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三章特兰西瓦尼亚

第一百一十三章特兰西瓦尼亚

 
    伴随着骤然亮起的圣光,隐隐有来自天堂的福音圣歌奏响,仿佛就在这并不宽敞的营地中,有洁白的天使振动翅膀,赐下神圣的祝福。

    炫目的圣光明亮而不炽烈,仿佛凝聚着澎湃有力的生命脉动,沐浴于此,便觉登入天梯,眺望天堂。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了起来,困扰许久的暗伤被治愈,紧闭宛如顽石般的晋升壁垒被打破,弱小的圣光被洪流填满......

    突破!

    所有人都在突破,侍从进阶为正式骑士,骑士进阶为大骑士,大骑士的实力更进一步,触碰到了圣骑士的门槛。

    尤其是那些年轻的骑士侍从们,他们惊讶地发现,在自己耳畔仿佛有浩大的神谕传下,声音缥缈而又威严,与他们想象中的主别无二致。

    “主要求他的骑士们学会谦卑,因为世界广阔,人类无法触及天空,也无法探索深渊,所以没有生来就高贵的人,一切皆平等。”

    这些年轻的骑士侍从们羞愧地低下头,思及过去种种,一切骄傲自大皆不值一提。

    他们虔诚地在胸前画着十字,沉浸于这如神临凡的奇迹。

    “主要求他的骑士们懂得牺牲,敢于为自己长剑守护的子民与坚持的圣光奉献生命,舍生取义。

    “主要求他的骑士们学会英勇!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主要求他的骑士们懂得怜悯,守护弱者,不为暴戾的帮凶,不肆意举起屠刀,哪怕是异端,也有感化的可能。“

    “主要求他的骑士们拥有荣誉,不苟且偷生,并肩作战,不退一步,直面黑暗深渊的诡谲种种!”

    “主要求他的骑士们拥有精神,不为外物所惑,把控本心......。”

    “公正......”

    “诚实......”

    “所有神圣秩序下的骑士们,神圣的荣光已经陨落,你们为主而战,振兴圣光,驱散邪恶,所以......抛下那些不该拥有的东西吧,无论是权力还是财富,在魔鬼面前,都不值一提。”

    一名有着络腮胡子的大骑士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着:“异端,这是异端的思想。”

    范海辛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异端?”

    这种平和下的圣光开始躁动了起来,紧跟着宛如火山,轰然爆发,像是巨人手持雷霆,轰炸大地;像是巨龙翱翔于天,喷吐烈焰。

    山川崩塌,海啸轰鸣。

    “异端?”怒吼声宛如雷霆霹雳。

    “什么时候八大美德也成异端了。”范海辛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身形骤闪,如同铁钳的手死死地捏着那名大骑士戴着护颈的脖颈。

    阿瓦隆·信的神情中闪过了一丝震撼,喃喃道:“这种程度的圣光,连‘良’都远远不如,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加百列......只是,在你的身上,我可看不到有任何骑士美德的影子。”

    那名大骑士挣扎道:“这与我们所知的守则根本不一样。”

    范海辛冷笑:“他们是错的。”

    “他们”是谁?

    那些枢机主教们?

    教皇陛下?

    大骑士的神情变得惊悚,这个人怎么能直接否决历代教皇与枢机主教们编撰的教典,他求助性地看向了旁边的阿瓦隆·信,迎来的却是对方摇头的叹息。

    “不要质疑这位前辈。”阿瓦隆·信沉声道,“没有人比他更有权威解读神圣秩序下的骑士们所应具备的信念与品德。”

    范海辛冷哼了一声,松开钳制对方的手,冷漠的背影渐渐向前。

    营地里,盔甲鲜明的骑士们纷纷让步,谦卑地鞠躬以示敬意,那名络腮胡大骑士的神情变得越发恐惧。

    “为什么?难道他在教会里的地位,比教宗陛下还要高吗?”

    看上去依旧年轻,鬓角却已斑白的教廷特使苦笑道:“因为他是上帝的左手,曾经神圣秩序骑士团的教官,你们所熟知的那些只记录在传说与史诗中的英雄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

    “所以......你们最好听他的。”

    教廷特使挥舞旗帜道:“幸运的侍从们,既然你们已晋升为正式骑士,所有人都将为自己准备后勤,一人三马,准备出发!”

