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零二章直抒胸臆

第一百零二章直抒胸臆

 
    李白进门并没有吸引太多人的瞩目,想来也是,酒过三巡,一帮子人围在桌子前推杯换盏,气氛正酣,随便进来个人哪有人会去注意。

    而且他虽然近日在长安声名鹊起,但平素比较低调,堪称是深(昼)居(伏)简(夜)出,认得他的人终究还是不多。

    至于那个白衣士子此刻正宛如众星捧月,和许多同年坐在一起,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眼里哪还能看得到李白?

    不过也好。

    李白只是来吃饭,能少点事就少点事,他终究不是龙傲天的性情,最怕麻烦事缠身,也不想来吃顿饭享受享受还坏了自己的心情。

    对他而言,那白衣士子不过是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跳梁小丑。

    打这种人的脸面,太过无趣。

    找了张靠近堂口的座案坐定,便看着柜上挂的水牌点了份蒸羊肉,来了叠面饼,又盛了盘腌菜。

    酒倒是不用点了,虽然在异界过得久了,渐渐真沾染了几分好酒的习气,但他还真没见过在这王者大陆有比无尽的酒葫芦中的酒还要来得更好的。

    正吃着,李白便听到那桌人放肆地不约而同大笑了起来,忍不住侧目看了过去。

    一青衣士子道:“子山兄,听闻今日朝会上陛下斥责了碎叶监军李恪,国公大人出言维护,反倒遭到痛斥。”

    被称作“子山”的白衣士子忿忿不平道:“我简直不明白了,区区一介武夫,倘若立了大功也就罢了,偏偏还把长城给丢了。”

    “结果居然有功无过,其父直接被授勋县男,还有那李太白,不过一莽夫耳,居然攀上了那酷吏家的高枝,弄虚舞弊,还堂皇进了科举考场,简直有辱斯文。”

    白衣士子义正言辞道。

    一士子道:“怎么可能?难道说是察举官徇私枉法了?”

    青衣士子连忙道:“玉甫兄慎言,此次科举的察举官为吏部尚书,切不可背地里谤议上官。”

    “是小弟失礼了,不过我曾听闻,前些日子里吏部尚书的家的小娘险些遭难,结果是被那李太白救下的,想来也有这原因。”

    白衣士子冷笑了一声:“且看看吧,倘若那莽夫真若高中,那我定然要让我父亲参他一本。哼!一想到今后要与这等竖子为伍,我就感觉耻辱。”

    一名士子皱眉道:“子山兄口口声声称其为莽夫,但我可曾听说他有过几首诗作,一者是将进酒,还有一者不全,但听来也是大气磅礴,闻诗而识人,我看子山兄这么说有些过了吧。”

    白衣士子面色一寒:“此时姑且不提,单说那花家,明明证据确凿,私通外敌,结果却被赦免,还得到了不少赏赐与擢升,这又作何解?”

    那名士子摇了摇头,缄口不言了,心中却是打定主意,此后再也不与这等人物来往了,心胸未免太狭隘了些。

    不就是因为这些日子被那李太白抢了风头,心高气傲之下便要狠狠贬低对方,这又有什么意义?

    能比得上多读几本圣贤书,填几道机关题解,然后再做一本魔道真题,三年科举五年模拟?

    见他不说话了,白衣士子冷哼一声,继续道:“尤其是授爵之事,岂能乱开先例,我等祖辈皆有功于社稷,才得了这爵位,他那小门小户,乡下的泥腿子也能得一世袭罔替的县男,此事简直可笑。”

    一人笑道:“嘿,听说那花弧是个老军官,家里两个女儿个个都颇有一番姿色,若是以后纳入房中,也不失为一番佳话。”

    白衣士子不屑道:“哼,小民小户家的女子没个规矩,连战场都上得,定然野蛮又凶悍,岂能入吾等家门。”

    “哈哈哈,这才别有一番滋味嘛!”

    “是极,倘若要找乖巧的,平康坊的舞姬三十六种花样随你挑选,正是有这股野味儿,才带劲。”

    “哈哈哈!”

