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六十七章是狐不是祸

第六十七章是狐不是祸

 
    【666!】

    【早知道你这么吊,老夫还拼啥命?】

    【这一剑简直亮瞎老子眼睛。】

    【话说,没听说过李白有魔种血脉啊。】

    【主播这是换上千年之狐的皮肤了吗?】

    【还能换皮肤的吗?那怎么不换凤求凰?】

    【话说这老丈人有点萌啊。】

    【这才是军人!百战老将,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没错,小白本来就没有帮他们的义务,不愧是花花的父亲,比现实那些接受人帮助还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好了不知多少倍。】

    【谁说小白没有帮他们的义务了,还想不想娶花花了!滑稽。】

    弹幕密密麻麻,一场大战落幕,观众们也都轻松了下来,唯独李白的脸色反而变得越发难看。

    “可能不是多事。”李白面色沉郁,笃定道,“杨海客不是觉醒者,待会必然还会有一场恶战。”

    花弧微怔,没明白怎么回事:“他......不是觉醒者?怎么可能!”

    正说着,一道如同鬼魅般的声音突然凭空响起。

    “你是怎么发现的?”

    抬起头,便看到一道穿着黑色风衣,手持白骨镰刀的身影骤然现身于杨海客那庞大的尸体之上。

    她伸出白嫩的手扶住尖锐的冰锥,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祇,冷漠地俯视着苍生。

    她是个女人。

    无论从那露出的皓腕还是光洁的下巴,随风飘扬的长发都能证明这一点,哪怕对方此时正戴着一副似笑非笑,眼角还垂泪滴落的白骨面具,仍旧能够展现出绝世风姿。

    【这是神马神展开?(?Д?)】

    【这妹子戴的是兰德里的折磨嘛。】

    【又出现了!整个直播里最大的亮点——妹子又出现了啦!~( ̄▽ ̄)~】

    【导演肯定是外貌协会的。(→_→)】

    【我就纳了闷儿了,你说一反派弄那么好看干啥?迟早不也是死吗?(╯°□°)╯︵┻━┻】

    【不会吧,这么好看的妹子也要被干掉?还有没有人性!Σ(°△°|||)︴】

    【滑稽,杀妹证道啊!╮( ̄▽ ̄)╭】

    【诶诶诶!你往哪儿看呢!说你呢!( ̄. ̄)+】

    【好猥琐哟......羞羞o(*////▽////*)q】

    【居然偷看妹子小裤裤,话说唐朝没有小裤裤吧?( ̄3 ̄)a】

    李白翻了个白眼,这么紧要的关头,这帮逗比居然还有心思玩颜文字,你们严肃些好不。

    他紧绷的神经稍稍舒缓了些,仍旧凝视着对方裙摆下的阴影,倒不是在看所谓的小裤裤,实际上也没有这东西......

    在她的裙下,正有一大片如同墨汁般的黑色晕染开来,那是一片无比庞大的阴影,绵延开来不知有多大,宛如地狱深渊。

    与伊斯力一样,这个手持白骨镰刀的女子不过是个投影,她的真身在何地,仍旧无人能知。

    “她才是觉醒者?”花弧震惊道,作为百战老将,他能很清楚地感知到对方体内所散发出的危险感,“还是说......有两个觉醒者?”

    “只有一个。”李白沉声道,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系统给出的任务是不可能错的。

    “可是刚刚那个......明明也是觉醒者啊,普通魔种怎么可能......”花弧不敢置信道。

    就在这时,一声声不似人类的咆哮声自四面八方响起。

    他们这才发现,就在不知不觉间,四周已然围满了迁安村的村民,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李白昨天嘲讽的那个书生。

    此时他们正满目赤红,死死地盯着李白和花弧。

    而就在这些原本应当弱小不堪的普通村民身上,此时居然尽数散发出浓郁的魔道气息,他们的皮肤扭曲,肌肉在拉伸。

    随着时间推移,赫然化身成为了一个个实力不弱的魔种!

    花弧面色大变:“他们怎么了?”

    李白凝重道:“迁安村有多少人?”

    花弧嘴唇嗡动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难看道:“六百余。”

    李白松了一口气,古代的村子到底不比现在,六百余人的村子已经是大村了。

    “所以,敌人有六百?”

