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七十三章欲上青天揽明月

第七十三章欲上青天揽明月

 
    “诶?”有人惊疑。

    不知从何时开始,有感知敏锐的勋贵子弟发觉,坐在那里自斟自酌的白衣青年的气息变了。

    变得缥缈若真仙,不可捉摸。

    闭上眼时,那人所处的地方空空如也,睁开眼时,那人却又成了世界的中心。

    这种变化显而易见,别说这些出自开国武勋家族,个个实力不弱的贵族子弟,哪怕是直播间里,那些肉眼凡胎的观众们也同样能够察觉到这一点。

    【小白又变身了?】

    【我怀疑主播有人格分裂症啊。】

    【我反倒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青莲剑仙,以往的小白太过平易近人了,就跟咱们普通人没啥区别。】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秘技——真·李白?】

    彦:【差别挺大的,你丑,小白好看。】

    【扎心……】

    【扎心+1】

    【扎心+4396】

    那种感觉令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有些不自在,那是一种凝聚在洒脱之中的目空无人,很骄傲,顷刻间便成为了世界的中心,为人瞩目。

    使得他们这些惯常自以为是,颇感自得的贵族子弟们居然也生出了一种自惭形秽。

    酒楼里的歌姬异彩连连,这个男人,好好看啊。

    原本还不怎么觉得,现在一看,简直想贴上去任他蹂躏,想着想着,舞动的身姿一个踉跄,恰好踩住前一个歌姬的裙摆,歌舞瞬间乱成一团糟。

    李白看了一眼一时间混乱起来的大唐,端起酒杯又放下,皱眉道:“这个装逼......”

    “一时间真不知道该从何装起。”

    他知道装逼并不是一个好词,大抵是满足自身表现欲的一种行为,只是无论是他还是李白本体,这种诉求还真不多。

    他思索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然后若有所思。

    “喔~我好像明白了,其实......只要按照我以往的作风来办事,就算是装比了,果然......我好像真的很擅长装......人前显圣啊。”

    “但那不是装逼。”

    “因为我是真得很牛逼啊。”

    他不屑地将桌上摆放的酒水扫到一旁,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这等酒水,简直难以下咽。”

    大堂内的勋贵们安静了一个瞬间,随即响起不少不满的咕哝声。

    长乐坊内,以此地的酒水最佳,哪怕是他们也不可能经常喝到,结果现在反倒成了“难以下咽”,那他们又成了什么?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一个勋贵子弟站起来了,刚想说话。

    然而下一刻,便看到那白衣青年取出了一个酒葫芦,在拔掉塞子的瞬间,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香气飘出,瞬间笼罩了整个大堂。

    他感觉自己的口水分泌的速度变快了好多倍,就着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很难受。

    然后他就发现整个大堂里开始响起此起彼伏的咽口水声。

    太香了,怎么能这么香?

    他低下头,再看自己杯中那号称“龙膏”,一杯便价抵十金的酒酿,顿觉难以下咽。

    麻痹,心好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安生喝你的酒不好吗,非要来外面显摆。

    一群人是酒也喝不成了,舞也看不了了,纷纷议论了起来。

    “你们认得他吗?”

    “这是哪家子弟?”

    “剑意锋锐,背负剑匣……此人倒像那几个机关剑师家族的传人。”

    “不可能吧,那些家伙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个劲钻研上古机关密卷,哪有功夫出来在这儿喝酒?”

    “长得还挺好看。”

    一帮人议论纷纷,仿佛这个人自带了某种引人瞩目的BUFF,原本谈天说地的勋贵们立刻把他当作了谈论的焦点。

    “唔——好酒。”

    “每次出来都恨不得多喝几次,只可惜喝完这葫芦便只能再等半个时辰了。”李白有些不满地嘀咕着,将酒水一饮而下。

    随着烈酒入腹,他的眸子变得有些迷离,但神采却越发明亮。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一声高吟,彰显狂士风采,隐隐约约,有人听到了黄河在奔涌的声响。

    大堂内顿时一片寂静。

    太过分了!

    连聊个天都不成了?

    您老到底是要闹哪样啊我说!

    假如搁原本的李白,他肯定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冷不丁就饮个诗,那样太尴尬,但是偏偏他又不是胖虎,没人跳出来找他茬,把脸送过来给他打。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所以还是外挂大佬出来救场吧!

