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六十章父子对饮
    当晚,李立国很得意地提回来一篮子猪肉回来。

    李白想要搭把手,被李立国很干脆地推了出来,大手一挥道:“不用你帮忙,儿子有出息了,今晚爸给你做你最爱的红烧肉吃。”

    李白望着父亲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身影,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那句“其实我早就不喜欢吃红烧肉了”的话。

    父母永远都把自己的孩子当做是“孩子”,他们有的时候很难接受这个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也很难意识到自己的孩子比之从前究竟有了多大的改变。

    人都说知子莫若父,但现在最了解你的人真的还是你的父亲吗?

    李白觉得胸口像是梗住了一块大石,他感觉自己仿佛丢掉了什么东西。那些曾经无论开心或是拮据的回忆,都如同幻灯片般在他的眼前回放。

    “我爸可厉害了,他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他对小伙伴们说道,眼神中带着憧憬,像是想到了无所不能的超人。

    然而随着时日渐长,他才知道他的父亲并非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甚至比不过自己一个拥有在街上摆摊的父亲的同学。

    最起码人家的父亲会用黝黑的手摸出一把毛爷爷递给老师,从此便很受老师照顾。

    失望。

    当时真的很失望。

    后来上初中,看见穿名牌,戴名表的同学,艳羡之情溢于言表,回家嚷嚷着也想买一身好衣服,结果却迎来一句略带拮据的尴尬笑容。

    “学生就应该好好读书嘛,等上高中了给你买。”

    当时是那个闹啊......青春期的孩子有的时候真的是欠揍啊。

    好在上了高中,李白便再不计较这些,甚至显得有些我行我素,明明大冬天一帮小男生穿得华丽非常,像是静待雌性到来,拼命开屏的孔雀。

    他却裹一身大棉袄,不屑一顾。

    同桌笑话他,他嘿嘿笑道:“冷暖自知。”

    结果同桌就把他的大棉袄抢了过来,从此再也不愿穿自己那身阿迪羽绒服......

    “都是当初年少不懂事啊。”李白露出笑意,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望着厨房里的身影,心头一片火热,“可惜爸爸已经老了啊......好在我还有时间。”

    他开始思索是不是要把度人经交给父母,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靠谱。

    度人经的修炼难度其实非常高,假如不是系统在手,百年筑基,五百年结丹都算是快的了。

    而他爸妈又早已经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机,纵然有系统兑换的洗髓丹等物易筋洗髓,再加上自己的悉心指导,也很难入门。

    而系统兑换的技能又不可能直接灌顶到他人身上......

    李白皱紧眉头,最终还是将这个主意暂且放下。

    还是缺钱啊,假如有足够的系统货币,他分分钟就能从系统里掏出个昆仑不死药,只可惜那玩意儿完全是天价。

    “好在时间还不急。”李白叹了一口气。

    ......

    晚上吃过饭,他自己一人进了房间,继续看回放。

    正看得津津有味呢,自己老爸进来了,他连忙切换到桌面上,结果就听李立国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没事孩子,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就是偶尔看看那种片子也没啥。”

    李白无语道:“我没有!”

    李立国笑了:“哈哈,跟你爸还害啥羞?走,陪你老子我喝两杯去,今天是真高兴啊。”

    李白很干脆地点了点头,于是两人便在客厅里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了一番。

    这是他们父子俩第一次喝酒,李白是带着一种将家庭顶梁柱的地位交接过来的使命感与他爸喝的,所以来者不拒,反倒激起了老爸的好胜心。

    然而这方面他是真拼不过李白。

    不多时,李立国便带着满脸笑意倒在了沙发上,嘴里时不时还冒出两句傻笑,隐约听着是“儿子有出息了”“小云咱们儿子有大出息了”“我弟整天嘚嘚瑟瑟的,结果我儿子可比他儿子强多了”之类的话。

    不免苦笑了起来。

    他想起一句话“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

    老爸这一辈子没啥本事,这一刻当然觉得扬眉吐气,开心得不能行。

    开心自然是好事,但大喜大悲总归对身体不好,比如说贻笑百年的范进。

    李白将喝得烂醉如泥的老爸丢到了他的床上,顺手布置了一个传承自青丘的驱散法术,将他体内的酒精浓度降低了不少,避免半夜因为呕吐导致咽住喉咙。

    这方面他很细心的。

    将电脑一关,灯也熄了,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深夜中,路灯都灭了,世界仿佛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唯有被黑云遮蔽,隐约能透过来分毫的月光还依旧绽放着并不富裕的光明。

    此时看去,那每一个蒙了灰尘的角落都是自己曾经最熟悉的地方,他拉开窗帘,倚靠着枕头凝视着窗外的月光,凝视着它一点点从暗变明,又从明变暗。

    他突然想要喝酒,之前虽然干下去半斤白酒,但就这点量,说实话顶多只能让他愣个神。

    “还是要喝我这仙酿啊。”

    他突然笑了,怎么刚才就忘了“无尽的酒葫芦”这厮呢,连亲爹都不给喝,这下肯定要被坐实重色轻友的帽子了。

    他摇摇葫芦,拔掉木塞,香气顿时袅袅而出。

    就在这最熟悉,最能给他安全感的家里,他喝下了第一口。

    “这一口敬我平凡的过去。”

    兴许是酒意上头,人就显得有些文青,但他却的确投入进去了,眼睛很亮,一幕幕从童年到高中,大学宛如走马灯,那些平凡地备考,悲壮地走上考场,憧憬地步入大学......

    那曾是一个很平凡的人生。

    平凡但仍值得回忆。

    他再灌一口酒,朦胧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长城上,并肩作战,至死方休的战友们以及那个牺牲了自己,救了他一命的少年唐兵。

    “这一口敬我长城袍泽。”

    他的眼睛闪过了一丝忧伤,回忆那最开始的相见,回忆那宛如惊鸿般的一瞥,回忆那乍然吻来的红唇。

    “这一口敬我所爱的折冲都尉......”

    “这一口敬我的明天。”

    他猛然间大口喝下凛冽的酒,眼眶有些发红,他抚摸着手心闪烁起黯淡光泽的同生契约,仿佛真地触及了那相隔一个世界的女将军。

    酒葫芦里的酒渐渐空了。

    他彻底醉了。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能写出那么多诗了。”李白自顾自地笑道,像是自言自语,然而他实际上正在同脑海中的青莲剑仙对话。

    然后青莲剑仙选择不理。

    李白却得意洋洋地开怀道:“因为你喝醉了就吹牛逼,写下来就成了诗!我也想,可是我喝醉了就只会整这么两句,人跟人还真不一样啊。”

    他的声息渐渐小了,细如蚊呐。

    “你是天才,我不是。”

    “但我的未来,也将成为一场传奇啊。”

    “一场传奇!”

    这一刻,他的眼神凌厉了一秒,下一刻彻底迷离。

    噗通,醉倒在床。

    孤山上,青莲剑仙的额角挑起了一道青筋,咧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狞笑道:“吹牛逼?呵呵呵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