    一桌人便哄笑了起来,之前说话那士子豁然起身,冷哼道:“在人后谤议女子,毁他人名节,尔等小人哉,吾不屑与尔等为伍!”

    “这......”

    桌旁一群人面色微变,一人强笑道:“子美性情耿直了些,大家不要在意。”

    “呵呵,他杜子美装什么清高。”有人阴仄仄道。

    白衣士子面色冷淡,轻哼一声道:“不过一小小县令家的土鳖,真当这长安是他奉天了,我们不用管他,继续吃酒便是。”

    继续吃酒?

    一旁的李白放下筷子,轻拍着肚皮,将酒葫芦里最后一滴酒水喝下,脸上沉浸着危险的笑意。

    【呵呵,这帮人是真的皮。】

    【我已经忍不了这些傻逼了,小白我打赏你一盟主,你给我揍他们这些狗东西!】

    【搞事!搞事!搞事!】

    李白深吸了一口气,道:“倘若搁三十年前我还年轻的时候,像你这么作的人我上去就是两嘴巴子外带一套素质三连。”

    【啥意思,你忍了?】

    【这你都能忍?】

    【妈蛋,老子弃坑了啊!】

    【能不能别这样,这么嘴贱的人为什么不打?剑道不应该讲究宁折不弯吗?】

    【我觉得不应该打,人家到底也是国公家的公子,地位那么高,假如真惹了后果很严重的。】

    【呵呵,楼上的跪久了站不起来了吧。】

    李白随手从邻桌上拎起了一盏未来得及收起的酒壶,向着渐渐气氛重新热烈起来的酒桌走去。

    “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刚才国安兄说到那花家小娘子,别有风味啊,哈哈。”

    白衣文士大笑道:“国安兄所言甚是,若收了一对姐妹花,日夜笙歌,也算是佳话一桩,且等这次回府,我便向我父亲提......”

    砰——

    白衣文士愣住了。

    冰凉的酒水顺着他的头顶哗啦啦流了下来,血水混合着碎瓷片掉了一桌子。

    他随即暴怒,回过头怒吼道:“谁偷袭我!”

    砰——

    一脚踹出,白衣文士直接被踹翻到了桌案上,杯盘狼藉,几乎所有人都被糊了满头满脸,一桌人呆若木鸡般望向了那个背负剑匣的男子,有人当场就要发作,却被同伴悄然拉住。

    便听到李白悠然自得道:“二十年后,我会更直接些。”

    “耶耶没偷袭,打得就是你这狗种。”

    【666】

    【干死这个狗东西!】

    【就是要怼!】

    【小白太帅了。】

    白衣文士气得浑身发抖,陡然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打死他算我的!”

    李白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杀气,在场那些文人大多都是白衣文士的同年,虽说家境也尚可,一般都属于官宦子弟,但本身实力却很一般,此刻一个个被他的气息吓得浑身瑟缩,哪里有半个人敢为他出头。

    李白笑容凛冽,冷漠地向前一步,踩住了对方的头颅:“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此大放厥词。”

    “某在长城浴血奋战,三千子弟战死过半之时,汝等在长安酒楼里抱着歌姬风花雪月,吟诗作赋。”

    “北夷大举寇边,某与花都尉浴血奋战,杀敌过千,流血漂橹,积尸成山,汝等在家中抱着侍女大被同眠。”

    “魔种来袭,成千上万,险些吞灭北庭,直捣河湟,是某与花都尉不惜犯险,亲自回到被破的长城,直面觉醒者。”

    “当初我提议要花木兰撤离长城的时候,她险些落泪,对他们那些人而言,长城比他们的生命都重要,私通敌人?笑话!”

    李白狠狠一拳砸下,顿时在白衣士子那英俊的五官上开了个酱油铺子,青红皆出。

    “你凭什么侮辱长城的将士!”

    “你凭什么侮辱花木兰!”

    “你也配?

