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一章德古拉伯爵

第一百一十一章德古拉伯爵

 
    我叫范海辛,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他们是魔鬼催生的存在,是亵渎神圣荣光的比任何异教徒都要更加可怕的异端。

    只要它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便是对主荣光的亵渎,无论是狼人,吸血鬼还是幽灵,矮魔,巨人,石像鬼,女巫,它们都应该被下到地狱深处,承受永恒的烈火焚烧,而我就是负责送他们下地狱的清道夫。

    当然,通俗来讲,人们一般都会叫我……猎魔人。

    只不过与那些使用圣水,大蒜,银桩,十字架的半吊子同行不同,我曾隶属于教廷专门为审判异端所设立的异端事物裁判所下属神圣秩序骑士团。

    我们使用圣光的力量来战斗,在与异端的战斗中所向披靡。

    自从西罗马帝国灭亡,教皇国逐步建立,斩断了与君士坦丁堡的联系后,我便开始为罗马的天主教会服务,刺杀背教者与那些拒绝改宗,皈依天主的蛮族之王。

    直至漫长的十字军东征时期,我见证了更多也更可怕的异端,在这一阶段我一直致力于与黑暗作斗争,并且经历了诸多堪称传奇的战役。

    我曾跟随法兰克的大小领主与骑士们一同出征,身披白色罩衫,印有红色十字的十字军战士们手持长矛浴血奋战,骑士们奋勇冲锋,挥舞骑枪与长剑......

    我冷漠地旁观着这一切,耶路撒冷圣城被收复,安条克,阿勒颇,大马士革......十字军肆虐在这片刚刚被塞尔柱人占领的土地,高举起屠刀。

    西方世界欢欣鼓舞,当时的教皇乌尔班惊喜到了极致,宗教裁判官甚至打算亲自带领神圣秩序骑士团东征。

    然而在这一阶段,我不得不认识到一点,在很多时候,宣称要宣扬神圣,惩戒肆虐在东方基督世界的十字军们远比东方的异端更加残忍而野蛮......也更加像是魔鬼。

    我有些迷茫于这场战争的性质,大肆鼓吹这场战争的乌尔班二氏很快便死了,然而一场可笑的内斗很快便上演了。

    被称作“天堂福音”的枢机主教良·易卜生即将即位于教宗,却惊闻自己的好友,率领圣殿骑士在安条克作战的邦·德古拉伯爵战死于塞尔柱人的围剿中。

    然而事实上,当时我正与那位被称作“圣殿之光”,圣殿骑士的领袖德古拉伯爵并肩作战,在安条克战场上,我们骑枪所向,横扫披靡。

    这是一场阴谋。

    悲伤的良·易卜生愤怒地带领军队试图为挚友复仇,却惨遭敌人埋伏,全军覆没,而下一任教皇自然轮不到一个死人来继承。

    大胜归来的德古拉伯爵惊闻这一场噩耗,他的世界崩塌了,他诅咒上帝,为什么会容许这种阴谋诡计盛行于教会?他向魔鬼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从此堕落为恐怖的鲜血领主。

    那场阴谋使我从此离开教会,成为了一名自由的猎魔人兼蹩脚的外科医生。

    因为我看清了所谓的荣光与骑士,所谓的教廷与信仰。

    我曾发誓为剿除异端贡献我的一切,但是那些在人们愤怒而又狂热的笑容中,在火刑架上哀嚎并痛苦着被燃烧成灰烬的无辜生命时,我开始恐惧。

    后来我居住的法兰西遭受到了不列颠人的入侵,出于种种复杂而又曲折的原因,我追随并且帮助名为“贞德”的富家少女守护了奥尔良。

    然而紧跟着,这位心地善良而又纯粹的少女便被教会定义为“女巫”,从此,我对所谓的教会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现如今,不知已经过去了多少岁月。

    昔日四大骑士团的荣光如今已然不再,岁月变迁,教皇国也已经消失,但唯独教廷仍旧屹立在罗马......而我,仍旧活着。

    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假如永生不死,将灵魂出卖给魔鬼的吸血鬼是怪物的话,那么我应该是什么?

    将灵魂出卖给上帝的虔诚仆人?

    或者也是怪物?

    喔,主,请原谅我的不敬。

    范海辛将渔夫帽倒扣在胸前,手在面前划了一个十字,表情渐渐舒缓,片刻后陷入了沉睡。

    窗外风雨交加,雷鸣电闪。

    漫漫长夜渐渐就在这风雨中被初生的骄阳所替代。

    ......

    笃笃笃——

    门外传来隐约的敲击声,范海辛抬起头,不耐烦道:“所谓的特使先生,假如没有必要的话,还请不要随意打搅别人的安睡。”

    满身风雨的男子径直走入门内,他的神情略带了一丝无奈,脸色苍白而又疲惫。

    “范海辛先生,拯救世界的重任就在你我肩上。”

    范海辛将帽檐拉下,遮住面孔,默然不语。

    凯文·信自顾自清理出来一处落足之地,他看到桌子腿那里摆放的一袋子弗罗林金币,很随意地丢在那里,连袋子口都没有系住。

    “在罗马尼亚,德古拉伯爵已经复生,黑暗笼罩了那里并以那里为根据地,向外扩散。当初你曾与德古拉伯爵并肩作战,将他送回他所应该呆的地方,难道不事作为友人的你应该做的吗?”凯文·信将更沉重的装有金币的袋子丢在了桌子上。

    “我知道你并不在乎金子,但你不会坐视不理。”

    范海辛翻了个身,只听砰砰两声枪响,这位教廷特使的发梢已经被灼热的气流掠过,截断了几根烧焦卷曲的长发。

    “如果你再继续喋喋不休的话,我保证,下一枪我将会命中你的头颅。”

    床上传来范海辛暴躁的回应,凯文·信脸上渐渐升起了一丝寒意:“范海辛,你变了,你身上可还能看到昔日主的荣光?你这个可憎的堕落者!”

    一道惊艳的剑光闪过,白发的青年已然手握长剑,抵在了教廷特使的脖颈处。

    “我从没变过,变的是你们。”范海辛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森然杀机,“尤其是你,哪怕你变了一张脸,改上一个不知所谓的名,也掩盖不住你身体上的臭味。”

    凯文·信的笑容苍白而又无力:“你认出我来了?”

    “当初的三圣者,圣殿之光,天堂福音还有你,教廷特使阿瓦隆·信。”范海辛的剑刃往前进了一步,刺破了对方的脖颈,笑容冷漠而又危险,“你活的时间也很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