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零九章范海辛

第一百零九章范海辛

 
    迪妮莎的脚步停在治安府衙门口,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转身离去了。

    虽然在那个小册子上,李白让他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狄仁杰,但她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尴尬,也因为她实际上一点都不乖。

    “乖巧坐好,不说话”什么的都是假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

    “以后打起来又不关我的事,呵呵呵。”

    “让你骗我!”

    报复心异常严重的金发少女捎带着走近宁安公府,取走头颅,正大光明出了长安向西去了,浑然不顾这事又给狄仁杰添了多少麻烦。

    反正,杀一个一重天的圣者,对于已经能够抑制自身觉醒冲动的迪妮莎而言,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

    ......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

    “正在看小说的豪他爸突然间感觉骨子里一道寒意升起,仿佛三九天进了停尸房,冷汗瞬间涌出……是谁?谁会在这个时候敲响他家里的门?”

    “难道是......她?”

    观众们的心脏被揪紧了,李白现在正站在荒郊野外的一处坟地里,系统特地给加了特效,不光背景音乐十分恐怖,那荒坟里甚至还飘着星星点点的鬼火,不时从中浮现出阴森恐怖的鬼脸。

    景象十分可怕,充满了灵异气氛。

    “吱啦,门突然被打开了。”

    “他浑身颤抖着,假装自己已经入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分明感觉到了……一只冰冷的手触碰到了他露在被子外面的脚!”

    “冰冷的水滴滴落在他的脚背上,那只冰冷的手一直顺着他的大腿蔓延而去。”

    “只见他僵硬地抬起头,便看到在床底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骤然间抬起头,与他对视在了一起,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肿胀,上面还扭动着诡异的蛆虫,一双诡异的眸子里充满了怨毒与憎恨。”

    “嗯?”

    李白突然皱了皱眉,回过头一看,便看到一个果真如他所描述的那样的恐怖面孔,头发湿漉漉的,面容扭曲。

    李白严肃道:“没错,就是这个样子的,好了,你可以去卸妆了。”

    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摘下面具,冲屏幕前打了个招呼,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弹幕突然凝滞了一下,紧跟着宛如井喷般爆发。

    李白哈哈大笑了起来,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屏幕前所有懵逼的观众,被他调戏得一愣一愣的场景。

    【主播膨胀了!】

    【居然敢调戏观众老爷们,看见这张美味多汁的推荐票了吗?撕拉!没啦!】

    【MMP,简直吓尿我,小白咱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我看这个好吓人。】

    【呜呜呜,手机给吓掉了。】

    【豪他爸为什么不说话?】

    【被永久禁言了23333。】

    李白笑道:“大家在生活中可千万不要搞这些乱七八糟的恶作剧,人吓人,真的是会吓死人的,至于为什么我不怕?”

    他说着,掐诀御剑,一道清冽剑光自黑暗中直冲而起,顷刻间荡尽所有鬼火。

    他面带微笑:“身有正气,鬼神不侵,所以大家为人处事还是要行的端,坐得正,否则,就很容易招惹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而我,作为生长在红旗下,一身正气的新一代好青年,当然是不需要怕这些东西的。”

    李白嘴上跑着火车,心头却是正仔细考虑着,经过摄像头的折射,青丘幻术仍旧能够产生效果,这应当说明青丘幻象根本不是作用于人的大脑的那种欺骗性法术。

    而是货真价实地虚拟出了一片虚构的场景,就像海市蜃楼。

    这样的天赋能力......果真很厉害啊,只可惜,对于那些实力高深的存在,还是很难生效,尤其是那些强大的武者,血气爆发,万法皆破,尤擅对付幻术。

    当晚,结束直播。

    李白打算开启第二次皮肤传承,即范海辛的传承世界,不过已经有前者之鉴的他,打定主意这次传承一定要好好和系统讨论讨论。

    李白皱眉道:“上次我接受传承,为什么会记起那些不该记起的东西,否则后续也不会演变成那样的结果,你这记忆封印到底有没有用?实在不行干脆别封了,我自己带着记忆进去,也不至于作死。”

    系统道:“情况未知。”

    “但本次传承世界难度较低,被选中者死亡几率极低,请相信系统不会再度出现那次的疏漏,至于带记忆进入传承世界,根据系统第七十二条守则,明令禁止,所以不可。”

    李白直言道:“那就没点补偿吗?”

    系统道:“根据系统第三十二条守则,本次传承任务被选中者可额外携带一件原有装备进入;并且被选中者在离开传承世界之时,可以另外选择多携带一件所得装备作为补偿。”

    李白微微一笑:“这还差不多。”

    “那便进入吧,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黑暗瞬间将他吞噬。

    ......

    窗外雷鸣电闪,吱啦一声,紧闭的大门被打开了,雨水伴随着狂风瞬间挤了进来。

    拥有一头白发的年轻医师皱了皱眉,将马口铁制成闪亮酒壶送到嘴旁,深吸了一口酒气,随即很快便将其塞紧。

    走进来的男人一边摘掉帽子倾倒着雨水,一边问道。

    “这里是范海辛医生的诊所吗?”

    “嗯。”年轻而又英俊的医生点了点头,“找医生的话,我就是。”

    “你好,我是凯文。”男人露出温和的笑容,他拥有棕色的长发,眉眼像是迁居意大利的哥特贵族,看上去很讨人喜欢。

    “你好凯文,但正如你所看到的,我要下班了。”范海辛清理着手术器具,面无表情道,“无论什么事情,请明天再谈。”

    男人笑盈盈道:“如果是有关狼人的事呢?”

    范海辛收拾器具的手停住了,随即陡然间宛如铁钳一般钳住了对方的脖颈,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凛然的杀机。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凯文冷笑着掰开范海辛的手:“放轻松些伙计,宗教裁判官大人不会希望你做出太过激的举动的。”

    范海辛哼了一声:“又有什么命令吗,我脱离教会已经很多年了,无论是东正还是天主,都没有人可以再命令我。”

    “所以我带来了这个。”凯文将手中沉甸甸的袋子扔到了范海辛的面前,“六百个弗兰德斯金币,放到教会可以组织起一支三十人的精锐讨伐小队了,我想你不会拒绝。”

    范海辛接过袋子晃了晃,随手丢到了一旁:“任务目标留下,你可以滚了。”

    凯文笑了笑道:“范海辛先生,虽然很想离你那张欠揍的臭脸远一些,但不得不说,作为以后经常会和你打交道的教廷特使,希望我们以后能相处得更愉快些。”

    范海辛冷漠地抬起头,一柄燧发手枪已经顶在了对方的额头:“滚。”

    凯文无奈地摊了摊手:“OK,如你所愿。”

    凯文高大的身影转瞬间便已消失在了门口,临走前,他笑着回过头:“愿圣光保佑你,范海辛先生,再次做一次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做凯文·信,和你一样,很擅长对付吸血鬼。”

    范海辛冷笑着捡起被风吹落,泛黄的纸页,道:“但并不擅长对付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