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五十一章传承!
    花了五分钟重启电脑,登入自己的直播间。

    这一次,他仔细瞅了瞅自己的房间,虽然只是黑屏,但是居然仍有将近十万人在线,不过看那架势,应当都是看回放的。

    所以直播间里的弹幕寥寥无几,有大多也是催更之类毫无营养的。

    “更新?你们是在做梦!”

    “好不容易回来歇两天,这几天说什么都不会更新的!”

    在王者大陆最后这几天,他就像一柄绷紧的长弓,没有一刻松懈的时候,现在也该是歇一会儿的时间了。

    李白自言自语着,顺手点开一个视频,就发现那弹幕简直如同山呼海啸,屏幕完全被挡住了,什么都看不到,他只好选择将其屏蔽掉。

    网络有些延迟,所以李白只好选择调低了清晰度,这次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幅画面,自他初进王者大陆,击杀魔种开始,有些枯燥,但他看得倒是津津有味。

    因为很多时候,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比如现在,他再看自己当初第一次对付魔种时候的表现,简直是错漏百出!

    虽然是因为现如今自己的实力比之彼时翻了不知多少倍,但他很确信,哪怕他还是当初那个实力,要击杀初入王者大陆的自己也不过是一剑的事。

    那时的自己实在是太嫩了,就像一个还未经历过打磨的剑胚,哪怕材质相同,锋芒也是天壤之别。

    长城血战,果然是一块最佳的磨刀石。

    天知道在那残酷如绞肉机般的战场上,他究竟有过多少次险死还生。

    这一看就直接看到了深夜,值得一提的是,直播间里的视频居然已经被剪辑过了,许多无意义的画面都被删掉了,当然原版视频也在,许多观众都声称“主播停播这几天自己要把原版视频扫一遍”。

    而他的原版视频虽然相对冗长枯燥,但很多地方都透露出另一个完整的世界架构,也就是系统屏蔽的效果很逆天,否则早就被万能的网友们发现那根本不是一个剧组所能构建出来的事实了。

    窗外渐渐泛起鱼肚白,一看表,居然已是凌晨四点半。

    他关掉网页,顺手登进了自己的主播后台,这一进去,顿时发现自己的管理员邮箱里简直要炸了,那里面一条条短讯一瞬间把网都给卡死了......

    “对了!”李白这才想到自己的直播间这么火爆,那么起点肯定会联系自己签约啊,到时候自己还能领上一笔天价签约费,还免得自己因为需要钱,挪用能够换取系统货币的打赏。

    “噢,我说呢,起点的总部不就在SH吗!”

    怪不得自己会收到那么多条来自SH的未接来电。

    要不要打回去?

    还是算了吧,咱现在也是奇货可居,姿态放太低反而不美。

    在后台随手回了条短信他便又退了出来,这都是小节,当务之急还是要把千年之狐的传承给拿到手。

    毕竟他现在还真不缺钱,别看下个月房租就要交了,但他的生活费可也会到账的,自己现在又没什么别的需求,连吃饭的开销都能省了。

    他将充满电的手机连上无线,开始浏览关于千年之狐皮肤的这一背景设定,至于为什么要换手机......实在是电脑太卡了。

    他这一看,不由微怔。

    原本虽然对这皮肤的背景故事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但还真没仔细去研究。

    这仔细一看便发现,原来这千年之狐的故事居然不是发生在王者荣耀的世界,而是另一个参考古代传说,架空的神话世界。

    毕竟,在王者荣耀的世界观里可没有皇帝与蚩尤啊。

    李白挠了挠头:“那就有些难了啊。”

    首先以他这身实力,进到遍地都是大佬的神话时代,简直连一分钟都活不过去,尤其是他还属于与皇帝敌对的蚩尤部族。

    众所周知,当初皇帝战蚩尤时,麾下力牧,常先,大鸿,天女魃,应龙,个个都是神话级人物,估计伊斯力那种在他看来牛逼到爆的顶尖觉醒者都未必是其任一的对手,更别提他这种小角色了。

    “棘手啊......”李白微微蹙眉,“可是既然这千年之狐的皮肤传承是一项奖励,应当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难道自己只要苟住就成?”