    ......

    特兰西瓦尼亚

    远方高耸的山脉起起伏伏,这里遍布群山,山间往往坐落着一些小镇,随时都会遭受猛兽与黑暗森林深处的可怕生物。

    山腰处的雪线很低,这里的气温也很低,所以在踏足群山之后,所有人都感觉那厚重的盔甲与其中的填充物变得温暖适宜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挥不散的薄雾,在那更深处的山峦中央,隐约能够听到野兽刺耳的咆哮。

    特兰西瓦尼亚处于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的罗马尼亚,从哈布斯堡出发到这里当然算不得出国,拥有教廷特许身份的阿瓦隆·信可以轻易做到一帆风顺。

    实际上哪怕他不算“教廷特使”这个身份,仍旧是米兰的一位伯爵,在富庶的意大利周边,拥有很高的权势,更别提在贫瘠的巴尔干了。

    曾经的这里属于强盛的匈牙利王朝,只可惜,自从几百年前,蒙古人的那场入侵之后,匈牙利王朝便已日薄西山,直至分崩离析。

    “这种邪恶的力量。”阿瓦隆·信肩上扛着一柄钢铁骑枪,颇有几分举重若轻的味道,“德古拉变得更强大了。”

    范海辛一直沉默着,自始至终,将身体藏在那一身漆黑的高领风衣中,只露出一双如同鹰隼的眼睛,扫视过去,无论是谁,都会生出一种彻骨的寒意。

    骑士们谨慎纵马前行,俱都是一脸凝重,起初他们还以为自己既然已经变得更加强大了,这次讨伐德古拉伯爵理应水到渠成,变得轻松起来。

    然而直到现在他们感受到空气中浓郁的黑暗气息,才恍然间发觉,与那传闻中的鲜血领主,德古拉伯爵相比,他们简直孱弱得近乎于凡人。

    恐惧宛如一把无形的手,轻而易举便抓紧了所有骑士们的心脏,队伍中已经响起小声的祷告声,渐渐接连成片,圣光汇聚,他们的心才勉强得到了片刻的安静。

    “准备休息。”骑在战马上,宛如泥塑木雕,自始至终不一言不发的范海辛终于开口了。

    “范海辛大人,我们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到小镇上去了。”那名络腮胡大骑士迟疑道。

    在山中过夜,远不如在小镇上过夜更舒适或更安全。

    他是这支神圣秩序骑士们的领袖,也是最强大的骑士,此时倒并非是他故意挑衅范海辛的决策,而是希望他能给大家解释一下缘由。

    范海辛斜睨了对方一眼,冷笑着掏出马口铁酒壶,轻轻拧开,随即一饮而尽。

    “这就是你那传说中得到了上帝赐福的酒壶?”教廷特使的目光带着些许探寻,却吃了个自讨没趣,因为范海辛什么也没说,翻身下马便从马背上搬下了一柄铁锨。

    “准备布置营地,无论是自诩高贵的骑士老爷们还是年轻稚嫩的小侍从们,如果你们还想要看到明天的太阳的话,那么就请照我吩咐的做。”

    络腮胡大骑士看向了教廷特使,却发现这位特使大人居然已经很干脆地撸起袖子,挥动起铁锨来。

    范海辛脸色略微缓和,大声道:“按照我的吩咐,当年我曾在罗马野战军里服役,他们之所以战无不胜,是因为他们个个都是个好工匠,先挖壕沟,布置拒马,营地随后再说。”

    “罗马野战军?”有人小声道,“罗马有这支军队?”

    因为他们不记得罗马的教廷拥有名为“野战军”的军队,实际上此时的教廷,除了令人眼红的财富与常备的神圣秩序骑士图以外,已经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军事力量了。

    阿瓦隆·信笑道:“是帝国时期的野战军!”

    有人恍然无知:“哪个帝国?”

    立刻有人惊呼道:“是罗马帝国!”

    “我的天呐,这位范海辛大人......难道真的是圣子吗?”

