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六十五章身份暴露?

第六十五章身份暴露?

 
    傍晚,虫鸣依旧,糊了层窗纸的窗外隐约能透进些许微光,但屋内仍旧漆黑一片。

    李白双手垫在脑后,也不盖那麻布被子,就这样和衣躺着。

    边地虽寒,但就目前来看,王者大陆唐朝的气候应当是与现世地球同步的。

    此时正是盛夏,哪怕是深夜,气温也依旧不低,甚至有些炎热,但装着天河剑的寒月冰魄剑匣此时就靠在床边,散发着一股子寒意,气温便变得适宜了。

    那老者叫做杨海客,是这迁安村的村正,也算是读过些许诗书,能够识文断字,村口木牌上的字便是他亲手所书。

    只可惜他那时唐朝初定,错过了科举,一辈子蹉跎,后来子承父业,做了衙门里的刀笔小吏,勉强是有了营生。

    奈何唐时小吏工资实在太低,而他又不屑于与那些蝇营狗苟之辈同流合污,平素清贫惯了,家中不说是家徒四壁,也实在过得拮据。

    村正就是唐朝的村长,取自白丁,与所谓的妖刀村正并非一回事。

    杨海客严格意义上来讲也并非白丁,但早年丧子,身后又无人照应,卸职之后便领了个村正的职司权当补偿。

    李白躺在床上,宛如泥塑木雕,一动不动,仿佛已经进入了沉眠。

    但他偏偏仍旧开着直播,也不说话,就这样眉头紧锁,仿佛在闭目沉思着什么。

    不少观众耐不得寂寞都转手去做其他的事了,弹幕显得有些稀疏了。

    尽管他已经同他们讲过,这个村子里隐藏了一只觉醒者,而今晚对方就有可能出来行动。

    不过在线观看人数仍旧在百万左右,许多观众都是边开着直播便干其他事,他们在等待晚上很有可能发生的变故。

    李白正住在杨海客的家中,下午的时候他借故出去了一趟,走遍了整个村子,也未曾察觉到任何异状。

    后来他还拐弯抹角隐晦地询问了一些村民,仍旧没有任何发现。

    一切都安静得可怕,一如一个真正安详的村落一般。

    但这明显很反常。

    首先系统既然说明此地有觉醒者出没,那便绝对有。

    而觉醒者食性更改后,对人类的食欲是很难抑制的,所以必定会吃人,就像东京飨种一样,根本无法抑制。

    哪怕是自居文明的人类在饿到极限的时候,也会易子而食,,析骸而炊,更别提这种食欲放大了十倍的觉醒者了。

    这个所谓的迁安村又不是什么大村,往来人口也不多,倘若失踪任何一个人都是了不得的大事,而现在仍旧风平浪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要么是那个觉醒者才刚刚来到这个村子,除了吞噬了自己目前所伪装成的目标以外,还没对其他人下手。

    要么就是这个觉醒者察觉到了危险,暂时按捺住了自己的食欲,正在伺机而动。

    如果是前者的话,一切疑惑就都迎刃而解了,他只需要等待对方动手,然后顺藤摸瓜,找到那隐藏在幕后的觉醒者,干掉他就好了。

    但若是后者......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能够让最低也能与高等魔种相抗衡的觉醒者忌惮到按捺食欲的地步?

    他想起了白天在村子里闲逛,在花家府邸中所感知到的那股强悍的血气,虽然有些虚弱,但仍旧气冲云霄,距离武者境界中登堂入室的武道宗师也只差一线。

    他猜测那就是花木兰的父亲花弧,也只有花弧还值得那觉醒者忌惮,木兰传承自其父的那一手剑术简直精妙绝伦,虎父无犬女,虎女也绝不可能有个犬父。

    除此之外,整个村子里也就几个习练过粗浅拳脚的猎户还有点武力在身,但恐怕还比不过边地普通一个唐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在王者大陆,武道宗师远比不得武道人仙超然脱俗,但也同样因为武道易学不易精的原因堪称凤毛麟角。

    说起来如此强大的武者却窝在长城边地一直做一个折冲都尉,不得不说,这职位与其实力可委实不配,想必当年那也是一个复杂而又曲折的故事。

    李白皱眉。

    花家也在这个村子里,而那里都是木兰的亲人,这就势必让李白不忍就此枯坐,等待觉醒者露马脚的时机。

    万一木兰的姐妹,父母被觉醒者杀了,那他哪还有脸再见木兰?

