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七章谢幕

第一百一十七章谢幕

 
    “加百列!”德古拉的声音宛如雷霆,“当一千年前你拒绝向罗马施以制裁,背弃上帝的命令时,我曾以为我们最终会走到一起。”

    范海辛化身为的俊美天使面无表情,燃烧着熊熊圣炎的六只雪白翅翼舒展开来,撑起光明天穹,一头张扬的白发在狂风中飘舞。

    前者恐怖血腥,以漫天血海,万千亡魂作背景,令人头皮发麻;后者俊美圣洁,以一方圣洁天穹,圣歌阵阵作背景,令人敬畏有加。

    孰为神,孰为魔显而易见。

    然而神灵略带鄙夷地开口,说出的话却稍显刻薄了些,就风度而言,似乎还不如魔鬼。

    “一千年前,你连颗受精卵都还未成型,你知道个屁!”

    德古拉脸上闪过了一丝异色,似乎也没料到所谓的上帝左手居然会粗俗如斯:“吾生而为魔,往来上下千年,吾无所不知。”

    范海辛嗤笑道:“那些无聊的吹嘘就不要多说了,我信仰光明,你堕入黑暗,道不同不相为谋,唯决死一战罢了。”

    下一刻,金色的光芒汇聚到范海辛的手中,化作巨大的圣剑,繁杂玄妙的铭文刻绘于剑身,向着天空中得血海狠狠斩下。

    顷刻间,血海翻涌而起,德古拉只是微怔,随即便被圣剑直接泯灭,他的血肉化作飞灰,骨架化作芥粉,随即违反地心引地地洒落血海。

    但紧跟着,血海中央凸起了一个人形,手握那被污染的朗基努斯圣枪的德古拉伯爵便再度重生在了血海中。

    “哟哟哟——还真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呢。”德古拉伯爵刺耳的笑声响彻天地。

    他的那只羊头恶魔头颅怪笑道:“别白费力气了,哪怕你的实力已经能与那些古老的魔神想媲美,也不可能杀得了我。”

    但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德古拉伯爵发现,自己手中那柄即将化作魔器的朗基努斯圣枪,赫然间......断了。

    “我的魔器......该死!”

    在天使刻薄的笑声中,他恼羞成怒,恐怖的血海沸腾,轰然间暴起,向着那冷漠嘲笑的天使扑去,无数血色的魔鬼凭空显化,无数狰狞恐怖的怪物自血海中飞舞而出。

    没有人知道这场战斗的最终结局会是怎样的,那种层次的较量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探知的极限,哪怕是阿瓦隆·信也只能看到很浅显的一部分。

    或是片段,或者干脆就是两道光影在碰撞。

    天空中浓郁的圣光与血海纠缠了许久,剧烈的能量波动宛如怒涛卷涌,海龙王咆哮,雷霆一簇簇劈下,化作电弧四散而去。

    光怪陆离的场景遮蔽了天穹。

    与他们相比,无论是嗜血的狼人,狡诈的吸血鬼,恐怖的黑巫师或者正直的骑士其实都已然没有任何分别,因为他们都只能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下,瑟瑟发抖。

    阿瓦隆·信沉默地望着这一幕幕场景,紧握着拳头,突然油然而生一种渺小如同蝼蚁般的无力感。

    从始至终,这一切都远远出乎了阿瓦隆·信与教会的预料。

    无论是德古拉强大到连朗基努斯圣枪都无法奈何的力量;还是范海辛那“加百列”的称号居然代表的是真正的上帝左手,天界第三权柄者,神明一般的炽天使。

    这是神与魔鬼之间的战斗,人类无可插足,也无能为力。

    ......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一切都得以终结。

    当炫目的光彩结束,云层被破开,天地间重新有落日的余晖照射而出的时候,所有的神圣秩序骑士们惊喜地发出了欢呼声。

    “吼——”

    “不要!”

    “怎么回事?”

    黑暗生物们发出凄厉的咆哮。

    阿瓦隆·信沉默地望着那起伏的连山,随着德古拉伯爵的死亡,所有源于他麾下的黑暗生物包括吸血鬼新娘,狼人,黑巫师,矮魔,尽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裹挟到了地狱深处。

    正如德古拉伯爵所言,他的确是不死的,作为不朽的黑暗魔神,最多也不过是被放逐到地狱罢了。

    或许人间黑暗时代的君王不会再到来,但带领着麾下大军,被赶回地狱的德古拉伯爵,或许真地将会取代一位强大的地狱魔神,成为十二魔神中的一员。

    从此......伴随着一个个恐怖的传说,与新出现的教典,在众口相传之间——不朽!