    多想无益,他决定歇上一晚,将自身恢复到最巅峰,再选择领取奖励,进入传承世界。

    毕竟那可是价值七千万RMB的大礼,放到那里不拿不仅暴殄天物,那感觉也忒难受——况且,它既然敢值这么个价,那便绝对物有所值,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然那还能叫奖励?

    没听说过领个大礼包还能摸出来个全属性降低的负面状态,非酋都不至于这么惨,顶多就是少得些好处的问题。

    这一躺,那困意立刻涌上心头,毕竟说起来他已经好几个日日夜夜未曾合眼了,哪怕是修真者,也不免会感觉到疲惫。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跑到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下,他连手机上再度刷屏的那一大堆来自盛海的未接来电都没管,便直接选择了领取奖励。

    系统的提示音开始响起:

    被选中者你领取了皮肤奖励——千年之狐(史诗),你将开启传承世界,本次传承世界的时间比为1:10000。

    被选中者你的记忆将暂时被封印。

    你将转生为青丘之民,你的任何属性与技能都将被封印。

    你将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在命运的指引下活到最终,届时你将觉醒你的记忆,并从传承世界中带走千年之狐的血统与宝贵的成长经验。

    现在开始传送,倒计时5秒......

    4

    3

    ......

    “百分之九十?”

    “还封印记忆?”

    李白皱紧了眉头,居然还真有可能会死,而且他还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封印了记忆,穿越进去的那个李白还真能算得上是他李白吗?说白了就是要他听天由命呗!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就好比即将通过一条死亡公路,由你驾驶汽车死亡率为百分之四十,而由别人来驾驶汽车死亡率则为百分之二十。

    那么你选择什么?

    真会有人放心把自己的小命交到别人手上?

    有!

    但绝不是李白!

    他对自己有信心。

    然而一切都是规则所定,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抗议两句,便只觉眼前一黑,随即意识便彻底陷入了混沌。

    ......

    青丘是一座雪山,终年积雪不化。

    严寒不分四季,笼罩着这座古老的雪山,没有任何一个人族会生存在这种地方,所以青丘也就渐渐与人世隔绝,成了一片化外之地。

    而此时,就在这苍茫的雪山之顶,一只白色的精灵骤然间蹿出,它就像是一道白色的闪电,毛茸茸的一团,一转眼就已然来到了山巅。

    前方便是万仞深渊,悬崖边上的积雪很厚实,所以很轻易便会一脚踏空,坠入深渊。

    然而那白色的精灵却就站在那里,轻若无物,琥珀色的眸子平静淡然,俯视着下方不知几千米深的深渊,仿佛下方不过是一个小土坡。

    这是一只白狐,洁白如雪,黑色的鼻头,纯净的目光中闪烁着清冷如同这座雪山一般的光,修长的白色尾巴卷在身侧,不时轻轻扫动,荡开落在身上的雪花。

    吼——

    一声龙吟自深渊中响起,直贯云霄,顷刻间,雪崩掀起,狂风呼啸。

    然而哪怕动静如此之大,白狐仍旧静静地蹲在原地,目光淡然,仿佛这世间再没有什么能牵动他情绪的存在,而他所踏足之地,也宛如一块万年不化的坚冰,任周围积雪崩塌,仍旧巍然不动。

    黑暗中亮起两盏灯笼,紧跟着是一个无比巨大,宛如房屋般的龙头,龙须飘飘,龙角峥嵘,巨大的龙目中杀机凛冽。

    然而那只白狐仍旧没有任何情绪流露出来,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用清冷的眸子盯着对方,渐渐地,那白龙眼神中的杀机败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讪讪。

    白龙自深渊中腾飞而出,下一刻,便在白狐面前化作了一个白衣男子。

    男子面如冠玉,笑容满面,戴一龙冠,着银白铠甲,兴致勃勃道:“狐狸,你看我这人形化得怎么样?”

    狐狸终于开口了,语调平缓,说起话来仿佛都比白龙化作的男子要慢几个节拍:“为什么要化人?”

