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一十九章初入稷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初入稷下

 
    坐上高铁,这次没遇见什么意外。

    一路拖着行李回家,与父母一块住了一星期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按部就班地直播。

    值得一提的是,当他开启直播之后,他发现系统开启范海辛皮肤的封印,变身加百列的选项所花费的系统货币变少了许多。

    原本的五百万,居然悄无声息间就降低了二十万。

    他起先还很诧异,后来经过长时间的摸索,才隐隐发现,原来直播居然也能获得所谓的“信仰之力”。

    只可惜这信仰之力的质量不高,经过系统提取精炼之后,哪怕每天都有百万观众在线,这几天下来,也才抵消了二十万系统货币。

    不过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毕竟那些观众们可不是他的“信徒”,他也并非什么神灵。

    原本在李白的心底,他都要把这个“付费外挂”丢到小黑屋里去了,毕竟有青莲大佬这种免费外挂在手,用一次就得消耗五百万系统货币的“变身加百列”就显得很鸡肋了。

    但既然能以信仰之力充能,这就又变得实用起来了,说起来青莲大佬也经常性不靠谱得很。

    ......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李白带着上百万观众们逛了许多有趣的地方。

    这其中有广阔无垠的西伯利亚荒原,常年为积雪覆盖的极地冰川,人迹罕至的原始大森林等各种罕有人至的地方。

    他很享受看到各种各样瑰丽景色,并沉浸在其中的感觉,那能让他对天地的感受更加深厚,只可惜那些最有名的景点往往都是人山人海,那就并非他所喜的了。

    后来,他甚至造访了生活在北极圈以北的爱斯基摩人。

    其实世界真的很精彩,有各种各样你所从未接触过的东西。

    很新鲜,令人耳目一新。

    风景别样好。

    无论是大雪山的巍峨雄壮,还是极地冰川碰撞在一起,发出的惊天巨响,都是一种感悟,对世界以及自然的感悟。

    仙者,人山是也。

    远离红尘,从某些方面来讲,确实对修行大有裨益。

    和环游世界相比,原本漫长的一个月似乎都显得不那么漫长了。

    期间也曾发生过很多有意思的事,甚至在老毛子的地盘还遇到了劫匪,结果反被一顿收拾,令人不禁啼笑皆非。

    但无论是怎样的风景,怎样有趣的事情,李白总感觉少了那么一个人,就像上帝造人时从自己的身体里取走了一块肋骨,她不在身边,便觉怅然。

    所以时常仰望星空,李白就会想了,都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但是隔了一个世界的距离又该怎么解相思之苦?

    “总算,时间终于到了。”

    当李白屹立于大雪山的山巅时,他忍不住低声道。

    【小白,要开始新直播了吗?】

    【GO!GO!GO!】

    【简直等不及了。】

    便看到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随即低道:“接下来,我给大家演示一下什么叫做穿越的真正姿势。”

    他在无数人震撼的目光下,纵身一跃。

    狂风呼啸,长发与白衣飘扬。

    紧跟着,黑色的漩涡将它一口吞噬。

    ......

    匹配人物数据——数据导入——开启时空穿梭通道。

    ......

    穿梭完成——启动翻译系统——启动自动脑补与屏蔽系统——启动任务系统——绑定直播间同步传递功能——正式登入世界——王者荣耀。

    ……

    耳畔响起醇厚的男声:“自千年前的封神战争后,大量的太古文明智慧成果伴随着战火泯灭,稷下学宫便建立于这一历史时期。”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以老夫子为首的三贤者遍寻整个王者大陆,发掘遗迹,整理古籍,将大量的文明与智慧成果重新建立起相对完善的体系。”

    “这其中尤以墨子为首墨家机关术为要。”

    “为了保护文明果实,并且重新控制人们对魔道力量的泛滥性使用,守护整个世界,稷下三贤建立起稷下学院。”

    ......

