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六十九章乱点鸳鸯谱

第六十九章乱点鸳鸯谱

 
    “我初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没有什么大目标,心里怀着三分惶恐,七分好奇,最大的目标就是活下去。”

    一道阳光投射到他的脸上,黑发飘舞,他对着直播间的观众们坦诚道。

    甭管他们信不信,这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虽然从未在大家面前表露过,但你们可以想象,一个从未没过枪杆子的人经过了草草的训练,就被丢到危机四伏的战场去拼杀,他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直播间里渐渐安静了下来,纷乱的弹幕仿佛风平浪静,只是偶尔跳出诸如【虎摸小白狗头】,【心疼小白】,【小白辛苦了】之类的弹幕。

    没有人会跳出来破坏气氛,就像看电视剧时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仍旧会为其中的剧情与人物的喜怒哀乐所牵动心情。

    怪我入戏太深!

    随着凝聚的真元与天地之力渐渐消散,那些冰雪异象去得远比想象的还要快些,水汽渐渐蒸腾,在阳光下形成一道斑斓的彩虹。

    他整了下情绪,继续道。

    “后来,我看到了长城守卫军们的浴血奋战,魔种肆虐之后的白骨累累,强悍无敌的北银之王......我开始想要变得足够强大,好终结长城的边患,最后娶了花木兰当老婆。”

    说到这里,李白忍不住笑了。

    弹幕也升起一大堆调侃。

    【木兰是我的!】

    【想得美。】

    【凑不要脸。】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郑重:“但现在,我想要变得更强,想要代表天下的小人物们告诉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你们不是神!”

    【说得好!】

    【小白,带着我们的信念崛起啊。】

    李白微笑,迎着温暖的光,笑容也温和如冬日暖阳:“让我们大家一起见证,自今日而起,新的传奇即将诞生,而这个传奇是来自于小人物的传奇。”

    他俯下身子,伸出手轻轻一划,土地被分开,隐约可以看到零散的白骨,其上还残留着些许魔道力量。

    他的感知没有错,这应该便是三年前被猎魔人屠戮的宋家人了。

    他默默地将宋蝶衣的尸体平放在了里面,随即将土壤盖回,渐渐隆起一座小坟包。

    主线任务一已完成,主线任务二待发布(请先前往长安)。

    主线任务一奖励发布:乾坤戒(B级),乾为天,坤为地,内有乾坤,自成天地,附带储物空间为300立方米。

    李白抬起手,指间已然出现了一个泛着黄铜色泽的指环,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样子,但随着意识进入,一片大如房屋般的空间显现了出来。

    300立方米直观地来比喻就是三米高的一百平房间,里面的空间可谓是极大。

    倘若这次穿越之前李白能拥有这玩意儿的话,随随便便装上几万块钱的香料,起码也能换到等重的黄金,基本上在长安生活便吃喝不愁了。

    举个直观的例子,在黑心淘,散装胡椒一般要五十块钱一斤(这个价格一斤算高的了),而黄金价格一般在300RMB/克上下浮动,也就是十五万一斤。

    利润一千五百倍。

    简直恐怖如斯!

    换作以往,他恐怕早就被这可怕的利润给冲昏头脑了,但现在他却只是稍微想了想便把这个想法抛诸脑后了。

    与觉醒者一战,他的提升很大,这才是此战真正的价值所在,而不是区区一个储物戒指与所谓的一千五百倍利润。

    但说实话,宋蝶衣作为一个诞生才仅三年的觉醒者,凭借着暗地里的苟延残喘,悄无声息地吞噬村民以壮大自身,虽然还算强大,但仍旧十分孱弱。

    比起李白曾经见过的北银之王伊斯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他很确信,哪怕宋蝶衣保命的本事再强,在伊斯力面前仍旧只有被秒杀的份儿。

    尽管如此,其硬实力仍旧还是要比李白强的。

    之所以战败,一是因为她没有战斗经验,纯粹是凭借本能在战斗;二则是因为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暴露了自己的致命弱点。

    否则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不知不觉间,花弧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见李白安然无恙,他剧烈的喘息微微平复,沉声道:“敌人解决了?”

    李白点了点头,伸出抓来一截树枝,并指如剑,指间剑芒吞吐,顷刻间枝叶与树皮掉落,化作了一截光滑的木板。

    花弧微怔:“这是……”

    李白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给这觉醒者立个墓,对了......宋蝶衣你认识不?”

    “宋蝶衣……”花弧忍不住眉头皱成川字,“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

    李白提醒道:“三年前。”

    花弧浑身一震:“你说的是……宋家?”

