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八十五章白哥
    无边大漠中,一头身高足有三十米,浑身生满赘生的器官与手臂的怪物仰天发出了一声怒吼。

    音波震荡,顷刻间掀起了漫天风沙。

    苏烈强撑着想要站起身,却忍不住大口咳血,他的身边,那根撑木已然碎裂成无数木块,他曾经最擅长的武器是陌刀与横刀,然而自那次灾祸之后,他便转用撑城门的撑木。

    然而这样的武器虽然能够发挥出他的天赋神力,但质地太差,很轻易就被这头魔种给击碎了。

    铠单膝跪地,如同有生命力一般的魔铠已然只剩下了护臂。

    他体内的魔道力量更是早已枯竭,唯一带来的效果便是在那头魔种的体表留下了一道看上去惨烈,实际上连内脏都没伤到的口子。

    至于百里守约,平时自制的子弹已经尽数用光,哪怕以魔道力量凝聚成虚幻的子弹,对这个皮糙肉厚的怪物也造不成丝毫伤害。

    一些子弹哪怕瞄准对方的眼睛,都能被其闪躲开来。

    这个怪物太强大了!

    虽然还达不到北银之王那样恐怖无敌的程度,但至少也是武道圣者才能对付得了的,这种等级的存在,仿佛能够洞察一切。

    它那庞大的体型看似笨拙,但实际上却极其敏锐,许多攻击根本打不中他就会被他那无数条手臂拦截而下,纵然有零散的攻击命中,对它而言也宛如挠痒痒一般。

    花木兰浑身浴血,曾经笔挺的身躯如今却已摇摇欲坠,血色弥漫了她的双眼。

    在她的视角中,天地都开始摇晃了起来。

    她的伤势太严重了,一道严重的贯穿伤自她的腰部横切而过,若非她临时用重剑格挡了一下,怕是整个身子都要被对方锋利的爪子拦腰斩断。

    远方庞大的怪物冷漠地望着她,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人性化的嘲讽。

    它将指间沾染的血迹放到嘴里:“真是羸弱而又美味的人族啊。”

    “或许变成馅饼会更好吃。”

    它轰然间抬起脚,宛如泰山压顶般踩下......

    铠捏紧了拳头,黯淡的魔铠迅速蔓延,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在这种关头,不仅不会跑,反而愿意拼命守护这个所谓的“队长”。

    然而仍旧晚了。

    苏烈咆哮,举起一块巨石狠狠砸去,却被那怪物翻手击飞,化作碎石,一块砸中了他的脑袋,顷刻将他击飞出去。

    百里守约砰砰连开三枪,硝烟升腾而起,子弹钉入那怪物抬起的腿中,却没有任何意义......

    花木兰有些绝望地抬起头,突然感觉有些后悔。

    “对不起小白。”

    “这次,我恐怕是要真连累到你了。”

    “但愿......这所谓的同生契约只是个玩笑吧。”

    然而就在此时,她的手心开始变得滚烫,一股锋锐无匹的剑意浩荡而起,轰然间冲天而起。

    “我虽然很喜欢开玩笑,但是那么严肃的场合我可不是玩笑啊。”

    “小木兰,你想要害死我吗?”

    剑意凝聚,化作了一道白衣身影,他站在花木兰的身前,抬起头凝视着那渐渐放大的阴影,他的面色冷漠,目含杀机。

    “原来,武道人仙的力量是这样的吗?”

    他若有所思。

    紧跟着抬起惯用持剑的右手。

    明亮的光渐渐升起,化作虚幻的长剑凝于手中。

    一剑斩出!

    恐怖的剑气顷刻间席卷而出,化作无穷无尽的风暴,接天连地而起,仿佛要将天地都切割开来。

    这一刻,日月无辉。

    一剑光寒十九洲!

    怪物庞大的身躯瞬间僵住了!

    剑光渐渐散去。

    一阵风吹过,庞大的身躯出现了一道道宛如冰裂纹瓷器般的印痕。

    无数血肉碎块散落一地,腥臭气冲天而起。

    “没有恢复人形,是魔种不是觉醒者吗?”李白微微皱眉,远隔万里之外的本体此时正遭受巨大的痛楚,这种感官自然也会影响到他。

    “武道人仙......”