    觉醒者得意地笑了道:“花弧,因为你,我潜伏了三年的时间,现在也该是你的死期了。”

    “我用了三年时间,悄然间吞噬了整个村落的人,每吞噬一个人我都会把他变成我的魔傀。”

    “这三年来,我每天都要扮演好每个人的角色,不敢让任何人看出端倪。今天,一切终于都将终结。”

    李白皱眉道:“杨海客只是你的傀儡?”

    “不如说分身更好些。”觉醒者笑道,风衣随风掀起,露出里面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妖冶而又诱惑。

    李白沉声道:“多说无益,出真身吧,就凭这些小傀儡还奈何不得我们。”

    “不是‘你们’,是‘你’。”觉醒者的笑声越发妩媚动人,“花弧,你现在快些赶回家,兴许还能救下你的家人。”

    花弧面色立刻沉了下来,以往有他亲自坐镇,他自信府内人不会在眼皮子底下便被觉醒者吞噬。

    但现在他家里只有几个老军,他的一儿一女实力虽然也不弱,但天赋比起他的小女儿木兰差得太远了,抵御这些魔种一时尚可,但时间一长,注定会败亡,届时......他将家破人亡!

    李白也急了,转过头,就看到花弧捏紧了拳头,脸上闪过了一丝决然。

    “此战,至死方休。”

    他选择了留下!

    李白浑身一震,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敬佩,为了不留下他孤军奋战,花弧选择放弃了亲人。

    就为他这么一个陌生人!

    或许正如他所说,这场战斗本不属于李白,李白是来帮忙的,他撇下李白而离是为不义,但那边可是他的亲人啊!

    小人或许可以不顾亲人,但对于花弧这种人,李白很清楚,对方是英雄,对方重情重义,体内流淌的是战士的热血,绝对不可能冰冷无情。

    对于花弧而言,亲人的安危远比他自己的还要重要。

    但他仍旧选择了留下。

    或许这种行为很傻,但真的很令人敬佩。

    平心而论,若易地而处,他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但这并不妨碍他敬佩自己这位未来的岳父,花木兰能够成长为那样的巾帼英雄,花弧的教导可谓是功不可没。

    “花将军,去救你的家人吧,别忘了你之前可是险些碍了我的事。”

    “若你还在全盛时期,尚且还能助我一臂之力,但你太老了,以你这种实力,对此战无关轻重,不如回去救你的家人吧。”

    “毕竟......对付这些小角色,包括那个觉醒者,我一人便够。”

    李白的声音有些冷漠,甚至显得孤傲无礼。

    但实际上却是为了让花弧快些离开,毕竟花弧的亲人,在未来很有可能也是他的家人。

    他根本无法想象,某一天,在长城浴血奋战的花木兰突然听到满门皆灭的消息该会多么悲恸,他也绝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说什么“不能娶木兰”的话虽是玩笑,甚至他哪怕真没能救下花木兰的家人也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毕竟他尽力了,以花木兰的性情,虽然会悲恸,但绝不会反倒来怪罪他。

    但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那样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可是......”

    花弧面露挣扎,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爱自己的亲人胜过爱自己的生命,倘若李白真能对付得了这个觉醒者,那他当然会选择离开。

    只是他很清楚连杨海客如此强大的怪物都不过是这个觉醒者的傀儡,其本体又该有多么强大。

    李白倘若真的强大到那种程度,在战前也绝不会来到自己府上来请动自己帮忙。

    “毋须赘言,立刻离开。”李白不容置疑道。

    花弧不再犹豫,深深地点了点头,略微苍老的面孔上闪过了一丝坚定:“小兄弟,我速去速回,坚持住!”

    李白翻了一个白眼,小兄弟?

    别,我可受不起!

    还是叫我女婿比较好。

    【跟老丈人装比,好激动!】

    【小白,请记住这一刻,等以后你身份曝光,想象下老丈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主播赶紧打完这BOSS去和老丈人结拜吧,到时候你就是木兰叔叔了,哈哈哈。】

    花弧离开了,他那一杆大枪使得同样出类拔萃,左挥右扫,在那魔种组成的庞大队伍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成功突围,而觉醒者就这样面带微笑地盯着李白,没做丝毫阻拦。

    这就是她的计划,分而治之,各个击破!