    他打定主意,明天要去自己这老丈人家坐坐了,尽管人家未必愿意承认自己这身份。

    自古以来,这女婿见老丈人都是一个难事,思及此事,李白还真有些踯躅,毕竟他手里也没有个信物,如何取信于老花还真是个难题。

    这晚上,他也不敢修炼,觉醒者对于天地之力的感知同样很敏锐,自己现在所表露出的不过是个身体稍微强壮些的士子,这是一个绝佳的掩盖身份的办法。

    他突然看了眼弹幕,想到了什么,皱眉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村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挺正常的啊,怎么了?】

    【没有发现,是不是要猜觉醒者是谁了?】

    【猜对了加更不?】

    【楼上小说看多了吧,还加更,笑死我了,那绝对不可能啊!】

    李白皱眉,修真者的第六感比凡人更强,神识也注定他能发现更多的蛛丝马迹,所以哪怕是有上百万观众在线观看,也未必就能发现什么。

    他问观众也是病急乱投医,因为他现在实在有些一筹莫展。

    而他今天之所以没关直播,是因为他很清楚最近这几个晚上应该都有大戏,如果像那天晚上遭遇兰陵王一样就有些亏了。

    观众也会感觉剧情衔接不上。

    然而直到鸡鸣声响起,晨光渐渐渗入屋内,仍旧没有任何变故发生,村子里平静得可怕,这让空熬一宿的李白微微有些急躁了起来。

    【小白,啥事都没发生啊?】

    【总感觉被耍了......】

    【太可恶了,白白通宵一宿。】

    李白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叹道:“剧组安排这个情节的时候也没跟我说明,所以我需要在三天的时间内凭借自己的真正本事找出那个觉醒者。”

    “否则剧情就会改变,林林总总最后甚至会导致我以后娶不了木兰,这简直不能忍啊,所以这两天就辛苦大家了。”

    这些当然是他信口胡诌的了。

    【呸,那你还是别找了,花花注定是本宝宝的。】

    【滚粗,是劳资的!】

    【这直播有新意,简直跟真穿越了一样。】

    【不过你们这么搞不怕剧情崩掉?】

    【就是,假如不能娶木兰,我就弃坑!】

    【弃吧,真正弃坑的直接就弃了,像你这种嚷嚷着弃坑的抖M我见了太多了。】

    【没错,就算主播喂屎,我也会心甘情愿吃下去并且好好回味的。】

    【楼上真恶心!】

    【恶心+1.】

    推开房门,便看到须发皆白的老者正要敲门。

    现在不过四点多钟,但杨海客就已然起床了,这是因为古代天黑的早,灯油又昂贵,平民根本没有夜生活可言,所以睡得早,起得也就很早了。

    闻鸡起舞那是常有的事。

    “杨公。”李白拱手道。

    杨海客点头道:“寒舍粗陋,让郎君见笑了。”

    李白连忙摇头道:“承蒙杨公收留,若非如此,今日怕是只能露宿郊野了。”

    杨海客对这样的话明显很受用,点头道:“去吃些早膳吧。”

    吃过饭,李白对杨海客道:“杨公,我今日到村子里转转。”

    杨海客皱眉道:“村里有甚么好转的,老夫观你学识不浅,但当今圣上恩科,天下士子云集,其中杰出这辈不胜枚举,可莫要夜郎自大。”

