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二十三章桃花源

第一百二十三章桃花源

 
    在这第一道考核的黑石山上,他已然占尽了优势,在这种前提下,他怎么可能会输?

    但他就是输了。

    这种感觉就仿佛对方手里拿着一把四十米的大剑,让他先跑了三十九米,结果还是被一剑捅死......

    扎心!忒扎心了!

    彼时的诸葛亮还只是个千里迢迢来稷下求学,心高气傲的青年。

    在未曾见识过长安最大秘密方舟与元气炮;未曾经历种种磨难;也未曾登临东风祭坛的前提下,他距离成为日后那个视天下如棋,算无遗策的诸葛孔明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这一距离就相当于现如今的李白与青莲大佬间的距离......甚至还要更大些。

    但就算是如此,被他人出乎意料地超过,他心头的惊讶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看来这稷下还真是卧虎藏龙......也正是如此,才更有意思啊。”

    诸葛亮的嘴角掀起一丝波澜,随即再度穿梭过时空,向上跃迁着。

    而此时,在那云端之上,红色机关巨龙的脊背上。

    两人的面前正放着一面光滑如水纹的海蓝色镜面,而镜面上则折射出一副副考生考核时的场景。

    当画面停转到那灰头土脸,宛如矿工般从山间挖出来的李白时刻,大腹便便的青年忍不住问道。

    “师兄,他这……不违规吗?”

    袁子嘴脚抽搐了一下:“也没有规定说不许从山脚挖的。”

    “好……好吧。”

    袁子咳嗽了一声:“不走寻常路也是一种天赋,依我看,你注意此人,还不如仔细观察下这些学子中有无被他族收买者,万一泄漏给那些蛮夷之辈,遗祸甚远。”

    “师兄,我倒并非感觉此人有异,只是觉得此人颇有几分意思。”大肚子青年撇撇嘴,解释道,“倒是师兄你未免过于小心了吧,我稷下强者如林,谁敢造次?”

    袁子皱了皱眉,沉声道:“师弟你为人跳脱,老朽平日里不愿说你,但今日之事,墨子师叔之所以配给你我一架龙骑士机甲,难熬在你眼中还不足以说明此事重大吗?莫要忘记当年鲁班三号造成的破坏!”

    大肚子青年浑身一震,默默点了点头。

    鲁班是现如今王者大陆机关道造诣最高的几人之一,其研发的河豚系列飞艇以及诸多破坏性机关武器,在蜀地盛行一时。

    当年三贤者将稷下建立于朝歌城废墟之上时,鲁班也曾与墨子携手过,只可惜两者的理念不通,使得最后两人走向决裂。

    结果却是墨子开创墨门,成为天下机关术集大成的宗师,彻底掩盖了他的光辉。

    所以直到如今,鲁班仍旧孜孜不倦试图破坏着任何一件属于墨子的造物,以证明自己比墨子更强。

    无论是他们脚下这架龙骑士,还是墨家机关道,亦或者是那巍峨雄壮的长安......

    而鲁班三号,则是当初鲁班大师为了破坏墨家机关道,特地制造出来的机关傀儡。

    据说那天,机关道被毁掉了足足三分之一,参加考核的学子也是死伤惨重,监考的三位教习更是为了救护学子,尽数陨落当场。

    ......

    “恭喜你成功完成了第一项考核,计250分,当前排名:第一。”

    李白一脸惬意地从山脚挖出,抖了抖满头灰尘与黑色碎石屑,听着耳畔那忍不住有些抽搐的声音,颇有种自得的感觉。

    从山中挖隧道,也亏他想得出来。

    不过他这也算是一场赌博了,若这黑石山丝毫不讲道理,厚度整得比高度还高,那他挖洞纵然遵循了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道理,终究不可能比人家攀爬来得更快。

    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毕竟学子们登上山顶还要在下山,如此才算是“翻过”了这座山,假如这座山厚度也那么恐怖,那那些学子们也都不用玩了。

    毕竟很多时候,下山远比上山难。

    尤其是根据这座山正面部分宛如刀削一般拔地而起的陡峭程度,背面的坡度也定然不会太小。

    李白擦干净天河剑上的灰尘,径直从山洞中走出,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一片青山绿水间,溪水潺潺,向远方延伸而去,鸟语花香,呦呦鹿鸣,好一派山川秀景,与之前那苍凉的黑石山完全是两个画风。

    他皱了皱眉,回头看去,哪里还有来时的那个山洞,原本苍凉巍峨,绵延无穷的黑石山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看来应当是“空间传送”了。

    之所以摒除“幻术”这个可能性,是因为直播间的观众们仍旧在发着弹幕,他不认为施展幻术的人能够连这都能模仿出来。

    只是......这里到底是哪儿?

    便再度听到耳畔响起提示声:“剿灭桃源中聚集的魔种混血,一天内若无法完成该考核,即宣告考核失败。”

    这次的声音有些苍老,跟之前两个提示声都不一样,看来这正在不知何方监视着他们的考官还不止一位,兴许此时说不准正有一大帮老师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他们乐得欢实着呢。

    他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这稷下弄这玩意儿搞得跟系统提示音似的,我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但随即他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剿灭魔种混血......”

    他咀嚼着这几个字,不知为何,心中陡然间想起了当初被自己斩杀的那个名叫宋蝶衣的女觉醒者,若非猎魔人将其一家不分青红皂白猎杀,也不至于酿成后世那种大患。

    魔种混血虽然可以带来各种各样的天赋能力,其中也有好有坏,良莠不齐,许多为祸一方的大罪犯与觉醒者都是由他们而来。

    但是也不能就此一帮子把人打死啊,普通人里恶人也有不少。

    而且就目前来看,那些觉醒者中,怕是有不少都是被人类的排挤与迫害给逼出来的。

    “但愿这里的魔种混血是罪有应得吧,否则......”

    他摇了摇头,压下这个想法,随即沿着小溪溯源而行。

    在野外,沿着水源行走是避免迷路最佳的选择,但同样也意味着危险,毕竟水源旁猛兽出没也是最为频繁,当然,对李白而言这些猛兽就没有任何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