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七十六章上清,木兰,阴阳,君臣

第七十六章上清,木兰,阴阳,君臣

 
    关上酒楼的木门,听着窗外门外仍旧嘈杂的喧闹声,隐约能够感知到里里外外聚集了不少闲散人士,其中不乏昨日见过他的勋贵。

    随着他们的口口相传,他已然彻底落实了一个狂士狷客的名头。

    爱看热闹,是人自古皆有的天性,在这一点上,人们从来都不分贵贱。

    李白微微皱眉,感觉有些头痛。

    宫本虽是率性而为,但此举无异于把他架在火上烤一般,自今日起,整个长安怕是都要关注上这场约战。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倘若他输了,怕不是要被不少人戳脊梁骨,尽管他并不在意,但终究感觉心底有了一丝憋闷的情绪。

    他不想输。

    但说实话,他不是没想过输了之后会怎样,因为要赢真的很难......而现在,那后果明显要比他所估计的更严重些。

    用剑者最忌瞻前顾后,而他现在却很难再保持那份剑心通明。

    而现在距离武举试正式召开也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昨夜里他虽然在剑道之上小有增益,但并没有一蹴而就。

    俗话说得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但也只是“光”罢了,以这种心态与宫本交手,必败无疑。

    现如今若想在武举试上赢得与宫本武藏之间的决斗,他只有两个方法。

    一是突破至元婴期。

    他如今仍旧是金丹期,哪怕紫金丹再如何精妙,千年之狐的血统再怎样强横,要想跃这么多阶而战仍旧太过勉强。

    倘若金丹也如修真小说里划分的那样拥有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个境界,那他充其量也不过是初期已满,中期未至的样子。

    如果硬是要那修真体系对应这个世界的武道实力,金丹甚至还不及武道宗师,紫金丹也就刚刚能与武道宗师在战力上持平。

    当然金丹所能带来的寿元增长,飞天遁地的本事却又是武道宗师所远远不能及的了。

    假如他现在凝成元婴,那必然是武道人仙之下纵横,光用那进阶之后,堪称大海无边的海量真元就能将宫本轰杀至渣。

    只可惜,他还差的远。

    金丹只不过是叩开仙门,唯有丹破成婴,才算是正式踏足仙途,此后可称半仙之体,战力或许仍旧稍逊人仙,但以紫金丹打底,应当可以与之持平。

    从这方面来看,王者大陆的武道人仙其中的“仙”字也与修真有着些许共通之处。

    既然从“提升修为”方面无法入手,便只能走第二条路了,那便是......氪金。

    他现在的剑术体系虽然已经相对完善了不少,但还缺少定鼎乾坤的一式剑术,说白了就是伤害不足。

    万剑诀不用提了,区区B级,更偏向于群攻。

    将进酒则更偏向于神鬼莫测的身法与剑招,一切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往往能破敌以倏忽之间,但哪怕已然提升至LV9,仍旧伤害不足。

    神来之笔则已属剑阵的范畴,更适合于闪避,防御,当然也可以此发动攻击,但伤害同样不足。

    大河之剑的能力更偏向于加持效果,在其加持下,纵然只是万剑诀这样的B级剑诀,与神来之笔融合之后也能发挥出A级的水准,这也是他屡屡以万剑诀对敌的缘故。

    如果说他能解锁青莲剑仙的S级技能青莲剑歌,这个体系就彻底完善了,可攻可守,可进可退,一套技能打出哪怕再怎样皮糙肉厚的敌人也要饮恨。

    但S级技能无比珍贵,无论是通过兑换还是解锁,都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得到的。

    这一点从他在与青莲人格的交战中,从未见他施展过这一招,也从未流露出要教他施展青莲剑歌便可见一斑。

    所以他打算兑换一项更偏向于单体进攻的修真体系剑术,来暂时替代青莲剑歌的作用,成为目前他整个剑术体系的定鼎之招。

    而这门剑术他已有所选择,那便是仙剑系列里面的A级剑术,传承自昆仑琼华派的【化相真如剑】。

    他现在并不缺购买点数,毕竟自从上次离开长城回到现世之后,他还从未花过哪怕一点购买点数。

    而长达一个月的户外直播再加上如今在迁安村,长安城直播的这几天,凑够购买A级技能的一千万还是妥妥的,这倒不是说他的直播内容变得更精彩了。

    而是因为观众基数大了,再加上之前那些直播的回放,起点直播平台的大力宣传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往常一个网络主播哪怕再火爆,拥有诸多土豪粉丝,一个月所能获得的打赏顶天了也就两三百万,李白已经超越了这个数字,比那些老牌白金大神还要恐怖。

