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八十八章雷霆骤雨,刀锋与剑

第八十八章雷霆骤雨,刀锋与剑

 
    雨势越发得紧了,密集的水珠连城串,几乎像是奔流而下的瀑布,哗啦啦如炒豆般的声响充斥在人们的耳畔。

    街上此时已经没有一个行人,道旁的房屋也仿佛成为了空无一人的鬼宅,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种沉静的躁动中。

    在这种沉静中,一声怒吼突然遮蔽了雨声,宛如一声炸雷,带起雷光阵阵。

    “杀!”

    沉默的刺客与武道宗师们宛如狼群般围攻而上,一个个气息各异,或诡谲如鬼,或堂正如刀,或阴风阵阵,或血气冲天的武道高手们向着在场三人发起了抵死的绝杀。

    李白三人背靠着背,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对方的热度,呼吸甚若血液的流动,这是一种并肩作战的感觉。

    李白开口了:“你叫什么名字?”

    “迪妮莎。”金发少女握紧刻有三叉戟徽记的大剑,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微笑。

    微笑不是因为开心,而是即将战斗。

    微笑着战斗不是因为变态,而是因为不属于自己的魔种血脉即将沸腾。

    “好,那么接下来由我主攻,狄仁杰,你负责清理杂鱼,迪妮莎你负责保护这个家伙。可以吗?”

    “没问题。”迪妮莎挥舞了一个剑花,有些跃跃欲试,“都说唐国高手如云,今天可要好好见识见识。”

    就在这时,密集的雨珠突然凝固了,下一刻,它们变作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冰珠,并且很快勾连成串,凸起一个锋利的尖端。

    锐利刺耳的破风声响起。

    下一刻,便有三名青衣刺客被尖锐的冰锥穿透,死死地钉在了青石板上,他们挣扎着,但很快,身体就被血液所凝结的寒冰刺穿皮肤,形成了一副能够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艺术品。

    李白微微皱了皱眉,哪怕直到死亡,被冰锥捅破脏腑,这些刺客仍旧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死士!

    狄仁杰冷笑着望着黑衣刀客的眼睛:“堂堂奔雷刀圣,宋地第三高手居然会被请动来做杀手,真是狄某的荣幸啊。”

    黑衣刀客没有说话,他的性情暴烈如奔雷,但此刻却罕见地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静,就像是暴风雨来来临前的酝酿,一股恐怖的刀意正从他的脚下蔓延而起。

    那是圣者的力量,也是武道高手初步能够调用天地之力的等级,当然,直到武道人仙,这种调用才会完善,但纵然如此,借着雨幕雷霆,当他出刀的时候,也将斩出举世绝伦的一刀。

    这一刀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住,纵然宫本这种宗师之下无敌的大剑豪也不能,因为圣者终究是圣者,哪怕只有狄仁杰之前所说的“二重天”。

    狮子搏兔,亦将出全力。

    这位来自宋国的奔雷刀圣并没有任何留手的意味,甚至于除了他之外,包括那五名武道宗师在内,统统都不过是他的辅助罢了。

    只要他斩出那一刀,纵然千军万马,也弗能当。

    敌人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李白在这一刻也无暇顾及其他,只是紧盯着那两个向着自己迎面冲上的武道宗师。

    只是气机泄露,李白便已知晓这二人绝非等闲,至少也是破境武道宗师,经年累月的老牌强者。

    “化相真如。”

    李白轻轻地吐出了这样四个字,锋锐的剑气自他的周身缭绕而起,下一刻直飞上了云霄,便再消失不见。

    浓稠的乌云遮蔽了一切光辉,仿佛那剑气真的就此消失了,然而就在那两名武道宗师欺身而至的瞬间,面色俱都一变,强行扭转身躯,向后退去。

    一人踩在水洼里的脚溅起一大漨沾染了泥浆的污水,然而仍旧在这一瞬间,被那骤然自地底攀升而起笔直长剑轰然间分成了两段。

    另一人机变百出,在那剑刃横切而过的瞬间躲闪开来,仅被切掉了一只臂膀。

    然而下一刻,李白的身形便已突兀间来到了他的面前,下一刻伸出双指,指间吞吐出两道剑芒将其拦腰斩断。

    然而这时,那名武道宗师的神情中居然仍是闪过了一丝狠辣,强悍的生命力支撑着他在这一刻直接劈出了一柄宛如草原弯刀的武器。

    凝聚了一身全部实力的他,血气轰然间爆发,赫然是想与李白同归于尽。

    然而没有任何意义。

    他只是脚下闪过陡然间烙印而下的剑痕,身形便宛如空气般直接穿透了对方的这记斩杀,在他那不敢置信的目光下,一剑将其枭首。

    再看李白,仍旧站在原地,仿佛从来没有移动过一般。

    这就是“将进酒!”

    李白最早获得的一门剑术,如今已然快要提升至顶级的剑术,配合神来之笔施展,简直神鬼莫测!

    “武道人仙的真蕴?”

    奔雷刀圣那拥有一条贯穿眼睛与半边嘴巴的疤痕的脸上升起了一丝寒意,区区一个宗师居然能拥有武道人仙的真蕴,这怎么可能?

    浓烈的嫉妒心升起,然而很快就被强烈的快感所压制。

    无论再怎样得天独厚的天才,今日也要陨落在自己的手中!

    “内比乌斯,你上!”

    名为内比乌斯,看上去不过是个驾驭马车的马夫的男子低着头,外面宽大的麻布衣下隐约能够看到一身闪亮的锁子甲。

    他骑上商队的驮马,手中的短枪一甩,便如甩棍般延伸出两米长的铁枪。

    顺手拉下头盔的面罩,平端起骑枪,一柄马刺直接刺入了身下马匹的臀部,随即便听到一声长鸣,马踏水洼,一人一骑在这一瞬居然产生了一种仿若千军万马,诸神辟易般的错觉。

    “勇士之地的流浪骑士啊......”狄仁杰笑了,指间夹着色彩不一的缉凶令牌,其中一道明黄色的令牌上雕刻着一行小字。

    那上面写的是:敕赐狄仁杰为大唐皇都治安官,长安上下,文武官员,军民人等,有失敬者,以违诏论。

    这是一个明显不在规格体制内的令牌,但仍旧是高居于皇座之上的那位亲手所做,至于怎么做的,当然是攒块金子一捏一揉就成了。

    金子当然不好做暗器,其中蕴含的天子龙气堂堂正正,也不好做暗器,所以便堂堂正正斩你!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纵然你不是我大唐臣属,在这大唐,你就得死!

    “尽管很聪明地没有动用唐人,但是这仍旧没有任何意义,豪门阔族仍旧占据了太多的东西,损天下而肥私,正愁拿不出西征的军费,你等就凑上门想要被抄家灭族了吗?”

    狄仁杰脸上的笑意蒙上了一层森寒的气息。

    “届时,哪怕背上酷吏之名,本官也要看着汝等家破人亡啊。”

    金色的令牌骤然间飞出,龙鸣声乍起。

    下一刻,那名飞速袭来的铁骑便在金色令牌穿身而过的瞬间,爆碎成了无数腥臭难闻的尸块,粗暴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