    见花弧的身影远去,魔种队伍再度合拢,刚才他们也没出全力阻拦,只是做做样子,而这次就不一样了。

    觉醒者娇笑道:“年轻的猎魔人,自信是好事,但太自信可就不一定了。”

    “对了,你还没说你到底怎么发现我的,倘若告诉我的话,兴许我会留你一具全尸哟。”觉醒者伸出诱人的舌头挑逗道。

    李白没有空放嘴炮,而是抬手握住悬浮在空中的天河剑。

    这或许是他迄今为止,真正独力面对的最强大的敌人,他将倾尽全力......然后活下来!

    主线任务一波难过一波,要么在绝境中突破,攀登新的高峰,要么在逆流中倒退,跌入无底深渊。

    强者生,弱者死!

    凛冽的寒意自剑身中传出,与他体内的真元迅速交融,空气中再度弥漫起鹅毛大雪,一寸寸坚冰自他脚下绵延开来,化作一簇耀眼如莲台的冰锥。

    澎湃有力的紫金丹宛如一颗心脏,瞬间迸发出无穷无尽宛如大何涛涛的真元,真元倾泻而出,天地都开始为之变色。

    他的头顶再度生出兽耳,紫发在凛冽的风雪中狂舞,一双竖瞳宛如倒十字架,倒映出对方那漆黑的阴影,这一刻,他终于看到了对方的真身——一片深渊。

    “你果然也是。”觉醒者笑了,“一个觉醒者居然要当猎魔人,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可笑的笑话吗?”

    李白冷哼道:“我不是。”

    觉醒者嗅了嗅空气中弥漫开的气息,娇笑道:“行,那就算你不是。只要你答应做我的伴侣,你击杀我分身的事我就不同你计较了,也不会戳穿你的身份,你无论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我都会帮你完成。”

    【惊咯,还有这么好的事?】

    【别想太多,之前提到过,觉醒者可是无法重新化作人形的。】

    【就是,你敢抱着一个怪物啪啪?|?ω?`)】

    【有啥不敢的,触手娘最萌了,而且你们注意到没有,这小妞还能造各种傀儡,到时候每天都能啪个爽歪歪哒。】

    【就是就是,跨越种族的爱情神马的最萌了。】

    请注意,ID名为豪他爹的观众已被禁言。

    请注意,ID为苍空井雄的观众已被禁言,请大家理性发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遵守八荣八耻......

    【哈哈哈哈,笑喷了!】

    【你们注意的重点是不是错了......为啥小白成觉醒者了?】

    【千年之狐呗,这你都不知道?】

    【没玩过农药的萌新瑟瑟发抖。】

    砰砰砰——

    一道道锋利的冰簇从地底伸出,这些冰簇带着森然剑气,将那些呆立在原地的魔种傀儡们尽数串起,而随着剑气爆发,它们的体内瞬间爆炸出了一片冰锥,将它们的身躯化作了破烂的口袋。

    李白冷冷地抬起头,仰望着对方,一字一顿道:“我再跟你讲一遍,我不是觉醒者,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觉醒者的脸色阴沉如水:“给脸不要脸......既然你找死,那也怨不得我了。”

    大地陡然间崩裂,只见在这片土地之下,一个恐怖宛如魔鬼般的身影轰然间爬出,她的头颅仍旧是戴着白骨面具的女子,但这一刻,白骨面具已经不是面具,而是她真正的脸。

    两条纤瘦而修长的巨大手臂撑起地面,将她的身躯挪出,伸手一招,一旁那杨海客的血肉便迅速化作了一道道漆黑的烟雾,显露出了森白的骨骼。

    而那赫然便是她之前投影所持的白骨镰刀!

    李白面色微变,青丘的血脉越来越浓郁,仿佛越过了一个门槛,彻底爆发在了他的体内。

    轰——

    无穷无尽的寒冰气息轰然间爆发而出,在那寒风凛冽中,一道优雅的白色身影缓缓走出,那是一只白狐,并不巨大,甚至显得有些“娇小”,然而觉醒者的目光却瞬间变得惊悚了起来。

    “大......大圣”觉醒者睁开了小口,惊到了极致,“不对,是上......上位觉醒者!”

    话音刚落,九条雪白的尾巴冲天而起,宛如遮天蔽日,下一刻,无数道仿佛能够冻熄灵魂火焰的森冷狐火绵延开来。

    青丘之狐天赋技能:是狐不是祸(A级)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