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一十四章圣枪朗基努斯

第一百一十四章圣枪朗基努斯

 
    这些身披全覆式板甲,闪烁着圣洁光辉的骑士们并肩而立,宛如一道插满尖锐尖刺的钢铁城墙。

    寒风起,薄雾散,山雨欲来。

    伴随着呼啸的风声,第二只狼人疯狂咆哮着猛扑而来,最前方的骑士甚至已经能够嗅到对方那大张开的血盆大口,其中散发的剧烈恶臭。

    那魁梧的身躯,挺拔坟起的肌肉,在近距离圣洁光芒的照射下纤毫毕现。

    似乎是对那圣光的憎恶早已刻骨铭心,几乎是转瞬间,那头狼人的眼神便被赤裸的杀戮所充斥,再无丝毫理智可存。

    噗嗤——

    三柄并排在一起的钢枪骤然刺出,收到过神圣祝福的枪尖摧枯拉朽般穿透了其坚韧的毛皮,直接将它串在了长枪上,庞大的冲击力撼动了三名骑士沉重的身躯,使得他们向后步步退去。

    然而这三名骑士也是与黑暗生物常年战斗过的老手,只见他们齐声怒吼,圣光力量爆发,艰难地抵住脚步,旁边的一名骑士拔出银色长剑便将其头颅斩断

    黑烟自切口袅袅升起,那是圣光正在与黑暗力量产生反应。

    紧跟着,便是接二连三的狼人悍不畏死地猛扑而上,它们被附有神圣祝福的钢枪洞穿,浑身上下的皮毛宛如蒙了一层油腻腻的角质,又仿佛自血水中滚过一般,极为恐怖。

    圣光力量腐蚀着它们的身躯,它们发出凄厉的咆哮,猩红的眼睛反射着渗人的光芒。

    一头狼人不管不顾疯狂挣扎着身躯,赫然直接任由那长枪直接洞穿身躯,向着一名有些胆怯的侍从骑士便是狠狠一掌拍下。

    砰——

    他身边的一名大骑士果断拔出了腰间的附魔火枪,一枪爆掉了狼人的头颅。

    “所有人听着,狼人的要害在头颅,只要不斩断它们的头颅,它们就依旧有可能把你的脑袋拍成烂西瓜!”

    范海辛面色严峻地望着这些被长枪穿透四肢与躯干仍旧狰狞咆哮的嗜血狼人,这些怪物的生命力实在太强悍了。

    人类在与狼人这种黑暗生物的斗争中从来都没有占据过上风地位,哪怕是那些被黑骑士赐予魔鬼力量从而变身成流浪狼人,没有聚落的农夫,往往都需要领主派遣大量正规军去围剿,并且付出惨重代价。

    更别提这些拥有聚落,无论是体内黑暗力量的强悍还是猎杀的本能都要远远强于流浪狼人的狼群!

    遥想当初,那如日中天,富可敌国的圣殿骑士们围剿一头普通狼人,尚且付出了十余名强悍骑士阵亡的惨重代价,现如今,这些神圣秩序骑士们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已经无愧于教廷精锐了。

    毕竟银质武器的确能对这种狼人造成一定的伤害,但这对于恢复力极为惊人的狼人而言,这种伤害绝非吟游诗人口中的致命伤。

    阵线渐渐被向后推去,狼人力大无穷,哪怕是浑身披着特制板甲,体重加起来足有一百公斤的神圣秩序骑士依旧很难在正面战场与之抗衡。

    已然有为数不少的骑士侍从被绽裂了握紧长枪的虎口,鲜血涔涔,反而更加刺激那些疯魔般的嗜血怪物。

    就在这时,一声剧烈的嘶吼声响起,一头比寻常狼人还要大上一圈,眼神桀骜,仿佛睥睨众人的强悍狼人双腿微屈,随即宛如炮弹般直接飞跃了数十米的距离,赫然是从骑士们的头顶飞跃而过。

    它发出嘶吼,在诸多骑士们震撼的目光下,直接一巴掌横扫而出,将两名没能反应过来的骑士侍从掀飞了出去。

    他们厚重的板甲没能拯救他们的性命,宛如纸壳般连带着其中的链甲直接被撕裂了开来,鲜血四溅,当他们落到狼群中的瞬间,立刻便被分食一空。

    血腥的场景令那些年轻的侍从与骑士们面色惨白,唯独那些大骑士们依旧狂呼着稳定阵型。

    “勇气!”络腮胡大骑士怒吼道。

    一声怒吼仿佛让所有骑士都找到了主心骨,圣光力量照耀,一名大骑士自动从阵型中飞跃而出,丢掉长枪,以长剑火枪与那强大的狼人对峙。

    “荣耀!”