    李白点头道:“她便是觉醒者。本来或许不是,你们有机会改变这一切的。”

    花弧沉默了。

    宋家。

    猎魔人。

    幸存者。

    觉醒者。

    一个瞬间,他已经想通了许多关节。

    片刻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原本笔直的脊梁微微佝偻了,显得多了几分落寞:“当初,若是我早些从长城回来,或许真能改变这一切……”

    当初猎魔人屠杀宋家的时候他还没回到迁安,而是戍守在长城第一防线。

    “恨不恨这个人。”

    李白指了指微微隆起的坟茔,随即将削好的墓碑插在了上面,那上面写着“宋蝶衣与全族之墓”,后面几个字是他补上去的,因为她最终也没说完那句话。

    “什么?”

    “被屠戮一村乡亲,又险些被威胁到家人,这已经是深仇大恨了,假如你想曝尸泄愤的话,我不反对。毕竟我已经履行了我的承诺。”

    花弧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沉默了良久,才情绪有些复杂地说道。

    “她操控的那些低等魔种只是围住了府上,没有进攻。”

    “这些年来她连一个花府的人都没伤过……”

    “我起初还不懂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想来她应当是在领情,领小女当年仗义执言的情分,否则在她这种手段下,花府断然不能幸免。”

    “人都说觉醒者与魔种都是毫无人性的怪物,但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罢了,人死如灯灭,便让她安静地沉眠吧。”

    他摇头叹息着,仿佛一瞬间不知苍老了多少岁。

    言罢,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郑重道:“今日之事多谢先生了,若非先生相助,此事以老夫之力,还真力有未逮。”

    李白摇头道:“职责所在,无需挂怀。”

    他说着,面色有些古怪:“另外‘先生’二字就不要提了,花老将军以我表字太白相称便可。”

    花弧有些受宠若惊,猎魔人一般性情孤僻,很不好打交道,一些雇佣猎魔人除魔,结果想赖掉佣金的人类甚至会被满门屠尽。

    忙道:“太白,此事事关重大,我已派小儿动身前往官府,无论如何,酬金我们一定会付的。”

    说到这里,花弧脸上的表情有些局促。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猎魔人的职责很危险,所以酬金也是相当高的,一个觉醒者的价格怕是把整个花府打包卖了也凑不出来。

    对花弧这样的人而言,一辈子脊梁挺直,问心无愧,但最怕的就是欠上还不起的人情债。

    你对旁人傲气那是有傲骨,你对恩人傲气那就是白眼狼了。

    李白摇了摇头:“酬金就算了,举手之劳,况且你们也没邀请我来,索要报酬于理不合。”

    “此事,此事......太白还是先到府上一叙吧,也好休息休息。”

    花弧很客气,李白自然也不会摆架子,说起来他也想找个机会将他和木兰之间的事同花弧和盘托出。

    到了花府,四周果然尽是魔种尸体,屋顶还有几个穿着破旧皮甲的老军和手持弓箭的妇孺严阵以待。

    李白暗暗点了点头,看来这花弧应当是把军队里的那番作风都带到家里来了,看那几个老军,虽然丑陋,面上疮疤极多,但举手投足间都带有一种杀气凛冽之感,一看便是百战老军。

    再看那些妇孺,虽然胆怯,但也毫无动摇,孙武能使宫女为军,这老将虽然不如孙武,但也足以看出其治军的确有一套。

    进得府中,便看到一个与花木兰有七分相似,穿一身劲装胡服的女子提着一杆大枪迎了上来,她有着一头不属于这个时代的齐耳短发,脚蹬一双小牛皮靴,浑身上下没半件女子的饰物,端得英姿飒爽。

    “父亲,那觉醒者解决掉了吗?”

    声音清脆,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与木兰简直如出一辙。

    李白微怔,一时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应该便是花府那个大女儿了吧。

    真的很像,但相较于木兰而言,虽然更像个假小子,但实质上却少了几分锋芒,显得更加成熟稳重了许多。

    “解决掉了,能有此功全赖太白,别看他年纪不大,但一身剑术可谓超凡脱俗,假以时日,未尝不是剑圣之姿。”

    剑圣是剑道强者的至高称号,整个大唐也唯有传说中的武道人仙裴旻达到了这一层次,花弧这么说,可以说是对李白评价非常之高了。

    “多谢太白先生。”女子有些惊讶,忍不住微微侧目,剑圣之姿?这种评价也是自己那个保守的父亲会轻易给出的吗?

    倒是个挺好看的男子,只是好看男人不应该都没什么本事吗?

    李白有些局促道:“不用叫先生。”

    李白这反应有些不对劲,女子微微讶异地看向了自家父亲。

    花弧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脸上的表情那个纠结啊。

    但想到自家欠的人情,最后终于咬了咬牙道。

    “太白,这是小女木莲,平素就是个泼辣性子,最喜欢舞刀弄枪,哦对了......太白年少有为,不知是否婚娶?”花弧发狠心了,反正自家这大闺女都已经二十一了,堪称是大龄未婚少女。

    这么拖着也不是事,这猎魔人虽然行当一般,但实力还是有的,人品也有保证,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