    白龙撇撇嘴:“没办法,人族将会成为当世之主,这是天谕,总不能和老天爷对着干。”

    狐狸没有说话,但白龙知道,心高气傲的狐狸是不屑的,因为他同样不屑,人族孱弱,又擅勾心斗角,哪里及得上他们这些上古神兽高贵?

    狐狸终于开口了,语气仍旧平和,但却冷若寒冰:“这次来找我做什么?”

    白龙这才想起自己此行来的目的,忙道:“狐狸,有熊氏如今式大,姬有熊承天之命,冥冥中自有眷顾,依我看来,姬有熊必将成为当世人皇,统御人间。”

    “而九黎虽强,但不得天眷,此战必败。为了先辈订立的盟约,他蚩尤空口白话就想让咱们站在他那边,简直痴心妄想......”

    “狐狸!你听懂我说的吗?”

    白龙的声音拔高了一个音调,因为对面的那只狐狸只是静静地蹲在那里,没有任何回应,甚至神情中连半点思考的表情都没表露,完全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哦。”

    狐狸终于回道。

    白龙急道:“那你还等着做什么,准备出兵吧,姬有熊承天之命,咱们帮了他无形之中也会得天眷顾,届时哪怕大劫到来,我等族群也将得以延续。”

    “好。”狐狸点了点头,声音微顿,片刻道,“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言罢,便自顾自离开了。

    白龙望着对方离去的脚步,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不过终究还是松了一口气,有些欣慰,自己这个死板的老友终究还是能听得进去自己的话的。

    “明日你我两族聚兵于青丘山脚。”

    狐狸离去的步伐微微停顿,回过头,清冷的眸子凝视着白龙:“明日,我会出兵,襄助九黎。”

    白龙瞪大了眼睛:“你?!”

    “你疯了?”

    “还是你没听清我刚才说了什么?”

    白狐沉默了片刻,随后道:“青丘从不背叛。”

    白龙怒火中烧,他就知道这个顽固的蠢蛋必然选择这条死路:“所以你就为了那狗屁的上古盟约,要背叛我们的友谊?”

    吼声如雷,哪怕化作人形,白龙仍旧强得可怕,树上的积雪被抖落,砸得白狐很狼狈,他可以躲,但他没有选择躲,仍旧只是侧过头,以冰冷的目光凝视着他。

    白龙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眼神中燃烧起了汹涌的怒火。

    终于,白狐动了。

    他摆了摆尾巴,抖落身上的积雪,神情坚定。

    “白龙,背叛的人不是我。”

    “是你!”

    他扭过头,继续离开,轻盈的脚步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了皑皑白雪中。

    “好!”

    “你别后悔!”

    白龙怒到了极致,伸出手指着白狐离去的方向,气得浑身发抖,曾几何时,他白狐居然也敢对自己说这种话了,他怎么敢?他怎么能?

    他们可是最好的朋友!!!

    难道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然而,再无回应。

    “狐狸!青丘必将因你而灭亡!”白龙喊得声嘶力竭,龙吟绵延扩散,百兽震颤,瑟瑟退散,哪怕转眼已相隔千米,但他仍旧看得到那道身影。

    “你给我回来!你现在回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青丘与蛟之民都将永远存续!”

    然而白狐离去的脚步终究没有再停顿了,他灵巧地越过丛林,踏在厚实的积雪上,一个个如同梅花般的脚印落在上面。

    随着他渐渐离去,一道深深的沟壑自他与白龙之间延展开来。

    “你常说,我的就是你的,而你的还是你的。”

    他终究还是说话了。

    白狐语气略微停顿了片刻,他凝视着对方的神情,渐渐摇了摇头:“但这一次,我的就是我的。”

    “从此,你我割雪断义。”

    一声冷漠但却锥心的话瞬间撕裂了白龙的心脏,他发狂般怒吼道:“狐狸!”

    他瞬间化作白龙,冲天而起,大雪漫天,淹没人间。

    “狐狸!你会后悔的!”

    “你会后悔的!”

    乌云遮日,白龙怒吟!