    倒在地上的苏烈瞪大了眼睛。

    “李都尉还是这么强啊。”百里守约松了一口气,有些崇拜道。

    铠没有说话,神色莫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木兰怔怔地望着那张朝思暮想的脸,脸上腾起一丝红晕:“你......你怎么来了?”

    李白回过头,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我没来,现在我正在长安,如果不是有同生契约在,我也不可能远隔万里,将力量传递到这里。”

    花木兰迟疑道:“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李白笑了,有些虚幻的手轻柔地蹭在了少女脸上,想要将血迹拂掉,但却无奈地落了一个空。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我的力量,不过来得恰到好处。”

    花木兰伸出手想要握紧他的手,然而什么都摸不到。

    那凝聚在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一道光影,无形无状。

    她眼眶微微一红:“你这个魂淡,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坑死。”

    李白微笑:“我甘之如蜜。”

    他的身影越发淡了,他想到了什么道:“苏烈,铠还有守约。”

    “我也是这个巡守者小队中的一员,在这里,以一位队友的身份向大家问好。”

    “另外,请大家多多关照我家这朵不省心的小花,毕竟,她总是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万一死了连累到我怎么办?”

    花木兰脸色微红,低声道:“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李白翻了个白眼:“我还能停留一分钟的时间,接下来,还请大家回避一下吧。”

    他一挥手,凝聚而来的天地之力宛如甘霖,滋润了在场所有人的伤口处,武道人仙级别的强悍力量一览无余。

    苏烈面色有些复杂,低头离开;守约和李白远远地挥了挥手;铠则是微微点头致意。

    等到他们走远了,李白忍不住抱住了花木兰的身躯。

    “感受不到你的温度啊。”

    “但总算是见了一面。”

    他叹了一口气,花木兰的身体微微颤抖:“你现在在长安做什么?”

    “见了面老丈人,他原来还是一位武道宗师,很厉害呐。”

    “你!你怎么能这样?”

    花木兰瞪大了好看的眼睛,让人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你们身上的通缉令应该很快就会被解除了,只是到时候,你们要小心李恪,他如今在这西域已然堪称一手遮天,你不要总想着自己很厉害,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的。”

    花木兰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你不是说要去稷下的吗?”

    “因为要见老丈人啊,所以顺路去一趟。”

    “喂!姐可还没答应你呢!”

    “不答应也没办法了,看见这个没有。”

    他抬起手,和花木兰双掌相对,印记出乎意料地契合,对在一起,像是一只飞鸟。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说的就是我们。”

    他低下头,亲吻并未抗拒的木兰。

    身躯渐渐黯淡了下来,倘若没有那枚剑丹,他只能将自己的力量传输到花木兰的体内,为他稍作续航。

    武道人仙的力量的确可怕,尽管只是剑意,仍旧能远隔万里,凝聚虚体,翻手间灭杀相当于武圣的强悍魔种,但是......终究是有限制的啊。

    “可惜了......尝不到是什么味道的。”

    花木兰伸出手抓向了他,而他只是露出温和的笑,仿佛连剑意噬体的痛苦都逝去了。

    然而随着光影的黯淡,最终,他破碎成了无数道斑驳的光片,花木兰伸出手一抓,一切便都消失殆尽了。

    隐约传来李白调笑的声音。

    “我现在也有保护你的能力了,所以咱们家以后终究还是要由我来当家做主的,所以以后不要老自称‘姐’了,叫一声白哥来听听?”

    花木兰的眼眶有些发红,哼道:“坏人!”

    “我会好好修炼,以后打败你!”

    “姐终究是姐,想要翻身是不可能的!”

    她觉得李白这次过来,变化很大,气场把她彻底压制住了,这可不行!

    她扭过头,去找自己的队友们,突然红着脸低下头嘟囔了一句什么。

    隐约能够听出来那是两个字。

    白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