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六十八章悲剧
    天地间充斥着茫茫一片的雪白,气温骤降,原本只是薄薄一层的雪地转瞬间变得厚实,连那些被挂在冰锥上的魔种也都成了雪人。

    世界彻底被积雪覆盖,一切喧嚣远离尘世,聒噪的虫鸣,吱吱喳喳的鸟叫,隔着乌云仿佛再也不会出现的骄阳......时间仿佛被冻结。

    “这是改天换地......”

    李白有些诧异,他还是低估了千年之狐血脉的恐怖,千年之狐并非普通的青丘狐。

    正如同青丘狐对应蛟龙,千年之狐的血脉是与白龙这种神兽同样恐怖的存在。

    或许相比较于白龙,千年之狐并不擅长杀伐,但与李白的剑术融为一体后,他实在是强得有些过分了,那是神话层次的存在,哪怕只是一小部分力量,仍旧强得有些过分。

    觉醒者神情震撼,仰望着天空燃烧着的幽冷火焰,一股森然寒意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不是因为身上的寒冷,而是发自内心的胆寒。

    这种力量并不强,但她很清楚其中代表了怎样的意义。

    超凡?

    入圣?

    近神?

    那些湛蓝的火焰没有分毫温度,就那样凭空燃烧着,随着它的弥漫开来,仿佛连空间都有了一丝扭曲。

    是狐不是祸——这一强悍的千年之狐天赋能力简直强大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这不是技巧上的强,而是力量层次的强。

    诡异燃烧,带着妖异美感的森冷狐火几乎转瞬间就抽空了李白体内所有的真元,紫金丹的光华消弭,变得黯淡宛如萤火,他的身体越发虚弱,一双竖瞳却越发明亮了起来。

    他出剑了!

    剑光席卷,搅动漫天冰雪化作风暴,带着刺耳的嗡鸣,仿佛直接穿越了空间与时间的界限。

    觉醒者想要躲避,却骇然间发现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很慢,仿佛每一个想要抵挡的动作都要花更长的时间来完成。

    然而她很快就意识到不是她太慢,而是对方的剑——太快!

    剑光一闪而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无数冰剑仍旧在空中肆虐,天河剑锋锐的剑锋划破长空,悬浮在了半空中。

    一道矫捷的身影自风雪中飞出,冰冷的狐火瞬间蔓延至觉醒者的全身。

    那高冷如天神般的白狐站在天空中悬浮的天河剑上,俯视着觉醒者,九条雪白的长尾宛如天柱般擎天而立。

    觉醒者仍旧奋力挥动着白骨镰刀,鲜血与白骨缠绕的镰刀延伸出十余丈长的锋芒,斩破空气发出尖锐的破风声。

    然而下一刻,无数道细密的伤痕在她的体表爆开,掀起一道道血花,瞬间又凝结成锋锐的血色冰剑,洞穿她的肉体,她那疯狂的动作终于停顿了。

    镰刀无力低垂,被鲜血打湿了的血色长发覆盖了她的容颜。

    她一剑都没挡住!

    “够得上排位级的猎魔人......”

    “偏偏是上位的觉醒者。”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觉醒者的红唇微张,喃喃自语着,有些恼恨。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

    伴随着咔嚓的声响,她所佩戴的白骨面具顷刻间破碎,显露出了一副仿佛能够倾国倾城般的绝世容颜。

    一道深深的伤痕贯穿了她的小半边头颅,仿佛在传世的画卷上染了一道刺眼的黑色墨渍。

    【简直丧心病狂!】

    【辣手摧花啊。】

    【果然是杀妹证道,最讨厌这种剧情了。】

    【呵呵,所以你只适合后宫文。】

    觉醒者剧烈地喘息着,体内的魔道力量仿佛暴风雨将至,氤氲而起。

    她突然大张开了嘴,嘴角延伸至耳根,露出森然尖锐的獠牙,俏丽的容颜瞬间破坏殆尽,发出了一声癫狂而又不解的怒吼:“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狂暴的魔道力量席卷而出,大雪被掀起,她的手臂陡然间伸出,自那已成废墟的房屋中,抓出了一幅渺小的画卷,画卷上漆黑的墨浓稠至极,在这一刻仿佛有一个个哀嚎的亡魂疯狂地在其中发出哀嚎。

    唰——

    画卷被她撕裂,浓重如墨的阴影蔓延开来,一个个亡魂狂笑着从中飞出,化作吞噬人的黑暗之源,攀延出无数条触手,试图将冰冷的狐火吞噬。

    恐怖的气息席卷而出,李白的心脏仿佛被某种怪物捏住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升腾而起。

    他很确信,对方只要一镰......顶多两镰,自己就会被劈成两半。

    “前提是你能斩到我。”白狐冷笑,消失在了原地。

    觉醒者狂躁地挥舞着镰刀,如同闪电般劈下,大地顷刻崩碎,无数道黑色雷霆延伸开来,所过之处必成焦土。

    她那庞大的身躯延伸出亡魂凝聚的触手,宛如长鞭,破风声不绝于耳。

    然而那道有如白色精灵的白狐就这样灵敏地纵跃于镰刀与触手之侧,仿若拥有生命般的湛然飞剑不断地在她体表留下一道道伤痕。

    “杀了你!”