    李白苦笑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假如真想做官,不了解民间疾苦只能是泥塑县令,木雕知县了。莫说造福一方,不为祸民间就算好事了。”

    杨公面色稍霁,点头道:“你此言也有几分道理,早去早回吧。”

    李白点了点头,随即径直前往了花府。

    花府虽说是府,但却并非高门大户之家,实际上也就相当于一个小地主,靠着当年花弧作折冲都尉所立战功封赏下来的薄田过日。

    顶多算是小康之家罢了。

    而他却并未选择走正门,而是选择了翻越那低矮的围墙。

    这是因为人多眼杂,他还不想被别人发现与花府有了接触。

    因为作为明面上觉醒者的眼中钉,其对于花府的监控力度必然不小。

    现如今是敌在暗我在明,李白微一的一个优点就是同样也处于敌暗我明的状态,现在就是看谁先发现对方的身份了,那样就势必将占据先手优势,乃至一击致命!

    花府的后院被改造成了一个简单的演武场,此时正有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持长矛,在演武场上翻腾。

    李白悄然间潜行而至,那中年男子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精光,长矛脱手而出,直接钉在了李白身前一寸之处。

    “何方鼠辈在此?”男子不怒自威,喝道。

    李背负剑匣,大步走出。

    他现在已经打定主意不要坦白自己和木兰之间的关系,还是先刷老丈人友好度比较好。

    “阁下可是花弧?”李白拱手道。

    中年男子见他有理有据,语气稍缓:“正是某家,你是何人,为何鬼鬼祟祟,私闯民宅?”

    李白微一思索,笑道:“我是猎魔人。”

    花弧眉头一皱:“猎魔人......你的意思是,我们这迁安村里有魔种潜入了?”

    花弧面色并不好看,猎魔人出没之处往往代表有魔种现身,久而久之,变成了死亡的代名词,许多平民都对之谈虎色变。

    实际上猎魔人何其之冤,就如同乌鸦一般,本来乌鸦也并非预示不祥,结果就是因为乌鸦喜食腐肉,往往逐尸而飞,久而久之也成了死亡的代名词。

    李白道:“没错,正是如此,不过不仅仅是普通的魔种,而且是觉醒者。”

    花弧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很清楚觉醒者三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强大,死亡与恐怖,哪怕是最低级的觉醒者,其实力也非同一般,其所拥有的特殊能力更是使得其在化身为巨兽之后堪称为战斗而生的杀戮机器。

    而他虽已接近武道宗师,但如今年过半百,又有伤病在身,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尚且不足全盛时期一半,怕是连自己那天赋异禀的小女儿都比不上。

    要想一个人对付觉醒者,还真是独木难支。

    “觉醒者......觉醒者如何隐藏到村子里的,他们应当无法化作人形吧?”

    李白道:“我也不知,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如何相信你?”

    李白道:“不需要你相信,只希望最近阁下府上能够严加戒备,届时倘若觉醒者作案,暴露行迹,阁下能助我一臂之力便可。”

    花弧点了点头:“你这消息确实可靠?”

    李白郑重道:“千真万确。”

    花弧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如此......我便信了你,只要战斗一打响,我会立刻赶过去,只是,你作为猎魔人,就没有什么法子把那觉醒者提前揪出来吗?”

    李白摇了摇头:“觉醒者本无法化身为人形,我甚至连对方怎么伪装成人的都不清楚,谈何破解的法子?”

    花弧点了点头:“你最近要住在某家府上吗?”

    李白摇头道:“不了,我住在村正杨公家里。”

    花弧道:“如此也好,杨公平素最是好客。”

    李白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最近有士子路过迁安村吗?”

    花弧诧异道:“有啊,只是都已离开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白面色悚然一惊:“我好像那个觉醒者是谁了。”

    “谁?”

    李白摇了摇头:“目前我也只是猜测,无法确定,但情况紧急,既然有嫌疑,你我不妨试他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