    李白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此刻正处于一片闹市中,耳畔传来车马喧嚣声,人头攒动,不知有多少人正聚集在这里。

    他放眼望去,便看到正前方一座拔地而起的巨大门扉与那绵延的围墙,围墙上书“稷下学院”四个大字。

    门口没有任何守卫,大门敞开,但却没有人敢于越雷池一步。

    “没想到还真如我随口对木兰说的那样,来稷下了。”李白喃喃道。

    他此刻正挤在人群中,暂时有些不知所措,一来主线任务还未发布,二来他这无缘无故就出现在了这么个地方,他其实是有点懵逼的。

    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紧跟着一声长鸣升起,便看到云端之中,一头庞大的红色巨龙身躯正若隐若现。

    巨龙体型修长,飞行的速度也是极快。

    李白面色微变,这头巨龙是西方龙的那种样式,性情邪恶,残忍凶戾,稷下这种学术圣地怎么会出现这种怪物?

    正想着,便听到耳畔的人们纷纷激动地议论了起来。

    “是墨子大师的座驾‘龙骑士’号!”

    “听说墨子大师有四架机甲,分别为初号机‘和平守望’,二号机‘金属狂潮’,三号机‘龙骑士’以及四号机‘进击者’,其中任何一架据说都能与武道人仙相抗衡。”

    “吾儿,此次你进入稷下学宫,定然要努力学习,争取成为年级第一名,若能得墨子大师青睐,赠你一架机甲,我们江南黄家必定绵延千古无忧。”

    “呵呵,黄家的那位,你那痴儿连能否入学都未尝可知,现在便在这里白日做梦了?”

    “你这刘家的狗种,我那麒麟儿三岁能赋诗,六岁能填补机关空缺,十二岁便被塾师断定青出于蓝,定然能成功入学,而你家那草包,若能入学,老子将脑袋扭下来给你当夜壶。”

    “你这泼奴,居然如此羞辱吾儿......看拳!”

    李白侧目看去,便看到两个锦衣玉带,膀大腰圆,一副打扮充满暴发户气质,宛如孪生兄弟般的中年汉子已然厮打在一起。

    他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结果就踩到了别人的脚。

    “抱歉。”他苦笑着拱了拱手。

    那人一头白发,面容英俊,鼻梁挺拔,体内气息磅礴,想来也是魔道修行高深的人物,但居然只是一介青年,年纪兴许比他还要小些。

    不由让李白暗暗感叹,这稷下学宫当今是汇聚天下英才之地。

    “无妨。”少年温和笑道,“人潮汹涌,我等浮沉其中,磕磕绊绊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李白微微皱眉,对方笑容虽然温和,但眉宇间的那一丝傲气终究没能逃过他的目光,果然是少年得志,虽然修养不差,但终究不是李白喜欢打交道的那种人。

    ......