    “只要杀了你!”

    “一切都会结束!”

    觉醒者仿佛已经彻底疯狂了,她的眸子里满是混沌,倒十字收缩得宛如一个针尖,镰刀挥舞,恐怖的魔道力量向着李白尽情倾泻。

    无处可避!

    李白微微皱眉,伸手一划,剑气长河显现,九条雪白的长尾并列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堵宽厚的墙壁。

    镰刀斩下,大河剑意顷刻间崩析,直接战在了他的狐尾之上。

    鲜血自狐尾绽裂的伤口处流淌,那白骨镰刀的锋刃仿佛一个不停旋转的电锯,每一颗锋利的骨茬划过,都能带起一撮染血的毛发。

    他受伤了。

    他并非真就强过了这个觉醒者,开战以来之所以显得占尽上风,一方面是因为他第一时间火力全开,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觉醒者有些名不副实。

    确切地说是她根本配不上那强大的魔道力量,仿佛没有任何战斗素养一般。

    他就像在与一个笨拙的巨人搏斗,尽管巨人很难触碰到他,但只要触碰到,便是非死即伤!

    然而正当镰刀即将斩破狐尾的防御,顺势斩杀李白时,一声声咔嚓脆响响起,就在这一刹那,从那画卷之中涌现的亡魂所凝结的触手居然已尽数被冻结在了原地。

    “崩。”

    白狐长出了一口气,低声道。

    下一刻,所有亡魂尽碎,而他的眸子也骤然黯淡了下来,妖异的恐怖狐火也终于彻底消弭。

    就在此时,仿佛受多重的伤也不会疲倦的觉醒者陡然间顿住了,她的瞳孔开始放大,体内的魔道力量居然宛如被扎破了的气球般轰然间倾泻而出。

    “果然,你的命门所在,就是那副画。”李白重新化作人形,召回天河剑,有些疲惫地说道。

    觉醒者哀嚎着,体内的魔道力量滚滚宣泄而出,仿若被扎破了的气球,而她的体型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了起来。

    正如同伊斯力临死前一样,她也再度变成了人身。

    李白敏锐地注意到了什么,对系统嘱咐道:“记得打马赛克。”

    果然,觉醒者恢复成了不着寸缕的人身,神情中的疯狂也渐渐消退,有了理智。

    【麻痹,为什么要打码!】

    【是艺术就不要打码。】

    【不是艺术请不要发出来!】

    李白摇了摇头,他倒不是怕被广电之类以涉黄名义而查封,而是作为对手,她理应得到最后的尊严。

    “上位者,能听我讲个故事吗?”她虚弱道。

    李白冷漠地摇了摇头,剑尖抵住了对方的喉咙。

    觉醒者的身体恢复能力极强,但并不意味着没有要害,那幅画就是她的命门所在,如果不是她发了狂想要破釜沉舟,倾尽全力,耗都能耗死李白。

    只可惜,此时的觉醒者,已经是他砧板上的鱼肉,没有了任何威胁,她必死无疑!

    但他仍旧不愿听她讲所谓的故事,因为他觉得,那一定是一个很悲伤地故事。

    “我快死了......对你没有威胁了,所以请听我讲个故事,我不想死得无声无息,求求你了。”

    觉醒者扭曲的面容也开始恢复正常,露出了那有着一道血痕的面容,此时正面露哀求道。

    【听她讲完呗。】

    【小白你也太残忍了吧。】

    【人家都要死了你还这样,推荐票撕啦!】

    李白微微犹豫了片刻,而对方已然开始缓缓道来,他捏紧了手中的剑,终究还是再度松开。

    也罢,就听她说说吧。

    “我当初还是人类的时候,就住在迁安,我们脚下的这个地方,我的家里有父亲,母亲,哥哥,姐姐还有我,那个时候,我们真幸福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觉醒者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苍白的笑意,很难想象这个吞噬人类的残忍怪物居然也能笑得这么温暖,这么好看。

    “只可惜有一天猎魔人来了,他们接到了雇主的悬赏,为了赏金,残忍地屠戮了我们全家。”

    “而那时,所有的村民们都选择了沉默,曾经和善的大婶,温和的大叔们看向我们的目光就像在看一群怪物,仿佛,我们真的曾经做过什么伤害过他们的事情。”

    “没有人站出来为我们说话,唯独一个叫做花府一个叫作花木兰的少女。木兰,多好听的名字,当时我觉得她就像一个美丽的天使。”

    “只可惜,那没有任何意义,那些猎魔人......太强大了,没有人能够反抗他们。”

    李白神情变得温和了起来,与有荣焉地道:“木兰是我的女人。”

