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九十章突破
    四周的青衣刺客们脸上露出了一片骇然之色,三名武道宗师仿佛被骇破了胆子,他们浑身颤抖着,望向那道金发身影的目光宛如望见恶鬼。

    连狄仁杰都忍不住喃喃道:“一剑斩杀圣者,姑娘你到底是什么来路?”

    圣者之所以称圣,自然不是妄谈,他们的强大之处已然打破了人类的界限,他们的整个生命层次都有了更高层次的跃迁。

    就像修真中的结丹,只是跨出的幅度要更大些,前者跨出了半步,而后者则跨出了一整步,所以带来的力量也是天差地远。

    雨仍旧下着,仿佛要彻底将这方魔道阵法笼罩的长街所淹没。

    密集的雨点彻底打湿了三人的衣衫,每个人都显得很狼狈,尤其是迪妮莎,她的衣着更像是连身的皮质紧身衣,只是重要部位有诸如胸甲,护臂遮挡,在雨水中显得有些诱人。

    但除了直播间里只会喊“666”的咸鱼们,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是一幅多么好看的美景,尤其是那奔雷刀圣的死不瞑目的头颅还在睡眠上下浮沉的前提下。

    李白挡在了迪妮莎的身前,仿佛在为她遮掩春光乍泄,剑匣却已悄然间打开,其中的天河剑散发出莹莹光辉,周围落下的雨滴纷纷化作冰晶,滚落睡眠,发出好听的噗通声。

    那一剑的确是石破天惊,但此刻,迪妮莎已经没有了任何战力,她现在需要保护,不是因为脱力,而是她正在压制体内沸腾的血脉,以避免沦为觉醒者......

    李白的神情中透露出一丝疑惑,魔种混血他并非没有见过,也曾亲手击杀过一头觉醒者,就他所认知的,觉醒者要想觉醒并不容易。

    许多魔种混血儿如果没有刻意全力爆发自己的血脉,终其一生也不会沦为那种食人的怪物。

    但迪妮莎则完全不同。

    就以李白所见过的百里兄弟与李元芳来打比方吧,假如他们的觉醒界限是10,那么迪妮莎的觉醒界限就是4,甚至还要更低。

    与他们遥遥相对的三名武道宗师中,一人迟疑着,脚下挪动了两步,突然大吼一声:“跑。”

    “谁也跑不了,青衣众,有人逃跑,格杀勿论。”

    一只黝黑苍老宛如枯树皮般的手掌穿透了那名武道宗师的胸膛,摘下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丢在了水洼中,其余两名武道宗师登时便僵在了原地。

    至于那些青衣刺客,则再度恢复了那副面瘫般的神色,衣袖间探出臂刃,弩机与手炮,只是这次看去,他们的神情明显变得呆滞了许多。

    苍老的声音渐渐响起。

    “奔雷已死,此间事由老衲暂摄。”

    “他们三人死,你们可能活。”

    “他们三人不死,你们必须死。”

    雨幕下,一脸苦色,自一开始便充当背景板的苦行僧双手合十,丝毫看不出是能说出那副杀气腾腾话语的恶棍,反倒像是个虔诚而又信奉“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僧侣。

    老僧缓缓地低下了头,不知从何地拿来了一柄禅杖,拄在手中:“诸位施主武艺果然高强,连奔雷刀圣都不是你等的一合之敌。”

    迪妮莎仍旧低着头,狄仁杰与李白的目光却变得越发惊惧了起来。

    在这之前,他们清楚记得这个人的存在。

    但在此战开始之后,他们却仿佛不约而同忘记了这个人一般,自始至终都没能想到还有这么个老僧在那边伫立着。

    也就是说,倘若对方刚才选择偷袭的话,他们很有可能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里,两人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

    “敢问女施主名讳?”老僧道。

    迪妮莎没有说话,她的身体有些颤抖,金色的长发下,一张娃娃脸上露出的仍旧是万年不变的微笑,纤细的手臂上却凸出了一层宛如树枝般的青紫色血管,显得有些诡异。

    李白能够感知到她体内的血脉正如同海啸般翻转,如果他没有感受错误的话,应当是已然接近了觉醒的边缘,她随时都将成为觉醒者。

    李白有些焦躁道:“老和尚,你要打吗?”