    毕竟你青莲剑仙就是喝多了就是要开始装比!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醉酒成诗,狂态毕露。

    贵族子弟们震惊!

    心说还好刚才没上去送脸给人打。

    之前说话那莽汉拍案而起,大声叫好:“这首将进酒当浮一大白!”

    【呵呵,穿帮了吧,都没说这叫将进酒。】

    【蠢,将进酒是乐府题,意思就是劝酒诗,这首诗的真名叫做“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楼上的脸疼不疼?】

    【唉哟好气啊(`??)=3】

    ......

    夜半,他跌跌撞撞出门,醉了。

    醉的很深沉。

    整个长乐坊的勋贵们都被他征服了,纷纷上来捧臭脚,搁网络小说里,他就属于那种注定要给主角逆袭,成为垫脚石的“人生赢家”。

    只可惜这是现实。

    李白嘴角溢出了一丝笑意,有几分狡黠,也有几分嘲讽。

    “我李太白一生重诺。”

    “既然答应你不在朱雀门山刻字,那便绝对不会在朱雀门上刻字。”

    “所以我去......玄武门。”

    他的笑容越发浓郁。

    皇城四门只有朱雀与玄武,没有青龙与白虎,因为龙代表天子,不可为城门冠名,而白虎代表兵灾与杀伐,为皇城门不祥。

    玄武门前,守卫们疑惑地望着这个醉醺醺的酒鬼,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不少勋贵子弟,这么一看似乎明白了不少,纷纷不再关注。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挪回视线的一刹那,一道剑光已然自他们的身侧席卷而出。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个瞬间,醉醺醺的贵族子弟们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守卫城门的千牛卫则张开大嘴,有些不敢置信。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贵族子弟中的那个莽汉连忙笑呵呵上去打圆场:“各位兄弟,某家弟弟喝醉了,舞剑助个兴,别无他意。”

    “李家二郎,还不速速领着你的人滚蛋!”

    千牛卫的首领哼了一声,打算就此揭过。

    毕竟那莽汉的父亲乃是当今天策府的大将军李靖,与他虽互不统属,他也不虚对方,但互相之间还是有着几分香火情谊的,这个面子他可以给。

    只是下一瞬间,一声咔嚓脆响。

    李家二郎愣住了,一帮子勋贵子弟们也愣住了,唯独李白,颇有几分自豪地望着城门。

    “一副好字,题给当今圣上,收好不谢。”

    千牛卫统领回过头,便看到那朱红色的大门之上,唰唰飞落一堆木屑。

    那上面写着“欲上青天揽明月!”

    剑锋锋利,那字也便锋利如剑。

    一笔一划如铁画银钩,统领一眼望去,直觉浩荡剑气向他淹没而来。

    他开始颤抖。

    不是恐惧,而是气得。

    “好个贼子,居然胆敢亵渎皇城,纳命来!”

    千牛卫统领气得一出佛,二升天,手提一对重逾千斤的金瓜,血气冲天,精气如狼烟,赫然是一位极为强悍的武道宗师。

    拱卫皇城,大唐最精锐的千牛卫们也齐声怒吼,刀枪出鞘,犹如万牛奔腾。

    在那城墙之上,漫天血气之中赫然凝聚出了一头巨大的牛魔,宛如背负了山岳,每一蹄踏出整座长安都在震撼。

    勋贵子弟们面色如土,悄然间脚底抹油,溜了个精光,连李家二郎都没留下。

    不是因为他们不讲义气,而是一介酒友,也不值得他们讲什么义气,毕竟尼玛这也太作死了,你不死谁死?

    李白没有关注那些离去的酒友,面如如常,凝视着那轰然而起的沉重压力,这样恐怖的力量,除武道人仙之外无人能挡。

    但他不一样。

    为什么?

    因为他是青莲剑仙,李白!

    他抬起剑,看似平凡,不着丝毫烟火气息,但这一刻,一种令人感觉头皮发麻的森然锋锐之感自每个人的心底升起。

    “住手!”一声暴喝突然自城头响起,便看到一个身穿官袍的青年男子丢出了一道密令。

    “狄大人?”千牛卫统领诧异,拱手道。

    “陛下宣此人进殿。”狄仁杰正色道。

    千牛卫统领微怔,随即果断收起力量,一众千牛卫也是纷纷退回原位,刀枪归鞘,再度如同泥塑木雕般站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李白握剑的手松了松,眉眼间居然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

    看来今天是打不起来了。

    “还给你吧,无聊。”

    李白闭上眼,再睁开眼时,脸上的醉意仿佛消失了,嘴角略带起一丝苦笑。

    他无奈道:“走吧,狄大人。”

    狄仁杰想笑又笑不出来:“不是说好了不惹事吗?”