    上千年过去了,无论是正统的西罗马帝国还是自诩为罗马正统继承人的东罗拜占庭帝国都已然分崩离析,结果居然蹦出来个人称自己曾在罗马野战军中服役过!

    这简直犹如神话传说一般。

    所以接下来,这些在范海辛看来,年轻得简直不像话的骑士们看向他的目光变得越发充满敬畏,简直宛如在看真正的圣子降世了。

    ......

    天色渐晚,营地才简单布置了一半,不过外面已经竖起了简单的栅栏与布满尖锐木刺的壕沟。

    范海辛踏在营地大门之上,用力系紧了链接处的绳子,随即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坚持在这里过夜吗?”

    阿瓦隆·信点头道:“可以感觉得到,在那山腹处的特兰西瓦尼亚城已经被黑暗的气息所密布,不管是城市沦陷,还是有黑暗生物窥伺,我们贸然前去,必定会遭到重创。”

    范海辛点了点头,神情略带忧虑:“之前未跟你讲,这次我必须问你一个问题。”

    阿瓦隆·信沉声道:“什么问题?”

    范海辛道:“这次来讨伐德古拉伯爵,你带了哪件圣器?”

    阿瓦隆·信沉默了,他片刻后摇了摇头:“这是机密,你离开教会已经太久了,恕我不能直言。”

    范海辛沉默了一阵,又冷笑了一阵,沙哑着嗓子道:“但愿你带的不是裹尸布,不然,也只能给我裹尸用了。”

    阿瓦隆·信苦笑:“你对主就不能放尊重些吗?以传说中的那件裹尸布裹尸......连那些历代声名赫赫的显贵圣徒还有那些胆大包天的皇帝都不敢想象......这是渎神。”

    范海辛翻了个白眼:“假如......我说上帝他老人家的脾气没你们想象得那么差,说他两句也远远算不得什么渎神,你们肯定是不会信的。”

    阿瓦隆·信摇了摇头,郑重道:“上帝可以宽恕羔羊们的罪孽,也可以大方赦免所有信众的不诚,但吾等信众却必须谨守......怎么回事?”

    话刚说半截,远方便接连传来了一阵高亢的狼嚎声,在那密林深处,隐隐有黑色的浓雾升腾而起,那庞大的黑暗力量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漫而来。

    阿瓦隆·信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再看身边的范海辛,早已纵身跃下,高声大喝道:“有黑暗生物来袭,骑士们,拿起你们的武器准备作战!”

    呼喝声响起,很快,正在搭建营地的骑士们便武装了起来。

    他们手持长达三米的钢铁长枪,踏着整齐的脚步,攀上栅栏后的土坡,一个个面色紧迫,握紧钢枪的手甚至有些发白。

    那些老牌骑士们则大声鼓励着他们,要英勇与黑暗生物搏斗,贯彻主的光辉,并且为他们讲述那些出名的黑暗生物的弱点。

    只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他们不断警惕扫视着周围,显得有些风声鹤唳,然而薄雾中并没有任何异动,也没有悄然接近的黑暗气息。

    天地间,山峦中诡异地变得宁静起来,连鸟叫虫鸣都消失不见。

    然而正是这种反常到诡异的静谧才令人更加毛骨悚然,那些从未上过战场的侍从骑士们纷纷在额头前画起十字架,低声呢喃着神圣教典。

    “是狼人。”

    范海辛的话音刚落,一道迅捷的漆黑影子便已骤然间从密林中奔腾而出,它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猩红的眸子闪烁着妖邪的光。

    几乎是在瞬间,它便冲过了营地与密林间的五百米距离,紧跟着纵身飞跃了三米宽的壕沟,向着栅栏后的骑士们冲去。

    砰——

    一声枪响,那头庞大的狼人冲锋的势头戛然而止,身形瞬间跌落,被那壕沟中锋利的木刺钉在了原地。

    然而紧跟着,密林中便再度飞奔而出十几道飞快的影子,它们的口吻拉长,尖锐的双耳宛如魔鬼的双角,手脚并用,向着营地猛扑而来。

    骑士们高声呼呵,圣光渐渐笼罩身体,长枪如林,准备迎接敌人来势凶猛的扑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