    老僧笑容满面,如同佛陀拈花:“如果这位女施主已经没有战力了的话,那么今日,老衲或许便要破一次杀戒了。”

    狄仁杰冷笑,这人原来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奔雷刀圣死的冤啊。”

    老僧摇了摇头道:“奔雷施主主攻,事成之后所得的好处也是最大,而老衲只是后手,不一定会上场,所以得到的好处很少。”

    “正所谓福祸相依,一饮一啄自有天意,如是而已。”

    李白沉声道:“狄仁杰,迅速干掉那些小喽啰来帮我。”

    黑夜中,一道冰冷凛冽的剑光骤然间划破长空,剑光映照了老僧有些诡异的笑容,随即铿得一声被打得倒飞了出去。

    那是一支冰棱凝聚的剑,插在地上,顷刻间便化作粉碎。

    “万剑诀!”

    空气中弥漫起噼里啪啦的脆响,雨势在这一刻居然有了平息的势头。

    那是因为这一刻,所有的雨水居然都在凝结,顷刻间便化作漫天的剑影,向着老僧席卷而去。

    “不错。”

    老僧面露欣赏之色,体表散发出一阵金光,瓢泼的剑雨碰撞在金光之上,立刻便消弭一空。

    他笑道:“老衲已然修成金刚不坏,圣者之下,无人能伤,今日早已立于不败之地,尔等若是乖乖授首,反倒能免去一些折磨。”

    而就在此刻,李白终于呼唤出了在养剑匣蕴养良久的天河剑,夜幕中,剑影透彻如寒月。

    龙鸣声乍起!

    “好剑。”老僧微笑,禅杖轻挥,磅礴的魔道力量席卷而出,整个人宛如金光闪闪的佛陀,一掌拍出,与天河剑相撞在了一起。

    他那一掌凝聚了太多的魔道力量,每一掌拍下,大地便会龟裂出一道数丈宽厚的手印。

    这样的力量已然不是宗师所能掌握的了。

    “又是圣者?”李白面色微变,“不对,是魔道高人。”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于魔道高手的认知有多大的谬误了,他们虽然像是魔法师,但近战能力也绝对不差,甚至远比远战要拿手得多。

    【法师怎么加技能?急,在线等!】

    【单手剑双持和骑术点满,其他点数全加在血量上,技能学冲锋,嘲讽,野蛮,嗜血狂暴,魔法学个闪光术就ok了】

    李白伸手一招,天河剑的剑身仍旧璀璨,此刻环绕着他,如使臂指,宛如自己身体的延伸一般。

    “剑不错,只可惜,杀不了我。”老僧看了眼手掌心的伤痕,摇了摇头,随即高举起手中的禅杖......杀了上来。

    他的禅杖光秃秃的,没有缀上珠玉玛瑙,反倒有着暗红色的血迹,一眼望去,便觉一片尸山血海,也不知杀过多少人。

    “执杖?不,是智障!”李白冷笑了一声,轻轻拍起无尽的酒葫芦,酒水咕隆一口灌下,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醉酒特性:狂暴!

    劲风袭来,他仿佛无意识般微微侧头,禅杖劈下,直接在他的身侧青石板开了一个大洞,泥水纷飞剑,剑光骤然刺出,在老僧的肩膀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

    老僧面色微变,禅杖变势横扫。

    “但愿长醉不复醒。”

    惺忪的睡眼中,一剑西来,轻松挡住了那如同力劈华山般的禅杖,沉重的压力还未作用下来,他的身体便已骤然间消失在了雨幕中。

    “来!干!”

    “今朝有酒今朝醉!”