    “范海辛......加百列。”

    他长叹了一口气,随即在原地等了许久,仍旧没有看到有半个人影自那群山之间返回。

    骑士们沉默了。

    难道为了封印德古拉伯爵,连传说中统领左翼天使军的炽天使加百列也会陨落?

    “或许......他已经回到天上了。”

    最终,络腮胡大骑士这样说道。

    这个说法很快便得到了人们的一致赞同,因为魔鬼已经陨落,所以天使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需要回归天堂去向天主复命。

    这远比天使为除掉魔鬼,直接陨落更能让这些虔诚的信徒接受。

    “再等等。”

    阿瓦隆·信沉声道。

    只是最终他仍旧没能等到范海辛的归来,他只是捡回了断裂的圣枪,将其裹紧在洁白的细亚麻布,交给了络腮胡大骑士。

    在对方诚惶诚恐的神情中,他道:“把它交给克莱门冕下,我的最后一个任务已经完成了,从此,我不会再回罗马。”

    破碎的圣枪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或许现如今的“它”更适合做一件文物,而不是征伐魔鬼与异端的武器。

    当阿瓦隆·信在意大利北部的阿尔卑斯山目送神圣秩序骑士们回归教会的时候,他默默地想着,或许等到十余年后,那些稍显稚嫩的骑士侍从们成长起来后,能够改变那个暮气沉沉的教会。

    他转身,穿越雪山,向着自己的伯爵领赶赴。

    当他骑乘着白马路过贝尔蒙特的郊野时,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歪歪斜斜戴着渔夫帽,松松垮垮穿着黑风衣。

    “范海辛!”

    他面色微变,快步走去。

    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远方的尖顶教堂焕发着勃勃生机。

    那是一座很大,但却并不显得华丽的教堂。

    教堂的修女露出温柔的笑容,阳光草地间,一个个笑容灿烂的孩童尽情奔跑着,嬉闹着,而那道熟悉的身影就躺在教堂的顶端,没有人指责他的不是,看起来很随意......也很惬意。

    阿瓦隆·信沉默了片刻,转身离开了。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比自己的生命还要来得更加悠久的范海辛,会是那样一贫如洗了,他也明白那原本在他想来,会被置办成庄园城堡的十五万弗罗林金币都被用到哪里了。

    “范海辛......”

    一声长叹响起。

    ......

    地球,李白睁开眼,如梦方醒。

    他有些迷茫地打量着四周,大脑昏昏沉沉,现在的他,尚且有些无法代入自己本来的身份。

    这也正是之所以系统要求封闭记忆进行传承的原因。

    毕竟,每一场传承跨越的时间都无比漫长,假如真地经历了那些之后,他自己的心理年龄会变得有多大......一千岁?两千岁?

    或者干脆变成一个厌世者,了无生趣?

    反正他几乎可以确信,假如一千年都无法见到亲友,从此以后,他们在他的世界里,存在感将被削弱到极致,那对他而言,根本无法接受啊。

    耳畔回响起系统的提示音:恭喜你被选中者,你成功获得了史诗皮肤范海辛。

    你获得了圣光属性力量,本体修为增加二十年。

    你获得了“范海辛”隐藏特效【加百列降临】:开启加百列的真身,全属性翻倍,并且拥有天使之躯。(该特殊效果每次使用需要支付系统货币500W)

    “得,继真·李白外挂之后,又来一付费外挂。”他笑了笑随即继续浏览系统提示。

    “你将从传承世界中携带而来一件范海辛所拥有的装备。(备注:无尽的酒葫芦已经收回,不可重复选取。)”

    李白略一思索,便道:“我选择那把枪。”

    那把火枪原本只是一件得到过枢机教团高等附魔的普通火枪,但是击杀德古拉的最后一击却是由它来完成的,所以“它”产生了异变。

    就如连触碰到死去神灵化身的尸体,沾染了些许圣血,都能由凡器进阶为神器的朗基努斯之枪。

    那把火枪作为一件完成对一尊魔神击杀的最后一击的存在,获得的提升只会更大。

    “该武器未命名,请被选中者进行命名。”