    不过就目前来看,这个数字已经渐渐饱和了,哪怕有不少土豪捧场,甩手就是十万起步的天价打赏,要想攒够兑换S级技能的系统货币仍旧要花上年逾的时间。

    不过已然足够了。

    系统只是辅助,已然给予了他成为世间最强者的基础,若是事事依靠系统,那还要他有何用?一头猪都能在系统的催化下成神做祖。

    ……

    在遥远的大唐边境,西域之地。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这是独属于西域边塞的奇景,然而在这片壮阔的土地上,此时正不时响起震耳欲聋的爆鸣声,遥看远方,便能发现,每一声爆响之后,戈壁滩游荡的魔种便会一头栽倒。

    隐约还能看到空气中泛起的点点涟漪,与凝聚而来的魔道波纹。

    粗犷的汉子提着一杆狙击枪,大笑道:“守约,你这玩意儿还真厉害。”

    百里守约笑了笑,继续着手中的活计,他煮了粥,烤了牛肉还采了些沙棘,炊烟袅袅升起,忍不住想要唱个小曲儿。

    花木兰双手托腮,坐在小土包上,眺望着远方......那里是稷下的方向,看着看着,仿佛想起了某人的音容笑貌,渐渐明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也不知道他现在正在做什么?

    她抬起手,催动力量,便看到那上面隐隐约约出现了一道印痕。

    她哼道:“蠢东西,谁让你不经我允许就随便盖章的,这下好了,姐在这边关随时会死,到时候你在稷下读书,突然猝死当场.......呸呸呸!”

    百里守约的声音突兀响起,带着温和的笑容:“队长也有思念的人啊......是李都尉?”

    花木兰被吓了一跳,如饮四月酒的脸颊酡红,声音却无比冷硬:“晚饭准备好没?”

    百里守约笑着点了点头:“有你最喜欢喝的粥。”

    她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浮土,决定去吃晚饭。

    旁边和粗犷大汉坐在一起的铠也远远走来,苍白的面孔上露出礼貌的笑容:“谢谢你,守约。”

    百里守约摇了摇头,自粗犷汉子手里接回了自己的狙击枪,微笑不语。

    在这个长城巡守者小队里,他是最羸弱的存在,所以他总是抢着做许多事,哪怕后来他发现这个小队里的人都很好,仍旧没有搁下这些事。

    因为他们的战斗力虽然比自己强,但在处理生活问题上,真的像是一群白痴啊......

    不知为何,百里守约总有一种又当爹又当妈的感觉。

    他有着一双巧手,凭借着机关秘典成功开发出了自己体内的魔道力量,借以父亲传承下来的那杆枪,进步飞快,完全可以胜任长城小队的远程压制。

    没有人比他射得更准了!

    苏烈拍了拍百里守约的肩膀:“你这玩意儿比弓箭强太多了,只可惜在你手里,它要比在我手里强太多了,你是我见过最棒的射手。”

    百里守约颇感几分荣幸,以往他连长城守卫军的正兵都不如,现如今却已然是两个折冲都尉并肩作战的队友......这种感情还真不赖。

    铠接过碗筷,尝了一口,微皱着眉头:“其实……守约你做的饭没有李白好吃。”

    “李都尉还会做菜?”百里守约瞪大眼。

    花木兰笑得眼睛眯了起来:“那个混蛋都走了,以后不要提他。”

    “哦。”铠耿直地点了点头,决定以后再也不提他。

    百里守约翻了一个白眼。

    苏烈默然不语,寻思着当初整个军营里所有士兵爱戴着的一枝花,怎么就这么不声不响插到了别人家的牛粪上了。

    这尼玛不公平啊!

    .......