    天空中,那道身影高举酒葫芦,痛快畅饮,香气弥漫间,老僧眼神中的杀机越发浓郁。

    “酒是好酒,生平仅见,施主盛情,老衲不敢不领。”

    说罢,水面上的浮尸尽数汇聚而来,在他的身后陡然间化作了一尊白骨菩萨的,还沾染有血肉的粗糙塑像一挥手,便带起腥臭血气,向着李白砸下。

    “将进酒,杯莫停。”

    李白大笑着,整个人骤然间化作了一道剑影,与天河剑彻彻底底融为了一体。

    砰——

    剑光穿过白骨菩萨的眉心,庞然巨像发出一声怒吼,无数只腐烂的手臂自其身侧延伸而出,半米长的指甲锋利如刀,向着李白狠狠撕去。

    “神来之笔!”

    淡淡的铭文自脚下亮起,如林般的指甲抓了个空,李白趁势一跃而出,无数剑气陡然间一撕,庞大的白骨菩萨轰然崩析。

    老僧平和的面容变得越发扭曲了起来,他的眼角绽开,血滴流淌而出,禅杖挥舞,漂浮的幽魂顷刻间自其中飞出,化作黑色风暴,要将李白吞噬。

    “为求人间清平,荡尽天下妖魔。”

    李白微笑,环绕于身前的天河剑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紧跟着,磅礴如同大海般的剑气骤然间爆发开来,一柄巨大的剑影自天上直落而下,幽魂风暴顷刻间被荡尽。

    老僧想要躲避,却发觉脚下陡然间一沉,下意识看去,居然是两只坚冰凝成的人手,在死死地拉着他赤裸的脚踝。

    砰——

    剑影消弭。

    老僧的神情凝固。

    他喃喃道:“你怎么做到的?”

    李白微微一笑,看起来心情极好,露出一口大白牙:“很简单,我突破了。”

    老僧不敢置信道:“我也没刺激你什么,你也没经历什么苦战,怎么就......突破了,还是这么大的突破?”

    这不符合套路啊!

    按照典籍与传说中所讲,临阵突破除非是当着对方杀尽其全家,或者连番苦战,几天几夜,或者暗地里偷偷绿其......根本不可能啊。

    没有这种惯例!

    李白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我是个天才吧。”

    “老衲自幼修行,如今七十余哉,从未懈怠,为什么从未遇见过这等好事?”老僧喃喃自语着,天灵盖下,一缕鲜血流淌而下。

    李白似乎看穿了老僧的潜台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假如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什么?”

    老僧的神情变得越发狰狞,口中发出了一声咆哮:“老衲恨天才!”

    噗通。

    他的身体倒在了水中,稀里哗啦碎成一堆小块,漂浮起来,与之前白骨菩萨崩析后的浮尸如出一辙。

    他转身,看向微微喘息的狄仁杰。

    “那些人就不要管了,他们的任务已告失败,留他们活着反倒还能给幕后主使添点堵。”

    狄仁杰点头,目光有些复杂,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憋出来一句:“突破真的能这么简单?”

    李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积累深厚,水到渠成,自天河剑出鞘的瞬间,我与它心意贯通,剑术威力平添一倍,你不懂剑道,说了你估计也不明白。”

    实际上还少说了一点,在与天河剑心意相通的瞬间,他的实力已然彻底突破到了金丹中期,真元量翻了足足一番,如此,方能干掉这个魔道武道双修的宗师级人物。

    迪妮莎已经平静了下来,尽管体内的力量仍旧有些沸腾,但就像朝阳映照下,即将退去的浪潮,已然不会再造成什么威胁。

    李白凝视着作鸟兽散去的人群道:“去吃面吗?我亲手做的。”

    狄仁杰感觉有些诱惑,但随即面露苦色:“面还是留待以后再吃吧,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得立刻回趟官衙。”

    迪妮莎长出了一口气,认真道:“我可以替你吃掉属于你的那一份。”

    李白点头道:“好,随我来。”

    望着毫不犹豫离去的两人,狄仁杰忍不住再度揉了揉太阳穴,终究还是脱口而出道:“凭什么?我还没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