    李白果断道:“裁决。”

    没有比这个名字更符合其身份的了。

    裁决:A级

    特效一【审判】:,拥有源自于天界加百列的强大圣力,其每一颗子弹,都能够对黑暗生物造成两倍暴击伤害。

    特效二【血族之殇】:作为斩杀了此世最强吸血鬼的裁决,可以对任何血族造成三倍暴击伤害。

    特效三【异端】:该武器可以对任何目标施加异端标记,受到异端标记的存在将会等同于黑暗生物,受到裁决的双倍暴击伤害。

    特效四【自动填充】:(或许......用无限子弹来命名更加贴切些。)该武器每分钟自动回复子弹数目:1;最大弹容量:3

    李白微微一笑,将裁决塞进乾坤戒中,随即轻轻打了个响指,顿时,温和的金色光芒照亮了他的面孔。

    就在这无声无息间,他便已然切换上了“范海辛”皮肤。

    他满意地道:“所以从此以后,哪怕在白天,也能好好修炼了?”

    地球属于末法时代,炼精化气不受影响,但到他这种地步,需要不断摄取天地灵气才能维持修行。

    千年之狐作为神兽,能够吞吐月之精华,而范海辛的圣光力量,则是源于圣洁的心灵与天穹的太阳。

    圣洁的心灵暂且不提,他还差得太远,但太阳可是每天白天都会出现的,除了阴雨天会旷个工,简直敬业堪比雷锋啊。

    正理了一下收获,李白看了看天色,仍旧大亮,随即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躺下浏览着“范海辛”传承中蕴含的知识与经历。

    这一看便看到了月桂高挂,日落西山。

    他这才恋恋不舍地从那浩荡如同史诗一般的经历中解脱出来,慨然叹道:“以前总对西方人报以偏见,其实现在一想,无论东西方,无论什么人种,总有一些值得敬佩的人物。”

    “比如说范海辛亲眼所见的罗马五贤帝,还有圣女贞德......”

    “范海辛本人也的确是圣徒,上千年行走在在人间的岁月中,一直对人间心怀善意。”

    “其实在绝大多数高等生命的眼中,人类并不比宠物狗来得更高贵些,而他却能摒弃一切物质享受,以贫穷之躯为无家可归的孩子与妇人营造出一片地上天堂。”

    “或许有的时候人们会感觉这种行为很傻,但这个世界正是因为并不全都是聪明人,才显得更可爱了些。”

    李白的感悟很深,所以精力消耗也非常大,所以他枕在床上,不一会儿便入睡了。

    或许知晓李白的疲惫,连青莲大佬今晚都没有出来教训他。

    只是半夜,他仍旧被窗外一声急促的刹车声以及刺耳的尖叫吵醒了。

    他皱着眉头打开窗户,透过浓稠的夜色,便看到深夜的小巷中,一辆黑色奔驰轿车正停在原地,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膀大腰圆的中年男人正骂骂咧咧着。

    在他的旁边,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学生扶着他的胳膊,吓得花容失色。

    顺着车灯看去,一只狸花猫正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应当是过往的车辆撞死了一只野猫,这事虽然不常见,但也属正常。

    大学城旁边有不少野猫,许多学生养到毕业,要离开时都会将自己家的猫抛弃,从而成为流浪猫,说起来也是一件很烦的事情。

    毕竟野猫半夜叫春,那动静可着实不小,而且平时呼朋引伴,也算啸聚一方了。

    李白叹了一口气,正打算关上门,突然看到了旁边的草丛中一阵窸窣,一只小奶猫跌跌撞撞地爬了出来,凑到了狸花猫的尸体旁。

    男人带着女生上车,一脚油门踩下......

    李白面色微变,身形一闪即逝。

    随即抱着小奶猫站在道旁,看着那辆大奔一起绝尘。

    小奶猫“喵呜”“喵呜”叫着,湿漉漉的舌头舔舐着李白的手心,有些痒。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白似乎在它的眼神中看到了祈求。

    他察看了下狸花猫的状态,叹了一口气,圣光虽然擅长治疗,但却不能令人死而复生,动物也一样。

    他摇了摇头,随即挥手,草丛中自然而然出现了一个很深的土坑,随即将狸花猫的尸体放在了其中。

    夜色很深,李白抱着仍旧不断回首张望的小奶猫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