    长安城,下水道。

    长安之所以被毋庸置疑地冠以“天下第一雄城”之名,不仅仅是因为其战争时期开启后,堪称绞肉机般的机关城防系统以及驻防城内外的天下精锐皇城十二卫,其完备的民用设施同样不可或缺。

    整个长安城足有数百万居民,如此恐怖的数字,对城市系统的要求绝非常人所能想象的,比如说长安城的下水道系统一直以来就是世间最完备的。

    而此时,就在这阴森的下水道里,突然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窸窣声,紧跟着响起了一阵富有韵律的脚步声,一步不差,每一次落脚都宛如以尺规丈量过一般。

    片刻后,一个英俊的妖艳男子从黑暗中走出。

    他披着一身猩红的袍子,整个人宛如从尸山血海中走出的一般,一眼望去,便使人油然而生一种危险感。

    那些栖居在下水道里的老鼠,蟑螂宛如遇见天敌一般,飞速逃窜着,却转瞬间便被一道诡异的光芒缠绕,化作了一团干瘪的尸体。

    妖艳男子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着嘴唇,目光望向了头顶那密集的人群,神情中流露出了一丝贪婪之色。

    “生命......鲜美......吞噬。”

    “这就是.......阴阳之道。”

    “天书的碎片,究竟在哪里?”

    妖艳男子狠狠地捏紧了拳头,仰起头。

    “该死的唐狗,害得本君只能如老鼠般在阴沟里缩着......”

    “今晚,必定给你们好看!”

    ......

    大明宫

    女帝倚靠在龙凤交鸣的龙椅上,眉眼间略带几分倦色,纵然她是当世最接近神灵般的存在,可面对这些枯燥的奏章她仍旧会感到不耐。

    为君者,无亲。

    女帝也无妃。

    这世间在她看来,除了攀至神灵之位,超脱于凡俗以外,君临天下便是她最大的梦想,至于之后的事......便把江山交还给李家吧。

    只是在这之前,谁敢向这个位置伸手,谁就得死!

    “着狄卿来通天塔见朕。”她放下奏章,对侍奉的宫娥道。

    宫娥恭敬退下,看那敏捷的姿态,居然也是有武艺在身的,整个大明宫无后妃,自然也无宦官,开支极小。

    所有宫娥尽数都是得女帝亲传,武艺高强的心腹,名唤“梅花内卫”,为皇城十二卫之一,人数最少,也最为精擅暗杀潜伏,单打独斗。

    等到宫娥退出台阶的瞬间,也没见女帝有什么动作,天地间便骤然变色。

    再亮起阳光时,女帝便已然安坐在了通天塔顶,仍旧是那座龙凤交鸣的龙椅,四周却已是云海缭绕,狂风呼啸。

    她眺望着远方,看那云海浮沉,朝阳东悬,有些出神。

    不知何时,腰间悬挂着几枚令牌的狄仁杰便已拾阶而上,来到了通天塔的顶端,恭敬道:“陛下宣臣觐见有何要事?”

    女帝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于这通天塔上俯瞰天下,可有心得?”

    狄仁杰微怔,随即恭声道:“臣看到了陛下的天下。”

    “哦?朕的天下?”女帝挑了挑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迟早会统一七国,率我华夏天兵降临西方,征服天下!”狄仁杰说的话虽然慷慨激昂,语气却显得有些昏昏欲睡。

    女帝脸上的笑意僵住了,随手在身前的桌案上捡起一卷奏章便砸了过去,正中狄仁杰的额头。

    “套话?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我已经开始要用这般语气来谈话了?”

    狄仁杰揉了揉额头,苦笑:“君臣有别,臣不敢僭越。”

    女帝脸上露出了一丝落寞的情绪:“你我是朋友啊......”

    狄仁杰低下了头:“陛下......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所以我就要像个泥塑木偶,终日端坐在这王座之上,终身离不得长安,看不得你口中朕所谓的天下,战不得这世间魑魅魍魉?”女帝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

    狄仁杰默然不语,良久,女帝终于叹道:“朕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一统天下了,届时,朕就能将这该死的冠冕扔掉了。”

    “狄卿,李恪在西域做得怎么样?是时候出兵荡尽贼寇了吗?”

    女帝重新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大唐皇帝,狄仁杰叹了一口气道:“据臣所知,李监军的计划仍在进行,但就目前来看,损失未免有些大了。”

    女帝叹了一口气:“战事一起,非百姓之福,但连绵小战,不如一战定乾坤,此为和平真正降临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