    长安

    自月前诗剑仙李白之名震动天下,却如璀璨流星般自天际陨落之后,长安再度迎来了新的传奇。

    事情起源于钦天监察觉到魔星降世,当今天子武则天下令钦天监广召天下占星师,一方面为了修订“圣历”历法,另一方面也能充实尚显稚嫩的钦天监。

    自那天起,钦天监便迎来了诸多或欺世盗名,或居心叵测;或有真材实料,或想利用朝廷充足资源再作突破的占星师,魔道宗师以及海外方士。

    毕竟无论是机关术还是魔道,都需要海量的资源,没有一方庞大势力作为依靠,很难走得更远。

    传奇一般的牡丹方士明世隐便是在这种大势下来到长安的诸多隐士之一。

    传说中,当初太宗皇帝在位时,立年仅八岁的嫡长子李承乾为太子,但后来,由于太宗皇帝偏爱二皇子(历史上为三皇子)李恪,李承乾心下担忧,便私底下求卜于方士。

    最终就求到了一位擅长种植牡丹花的方士头上。

    结果牡丹方士直言,卦象显示李承乾将会被发配到边疆,郁郁而死,皇位将旁落他人之手。

    太子震怒,命麾下兵士将其斩杀,结果牡丹方士面带微笑,连躲都未躲,士兵一刀砍下,人影却已然不在,只剩下了一朵妖艳的牡丹花。

    原本这事虽然令听说此事的长安人津津乐道,但大多也就当个市井流言来听,没人会去相信事情真的会如此发展。

    毕竟太子素来仁厚,口碑很好,况且当初太宗皇帝便是弑兄登基,心底一直有一根刺儿,绝对不会容许事件再演,因此必定会立嫡长子继位。

    这是人们早已得到的共识。

    只是很诡异的,太子果真发动了政变。

    结局自然是其阴谋被粉碎,犯案者侯君集等党羽皆斩,李承乾本身倒是没事,与妻儿一同被贬边疆。

    此事一出,牡丹方士的名声瞬间大躁。

    只可惜,自那之后,十几年的时光里,牡丹方士再没有出现过。

    所以当这位与当初牡丹方士如出一辙的人物出现在长安时,所引发的轰动可想而知,连当今天子都被惊动,召其觐见。

    ......

    大明宫

    狄仁杰正对着皇座上的女帝恭声道道:“陛下,卜筮之术虽然也有道理可讲,但绝非能够预知未来。”

    “当初太子乾或许正是因为听信了那牡丹方士的卜算结果,才决心发动政变,只可惜他一直把敌人当作二皇子恪,却忽略了三皇子治。”

    “至于流放之说,也早能料知。遥想当初太宗即位之时,便是发动的玄武门之变,兄弟相残。太宗皇帝虽雄才伟略,但一直担心报应将至。之所以是这样的结果,我想任何稍有些头脑的人都能猜到。”

    “况且,若那牡丹方士没有直言卜算结果,结果或许还未必就如他所说的那样,臣窃以为,此人既然与那牡丹方士有关,必然心怀叵测,当诛!”

    “怀英,你太执着了,无论他是否真地会卜算之术,我大唐正处用人之际,怎能平白无故将其斩杀,那岂不是坐实朕这暴君之名了。”女帝浅笑道。

    之前一个月,狄仁杰借着“一剑屠尽长安贼”的血案,大肆抓捕了一大批贪官污吏,彻底落实酷吏之名,连带着其身后的女帝也隐隐背上了暴君的名头。

    狄仁杰微怔,点头道:“是臣考虑不周了。”

    女帝笑道:“再者说了,无论是智计无双,还是真的擅长卜算,对朕而言,都没有任何区别;只要好用就是了。”

    ......

    长安城郊,一座面积不大的小庄园坐落于牡丹花掩映之中。

    狄仁杰冷漠地坐在白发长袍,绣牡丹花,俊秀妖冶宛若女子般的男人对面。

    棋盘上,他已经连败十余局,饶是他内心坚若磐石,此时心底也忍不住升起了一丝火气。

    “本官不管你处心积虑想要从长安谋取到什么,但我会一直在你的身后注视着你,自始至终。”

    明世隐轻笑道:“那可真是求之不得啊。”

    狄仁杰站起身,冷哼一声,刚想离开,便听到明世隐的笑声又起:“狄大人,既然来了,不妨卜上一卦再走?”

    狄仁杰冷笑,卜筮之术在他看来实在荒唐可笑,刚想摇头,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腾起一丝迟疑,他试探着道:“可能卜人生死?”

    明世隐道:“可。”

    狄仁杰犹豫了良久,终究说道:“他叫李白,我想问问他究竟还活着吗?”

    明世隐皱眉道:“狄大人想问曾经的挚友,名动天下的诗剑仙李白的生死?”

    狄仁杰点了点头。

    明世隐随即落指,仿佛点化了虚空,诡异复杂的魔道阵图凭空显现,一块块六角形的铭文落在了明世隐的身周,玄奥的魔道气息升腾而起。

    片刻后,他面色微变,缓缓吐出了三个字:“还活着。”

    狄仁杰的心咯噔一下。

    片刻后,他转身离开了。

    “我曾觉得你是欺世盗名的骗子,但现在我希望你的确有真材实料。”

    望着狄仁杰离去的背影,明世隐的笑容越发明艳,喃喃道:“原来,大名鼎鼎的酷吏,为了法律亲手签发自己挚友的通缉令......结果却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这世界果然不能单看表象。”

    “只是你这朋友的卦象......有些奇怪啊。”

    他忍不住捂住嘴,轻轻咳嗽了一声,殷红的血迹自指间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