    “圣洁!”

    “信念!”

    骑士们身上的圣光越发炽烈,仿佛一轮大日升起,浓雾彻底被吹散,然而很快,天空中便开始密布起乌云,在那浓稠的云雾间,一轮黯淡的月正若隐若现。

    黑夜——黑暗生物的最佳战斗场所。

    “天黑了?怎么可能!”阿瓦隆·信面色微变,“这里的白天未免也太短暂了。”

    狼人们对月长啸,声震云霄!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它们的气息变得越发强大了起来,哪怕不是满月,在这种天气下战斗,它们的实力也足以翻上一足足一倍有余。

    “是禁术,在德古拉的城堡,有黑巫师存在。”范海辛双手抱胸,冷漠地看待着场中的厮杀,他与阿瓦隆·信从一开始便没有出手的想法,因为他们很清楚,更强大的威胁正在等待着他们。

    而且说实在的,从一开始,这些神圣秩序骑士们的定位便是炮灰!

    没有人指望他们能够在面对恐怖的德古拉伯爵之后,还能活着回去,这就是现实,远比童话与传奇小说中更加残酷。

    “黑暗天幕吗?”阿瓦隆·信若有所思道,“果然,在这数百年的时光里,德古拉哪怕长时间处于封印状态,仍旧招揽到了不少可怕的异端。”

    范海辛冷笑:“不需要招揽,假如这世界上还有比生命赫赫的黑暗之乡,特兰西瓦尼亚更适合黑暗生物存在的地方,这里也未必会变得如此可怕。”

    阿瓦隆·信默然不语,当初整个欧洲掀起的那场异端清剿活动,声势浩大,无论是真女巫还是假女巫,真狼人还是假狼人,只要有疑点的,统统只有一个结果——火刑。

    至于如何分辨黑暗生物?

    呵呵,《女巫之锤》这本书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尽管很多人都清楚,其中大部分内容不过是一派胡言。

    神圣秩序骑士们与狼人拼死战斗着,厚重的铠甲无法对他们起到太多的保护作用,这些狼人庞大的力量足以穿透铠甲,将其中的人体生生震碎。

    而那头最为强悍的狼人,实力更是极为恐怖,连那已经快要突破到神圣骑士的大骑士都无法匹敌,短短几个回合,便已是险象环生。

    “你出手吧。”范海辛道。

    阿瓦隆·信微微皱眉,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长枪如龙,顷刻间自那庞然狼人的头顶戳下,那人立而起的巨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赫然原地跃起,只是微微偏头,任由那长枪钉入它的肩头,一双生满利刃的爪子向他狠狠撕去。

    阿瓦隆·信的面色不变,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果断丢掉了手中的长枪,只见他自背后一扯,衣衫瞬间绽裂,在那其上,一道长枪纹身栩栩如生。

    砰——

    剧烈的圣光冲天而起。

    在那光芒四溢中,他陡然间拔出了一柄闪耀着至尊光芒的长枪,在这一刻,他简直如同凡尘俗世中的君王,一声高呼,天地臣服。

    噗嗤——

    狼人直接被削掉了大半个肩头,它那充满杀机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憎恨,在这一刻赫然是叼起一名正在对付前方狼人的侍从骑士,转身便跑。

    阿瓦隆·信高举起宛如一道金色雷电般的长枪,一股凛冽的杀机扩散而出,哪怕是脑子里早已被暴力与杀戮所充斥的狼人这一刻也忍不住感觉到了一种头皮发麻的恐怖感。

    然而阿瓦隆·信终究还是放下了高举起的圣枪,他凝视着远方的天空,神情越发凝重。

    “是朗基努斯之枪啊。”范海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冽的笑意。

    伴随着疑似首领的恐怖狼人撤退,狼人们张牙舞爪地叼起自己受到重创的同胞,向着黑暗中的密林飞速撤去,任由那些骑士们抽出手枪连射,仍旧头也不回地撤走了。

    “我们赢了,圣枪万岁!吾主基督万岁!”