    “什么,我记得她好像代替花弧去了长城?”觉醒者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睛很大,下方生有一颗美人痣,显得妩媚非常,的确是人间绝色。

    【默默截图。】

    【默默舔屏。】

    【默默撸......】

    【管理员消息:豪他爹已被禁言。】

    李白点了点头:“我从长城返回。”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神情中居然闪过了一丝羡慕:“原来......是这样,可以看出你很爱她。”

    “谢谢。”李白抬起手望了一眼刻印的同生契约,笑容温和,凛冽的冷意尽数消散。

    觉醒者笑了笑,继续道:“后来我的父亲选择了觉醒,只是他体内的血脉浓度太低,哪怕是觉醒,也只有中等魔种的实力,他拼死抵抗那些猎魔人,却被他们戏耍......轻松虐杀。”

    “在他死后,我也觉醒了,只是我们家族的魔种血脉根本就不高,哪怕觉醒了,仍旧是废物。”

    “我选择了逃跑,而我觉醒的天赋恰好适合隐匿,所以猎魔人没有找到我。”

    “后来我等到他们离开后,悄悄返回了迁安镇,而那时,我们家已经成为了一片焦土,我收敛了族人的尸骨,葬在村东南,而我就在这片焦土下隐藏了下来。”

    “我当时很饿,但是我不敢出去,当我就快要饿死了的时候,一个叫做杨海客的人在这里重新建造了房子......”

    “那天晚上,我品尝了人肉的香气,从此再也无法自拔,渐渐,我从每隔一个月的猎食缩减到了每隔三天......”

    “出于当年花木兰的仗义执言,我一直没有动花府,其实花弧早就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自两年前他带着一身伤病退役回府后,我就发现了这一点。”

    “哪怕到后来,整个迁安村所有的村民都被我所吞噬,我也没有想过要动他们的人,而是选择了过往的士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被你看破的吧。”

    “不过我不怪你,像这样畸形的活着,我早就该死了......”

    “谢谢你,帮我解脱。”

    她突然伸出手抓紧了李白的衣摆,白皙的手指没有一丝血色,也很无力,她眼睛里不断溢出泪水,这一刻,她连普通人都不如。

    “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

    “你是狐......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想和我的家人葬在一起,还想要一个墓碑,求求你了。”

    李白沉默了片刻,应允道:“什么名字?”

    她的眼睛里闪过如同回光返照般的光彩:“就写宋蝶衣......”

    啪嗒——

    她苍白无力的手垂落,属于觉醒者的竖瞳渐渐消失,重新化作的黑瞳却再无丝毫光彩。

    天空中凝聚的阴云渐渐消散,骄阳再度笼罩大地,冰雪消融,寒气渐散,李白怔怔地望着那黯淡的眸子,很好看,但她再也睁不开了。

    他有些难过,并不是因为她死了。

    而是因为一切悲剧的源头都未免太过戏剧化了,这一村的人就这样被屠戮,这又该去怪谁呢?

    似乎谁都没有错。

    似乎谁又都错了。

    【好可怜!】

    【可怜什么,吃那么多人,早该死了,依我看小白连全尸都不该给她留,挫骨扬灰才是正理。】

    【她也是有苦衷的啊,成了觉醒者,谁能控制得了那种食欲?】

    【有苦衷就该吃人?】

    【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趁热......】

    【管理员消息:豪他爷已被禁言。】

    李白没有管弹幕上的纷纷,而是伸出手宛如掌握一切般握住了拳头,顷刻间,一道剑气有如实质般横扫而出,数百魔种的尸体被扫入觉醒者现身所挣开的大地。

    又一道剑气扫出,破碎的大地被重新填平。

    他走近倾塌的房屋,扯出了一道破布盖住了赤裸的身躯,抱起她向远处走去,他去履行他的诺言。

    猎魔人没有错,在他们的眼中,一切魔种混血都该死,他们是在拯救世界。

    村民没有错,他们不知道魔种混血究竟怎样可怕,因为无知,所以恐惧。

    而她也没有错,觉醒者要吃人,所以就吃了......

    这是场不折不扣的悲剧,源自于最开始魔种的诞生。

    觉醒者,虽然看似是人类之敌,但他们也确实悲哀。

    只是同情归同情,下次遇到,李白仍旧会毫不犹豫将一切觉醒者斩杀。

    这世界就不应该存在这种怪物,杀了他们无论对他们自身而言还是对其他人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他抱起少女,在弹幕调侃“趁热来一发”的笑闹中,渐渐走向远方。

    “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所谓的超智慧生命——神灵们在幕后指引着人类的发展,他们贯彻自己的信念,仿佛自己便能代表人类了一般——呵,又是被代表。”

    “真的让人很不爽啊,假如有一天,我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站在他们面前,一巴掌甩过去,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你们这些苟延残喘延续至今的老东西。”

    “那样一定很带劲!”

    他喃喃自语着,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