    李白跟着他进了皇城,无奈道:“醉酒误事,醉酒误事。”

    狄仁杰都无语了,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居然还会因为醉酒误事,当真是......

    他摇了摇头道:“跟紧我,皇城机关不少,许多秘地不容窥测。”

    李白默默地跟着,有种欲哭无泪的赶脚。

    在脑海中叫了青莲大佬半天也没人回应,这才明白自己这次恐怕是被坑了......

    您好,您的坑逼外挂已下线。

    入得正宫大门,便看到台阶之上身披龙凤皇袍的女子认真地批阅着奏折,见狄仁杰带人进来,把奏折一扔,一双丹凤眼微微挑起一丝弧度。

    “欲上青天揽明月......好大的气魄。”女帝冷笑。

    李白苦笑:“草民惶恐。”

    女帝“欸”了一声,诧异道:“朕当是哪来的狂士想要在朕面前一显风采,你倒是识时务。”

    狄仁杰在一旁轻声道:“陛下最恨那些沽名钓誉的狂士,一般遇见这种不卖她面子的,都给杀了。”

    女帝瞪了狄仁杰一眼,哼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毕竟你也曾为我大唐血战边疆,这次武举试你必须参加。”

    “但愿你的剑道能如你的诗才一样旷古历今。”

    “这次武举试,倘若你能狙击掉那个东瀛剑豪,此事既往不咎。”

    “否则......呵呵,若让东瀛小国揽得武举头名,八国岂不以为我大唐无人了,你让朕丢脸,朕就要你丢命,你若让朕长脸,朕就为你等正名!”

    李白知道女帝说的“正名”是什么意思。

    当初他们的长城巡守者小队已然因为不听调令,成了逃兵。

    他对此倒感觉无所谓,但现在木兰被追究丢失长城的过失,成为了通缉犯,又要对付入侵者,在边地堪称是两面皆敌。

    这处境很不妙,假如女帝这能给她正名,她的处境必然会好很多。

    只是......

    “我们不需要正名,因为问心无愧。”他仰起头,进入大殿时他没有跪,现在他更是直视了当今天子。

    然而一向讨厌狂士作风的女帝却并没有暴怒的意思,而是冷冷道:“为你们正名,需要朕打李恪的脸,这世界没有真正的公平,他比你们更重要。”

    李白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草民告退。”

    “记住了,必须要赢!”

    女帝有些愤怒,不是怒他的态度,而是怒偌大长安居然被一东瀛剑豪一剑挑翻,简直丢人到了极点。

    青黄不接是大唐帝国的一个重大弊病。

    当初她继位时,虽扫清天下世家,但也由此使得大唐少了许多得到全副资源倾斜所造就的天才。

    尽管总体而言,其利远远大于弊,但这仍旧是一个大问题,最起码,这些年来大唐就罕有特别优秀的青年强者,近年最出色的“青衣”也不过武道宗师。

    世家贵族的血脉经久传承,他们凭借掠夺普通人的资源来丰富自己,这不可取,但在一定程度上却使得高层战力得以增加。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事情,得到了各个世家魔道与机关传承的大唐,已然设立钦天监培养魔道与机关高手,再加上庞大的人口基数所诞生的强者,大唐只会越发强盛!

    李白点头,随即转身离开,显得有些无礼。

    但他也不需有礼。

    若胜,一切揭过。

    若负,一切休提。

    ......

    至于心中有对青莲剑仙的埋怨吗?

    没有。

    因为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因为剑!

    不能折!

    当他生出等那东瀛剑豪离开长安再战的想法时,他就注定要走这么一遭,否则他的剑道永远都比不上青莲。

    “其实你不用逼我。”

    “我本来就想装个比的。”

    “还没问那位剑豪叫什么名字,不过现在看来,能入得武曌法眼,兴许还真是宫本武藏。”

    “看来这次要拿命来装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