    骑士们愣了片刻,随即爆发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他们虔诚地注视着阿瓦隆·信手中的圣枪,单膝跪地,作着祷告。

    “所有神圣秩序下的骑士们,你们英勇奋战,得到了天主的认可,你们将在死后荣登天堂。”阿瓦隆·信高举起圣枪,大声宣布着。

    骑士们面露狂热之色,范海辛毫不怀疑哪怕此刻,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虽然打断你们很不礼貌,但我必须要说一句,如果现在就要论功行赏的话,恐怕还早了点。”范海辛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阿瓦隆·信沉默着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对络腮胡大骑士道:“带领你的骑士们退到营地,准备好盾牌与圣银弩箭。”

    “还有敌人?”络腮胡大骑士震惊道。

    阿瓦隆面色凝重,指了指远方的天空:“一股很强大的黑暗气息正在到来,其中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吸血鬼。”

    络腮胡大骑士面色微变,立刻呼喝指挥着骑士们后撤,与那些暴躁,嗜血,宛如屠夫一般的狼人相比,吸血鬼代表了更加恐怖宛如深渊般深不可测的形象,可以毫不留情地说,纵然在正面战场上,吸血鬼或许不如狼人可怕,但若论破坏力与恐怖程度,吸血鬼简直要甩狼人不止十条街!

    果然,死者时间推移,在天边月光的照耀下,密密麻麻震动翅膀的声音开始响起,紧跟着传来的是尖锐到刺耳的嗡鸣声,伴随着这种异样的声响,所有的骑士们都不由自主捂住了耳朵,但仍旧感觉头痛欲裂。

    浓郁的黑色铅云渐渐蔓延开来,那赫然是铺天盖地的黑色蝙蝠。

    “来了。”范海辛笑容变得越发冰冷,银色的长剑灵巧地出现在手中。

    阿瓦隆·信沉默地握紧圣枪,嘴唇紧紧地抿住,我的挚友啊,曾经未能弥补的错误都将得到终结,死亡的归于死亡,活着的仍旧活着。

    尘归尘,土归土!

    ......

    寒冰凝聚的长棺里,身披血色风衣的苍白男子骤然间睁开了双目,他的面容无比英俊,只是那苍白的皮肤下毫无血色,整个人散发着森寒寒意,宛如自九幽深渊中爬出的恶鬼,令人望之即惧。

    “熟悉的气息啊,信!是你啊......很快,我们就要又见面了。”

    “等等,还有一个熟悉的气息......喔——掩饰得很不错,但是加百列啊,你那强大的圣光力量简直就像黑暗中的灯塔,实在是太醒目了。”

    苍白的男子自冰棺中站起,他的关节没有丝毫扭曲,整个人就像个坚硬的尸体,宛如鬼魅般沿着屋顶前进着......

    没错!就是屋顶!

    那冰棺赫然是倒悬在半空中的。

    “我的新娘们,你们都跑到哪儿去了?”苍白男子举止优雅,像是古代传说中的王子,正在呼唤他的爱人。

    然而,没有人回应,空洞的黑暗城堡中,只剩下了他孤独的回音阵阵。

    “看来......都去对付那帮不相干的人了吗?”

    苍白男子忧郁道,他的神情越发悲伤,就这样直接穿透了房间的大门与幽深的走廊,直接出现在了城堡的顶端。

    站在那尖锐宛如苍白骷髅的手指般的塔尖,他凝视着远方,那渐行渐远的黑暗,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打扰我的沉睡?”

    “你应该清楚的,我对统治人间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想呆在这里,睡一个安稳的好觉,而不被你们这些教会的走狗打扰。”

    他叹息着,神情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阴霾。

    他的神情越发恐怖,仿佛有压抑不住的火山在他的眸子里等待着爆发,无数负面情绪在那血色的瞳仁里凝聚。

    “只是既然来了。”

    “那便统统永远地留下来吧!”

    “无论是你上帝的左手加百列,还是你——我曾经的挚友,阿瓦隆·信!”

    “所有人,都得死!”

    说到最后,他的优雅举止早已不知道被抛到哪里去了,恐怖的气息轰然间爆发,宛如深渊般不可估测的黑暗力量直接充斥在了天地间,并且迅速向着远方蔓延,整个天地间的景象简直宛如世界末日般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