    一句一拳,三拳砸下,白衣士子只剩下喘息的劲儿了。

    “李太白......你居然当众行凶伤人,这次就是狄仁杰要保不住你!”他怨毒道。

    李白嘿嘿一笑,提起桌上摆放的精美酒壶,咔嚓一声捏了个粉碎,流淌而出的清冽酒水转瞬间便化作了一道道锋利的冰锥。

    他随手取了一柄,放在了白衣文士的面前。

    “莽夫?厮杀汉?贱命?”

    “没有这些贱命,哪来的你等安逸?”

    “这一剑,我替你长城千千万万背井离乡的守军送你。”

    “啊!”白衣文士发出了一声惨叫,“住手!我爹不会放过你的,快住手!”

    旁边的士子们面色微变,有些悄然离开,去找巡逻的兵丁,更多的则退到了一旁,没一个人敢插手,毕竟,那可是长安剑道第一人。

    李白笑了:“你爹?”

    “你爹在这儿,我也照打不误。教出这种儿子,我倒要问问他,哪还有脸面坐享国公厚禄,所以......这一剑,我替你爹送你。”

    一剑直接穿透了白衣文士的琵琶骨,将他狠狠钉在了地板上。

    白衣文士此刻哪里还有之前半分嚣张的模样,痛哭流涕,白眼一翻,硬生生昏了过去。

    李白微笑着再度抽出一柄冰剑,拍了拍他昏过去的脸,冷笑道。

    “这一剑,我替被你侮辱的满门忠烈,花家送你。”

    一剑下去,他愣是给痛醒了,继续哀嚎着,这下也不嘴硬了,开始痛哭流涕,哀嚎着祈求李白住手。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木兰是我李太白的女人,你敢出言侮辱,这一剑,是我自己送你的,不用谢,你应得的。”

    他笑着,不含丝毫烟火气地一剑刺下,稳稳当当穿透了他的裆部。

    他拍拍手,看着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已经开始发散的白衣文士,满意地点了点头。

    “运气好还能留一命,运气不好,便去凶肆买棺材吧。”

    李白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他默默地转身离去,突然高声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东方十九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诸位士子,书生意气不是坏事,但请尊重那些你们应该尊重的人,而不是战士边疆效命,尔等长安淫乐,到时大厦将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须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声毕,剑光起。

    李白踏剑而去。

    整个酒楼宛如彻底被冰封住了,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静得连根针落地都能清晰可闻,也再没有人关注那个之前还高居酒宴上座,俨然小群体核心的白衣文士。

    他已经废了。

    可想而知,此诗一出,这白衣文士连名声都臭了,从此以后,谁沾惹上他,名声都有被污的可能。

    在大唐,军人的地位可远不像南宋那样低微!

    【那么问题来了!】

    【装逼打脸哪家强?】

    【蓝色大便欢迎您!】

    【噗嗤,蓝色大便是什么梗?】

    直播间里好一番热闹,正御剑而行的李白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修剑道就应该这样,不然连直抒胸臆都做不到,那还修个屁的剑道。

    他径直飞回狄仁杰家的府邸,站在屋顶,感觉非常愉快,至于会招惹一系列的麻烦?

    怕啥!

    谁怕谁是孙贼!

    青莲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为什么修行?”

    李白一怔,脱口而出就想说是为了自由。

    但又觉得这个答案实在是太大了,大得没有边际,连神都称不上绝对的自由,也有需要遵循的法则。

    神话中,天地间至高无上的天帝尚且要高居凌霄殿,不得肆意,谁又敢说自己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

    李白犹豫道:“姑且可以算是贯彻自己内心的信念吧。”

    “什么信念?”

    李白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娶花花!怼让自己感觉不爽的人!”

    青莲的声音有些发涩,想来也没料到李白的答案会是这个。

    愣了许久才道:“后者我能理解,但是前者......也能作为修行的理由?”

    李白笑道:“废话嘛,木兰的实力很强,天赋也很强,现在想想,应当距离突破武道宗师不远了,我总不能被拉下。”

    青莲过了许久才回道:“姑且......算是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他的声音顿了顿,又道:“从明天开始,我教你青莲剑歌。”

    李白笑了,你看,青莲大佬对自己很满意啊!

    所以说,对那些应该被怼死的人,绝对不能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