据了大河流域,当代阴阳家主自从赶走鬼谷子成功上位后,全力研究转生之术,据说实力已经达到了半神层次。

    而阴阳家的圣道强者乃至人仙级强者,根本是层出不穷,若非转生之术仍有缺陷,阴阳家席卷天下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他如今已然称“子”仍旧不可能招惹得起阴阳家这尊庞然大物。

    还需要忍啊......

    他长吁了一口气。

    ......

    李白的神情淡然,丝毫不为所动道:“我放了你,就此别过,这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我唯一能够接受的选择。”

    哪怕这女人说得再怎样诱人,他也绝不会因此而感到动心。

    首先他已经有了木兰,再者说,既然已经怀疑这里不过是一场梦境,再为此而动摇,简直让那隐藏在不知何地的考官们看了笑话。

    那女子神情渐冷道:“那你只有死在这里了。”

    李白微笑道:“你可以试试。”

    天河剑的锋芒顿时向前再度移动了一丝距离。

    就在此时,一声宛如巨龙般的怒吼响彻在周围,紧跟着,一个个身上披着黑白相交的长袍,戴着诡异面具的身影便尽数围拢了上来。

    那些荆氏的刺客们顿时纷纷警惕地望向了四周,一名刺客立刻发射了一枚信号弹,随即便听到一声长笑声响起。

    “叫吧,最好把你们所有人都召过来,也省的老夫将尔等一网打尽了!”那声音苍老,带着莫名的熟悉,宛如毒蛇一般。

    李白微怔,这个声音......是那个阴阳大宗师?

    ......

    而此时,在外面,那上面悬挂的四个铜镜之中,其余铜镜上的场景几乎都还在按部就班地发展着,唯独李白这里遭受了这种剧变。

    “夫子还是这么一如既往地有恶趣味啊。”大肚子青年乐道。

    袁子也是苦笑不语,当初他被阴阳家找上,距离他离开桃花源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而眼前这场景,明显是夫子在搞鬼。

    “熟人啊......”李白忍不住嘀咕道。

    只见密林之中,一张熟悉而又充满邪意的脸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是那个阴阳大宗师!

    此时,李白更坚信这是梦境了,因为这个阴阳大宗师的气息明显没有当日长安所见的那样强大,顶多也就是圣道一二重天的样子,与奔雷刀圣也不过是处于伯仲之间。

    要不再骗一把?上次骗这货感觉挺蠢挺好骗的......

    算了,估计稷下的大佬们都在看着自己表现的,暴露太多底牌也不是好事,只是......不暴露底牌貌似打不过啊。

    “他们是你引来的?”荆氏千金低声喝问道。

    李白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何人,但看起来,应该是来者不善,兴许是瞄上了你们这个所谓的桃花源秘地。”

    “不用嘀嘀咕咕的了,吾乃阴阳家葬花圣者,今日,你们所有人都得死!”阴阳大宗师冷冷一笑,一挥手,连反派惯常的废话都没多说,一大帮披黑白袍的阴阳门徒顿时一涌而上。

    【神特么葬花圣者,我还葬爱家族呢!】

    那些普通阴阳门徒当然不是那些宗师级刺客们的对手,但蚁多咬死象,更何况这些阴阳门徒们个个都掌握着一种极为古怪的秘法,一用出来,哪怕是宗师级刺客,仍旧感觉防不胜防。

    李白冷冷一笑,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谁是敌人几乎已经显而易见了。

    他松开了横在荆氏千军脖颈前的利刃,天河剑带着清澈的剑鸣骤然间飞射而出。

    将进酒!

    化相真如剑!

    葬花圣者冷笑道:“螳臂当车!”

    说罢,一拳击出!

    李白吐血,但他的眼神却变得越发明亮,仿佛有名为野心的烈火在熊熊燃烧!

    圣者!这就是圣者!

    根本无可匹敌!

    李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圣者?

    那我今天便要屠圣!

    “我宣布你为,异端!”

    笑容凛冽,杀机四溢。

    一柄闪耀着浓郁圣光力量,仿佛能够制裁万物的手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砰——

    ......

    花木兰双手扶在城墙上,眺望着遥远的北方。

    虽然她如今哪怕在整个碎叶军阶也算很高的了,但李恪在,她仍旧没有任何实权,只是在长城带着小队巡守。

    “当初不过是一句戏言,没想到却一语成箴。”

    长城巡守者如今当然并非孤零零的四个人了,许多战乱流离失所的孤儿以及难民都自发地加入了这个组织,原本李恪都打算将其取缔了,却不曾想正好传出了李白的死讯,紧跟而来的便是对花木兰任何行为的大开绿灯……

    在遥远的北夷,苍狼后裔已经

    年轻,他通过献祭远古狼图腾,获得了曾经最强大的狼族军阵

    自此,拥有强大军阵的北夷人已然拥有彻底崛起成为一个大国的底蕴,而现如今,蒙古大汗铁木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统一北夷人的战争。

    无论是重金收买擅长建造工程器械的汉人技师,还是施行****,削弱萨满们的地位,突出强化大汗即长生天化身的神化地位。

    一个庞大的王国正如旭日东升般升起,

    毫无疑问,一旦北夷强大起来,他的第一目标必然将是同样对西域虎视眈眈的大唐!

    遍地烽火燃,狼烟百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